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9)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人氣: 270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七章 狼入江南

狼入江南擴地盤,人員經費難著落,

只要政權能到手,什麼壞事都可幹。

綁票搶劫燒殺戮,販種鴉片害民族,

船隊百人遭活埋,栽贓陷害高手段。

1938年5月,遭破壞被取締,已停止活動多年的共產黨省委又重建和恢復活動,並在縣區建立起工作委員會,還計畫在基層建立支部,他們的幹部就是從江北偷渡過長江的陳堅、錢明、麗珍等500多人的南下幹部。肖澤、陳堅、錢明和麗珍被派到金澤縣南湖區,肖澤任區委副書記兼武工隊長,而陳堅任軍事股長,錢明任民運股長,麗珍任婦女主任。

幾天後從蘇北帶來的經費已經用完,現在每人每天二角錢的飯菜金都沒有,因此縣區所有共產黨幹部的吃飯成了問題。後來縣工委陳白斌書記在南湖區秘密召開會議,號召各單位自力更生,用自己手上的槍解決吃飯和經費問題。

他說現在是兵荒馬亂魚目混珠時期,國民黨、忠救軍、保家隊、游擊隊、日偽軍等五花八門,他們四處搶劫,我們何不效仿他們,只要我們偽裝成他們的模樣去打殺燒搶和綁票,民眾是不會知道是我們新四軍共產黨人幹的。這樣做毀的是國民黨、忠救軍、游擊隊、日偽軍的聲譽,得益的卻是我們共產黨,真是一舉二得。這任務艱巨重大,要絕對秘密地進行,所以我交由區武工隊長肖澤去進行。

肖澤一聽十分高興,他想這是我的老本行,是給我一個大顯神通的機會,是天賜我向上爬的良機。但武工隊只有貴發和阿五二人,於是他又招收四名湖匪金根、阿七、興根和阿寶。

他先把武工隊化妝成國民黨的散兵游勇式的游擊隊,在主要交通河道上設立收費卡子,用武力強迫過往船隻交抗日費,每天收穫不小。

後來肖澤的胃口越來越大,嫌卡子上收到的錢太少不過癮,於是他要另開門路,他把貴發、阿七留在卡子上收費,自已則和阿五、金根、興根、阿寶做搶劫貨船財物的勾當。

一天他在白水蕩遇到二隻裝滿稻穀的船經過,肖澤指揮他的武工隊,強迫船主把船開進一條小河浜,命船上二對夫妻和二個不到三周歲的男孩上岸,對他們說道:「我們是游擊隊,弟兄們抗日需要吃飯,這二船稻穀就算你們作為對抗日將士的奉獻,船暫扣留在這裡,過三天來取。」

但船主潘福壯、潘福生兄弟倆死活不肯,說道:「船上的稻穀是鄉親們託我們運到城裡米行銷售,是他們辛苦了一年的成果,全家要靠這個生活一年之用。你們搶走,鄉下的農民今後去吃西北風。糧食不給,要命一條。」又說你們要搶,我們就拼,他倆高高舉起撐篙。

肖澤見狀機靈一動,說道二位大哥別發火,我們到前面去商量商量,潘福壯說任你們到哪裡去,我們都不怕。肖澤等把二家子人騙到一個大墳圈裡,不由分說拔出手槍對他們連續開了六搶,統統打死,連二個不滿三周歲的男孩也不放過。

又有一天晚上,阿七向肖澤報告:塘河見到一條輪船拖著八隻貨船,裡面裝滿棉紗等物,要在這裡經過駛向上海,這可是個大買賣,但恐怕我們人手不夠,搶不下來。

肖澤當即從褲腰裡拔出手搶,說道我們有這個,就能以一當百,人再多都將成為我們槍下之鬼。

他說幹就幹,立即命令全體隊員出動,還叫每人帶一把鐵鍬到雙堆尖去守侯。為何要帶鐵鍬,大家不解其意。

在雙堆尖等候不久,隨著隆隆輪船的機器聲響,船到了眼前。肖澤指揮隊員用槍逼著輪船駛進一條小河浜停機靠岸,並命令40多名船員上岸,上岸後就被一個個捆綁起來,押到在一旁的一個大墳上。

船員們知道遇上了土匪,但他們按慣例,認為強盜搶了錢財是不殺人的,所以沒有任何精神準備。眨那間這些船工被肖澤一夥都推進已塌陷的防空洞坑裡,此時他們才覺醒,發出救命的呼喊,但雙堆尖遠離村莊,又是深更半夜,而在這兵荒馬亂地痞流氓土匪到處肆虐的時期,就是聽見,誰敢出來對付這群人面獸心的強盜?結果雨點般的泥土從頭頂飛落下來,這時泥坑裡哭的、喊的、罵的聲音響徹雲霄,不多時沒有聲音了。

肖澤搶劫船隊屢屢得手,總共被他活埋近200名船工,但他在搶劫第五條船隊時遇到了問題。有個叫顧阿發的船工因為活埋時埋得不深,半夜後他蘇醒過來,慢慢地爬出泥坑,然後爬到看守李家大墳李坤全老漢處敲門求救。

李老漢還以為是被活埋的鬼魂,可把他嚇壞了,他說道:「冤有頭債有主,你不該來找我,快走開。」後來聽清不是鬼,他是這裡許村許貴寶的外甥顧阿發,是來求他去通知舅舅許貴寶把他抬回去的。李老漢怕土匪報復所以不肯,但顧阿發苦苦哀求說道:「你救人一命如造七級浮屠,你修善積德來生必有好報。」

於是李老漢連夜趕到許村通知許貴寶,許貴寶得信立即趕來把外甥馱了回去。顧阿發獲救後在舅舅家養傷,傷好些後立即到日本憲兵隊報告。

日軍聞訊後加強治安,每天派出汽艇巡邏檢查,以後世人才知道,殺人放火搶劫活埋船工的,原來是經過改頭換面偽裝成土匪游擊隊的共產黨武工隊。

由於肖澤多方位的搶劫斂財,獲得巨大財富,他把搶劫來的錢財上交給縣省工委,以獲得領導識賞,因此他的武工隊在全省名聲大振,與此同時他也拿搶來的錢經常大吃大喝。

一天他和同夥在船上喝酒,酒興之餘,老湖匪金根對肖澤說:「肖澤司令,過去我們做強盜的是按照老祖宗傳下的規矩辦事,也遵守一定的道德底線,可是現在我們做的,搶了人家的錢財,還把人家殺死,特別還把工人統統活埋,不知道你們遵照的是哪家規矩?」

肖澤說:「你們是強盜,遵照水火邦規矩,我們是共產黨,要遵照毛澤東的規矩。如果我們不狠不殺,他們怎肯把財富拿出來,像搶船隊這樣的大買賣如果不斬草除根,有人走漏消息,我們就會人頭落地,若是我死還不如讓他們先死。」

由於船隊屢遭搶劫,貨物被搶,人員被殺,因此貨主們再也不敢水路運輸而改走岸路運輸了。而且日軍當局也加強水上治安力量,打擊土匪搶劫活動,因此肖澤在水上行搶的生意難做了,所以他又改行,指揮他的武工隊到家在農村的工商界老闆的家裡或繭行絲廠去行搶。

經過偵察,肖澤得知在楊青有一名上海橡膠廠老闆華永成回家,肖澤就連夜竄進他的家裡,逼著交錢。華老闆一言未發就從衣袋裡和皮包中將帶來家裡的20石米錢全部交給肖澤。肖澤對華永成說:「大老闆,我抗日游擊隊冒死打擊日寇,保衛你們的生命財產,你拿出這一點點錢,照這樣我弟兄每天只能吃西北風了,看來你是不想活了。」

華永成說:「你們也都看到我身邊只帶著這點錢,已全部交給你們了,家裡還有多少,都由我大老婆寶仙保管。」於是肖澤等就去逼他的大老婆,但大老婆愛錢如命,死活不肯拿出來,她說我先生每月只給我一點吃用生活費,家裡並無積蓄。

肖澤罵道:「臭婊子!老子不給點顏色,妳是不肯拿出來的。」他叫阿七、金根在馬桶裡點燃蠟燭,又命興根、阿寶將寶仙壓在馬桶上燒屁股,一瞬間寶仙的褲子燒著,一股燒焦布和陰毛味熏得滿屋都是。她大叫救命,痛得要站起來,但被興根、阿寶壓著站不起來。以後又用提提壓壓的辦法燒她的屁股,把寶仙痛得死去活來。這時她再也不貪財了,她叫阿七、金根撬開房裡牆壁的一塊磚頭,從中取出30根金條和一批土地產權單據。肖澤收好黃金,然後把土地產權證廉價賣給當地農民後,得勝回隊。

秦明清、明誠兄弟倆每年清明前後都要到祖墳上墳掃墓,由於抗戰影響,今年五月份才回家。兄弟倆由阿林陪同前往南湖山的父母及祖父母等墓地,在墳親鄒阿慶的帶領下,在祖宗墳前的石條案桌上擺滿菜餚點心水果。點好香燭,磕頭三次,化好紙錢,然後給了墳親一疊鈔票的小錢,正要動身回家,突然來了五六個自稱是游擊隊的大漢,把他們請到山腳下村邊的一個祠堂裡。

一個腰間插著二支手槍的頭頭開口道,我們是抗日游擊隊,因為短缺經費,所以要向大老闆借錢給眾弟兄發餉買糧吃飯。明清問要多少?那人開口道,500石米錢。明清、明誠聽了嚇了一跳。

明清說如今生意清淡,這麼大的數位,店鋪家產全部賣光也湊不起來,是否讓我拿出200石米錢,這樣我到上海向眾朋友借也許能辦到,現在我身上只帶著10石米的錢,下年上墳我准把200石米錢帶給你們。

那人說我可答應你只交200石的錢,但限你們五天內把錢如數送來,如錢不能送到,我們就要撕票。你們不要作任何夢想,反正這裡是我們的天下,我們什麼也不怕,現在要你們押一個人在這裡作人質。

明清想,碰到強盜,人在他們手中,性命要緊,只要人活著,錢是可以賺回來的。於是他對明誠說還是你待在這裡,我和阿林回去籌款,待湊足了錢,再讓阿林送來,這樣你們就可以一同回家。

明清帶著阿林匆忙離開匪窩來到上海,他把自已錢莊裡可動用的錢和向朋友借到的錢,一共只籌到150石錢款,還缺50石錢,於是明清叫阿林回家賣田賣魚池把錢湊齊後迅速送南湖山去。

誰知在日寇入侵、盜匪肆虐、民不聊生之時,民眾手裡哪裡還有錢買田產,阿林為了救父親性命,只好半送半賣地賣掉十餘畝田,但已耽誤盜匪規定的一天期限。阿林拿了錢正在準備動身的時候,突然墳親鄒阿慶跑來報信說,你父親被強盜燒死丟進南湖裡,快收屍去吧。

事情的經過是那天下午明清、阿林走後,明誠被關進祠堂的廂房。他一進門,裡面還關著二個人,一個是小鎮上一家雜貨店老闆徐民生,三天後因交不出2,000元贖金被丟進河裡活活淹死。

還有一個是街鎮上有名的醫生羊群鳴,醫術很高,妙手回春,對窮的人他免費診治,所以生意興隆門庭若市。肖澤看中他有錢把他綁來,明誠和他住到第四天,因為羊群鳴交不出一萬元的贖金,被活活打死。

明誠見此情景焦急萬分,到第五天還不見阿林拿錢來贖,知道自已凶多吉少。晚上8:30突然祠堂裡燈火通明,以肖澤為首的強盜又要撕票殺人示眾了。

明誠被五花大綁押到大廳,肖澤開口道,別怪我們無情,只怪你的家人背信棄義不送贖金。這時明誠把心一橫,大罵你們這幫子強盜,以抗日為由,不到前線去殺日寇,卻躲在後方,專門打家劫舍、殺人放火、坑害百姓,你們的良心都到哪裡去了?你們殺了我,我做了鬼到地府也要向你們索命,討還血債。

肖澤及同夥們聽了火冒三丈,肖澤對下屬說,這傢伙臨死還要嘴硬,叫他不得好死。言畢四個傢伙如狼似虎般的先用棍棒打,把他的牙齒全部打落,滿身是血。但明誠還是罵不絕口,狗強盜、天理難容、不得好死……

肖澤說這人可惡,要叫他嚐嚐燒老牛的味道。他的一聲令下,這幫劊子手立刻忙碌起來,他們先把明誠的衣服剝光,然後把燒紅的鐵鍊挾出。先燒明誠的屁股,再把鐵鍊繞在他身上和頸項,聽到茲茲的響聲,同時冒著濃煙和散發出一股焦臭味,痛得他滿地打滾,活活燒死。

這時祠堂門口聚集著許多看熱鬧的村裡人,他們見到此情景,個個都嚇壞了,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婆當場暈過去。肖澤隨即命匪徒將明誠的屍體拋到南湖裡,連夜撤離祠堂竄到盤龍鄉、青龍鄉、石門鄉、南井鄉一帶去了。

他們在經過南井鄉湖邊時,遇到二個因賭輸後家產都賣光,現在滿身是債,吃飯也沒著落的賭徒——陳阿貴和王大並,他們準備在這裡跳湖自盡,正好遇上肖澤等匪徒經過。

肖澤問他們為什麼這樣晚還在湖邊轉來轉去,二人便把準備跳湖尋死的實情告訴他。肖澤說小伙子不要死,你們樂意的話可參加我們共產黨游擊隊,包你們有飯吃,弄好了還能升官發財。

他倆聽說共產黨三個字,心想我們尋找了多時的共產黨總算在今天碰到了,還歡迎我們參加,真是老天爺把肥肉送到我們嘴裡來了。從此我們可以和他們一起去共富人的財產,和共富人的老婆,那時財產老婆都有了,這好事何樂而不為。所以二人二話未說跟了就走,來到了一個秘密宿營地住下。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這明明蘇俄在隔山觀虎鬥,其用意是要借日軍的力量幫中共消滅國民黨軍隊,借日軍力量消耗英美盟軍力量,待時機成熟,讓中共下山搶勝利成果,蘇聯則趁機搶下東北,幫中共奪得國民黨政權。
  • Heaven
    他們利用中國人民,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反日愛國熱情,和國民黨政府標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領導指揮潛伏在各地學校學生中的共產黨人,要求國民黨全面抗日的罷課遊行示威活動。
  • Heaven
  • Heaven
    毛澤東竄進陝北,立腳未穩即大布殺機,隨後更是大搞恐怖,誅滅異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們對毛澤東的亂指揮、瞎折騰,使紅軍損失那麼多兵員十分不滿。朱德對張國燾說,過去中央紅軍兵強馬壯,現在被折騰得剩下一付骨頭了。
  • Heaven
    1982年鄧小平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一語道破天機,他說18勇士搶奪瀘定橋的故事是為宣傳,為表現我軍不怕死的戰鬥精神而編造出來的。
  • Heaven
    在毛澤東看來,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資產階級政府,剝奪地主資本家財產和農民土地,和中共那樣的獨裁殘暴違背天理人性的主張,是最適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顧勝利的取得真是來之不易,這都是祖國人民的英雄兒女,用350多萬國軍的生命和鮮血與日寇拼殺的結果,所以我們和子孫後代應當永遠記住紀念他們。
  • Heaven
    嚴炳榮聽了說,妳要報國,但投錯了門,投到狼窩裡去了,共產黨善於花言巧語騙人上當,其實它是吃人的虎狼、殺人的魔鬼。
  • Heaven
    這正是共產黨需要創造的全社會恐懼,達到見了它害怕、服服貼貼聽它話,跟它走的目的。這次在共產黨涉及的地區開展的整風殺人運動,大大小小領導為了討好上級,顯示成績和功勞,所以捕風捉影,誣陷不願為它服務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