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亞作品《仲夏夜之夢》(3)

作者: 莎士比亞/原著 蘭姆姊弟/改寫
威廉.莎士比亞是西方文藝史上最傑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夢》是威廉.莎士比亞在約1590年-1596年間創作的浪漫喜劇。(Pixabay )

威廉.莎士比亞是西方文藝史上最傑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夢》是威廉.莎士比亞在約1590年-1596年間創作的浪漫喜劇。(Pixabay )

  人氣: 241
【字號】    
   標籤: tags: ,

兩位姑娘向來是最親密的朋友,現在卻開始惡言相向。

「赫米亞妳真殘忍,」海倫娜說,「竟然叫拉山德用那些虛假的讚美來氣我,妳的另一個情人狄米崔斯,他以前恨不得一腳把我踢開,難道不是妳要他叫我女神、仙女、絕世美人、心肝寶貝、仙姿玉色的嗎?他明明討厭我,要不是因為妳唆使他來捉弄我,他才不會這樣對我說話。殘忍的赫米亞,竟然跟著男人一起譏笑妳可憐的朋友,難道妳忘了我們的同窗情誼?赫米亞,難道妳忘了我們常常坐在同一張椅墊上,高唱同一首歌,仿照同一個繡花樣本,用針細細繡出同一種花朵嗎?難道妳忘了,我們兩人有如並蒂的櫻桃一起成長,幾乎形影不離?赫米亞,妳跟著男人一起嘲笑妳可憐的朋友,不僅不顧朋友的道義,更不合大家閨秀的身分。」

「妳的氣話讓我聽了很吃驚,」赫米亞說,「我沒嘲笑妳,反倒是妳在嘲笑我吧。」

「欸,就是有,」海倫娜回話,「繼續嘛,繼續裝成一本正經的樣子啊,等我一轉身就對我扮鬼臉,然後跟對方擠眉弄眼,再繼續捉弄我下去。要是你們有任何同情心,要是你們有點修養跟禮數,就不會這樣欺負我了。」

正當海倫娜跟赫米亞氣呼呼地你來我往,狄米崔斯跟拉山德為了搶奪海倫娜的愛,離開現場,準備到樹林裡決鬥。

她們一發現男士離開了,也跟著離去,再次疲憊地在樹林裡遊蕩,四下尋覓愛人。

仙王跟小帕克一直在聽他們爭吵,等大家一離開,仙王就跟帕克說:「都是你的疏忽,帕克,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幽影之王,相信我,」帕克說,「這是個失誤,你不是告訴我,從雅典式穿著就可以認出那個男人嗎?不過,發生這種事,我倒是不覺得遺憾,因為我覺得他們的爭吵,聽起來挺有趣的。」

「你剛剛也聽到了,」奧布朗說,「狄米崔斯跟拉山德要去找個合適的地點決鬥。我命令你用濃霧籠罩夜色,趁黑讓這些爭吵不休的情人迷路,讓他們誰也找不到對方。裝出對方說話的嗓音,用尖酸刺耳的話來調侃對方,激他們跟著你走。讓他們以為自己聽到的是敵手的聲音。你就這樣做吧,直到他們累得再也走不動為止。等你發現他們都睡著了,就把另一朵花的汁液點進拉山德的眼睛;等他醒來,就會忘記剛剛對海倫娜萌生的愛意,恢復原本對赫米亞的熱情。然後這兩個窈窕佳人就可以各自跟心愛的男人快快樂樂在一起,他們會以為這一切都是場惱人的夢。快把這件事處理妥當,帕克,我要去看看提泰妮婭找到了什麼甜蜜的愛。」

提泰妮婭還在睡夢中,奧布朗看到她附近有個鄉巴佬在林子裡迷了路,目前他正呼呼大睡著呢。「這傢伙啊,」他說,「就要成為我提泰妮婭的真愛了。」他把驢子的腦袋罩在鄉巴佬的頭上,契合得很,簡直像是直接從肩膀長出來的。雖然奧布朗套上驢頭的動作輕柔,卻還是把鄉巴佬吵醒了。鄉巴佬站起身,沒意識到奧布朗對他做了什麼,逕自往仙室走去,仙后正在那裡睡著。

「啊!眼前這是什麼樣的天使?」提泰妮婭說。她一睜眼,小紫花的汁液就開始生效。「你的智慧跟你的美貌不相上下嗎?」

「欸,小姐,」愚蠢的鄉巴佬說,「要是我聰明到可以走出這片林子,那種程度的智慧就夠我用的了。」

「別離開這片林子啊,」意亂情迷的仙后說,「我可不是普通的精靈,我愛你。跟我來吧,我會叫仙子來伺候你。」

接著她召來了手下的四個仙子,名字分別是豌豆花、蛛網、飛蛾跟芥菜籽。

「好好服侍這位迷人的男士,」仙后說,「在他的周圍蹦蹦跳跳,在他的眼前歡樂舞蹈;餵他吃葡萄跟杏桃,替他從蜜蜂那兒把蜜囊偷來。來,陪我坐坐,」她對鄉巴佬說,「讓我逗逗你討人喜歡的毛毛臉,我美麗的驢兒!讓我吻吻你漂亮的大耳朵,我溫柔的寶貝!」

「豌豆花呢?」驢頭鄉巴佬說,不怎麼留意仙后的示愛,對於自己有了新侍從這點,倒是洋洋得意。

「在這兒呢,老爺。」豌豆花說。

「搔搔我的腦袋,」鄉巴佬說,「蛛網呢?」

「在這兒呢,老爺。」蛛網說。

「好蛛網先生,」愚蠢的鄉巴佬說,「替我把薊草頂端的紅熊蜂給殺了。然後啊,好蛛網先生,替我把蜜囊拿來。出任務的時候不要慌張,蛛網先生,小心別把蜜囊弄破了。要是到時把蜜灑得自己滿身是,我會很遺憾的。芥菜籽呢?」

「在這兒呢,老爺,」芥菜籽說,「您有什麼吩咐?」

「沒事,」鄉巴佬說,「好芥菜籽先生,就幫豌豆花先生一起替我抓癢吧。我得去找理髮師了,芥菜籽先生,我覺得臉上長了好多毛啊。」

「我甜美的愛人,」仙后說,「你想吃些什麼呢?我有不畏艱險的仙子會去找松鼠的存糧,替你拿點新鮮堅果回來。」

「我倒想來把乾豌豆,」鄉巴佬說,頂著驢頭,讓他有了驢子似的胃口,「可是,拜託,別讓妳的手下打攪我,我想好好補個眠。」

「那就好好睡吧,」仙后說,「我會把你摟在臂彎裡,噢,我好愛你!你把我迷得暈頭轉向!」

仙王看到鄉巴佬睡在他王后的懷裡,於是走進了她的視線之內,痛斥她竟然寵溺一頭驢子。

這點她否認不了,因為鄉巴佬正睡在她的臂彎裡,驢頭還頂著她編織的花冠。

奧布朗調侃她一陣子之後,再次索討那個偷換兒。她因為被夫君發現自己跟新歡在一起,羞愧之下不敢拒絕。

奧布朗一償宿願,得到了可以當侍僮的小男孩,這會兒反倒同情起提泰妮婭,都是他的滑稽詭計害得她顏面盡失,於是把另一朵花兒的汁液灑進她眼裡。仙后立即恢復理智,對於自己先前竟會迷戀這種對象直呼離譜,說她現在一見那個畸形怪物就滿心厭惡。

奧布朗也把驢頭從鄉巴佬身上摘下,任由他那顆蠢人腦袋垂靠著肩,繼續呼呼沉睡。

奧布朗跟他的提泰妮婭現在言歸於好,他向她說起那些戀人的故事,還有他們夜半的爭吵。她同意跟他一起去瞧瞧他們這場奇遇的結局。

仙王跟仙后找到了那些戀人跟他們的佳人,他們正睡在一片草地上,距離彼此都不遠。帕克為了補償先前的失誤,費盡心思將他們帶到了同樣的地點,但他們彼此並不知情。帕克用仙王給他的解藥,小心翼翼解除了拉山德眼上的魔咒。

最早醒來的是赫米亞,她發現自己失去的拉山德就睡在近處,她瞅著他,為他怪異的反覆無常感到驚訝。拉山德一睜眼,見到他親愛的赫米亞,恢復了被仙咒蒙蔽以前的神智。隨著理智恢復,對赫米亞的愛也跟著回來。他倆談起夜裡的奇遇,懷疑這些事情是否真正發生過,還是他們都做了同樣一場令人費解的夢。@(節錄完)

──節錄自《莎士比亞故事集》/漫遊者文化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仲夏夜之夢》──〈仙女舞蹈〉,奧布朗、提泰妮婭和帕克與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約 1786繪製。(維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婭睡著的時候,把那種花的汁液點在她眼皮上。她一睜眼,就會深深愛上第一個映進眼簾的東西,不管是獅子還是熊,或是愛干涉人的猴子。
  • 作為大法修煉者的我,是一個為學生負責的老師,為工作盡責的員工。因為法輪大法的修煉,最低要求就是在常人社會中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
  • 近一個世紀以來,柏林就是國際知名的影視藝術中心,這裡薈萃了德國影視製作產業的眾多片場、企業和藝術家。市中心的波茨坦廣場更是柏林影視業的黃金地帶,影院鱗次節比,每年以這裡為主戰場的柏林電影節吸引全世界無數電影藝術家和愛好者。5月8日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波茨坦廣場劇院的今年首演,給影視業人士帶來靈感和啟發,德國電視劇導演Mattes Reischel就是其中之一。
  • 她,一生坎坷,屢遭魔難;她,喜歡求神問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運,又不甘被命運束縛。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書,剎那間,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問題都得到了解答。從此,一條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開啟。是怎樣一本書,讓她的生命再造呢?
  • 誰也不曾想到,這蛤蟆屁如放連珠鞭炮一樣滾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帶有噁心的腥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足以讓人頭暈呼吸緊張,甚至連站在門口倒水的服務員都站到了門外。
  • 有數據表明,長春的居民人口由圍困前的50萬銳減到圍城後的17萬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調轉發著對日本人的憤慨,但幾乎沒有一個人,敢公開去質疑這場戰爭:到底有多少人,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中共黨史、戰史裡?
  • 莎士比亞一生創作了10部歷史劇,主要描寫了距他當時約400年內的七位英國國王。劇中人物豐富細膩,有的狂暴,有的溫情,再現了中世紀英國王室的風雨人生。
  • 歷史難有真相,如今發現的許多歷史,不過都是根據目前已知歷史遺蹟或出土文物所做的種種推測。而如果明天有了某種新的文物被發現,就極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所有推測和觀念。正比如,「克里斯托弗•馬洛」的生平傳奇。
  • 這塊石板是光禿禿的,鑿石的人只想到這是築墓石所需,除了使它夠長夠寬能蓋住一個人之外,就沒有考慮過其他方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