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33) 降天罪-瓊林鏖戰3

作者:云簡

圖為明《平番得勝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477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六章 瓊林鏖戰(3)

一個時辰方過,又有受傷之人被送來此。若華迎上前去,道:「竹玲、木珂,你二人如何?」木珂攙扶竹玲,道:「吾無甚事,只是竹玲姐姐為護吾周全,不幸受傷。」

「待吾來看。」馮亭取來金創藥,木珂眼見其面,登時珠淚滾落。

「可也是痛的,緣何流淚?」馮亭微微一笑,卻引得竹玲心下不忍,輕輕握住馮亭之手:「無論發生何事,你可要堅強。」

「究竟發生何事?」若華皺眉道。

木珂哽咽不已:「吾等方才撤退之時,雋夕……不甚……身亡……」

「啊……」藥瓶落地,馮亭不知所措,呆呆呢喃:「雋夕……」眾人驚聞噩耗,扶心抹淚,默默無語。

「兩位姐姐從前方回來,未知戰況如何?」鳳凰台仕女丁媛道。

竹玲、木珂四目相對,眼眶噙淚。

「可是擊退玄沙?還是僵持不下?」斐音近前而來。竹玲不住搖首,淚如雨下,木珂抹乾眼淚,道:「便是不讓,吾也要說。」拂下竹玲手臂,道:「慘不忍睹……」話未說盡,已是哽咽難語。

「竹玲,到底怎樣回事?」薔羽厲聲道。竹玲不敢違拗,只好道出實情:「玄沙四階臣,分兵攻擊,四部損毀嚴重……現下,已快至鳳凰台下。」

「什麼?!」眾人聞之大驚,若華道:「怎地可能?瓊林早已備戰,四部弟子皆非等閒,首座師父武功深不可測,緣何能至鳳凰台下?」

木珂抹抹眼睛,哽咽道:「方才兩位姐姐在時,未曾眼見。玄蠱心毒實在可怕,黑煙過處,寸草無生,瓊林弟子、百姓,失神喪心,卻為那玄沙奴役,反攻瓊林。」

「琴部弟子何在?緣何未有解毒?」泉語道。

竹玲道:「天音閣受創最重,聽聞林西師兄所言,弟子已折損大半。」

「對抗玄沙,不是早有準備,緣何天音閣疏漏至此?」馮亭厲聲質問,泉語、斐音面有赧色,若華解圍道:「想來玄沙早有預謀,趁聯姻大婚之際,趁勢突襲,想來各部因此,未有妥善準備。」

薔羽道:「或許只是一時不備,戰事突發之後,現下已有半個時辰,相信弟子們已做好反攻準備。當此時刻,吾等不可自亂陣腳。」

竹玲道:「無論如何,雋夕妹妹誓死不降,倒是不負個好氣節。吾等若有那一刻,也便向著一尺白綾而去,絕不受辱。」

「絕不受辱。」眾人感佩其言,各備白綾。薔羽見狀,眉宇生憂。忽然,一個仕女慌張來報:「掌事,玉嬌容不見了。」

「什麼?」薔羽心下一驚,若華道:「你別急,慢慢說。」

「方才聽得姐姐言前方戰況時,還曾見著,現下卻不見了。」仕女憂心如焚,淚如斷珠。

若華道:「莫要驚慌,讓木珂陪你去尋。」木珂近前,與其人而去。

薔羽道:「她定是去尋辛元了。」

「唉……」若華嘆了口氣。

突然,黑雲壓頂,陰風陣陣。

「眾人戒備。」薔羽道。

「是什麼?」斐音脫口道。

「玄毒……是玄毒……眾人小心。」竹玲連聲喝道。

泉語、斐音各展一柄長琴,眾人各持絲竹管弦,電閃雷鳴之間,音聲化刃,擊霾破霧。相持未及片刻,黑霧傾瀉而落,無孔不入。琴聲錚錚,長笛齊鳴,劃開通路,怎奈玄毒甚重,未及瞬間,再次彌合,空耗餘力。

「玄毒太重,吾等無法突圍。」若華道。

薔羽道:「眾人不可鬆懈……」話音未落,木珂功力尚淺,撐持不住,倒地不起,玄毒趁勢侵入,東竄西走。說時遲那時快,只聞「錚、錚」二聲,皆被光刃擊斃,出手者正是泉語:「掌事,此地恐守不住,不如退往深闕。」

薔羽微一沉吟,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即刻下令,眾人向西而行,退往孤寂峴鋒。豈料陰風之中,走出一黑衣老嫗,形貌奇醜,陰森詭譎,冷笑似哭:「呵呵,往哪裡逃?」揮舞黑金鋼叉,玄毒黑霧,兩路包抄,將眾人困於鳳凰台,耗敵將死。

危急之時,救命之刻,只聞琴簫合奏,聲如雷鳴,長空閃電,竟將玄毒黑霧,撕開一道裂縫,立時強光四射,驅散陰霾。雲殿之上,七子列陣,音聲相喝,毒霧盡碎。

「哼!」毒姥姥氣憤難當,跳腳而去。七子踏雲而行,奔赴別處。

「是林和師兄。」泉語道。

「師兄總算出關了。」斐音道。

薔羽眉心一皺,道:「什麼!」

泉語道:「玄沙突襲之時,眾位師兄正在閉關,吾等苦無對策,只好令餘下弟子暫行列陣,不想眾人功力尚淺……」話未說完,又教薔羽打斷:「如此說來,玄沙突襲之刻,當真是為千載良機。」

「師姐所言,瓊林之中莫非有奸細?」若華道。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話說玄沙突襲之時,時值黎明之前,眾人最為熟睡之刻。四部寧謐,百姓安詳。未曾料到,禍殃從天而落,從此太平難再。然則,瓊林之地,易守難攻,卻緣何在半個時辰之內,教玄沙四階臣攻入鳳凰台下,四部首座又在何處?緣何未有抵抗?究其緣由,原來乃瓊林掌門士君夫之對策。早在備戰之時,便以救助瓊林百姓為第一目標,是以戰事突發之時,即刻令鳳凰台弟子,通報四部首座,僅已少量弟子拖延敵軍,大批弟子往返於孤寂峴鋒與城池之間,護送百姓。

現下開戰已有半個時辰,玄沙大軍以玄毒掩護,長驅直入,眼見鳳凰台將破,眾人卻皆束手無策。丹青軒遭鐵蹄蹂躪,已經淪陷,西白馬且退且走,不覺之間,文書塔悄然在望,一人自塔頂翩然而落,定睛一看,竟是言畢盡。

「師兄。」西白馬上前道,「掌門應對之策有誤,非但不能解救百姓,反而致瓊林千年基業於毀滅。」

「唉……」言畢盡嘆了口氣,道:「文書塔已為玄沙攻占,弟子死傷大半,吾已教剩下弟子退去孤寂峴鋒,吾等也便前往吧。說不定中途還能救下幾個百姓。」

「師兄糊塗!」西白馬凜眉怒喝,「孤寂峴鋒既是死路,玄沙再進,眾人又有何處可退?!」

言畢盡道:「此乃師父定下戰策,其中必有考量。」

「便是以犧牲眾多弟子、百姓為代價?」西白馬質問。

「放肆!」言畢盡喝道,「竟敢質疑掌門師父。」

西白馬待要爭辯,卻聽身後落風:「爾二人不去搭救百姓,在此作甚?!」語聲威嚴,正是士君夫。

「見過師父。」言畢盡拱手道,便在此刻,邵奕已至近前,眼見士君夫手中攏著兩個小兒,便道:「怎可勞煩師父親自救援,此二人交予吾罷。」士君夫放開兩個小兒,西白馬上前一步,厲聲質問道:「師叔,難道令吾等,親眼見到瓊林基業,毀於一旦,卻無所作為!敢問掌門百年之後,如何向太師父交代,如何向太師祖交代!」

「混帳!」士君夫勃然大怒,面色通紅,喝道:「大膽狂徒,豈知無禮。」

西白馬身形一悚,定然道:「眾人性命危急,還請掌門調整戰策,令吾等能可護衛家園。」士君夫眉毛、鬍鬚皆得乍起,喝道:「本座之戰策,難道不是為的瓊林百姓。小兒知曉甚事!也敢妄論本座決策!」

西白馬雙目圓睜,喝道:「那便休怪西白馬抗命!」說罷,提衫運氣,轉眼無蹤。

「師父息怒。」邵奕道,「弟子認為,師弟所言不無道理……」話未說完,士君夫厲聲斷道:「連你也敢質疑為師?!」

邵奕連忙拱手,道:「弟子不敢……」士君夫拂袖而去,邵奕嘆了口氣。

「現下怎辦?」言畢盡眉心緊皺。

邵奕道:「師父既有考量,吾等奉命便是。」

「這……」言畢盡待要再言,邵奕攏著兩個小兒,早已無蹤。

****************************

丹青軒,曾經超然之仙境,而今卻是滿目瘡痍,殘壁斷瓦。四周不見生人,唯見屍骨滿地,橫七豎八,慘絕淒涼。殘風吹過,無有生息,只餘悲慟。瓦礫之間,一人跪地,心殤滿溢雙眼,苦淚已盡:「爹親……娘親……醒醒……別丟下吾,別丟下孩兒……」

近處一人落地,精疲力竭,勉力站定,正是辛元。眼見肖彰跪地低首,背影大慟,辛元拖步近前,驚訝不及心痛:「肖……彰……」

「走開!」肖彰怒喝一聲,道:「吾也如爾一般,作個孤兒……現下,你滿意了吧!」

「呃……」辛元被推了個踉蹌,卻不知如何安慰,只道:「吾也很傷心。」

肖彰喝道:「你傷心作甚!你又不是他們的兒子……」話未說完,盡數淹沒於哭泣聲中。

辛元見其悲慟至極,回憶曾經往事,道:「吾連父親是何樣子,也不知曉……」言語之間,起手拭淚,勉力道:「掌門令吾等退往孤寂峴鋒。」見其不語,又道:「師父也在那裡。」

「師父師父,你就知道師父,跟屁蟲……」肖彰不可自抑,哭吼道:「吾爹娘歿了!歿了……嗚嗚……」

「吾……知道……」辛元頓了一頓,道:「此地不安全,不若先離開……」說話間,抬臂相扶,卻被肖彰一拳打中:「走開!別碰吾爹!」辛元心口一痛,定了定神,道:「人死不能復生,你請節哀順便。」

「走開……吾不聽……」肖彰心神狂亂,見辛元再近前來,揮動雙拳,砸在其身,辛元忍住一口氣,待肖彰累得不堪,方道:「情緒宣洩過後,也該振作了。」說罷,俯身抱起肖父屍身,往旁邊一處樹下安葬。

肖彰抬眼望天,低頭闔目,終於抹抹眼睛,一語不發,抱起母親屍身,二人同葬。安葬完畢之後,肖彰叩首,額頭滲血,抬起手臂,抹了再抹,眼淚卻似決堤,不可抑制。

辛元叩了個頭,道:「大伯、伯母,多謝你們,曾經救助辛元於窮困之時,您二老若在天有靈,請保佑瓊林能可渡過此危難。」說罷,扶起肖彰道:「吾等離開罷。」肖彰一語不發,二人轉身欲行,卻又定立原地。

「師父……」辛元再見西白馬,立時奔將過去,跪倒於地。西白馬單手扶起辛元,視線落在肖彰腳下,竟是肖氏之墓,登時心酸。身旁蘇伊見到肖彰,走近其前,手臂拍在肖彰肩膀之上:「咱們,一起報仇!」

「報仇?」肖彰雙眼紅腫,抽噎一聲。

西白馬道:「非是報仇,而是護衛瓊林。為死去之人,討回公道。為活著之人,開出生路。」辛元不解:「方才掌門之令所言……」蘇伊道:「死了這麼多無辜之人,吾等還不反抗,當真白費一生所學。」

肖彰抽噎一聲,道:「要吾等作甚,但聽師父安排!」

西白馬道:「吾已發出指令,稍後還會有畫部弟子來此……」話音未落,但見遠處黑雲壓頂,塵土飛揚,殺聲赫赫,大地顫動。西白馬回身視之,但見千軍萬馬,如急浪傾瀉,向此地而來,喝道:「爾等從瓊林所學,現下也是回報瓊林之時。」

「是!」三人領命,各自持劍,以作迎敵。西白馬行至一處殘壁處,提筆作畫,三人未及反應,只聞震耳欲聾之聲,戰場立時硝煙瀰漫。

「是火炮。」辛元道,「師父畫的火炮。」

「吾也來畫。」肖彰想了一想,畫了數支強弓勁弩,立時箭如雨下。「吾也幫忙!」蘇伊搭起一張白布,亦畫箭弩。

「師父!」芮微等人已至:「師父,畫部人已到齊!」

西白馬喝道:「誅邪滅惡。」

眾人得令,立時各展其能,玄沙大軍攻勢,立時受制。

「辛元,爾在等什麼!」西白馬見其不動,大喝一聲。

「師父,吾……」辛元身形微動,眼中竟泛淚光,哽咽道:「師父,他們雖受玄蠱心毒控制,但亦是瓊林之人啊。」

西白馬抬眼視之,低首嘆息:「唉……」,卻也無可奈何。芮微靈機一動,道:「吾等要是能將其變沒就好了。」西白馬再揮畫筆,登時勁風一陣,形如龍捲。「玄沙大軍」立時人仰馬翻,捲入風中。

「哈哈哈……」畫部眾弟子見狀,登時大笑:「贏了,我們贏了。」

「他們若再回來怎辦?」肖彰愁眉不展。

「快看天邊!」蘇伊喝道,眾人定睛,果然見到西方雲霄之上,一道明光向此而來,愈發耀眼,愈發浩瀚。

「雲裡有人……」辛元道,「雲裡有七個人。」話音未落,但聞聲如洪鐘,音波震撼,心毒灰飛煙滅,遭受攝魂奪魄之眾人,神識終復清醒。(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