日本物语小说:落洼物语(3)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关于《落洼物语》】

该作品是日本平安朝前期重要物语文学之一,也是探讨《源氏物语》世界必参考的重要物语作品之一。全书为中长篇作品,总共分为四卷;作者不详,作品成立时间也仅能大约推断为十世纪末。

【书评】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本书译者赖振南

********

大约是八月初一那天,落洼君独自睡卧在床上,但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不禁叹道:“母亲大人啊!来接我和您一起去吧。女儿好痛苦啊!”

她又独自吟和歌道:

慈母在天若有应,垂怜小女赐恩情,
返世携儿共往天,如此方能离忧境。

落洼君虽独吟抒怀,却也徒劳。

翌日早晨,阿漕与落洼君谈话之间,说道:“我的夫君对我提起这样一件事,不知小姐意下如何?长此以往,小姐这辈子怎么过下去啊!”

落洼君不做回答。

正当阿漕困惑之时,因为传来上面吩咐的叫喊声:“快给三小姐打梳洗水!”

阿漕只好起身离开了。

落洼君在内心深处想着:“不管今后会怎样,我知道应该不会有好事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母亲已不在世,我是个不幸的人,真希望能一死了之啊!”

落洼君认为,即便出家为尼,想必也离开不了这个家,她一心期盼著有好方法能一死了之。

带刀来到左大将府邸,少将问:“那件事办得如何了?”

带刀答:“我已经照实传达了,但阿漕说小姐毫无心思。看来事情还真的有得等呢!这等婚姻大事,要是双亲都健在的话,想必很着急,但是那家的老爷对夫人言听计从,一点都不替落洼君的婚事着想。”

少将接着说:“所以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嘛,你就引导我进去她的房间吧。说实在的,要做他们家的女婿,我还觉得百般不愿又没面子。不过,如果我看了这姑娘还觉得姿色美丽,就将她迎接到我家来。如果不合我的意,就以‘外界诽闻谣传甚嚣’来搪塞,之后不去不就没事了。”

带刀回应道:“看来还是等公子您在那事上下定决心后,我再帮您转达吧!”

少将说道:“应该要先看到人才能做决定吧。没确认清楚,要我如何决定呢?总之你给我好好办事,我是不会轻易随便置之不理的。”

带刀马上回答道:“‘轻易随便’,真是靠不住的言论啊!”

少将也笑道:“刚才我本来想说‘长久难忘’,一时口误,说错了呀!”

少将一边笑着一边取出一封信说:“将此信转交给那位小姐。”

带刀不太情愿地接下少将交付的信。

带刀回去后便对阿漕说:“这是给小姐的书信。”并将信交给她。

阿漕说:“唉呀!真伤脑筋。你这到底要干什么呢?这等无聊的事,还是不要告诉她吧。”

带刀接着说:“不,还是请小姐写封回信比较好,这对她绝对不会有坏处的。”

于是阿漕便接过信前去落洼君房间。阿漕向小姐报告说:“这是之前向您提过的那位公子写给您的信。”

落洼君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要是被夫人知道了,应该不会被允许的。”

“反正夫人从来就没说过好话,您就不用太顾虑夫人的想法。”阿漕虽然这么说,但落洼君已不做任何回答。

于是阿漕点起烛灯,看起信来,信上只写了这首和歌:

仅闻芳名存世间,恋眷早生心里面,
素昧蒙面至今日,爱恋闷烦心难掩。

“写得真是一手好字啊!”阿漕虽自言自语称赞着,但落洼君的样子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于是阿漕便将信卷好,放入梳妆箱后便离去了。

带刀见阿漕回来,就问:“如何啊?小姐看过信了吗?”

“没有,小姐看也没看,更不用说写回信了。所以我只能搁下信就离开了。”阿漕说。

带刀听了之后叹道:“唉呀!真是的。明明会比她现在的处境来得好,而且,对我们来说也比较有利。”

阿漕说:“总之,如果少将的心意值得信赖的话,我家小姐哪有不回信的道理呢!”

隔天早晨,落洼君的父亲中纳言于前往茅房途中,顺道往落洼君的房中窥探了一下,看她身穿的服装相当简陋,然而她长发垂肩的秀美容姿,令中纳言心生怜悯之意,于是对她说:“我只专注于仍须照顾的其他孩子,而无暇注意到你的现况。如果你自己有什么好的打算,就依照你的意思去做吧。你这个样子实在令人于心不忍啊!”

听完父亲这番话,落洼君因为难为情,连问候也说不出口。

中纳言回房后,就对夫人说:“我刚到落洼那儿探了一下,看她似乎很窘困。身上只穿着白色的秋服。其他女儿不是有穿旧了的衣服,给她几件吧。夜里不是还满寒冷的嘛。”

夫人答:“我经常拿衣服给她穿,难不成都被她扔掉了?她一向都穿不久就不穿了。”

听夫人这么一说,中纳言接着说:“唉!真是伤脑筋啊!大概是因为她娘早逝,心性变古怪了吧。”

夫人来到落洼君的地方,命她为自己的女婿藏人少将缝制正式的外裤裙,说道:“这件外裤裙千万要缝得比以前仔细才好,缝得好的话,就奖赏你一些衣服吧。”

落洼君听了夫人这番话,感到欣喜万分。

由于落洼君迅速且精美地将衣物缝制好了,夫人内心感到十分满意,便将自己穿过的老旧绫罗棉袄送给落洼君穿。适逢季节交替冷风日愈增强,落洼君原本担心日后寒冷日子怎么过,为此她感到些许高兴,会这么想或许是因为她的心性过于卑屈的缘故吧!

这位女婿藏人少将个性耿直,好恶分明有什么就说什么,坏事会痛批,好事不吝赞赏。他看到这件外裤裙,便赞美道:“这件衣服缝制得相当出色,手艺真巧致。”

侍女们把这话如实地告诉了夫人,夫人忙说:“安静点!这些话可不能给落洼听见,不然她会得意忘形。像她那种人,让她低声下气一点比较好。这也是为她着想,才能受人重视和疼爱。”

同情落洼君的侍女们私下说:“夫人说得实在太过分了,明明是这么惹人怜的小姐。”◇(节录完)

——节录自《落洼物语》/ 联经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 再说,过了一周还问不出什么话来,习找调查组组长问话。组长说:“几天前,武警总司令王建平去探视谭红,不久谭红就死了。”习进平呆呆了一阵,吐出四个字:“杀人灭口!”
  • 习进平正式上位后,为了身家安全和集权,也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拢人心,提出了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中国梦、依法治国等口号。为实现这些口号,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门机构,成立了四个领导小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别由习进平自己担任组长。
  •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 他们两人互相微笑着看着对方,这时的客厅大门被打开了,银和太阳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七海,吓得叫了出来,用韩文问小龙:“她怎么在这?”“她怎么能在这?”“你在干嘛?被安顺姐知道她怎么跟公司说?”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着。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江泽民岂肯罢手,不谋杀胡锦涛,似乎他睡不着觉,成了心病。
  • 为什么全国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门才会自焚?为什么2001年前没有自杀自焚,2001年后也没有自杀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