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80) 天衣局-峰迴路轉3

作者:云簡
圖為清 錢維城《山水下冊.遠峰塔影》,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圖為清 錢維城《山水下冊.雲關俯眺》,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182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五章 峰迴路轉(3)

蓮花峰頂,哈爾奇來報,呈上永延軍情戰報一封。言白門柳被一黑衣劍客所救,又言荷城城內突發奇象,無端爆鳴,全城為白光籠罩,不知因由。

納蘭燒掉信箋,自忖:「當日之時,吾於蓮花峰頂,亦遠觀此等奇象,不知究竟為何。」便在此時,哈爾奇副將來報,言軍營之中出現奇像,眾士兵議論紛紛,未免軍心生亂,只好令幾位末將看守,特此稟報。納蘭聞之,遂著令前往觀視。只見蓮花峰頂白雲壇間,曾經寨旗矗立之處,有一物閃爍不停。

納蘭命人把守白雲壇,無令擅入者斬。而後親上壇間,伸手觸之,竟有觸物之感,但每每想要從光芒中取出,卻盡化無形,更加蹊蹺。

「王爺,這是何物?」哈爾奇道。

納蘭負手道:「無上火焰令。」

哈爾奇聞之色變:「便是當年那江湖上武林盟主曲正風的信物?」

納蘭凝眉不語。

哈爾奇又道:「不知此物為何會出現在此?」

納蘭道:「據我所知,此物該當在白門柳身上,是為曲正風交託義軍之信物。現下出現在此,想必是白門柳欲以此召集當年同道,同守義軍。」

「王爺的意思是,叛軍在召集同黨?」哈爾奇道。

「此物白門柳視若性命,斷不可能遺失;何況永延戰報提及,此物以曾在荷城出現,想必與爆炸之象有關,或許是為召集之令。」納蘭凝思一瞬,道:「哈爾奇,你可知這武林之中,有何種可以迅速傳遞與發布消息的門派?」

哈爾奇道:「末將寡聞,除了東方秋水的武林名人錄,再不知其他。」

納蘭嘆了口氣,道:「若是莫少飛在就好了。」

「王爺是想遣人去問東方秋水?」納蘭點了點頭,卻又道:「不必了」。

哈爾奇道:「若王爺所思不錯,現下該當擬定何種戰策?」

納蘭道:「我原想給叛軍一絲機會,但既然其冥頑不靈,只好傾力剿滅。」

****************************

天都峰。

眾人正在商討對敵之策,忽地哨兵來報:「山腳下集結了許多人馬,不知是敵是友。」董伏卿與白門柳四目相接,董伏卿道:敢問大寨主,離此處最近一處友邦門派,是為何者?」

白門柳道:「南山派,掌門林奉陽,劍門主該當熟識。」

劍器道:「近年來雖聯絡漸少,但早年仍有些舊交。」

白門柳見董伏卿面色有異,道:「不知軍師有何高見?」

董伏卿道:「戰場之上,若無良將,雖兵士百萬亦休矣。董某方才思量,無上火焰令能建其功,但終究非人,若前來助戰門派,各自為營,不能號令,則與無助何異?」說罷,喟嘆一聲。

劍器道:「軍師此言差矣,白大俠在此,豈能無人統兵?」

董伏卿拱手道:「大寨主身關義軍興亡,當坐陣中軍,運籌帷幄,不可輕身犯險。我所慮者,乃有兵無將也。」

白門柳道:「軍師所言甚是,但不知有何良策?」

董伏卿道:「十年前武林大會,曾推舉出中原武林五大門派,是為東畫風、南沉魚、西黃沙、北寒刀、中刀劍,後來刀劍又分成飛刀、飛劍兩門。黃沙幫地處西域,沉魚軒地處江南,不問義軍之事。現下畫風、飛刀、飛劍皆在相助義軍,吾聞寒刀門主也正自南下,興夜兼程。不若以此三派門主掌兵,統率各部人馬,不知大寨主以為如何?」

劍器道:「劍某未曾領兵一日,豈可堪此重任?」

白門柳自信得董伏卿,道:「正所謂舉賢不避親,劍門主切莫推辭。只可惜現下刀門主身陷囹圄,寒刀門主未至,笑笑暫不可委以重任,如何施行此法?」

董伏卿道:「董某願暫佐鄭三堂主,待救回刀門主,再行變更。」

「也好。」白門柳話音未落,便有一人進帳:「我可是來晚了?」

眾人眼前一亮,「寒掌門!」白門柳心內歡喜,起身相迎。董伏卿提醒二人援軍不可久侯,眾人遂一同前往山腳下。是日,便又有幾位掌門陸續來到。白門柳僅備薄酒,為眾義士接風洗塵。

****************************

轉眼入夜, 眾人皆入帳歇息。董伏卿夜不能寐,遂上瞭望台檢視,見白門柳亦在此地,道:「已入三更,大寨主為何還不歇息?」

白門柳嘆了口氣,道:「現朝軍八十萬大軍壓境,義軍兄弟倖存者約二十餘萬,正值存亡之秋,雖有眾義士前來助陣,但一時難以籌措應戰,白某故夜不能寐。」

聽聞此語,董伏卿亦嘆了口氣,道:「大寨主不聞韓信背水一戰之事?韓將軍以數百之眾,退卻數萬大軍,乃因軍士求生之志,激發士氣。現義軍所處之境,亦不如此?況現下寨中,上至將領,下至兵士,皆為大寨主馬首是瞻,上下一心,此為人和;義軍所駐天都峰,易守難攻,此為地利;朝軍連番詐計猛攻,義軍雖有損傷,但主力尚在,此乃天時所與。如此天時、地利、人和之境,大寨主有何可慮?」

白門柳聽聞董伏卿一番勸說,心內重負稍解,拱手道:「白某何其有幸,能得先生之助。」

董伏卿亦拱手道:「慚愧,慚愧。」

山谷中霧氣漸次升騰,黎明悄然而至。二人正欲分別,各自理會軍務,卻聽白門柳道:「軍師請留步。」

「大寨主還有何吩咐?」董伏卿道。

「軍師請看,那白霧頗為蹊蹺,內中似是有物。」白門柳道。董伏卿極目遠望,果然見到山谷盡處,白霧繚繞之間,似有人頭攢動。再一定睛,那批人馬早已破霧而出,行軍頗速。

「是朝軍!」董伏卿道。

「想不到他們竟出爾反爾,日前所言三日之期,現下僅一日,便急不可耐,兵臨城下。白門柳道。

董伏卿道:「事不宜遲,馬上整軍應戰。」

二人下了瞭望台,即刻擊鼓整軍。董伏卿為防有變,昨日便下令全軍枕戈待旦,由此不需半刻鐘,眾軍已集合完畢:寒鋒領左翼,劍器令右翼,董伏卿親領中軍。兩翼自大寨後門而出,分左右兩路包抄;寨門大開,中軍前鋒齊出,與朝軍交鋒於山腰之地。

義軍按照董伏卿策略布陣,自山頂而下,大有百丈瀑布傾瀉之勢。朝軍趁夜突襲,山霧掩映,未料及此,疏忽之間,陣型稍亂。交接不過半刻,不敵義軍之威,掉頭向山下而逃。董伏卿即刻鳴金,令中軍前鋒撤回峰頂。

朝軍首次交鋒受挫,大多棄甲曳兵而走,不料左右兩路義軍齊出,將朝軍團團圍住,一一點過,約有數百餘人。寒鋒與劍器正自納罕:「以朝軍八十萬眾,如若攻堅,為何只派百人?」便在此時,箭如飛蝗,自天而降,義軍驚散。

再觀那數百朝軍,皆身穿鎧甲、重盔,亂箭難傷,待義軍慌亂之機,奮力拚殺,義軍陣型登時一亂。天都峰頂,董伏卿見狀,忙鳴金收兵。左右兩翼慌忙撤退,便至半山腰時,西面山麓奔出一路朝軍,為首將領正是哈爾奇。

朝軍神出鬼沒,義軍陣勢有缺,驚亂之中不敵朝軍勇武,竟顯出敗象。董伏卿見狀,率中軍再出。

哈爾奇遭雙面夾擊,眼見將陷險地。危急之際,忽見峰頂寨門大開,衝出許多人馬,卻不戀戰,盡往山腳逃去。原來納蘭布策,兵力盡出,夜攀絕壁,取天都峰北麓合圍,現下已攻入寨中,遂使義軍大亂。寒鋒、劍器見狀,忙回馬及援。

「叛軍賊巢已破,剿賊便在今日!」哈爾奇大喝一聲,士氣振奮,一鼓作氣,衝上山頂,與納蘭所率朝軍會合。

天都峰大寨,白門柳、獨孤唯吾、管離子等人奮力殺敵,無奈朝軍眾多,一時無法突圍。山頂大霧蒸騰,氤氳之間,兵器交接之聲不絕於耳,朝軍殺伐之聲此起彼伏,大有排山倒海之勢;眾人奮力抵抗,誓與義軍同生共死。

激戰之間,光陰瞬轉,天邊一道金光,曙光乍現。

不知何時,山腳下竟集結了許多人馬,因晨中大霧,不辯因由,是以未敢上山。白門柳定睛一看,原來皆是前來相助義軍的俠義人士。與此同時,董伏卿日前所派探馬亦已回轉,濃霧之中不辯牛馬,情急之下,只好大聲呼喝,眾人口耳相傳,自山腳至山頂,此起彼伏,直至董伏卿耳中:「通報軍師,伍鎮聰大軍西去,納蘭庭芳無兵矣!納蘭庭芳無兵矣!」直至眾人皆聞。(本章完,全文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