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傳小說:黑與紅(4)

作者:李科林
font print 人氣: 129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們見過美國副總統華萊士,也聽過蔣介石委員長來校對學生們的講話。

我們的老師來自全國各地,他們知識豐富,教學水平很高,對學生循循善誘。老師根據自己的教學法和專業知識,自由發揮,沒有什麼教育部統一規定的教材。因此,上課時生動有趣,大大啟發了同學們的獨立思考能力。可以說「南開」是一個培養學生自由發揮個人的想像力和各方面才能的大熔爐。

在這樣一個好學校裡,我可不是一個好學生。數理總是不及格,年年要補考才能勉強通過。可是打球、唱歌、演戲卻是我的強項,足球是左邊鋒,壘球站二壘。唱歌是男高音,我們還組織了一個男聲四重唱。演話劇,雖輪不上我當主角,但在嚴仁穎(外號:海怪)的導演下,每齣戲都選上我當配角。

初中畢業時,我還和王昭蒂的哥哥昭銳合編了一個話劇「孤島夜曲」,孤島就是上海,在全國大部被日軍占領的情況下,上海在外國租界地是個特殊的位置,在這片孤島上,進行抗日的地下活動。

我在劇中飾演一個愛國的地下工作者又是一位音樂家,還用提琴演奏了一曲「松花江上」的流亡歌曲。劇情大致是幾位抗日的地下鬥士,與日本憲兵鬥智周旋的情節。我將小的時候家庭教師在警察的追捕下,悄然關燈逃離的一幕搬上了舞臺,演得活龍活現,特別逼真,博得老師和同學們的讚賞。

但美中不足的是說我抽菸不地道,應該由嘴裡吸進,鼻孔噴出,而我卻是嘴進嘴出。這是因為小的時候曾經挨過父親的一頓屁股掌和吸菸有損健康的教育,從此再也沒有接觸過香菸,沒有菸民們的體驗,只好裝模作樣了。

重慶夏天又悶又熱,學生宿舍都是雙層床,個個都下了蚊帳,很不通風,加上有臭蟲來夜襲,簡直是難以入眠。我和「賀包蛋」是上、下鋪,兩人轉輾反側,翻來覆去睡不著。兩人暗地商量好,等值班的教官查完鋪,我們就偷偷溜到魚池,脫光衣服,拔一根蘆葦杆含在嘴裡,一旦有老師來巡查時,潛入水中作呼吸用(是從電影裡學來的)。

我將平時喜愛唱的《嘉陵江上》改詞編了一首「魚池邊上」:

「那一天,天氣又熱又悶我心發慌,我和賀包蛋兩人在半夜裡,偷偷溜到了魚池旁。魚池那美麗平靜的水面上,蕩漾著微風拂面的芳香。天上的星星,水中的月亮,我們一個『猛子』扎到了水裡面,遊了一趟又一趟。悠哉游哉飄浮在水面上,真好像置身在那人間天堂。忽然!津南村那邊有亮光,丁彈子兒來到了我們的身旁,手電筒的光,打在我臉上。

『趕快給我上來!趕快穿上衣服爬上來!還有一個是誰?你們明天一起來到我訓導處,一人給你們記一個大過,南開的紀律,如鐵似鋼!』。」

我從小就喜歡音樂和電影。好萊塢的童星如:秀蘭鄧波兒、「綠野仙蹤」中的朱迪嘉倫、米蓋羅尼、狄安娜竇賓、勞萊、哈臺、卓別林等都是我崇拜的影星。

至於音樂片《一曲難忘》、《丹鳳朝陽》、《劍膽琴心》、《翠堤春曉》、《幻想曲》等,更使我迷戀不已,真想置身其中,與主人公共用美好音樂的甘醇。

我們的音樂老師阮北英先生,不但教我們唱激動人心的抗戰歌曲:「紅日照遍了東方」、「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歌唱八百壯士」,還唱一些中外的藝術歌曲:「花非花」、「玫瑰三願」、「教我如何不想他」、「Old black Jeo」、「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以及「海韻」、「哈利路亞」等合唱。可以說我們中學的音樂教育是豐富多采,使我們終身受益。

特別是阮老師,每次下課前在同學們的央求下,他總會欣然地彈一首貝多芬的《月光曲》來滿足同學們的願望。每次彈《月光曲》,阮老師都始終浸沉在音樂的意境中,令同學們聽得如醉如痴,特別是啟發了我這個音樂迷,於是萌發了我也想摸摸鋼琴的念頭。

常常一有什麼出格調皮的事,我準拉上賀包蛋。我說想去音樂教室彈鋼琴,他二話沒說:

「走!我給你放哨。」

我兩悄悄在半夜裡摸到了音樂教室,但門上了鎖,我就爬上窗子跳進了教室,沒想到鋼琴也上了鎖。我只得將琴上的蓋打開,用手撥弄著音槌,雖然發出一些雜亂無章的琴聲,也感到無比地喜悅和過癮。

正當我專心致意試著想從一排排整齊的琴鍵中,尋找出合適的音,摹仿阮老師彈的月光曲:mi la do mi la do fa la do fa la do時,一陣急促的敲窗玻璃聲,將我從夢中驚醒。當我急忙蓋上琴蓋,爬上窗欞,準備往下跳的節骨眼上,一束強烈的手電筒的白熾光照在我臉上。

「又是你!」

梁教官聲色俱厲地喊道。原來我和賀包蛋偷游魚池的事,他已從訓導長那裡知道了。

「趕快下來!明天到軍訓處來見我!」

我悻悻然跳下窗回到了宿舍,包蛋早已蒙上被子,假裝睡著了。我雖然不幸被抓,但我還是從內心感激包蛋真夠朋友,他忠實地完成了放哨和報警的任務,安然無恙地回到了宿舍,免去了一場記過的劫難。

除了音樂,體育也是我的愛好,可以說是田徑、球類的全能運動員了。全校運動會,我參加了百米賽跑、四百米接力、三級跳和撐杆跳。撐杆跳比較特殊,除了起跑的動力、起跳的衝力,還要有一定的用桿技巧,才能順利地越過橫桿。我獲得撐桿跳第一名 (只有三個人報名) 。

足球、壘球也是我的強項。我寫字、吃飯用筷都是用右手,但踢球,扔球都可以左、右開弓,這也是我日後學音樂的有利條件。無論拉小提琴和彈鋼琴,可以達到左右手的默契配合。@#(待續)

點閱【自傳小說:黑與紅】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馬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4月24日,隨著微信上一篇名為《我是范雨素》的自傳體小說一天之內刷爆社交平台,閱讀量迅速突破10萬,文章作者——來自湖北農村在北京做育兒嫂的底層打工女范雨素一夕爆紅。
  • 當大學成為消滅童年、浪費青春、消磨鬥志、回報渺茫的人生圈套,知識就無力改變個人命運;當大學成為官場、商場、歡場與名利場,大學的謊言就毀了中國精英的生長土壤——可敬的大學,就成了可怕的大學。
  • 各種顏色本是自然界的一種現象,它們之間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可是在1949年後的中國卻人為地賦予顏色以進步與後退,先進與落後,甚至革命與反革命之分。
  • 自傳小說:黑與紅(大紀元製作)
    我的大姐比我年長十歲,就讀於復旦大學;她讀書很用功,從不交男朋友。她有兩個很要好的女同學,都有了男朋友。大姐經她們介紹,認識了浙江之江大學的高才生穆渭琴。他們認識後,交往密切,情書不斷。大姐對他的學識,人品都很賞識。穆渭琴對大姐文靜,敦厚的性格,也很欣賞。一有假期,他總是來上海找大姐長談至深夜才離去。
  • 我們每人也拿起唯一的彈弓,頻頻向日機發射,以助中國空軍一臂之力。儘管連發數彈不到十米,子彈就掉在別人家的屋頂上了。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