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鵲橋歸路》第一場

木童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4日訊】第一場 序幕

芭蕾舞專場演出。
紐約繁華的夜景,不同膚色的紐約居民。豪華与簡陋;富貴与貧窮;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雜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劇院。(預示人間舞台)

[外景畫面]
鏡頭出現在演出前的劇院。

[內景]
彬彬有禮的劇場服務員們;气質高貴的藝術家們;各种樂器聲中,演職員們在做准備工作。

[主要人物]
洪海,身穿晚禮服,沉著、英俊。38歲左右。
勞拉,洪海的秘書,慈愛、溫和。50歲左右。
鄭教授,樂隊第一大提琴手。60歲左右。
林露,芭蕾舞演員。24歲左右。

[內景畫面]
洪海和勞拉向大劇院走近。
后台,演職員在緊張的做准備。
身穿各种服裝的演員。
舞台,走道,化妝室,演職員緊張而有序。

[鏡頭特寫]
一個黑頭發的演員在梳妝鏡前,長長的假睫毛。

[畫面]
指示燈閃爍,提示演員到位。
一張美麗的東方面孔,林露奔放出喜悅。她飛速跑到前台就位,俏皮地隱藏在紅幕布后。
導演查看演員,發現有缺位。
導演——林露!
林露甩開垂釣的幕布,向導演身后深深鞠躬。
導演一轉身,嚇了一跳。
這是一個和睦快樂的團體。導演胸有成竹。“OK”,他用手向演員們致意。

[舞台全景]
——舞劇演出盛況。

[畫面]
聚精會神的觀眾。
气勢磅礡的樂隊。

[場景一:觀看演出]

林峰,林露的哥哥,他正陪伴著老父親。老先生拿著儿子預備的望遠鏡到處看,什么也看不見。林峰幫著父親把望遠鏡對准舞台。
林峰——爸,看舞台啊!最后一個出場的,對,就這個!——看清了沒?
林老——她在哪儿啊?(望遠鏡對著前排的腦袋)
林露优美的舞姿牽動著每一個觀眾。
洪海深情地注視著台上的主角。
掌聲和鮮花中,林露三次謝幕。

[場景二:初相遇]

[內景]
劇院前庭。演出結束,觀眾散場。

林峰拉著年老的父親,一邊走,一邊張望洪海的背影。在前門休息廳處林峰追上了他們。
林峰——晚上好!
勞拉——林峰,晚上好!這場演出太精彩了,是吧?
洪海——謝謝你!林峰。演出的确非常好。
林峰——我很高興你們喜歡舞劇。
勞拉——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就喜歡跳舞,還夢想過當芭蕾舞演員呢!到中學的時候我才放下了做芭蕾舞演員的夢。對我,實在是夢。多么美,夢幻怎么可能人人都實現呢?藝術,是神賜予的。藝術家就是上帝的寵儿。
林峰——說的極是。上帝給我的寵愛就少一些,我是藝術的低能儿(做鬼臉)。本來沒有在意,后來發現,我的藝術細胞是被家族里的人抄襲走的,于是才對上帝感覺有點不公的。怎么樣?她跳的還行吧?——那個夢麗沙(舞劇女主角),就是我妹妹。

[畫面]
鏡頭跟蹤林露到前庭。
林露卸了舞台裝,帶著一張純洁的面孔跑來了。她背著包,匆匆忙忙往出口的休息廳跑來。她身穿簡易的便裝,一個純情少女的姿態。看到哥哥一行人,沖著爸爸撒嬌過去。
林露——老爸爸,今天找到了我嗎?
老先生——找到了!找到了!看不清是不是你。
林露——(假裝不高興)老爸,你怎么老是讓我傷心嘛!老是不好好注意嘛!
勞拉和洪海在一邊出神地注意著林露,她的美麗在台下更顯得純洁。勞拉几乎惊嘆起來。
勞拉——真是你嗎?我們美麗的夢麗沙。你太偉大了,我真不敢相信林峰有這樣一個出人頭地的妹妹。你真是上帝的寵儿,祝賀你演出成功。
林露——謝謝你!我真高興你對我的贊美,但是我哥哥從來不這樣。他總想當我的老板,總想能夠控制我。
勞拉——他也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男人,他之所以不贊美你,是因為他太妒忌你了。如果我有一個太偉大的姐妹,我也會感到自己渺小了。但是,他非常愛你,對不對?
林露——(開玩笑)你愛我嗎?
林峰尷尬了,他不說話。
洪海笑了,表示非常理解。
勞拉糊涂了,她不知道說錯了什么。
老先生愁眉苦臉,他要上廁所。
林露——林峰,快帶老爸去上廁所。
勞拉——(鏡頭在林峰和父親的背影)我非常喜歡中國人的文化,他們對老人就像對孩子一樣。我常想我老的時候,我的孩子會不會常來看我?對他們,我會感到是一种苛求,我不能抱希望。我真的好喜歡和中國人交朋友,他們對人很真實,很善良。我們公司有很多中國人。
林露——(無奈地)但是,美國的電影總是把中國人演得很粗暴。
勞拉——那是電影。現實中的中國人,有才能,講文明的太多太多了。你們不就是嗎?對吧,洪海?
洪海——是的,我們也很偉大嘛!但是比起舞台上的大藝術家,我們感到很渺小。
林露——(滿意地樣子)非常好的感覺,我只是不想你們做我的大大大的——兄長。

[畫面] 三個人會心地笑了。
勞拉——(看了一下表)我得先走了。非常高興認識你林露,希望我們還有見面的机會。洪海,你可以陪林露小姐再聊一會儿。
勞拉走了,洪海陪著林露。
林露到食品柜里買了一瓶飲料。
林露——(向洗手間方向看)怎么還沒回來?掉廁所里了。我爸就這樣,一出門就找廁所,還哪儿困難找,他哪儿來事。——這儿帶老人比帶孩子都麻煩。是吧?
洪海——可能,也許。
林露——你看來不帶老人也不帶孩子。
洪海——對!
林露——好!
洪海——為什么?
林露——不好嗎?
洪海聳了一下肩。

[畫面]
林露等的不耐煩了,走到洗手間方向。
排隊進洗手間的人已經沒几個了。這是一种大洗手間,南北通門。林露意識到父子倆從另一門出去了。
他們又跑到另外一個洗手間,已經沒人了。
林露——(抱怨起哥哥)我哥最笨了,出門經常東南西北反向。丟了還不知道打個電話問。
林露拿起手上的電話打。電話怎么也打不通。終于她的電話響了。
林露——(生气地喊起來)—–這么多大門你讓我到哪儿找你?——這么大停車的地方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洪海站在一邊給她打了個開車的手勢。
林露——算了!算了!我讓你同事送我回!家見!

[場景三:回家的路上]

[外景]
通向停車場的路上。

洪海接過林露的包背在身上,看林露一臉气呼呼的樣子。
林露——我真煩林峰,辦事儿窩囊著呢!沒一點利索勁。
洪海暗中觀察著林露,笑了。
林露——你笑什么?
洪海——我在想——舞台上的你,她不會生气。
林露——那是演戲!生活中哪儿有那樣的?別說舞台了,就電影里那些人模鬼樣的,下來還不全是顛倒個的?真的能讓你買票看嗎?
洪海依然在笑,看她簡直就像孩子。
林露——來美國多久了?
洪海——一年。
林露——才來?才來就找到工作了?
洪海——從德國搬過來的。
林露奇异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洪海。
林露——你還挺能折騰的嘛!沒拖家帶口子吧?
洪海——沒!
林露——好!

[畫面,進入轎車]
林露坐進洪海的車,她放下鏡子擦臉。她感到腳底下一堆亂紙,撿了起來。是打靶后的紙。林露好奇起來。
林露——你的?
洪海——對!
林露——你還干這事?
洪海——怎么樣?成果還不錯吧?——這是上星期的。(找出兩張比較滿意的給她看)
林露——這有什么?不就中間打了几個眼嗎?
洪海——嘔?挺簡單的,是嗎?
林露——這事難嗎?(她用手做著射擊的姿勢對准洪海。)
洪海——我一定請你打靶。你什么時候有空?
林露——沒約會的時候。
洪海開到加油站。一邊加油,一邊清洗前面的玻璃。
洪海——想喝點什么?
林露——低糖可樂。
洪海——(惊訝)你還用減肥啊?
林露——不控制體重怎么上舞台啊?
洪海——餓不餓?
林露——餓?餓也得控制呀,能跟你們一樣嗎?除了知道上班,剩下就知道吃。
洪海——我給你買點吃的。(有點同情的樣子)
林露——你別勾引我。
洪海——偶爾一頓夜宵。去哪儿?
林露——不行!頂多一包低脂肪土豆片。

[鏡頭特寫]
林露吃土豆片,她一邊吃一邊給洪海指著方向,還一邊做著評論
林露——你說這幫美國佬活的多沒勁吧!就知道掙錢養房子,還盡找這黑燈瞎火的鬼地方,給誰看呢?說人家洋人的生活是一小養成的習慣,是文化,你說來這儿的中國人你學個什么勁呢?也講究起來什么美國中產階級生活了,硬著頭皮朝這荒天野林里搬,就怕寂寞不夠。你往這儿的中國人家跑跑看,十家十個金裝醋壇子,買得起房買不起家具,買的起高檔電器,買不起花瓶瓷器。怎么瞧他們的日子就怎么鬧心啊!你還不錯,眼儿還能瞄准個槍眼。你看我哥林峰,那倆眼珠子都呆了!上個班,單程就跑一個半小時,一早冷颼颼出去,赶晚黑燈瞎火回來,兩頭頂著星星,一周五天不變樣。好容易盼到周末,日子充實了,除草、种地、中國店——我的媽呀!這不整個一個机器人嗎?
洪海——(听的散漫,說的詼諧)讓我給你總結一個經驗,成家是人最大的失敗。
林露——你太偉大了!干杯!(舉起手里的土豆片)

[場景四:林峰的家]

[外景]
居民住宅區,林峰家的小洋房。

[畫面]
林峰急匆匆開著車。老先生昏睡著。
林峰開到了家門口,看到了洪海的車。
走出來的洪海和走進來的林峰碰了個照面。
林峰十分尷尬,向洪海抱歉。
林露當面抱怨哥哥。
洪海開車走了。
林峰進門看到家人,一副慘不忍睹的樣子。

[鏡頭特寫]
亂糟糟的家里,身著睡衣的妻子,隨隨便便的媽媽,無拘無束的妹妹。
林峰一把拉過林露。
林峰——你和我們老板說了什么不該說的嗎?
林露——所有不該說的都說了。
林峰——完了!就你這張嘴,從來不知道上鎖!你知道中國人給什么人干事最難?給中國老板!我算沒出頭之日了。
林露——瞧你那窩囊勁!順心就順干,不順心就換地方干,至于在老板面前那么低三下气?就你這個老板,我說什么他還不是老老實實听著!還什么不好接近不好交的?我看他挺好,備不准以后還能提拔你呢!
林峰——除非你嫁給他!
林露——嫁他?除非他變個人种。
林峰——崇洋迷外!(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鵲橋,喜鵲架起的橋。傳說七月七日,牛郎織女相會,天上的喜鵲首尾相連,架起了鵲橋。牛郎織女走在鵲橋上,在銀河中相會。當他們雙腳踏在鵲橋上,回首看到從喜鵲身上墜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一句道出了相戀的情怀和對慈悲喜鵲的難以忘怀。
  • 《羅密歐與朱麗葉》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最有名的戲劇作品之一,幾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講的是出生在兩大彼此有世仇的貴族之家的羅密歐和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分後,也選擇為愛情堅守,私定終身,甚至還偷偷在教堂結了婚。此後,羅密歐因殺死了朱麗葉的表哥而被流放,而為了能夠躲避父母強加的婚姻、與羅密歐在一起,朱麗葉選擇服用能造成人昏睡的藥水自殺,造成死亡的假象,但醒來後卻發現羅密歐在自己身旁自盡,於是最終殉情而死。
  • 《小紅帽》的故事,從東方流傳到西方,又從西方唱回東方。從公元前11世紀的古老詩歌一直演繹到19世紀的經典童話,經久不衰而常常翻新。天真可愛的小紅帽成爲孩子心中最受歡迎的清純偶像;而《小紅帽》的歌聲,也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然而,在21世紀的東方,小紅帽揭開了一個驚天祕密,原來,小紅帽本不是小紅帽,而是小黃帽,她的遭遇恰似一場噩夢,令人扼腕長嘆、發人深省。
  • 莫笑我一星螢火 半霎微明 且看他殘夜將盡 如夢方醒
  • 哈姆雷特完成報仇大業,離開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學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幕。莎士比亞通過哈姆雷特一劇表達和概括了人類情感的多個主題:生與死,愛與恨,善良與醜惡,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變幻無常等等。正因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曠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學巨著。
  • 雷雨交加的白天,像夜晚一樣黑,樹猛烈的搖擺,雷聲、雨聲、風的呼叫、樹沙沙的哭泣,混合成悲憤的交響樂。
  • 程玉明的家,遠遠看去,橘黃色的燈光透過白底花格的窗簾,還帶著往日溫馨的氣息。程嫂坐在床頭看《轉法輪》,可是她的心並不靜,不時地看看門口。突然,傳來兩下敲門聲。程嫂欣喜起身開門。
  • 哦,對了,資料統計出來了,咱們區裏有大小煉功點130個,每個煉功點都有專門的負責人,全區共有煉功人員8千多人。
  • 奧迪轎車後面留下了一條長長的黑色刹車線,駕駛位置上坐的人是呂頰善,他愣了,嘴張得老大,雙手在發抖。
  • 天濛濛亮,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晨煉完,紛紛離開了。程玉明忙著收拾答錄機和法輪功條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