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24)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02
【字號】    
   標籤: tags: ,

(8)毛張會師 明爭暗鬥搶座次

1935年6月毛澤東領著潰不成軍的殘兵敗將和張國燾在四川會師。張國燾騎著馬前去迎接,把毛澤東的部隊接到他的駐地,並殺豬宰羊歡迎他們,還送給毛澤東一批武器。

但這時毛澤東只剩下一萬來人和每人五發子彈,而張國燾卻擁有眾多的機槍大炮和八萬多人的隊伍。中央紅軍和他們的將領看到張國燾的部隊和武器,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們對毛澤東的亂指揮、瞎折騰,使紅軍損失那麼多兵員十分不滿。

朱德對張國燾說,過去中央紅軍兵強馬壯,現在被折騰得剩下一付骨頭了。而張聞天則準備將自己的第一把手讓給張國燾當,但毛澤東堅決阻止,並挑撥張聞天、周恩來、王稼祥和博古等人向張國燾發難問罪,說張國燾領導的四方面軍不服從中央領導,專橫殘忍是軍閥主義土匪作風。

後來排座次張國燾雖在軍事實力上比毛澤東強很多,但因為在中央工作的人都是跟毛澤東來的,因此張國燾處於絕對劣勢。而張國燾又沒有果斷採取軍事手段壓中央,因此在毛澤東挾天子令諸侯的威脅下,經過一番明爭暗鬥的激烈較量,張國燾終於敗下陣來。毛澤東除了給他虛職軍委副主席和無權的總政委外,黨權軍權仍牢牢掌控在毛澤東的手裡。

(9)搶頭功走雪山草地死人無數

張國燾的座次解決後,接著中央開會討論如何逃脫國民黨的追剿,逃到蘇聯邊境求得生存,保存力量等待時間,以便東山再起。

從四川到新疆,為避免被國民黨重兵消滅,共軍內部進行激烈爭吵,毛澤東和張國燾提出二條不同的進甘肅路線,結果毛澤東提的占上風。

後來中央制訂了一個夏洮作戰計畫,一路按張國燾提的,由朱德和張國燾率領張國燾的部隊從阿壩北上。張國燾認為從阿壩北上走的是一條地勢比較平坦山路,途中有藏民的山寨,便於解決食宿和給養,雖然要多走幾天路程,但比較安全。

而另一條路是由毛澤東提出並堅持要從毛爾蓋班佑北上,這條路路程短些,但要經過荒無人煙的雪山和大草原,途中無村莊,因此食宿供應很困難。

但毛澤東為了要早日抵達蘇聯爭頭功,所以他不惜一切代價不願和張國燾一起走阿壩那條路。於是張國燾特派出他的二員大將徐向前、陳昌浩和一萬人馬,隨毛澤東的中央紅軍向毛爾蓋班佑北上。

當毛澤東的部隊走進雪山大草原,士兵們發現他們走進地獄般的一條死路,一會兒瘴氣滿目,一會兒又是冰雹和暴雨,八月份夜裡溫度在零度以下。一天又一天地走著,沒有雨具,全身潮濕,晚上沒有宿營地,士兵們只能在雨中擁在一起坐著休息。

在那裡很難找到可供烤火的木柴,而帶去的一點糧食早已吃光。沒有吃的,大家吃野菜野草,野菜野草吃光了就吃樹皮草根,這些也都吃完了,就找死得發臭的馬騾驢肉吃,以後連皮帶皮鞋都煮了吃,很多士兵餓死凍死病死在草原,經過的路邊到處都是死屍。

當走出雪山卻又走進無邊無際的沼澤大草原,很多士兵走著走著,綠草斷裂被吸住陷了下去,有的士兵去拉他,結果連自己也陷了進去,許多士兵死在這長征的雪山大草原上。

(10)毛被抬著長征 天天吃母雞

毛澤東對斯諾吹噓說,共產黨領導的紅軍完全官兵平等軍民平等,但在過雪山大草原的長征路上,毛澤東和高官家屬們都由休養連的士兵抬在擔架上過雪山草地。

士兵們吃樹皮草根,而他們天天照樣吃得很好,毛澤東叫士兵每天弄隻母雞給他吃。周恩來、賀子珍、鄧穎超等人都是躺在擔架上過的雪山草地。

長征開始毛澤東什麼都可丟掉,就是不讓丟掉他藉以謀權篡位的二十四史、春秋、史記、東周列國、水滸、三國、紅樓等古書,裝滿了幾大麻袋,叫士兵抬著天天跟在他的後頭。而毛澤東躺在擔架上,一面欣賞山色風光、雪山草原,一面熟讀這些古書,研究(只擷取)如何玩弄權術,如何爬上皇帝寶座。

而抬擔架的戰士,每天抬著又高又大,重得要死的毛澤東爬山,個個抬得精疲力盡。後來他們上山時只好跪著向上爬,膝蓋磨碎了,在他們途經的路上留下斑斑血跡,很多累死餓死凍死在這看不到頭的雪山大草原上。因為吃苦沒有盡頭,勝利無望,所以開始三五成群的開小差逃走,共產黨為穩住軍心,對被抓逃兵一律砍頭活埋示眾。

這時張國燾和朱德走的阿壩北上的路線,他們雖也要經過雪山草原很艱苦,但沿途還能找到村莊宿夜和補充給養。當張國燾已快走到阿壩時,毛澤東發覺張國燾走的路線比自己走的路線順利快,張國燾會早到陝北搶到頭功,並與蘇聯取得聯繫,如若這樣,蘇共必然會確認張國燾為中共領袖,那時我費盡心機的努力都將化為灰塵。

對此他嫉妒心頓起,他決心要用挾天子令諸侯的辦法改變局面。於是他瞞著開明的張聞天,盜用中央政治局決議名義,連續幾次發電報給張國燾,批評張國燾的路線不對,命令張國燾改變路線,停止從阿壩北上,跟隨毛澤東的毛爾蓋班佑北上。

但張國燾接到電報後沒有聽從毛澤東的命令,於是毛澤東就給他扣帽子,說他是機會主義投降主義不服從中央領導,客觀上適合敵人需要。

張國燾和朱德接到毛澤東的幾次急電後,明知毛澤東這個人心術不正,其中有詐,最後考慮到全域,無奈只好改變路線,跟在毛澤東部隊的後面行軍。但一路上糧食吃光,連野菜樹皮草根都沒法找到。到了晚上士兵們要燒篝火,但取暖用的樹木柴草都被毛澤東的部隊燒光。遇上大雨要過河,找不到架橋的材料。

一路上士兵們受凍挨餓死人無數,後來士兵們再也不肯向前走了,於是張國燾只得命令部隊停止北上返回原地,待明年春天再走。張國燾的這一著,正是毛澤東需要達到的目的。

(11)耍詭計半夜逃跑

張國燾在命令他的部隊停止從毛爾蓋班佑北上的同時,命令與毛澤東一起北上的徐向前、陳昌浩帶的部隊調頭一起南下返回原地。當毛澤東得到徐、陳的部隊要調頭南下消息後,他怕他幾千人的中央紅軍被徐、陳拉走,所以驚恐萬分。

1935年9月9日晚上過12點,他喊醒沉睡中的紅軍戰士,對他們說,徐、陳二人要加害中央紅軍,命令大家不要吭聲不打火把,一個接著一個迅速逃離徐、陳部隊。黑暗中毛澤東還偷走徐、陳的通訊電臺和軍用地圖。

徐、陳二人發覺毛澤東逃走時,毛澤東已逃遠了。徐、陳回到四方面軍總部,對毛澤東連夜逃跑經過向張國燾作了彙報。張國燾聽後,對毛澤東挾中央拉大旗作虎皮,在過雪山草地艱難長征路上,還要耍陰謀捉弄和拖垮他的部隊非常氣憤。他對徐、陳說中央有此人把持,國家和人民前途暗淡,所以他要另立中央與毛澤東對抗。

但此時為時已晚,因為當初和毛澤東會師時張國燾和毛澤東的力量是八比一,只要張國燾能利用手中的力量發動政變,便可輕易奪得毛澤東的權力。而在此時張國燾要另立中央已對毛澤東不構成威脅,所以毛澤東並不懼怕。毛澤東已深信他能早到陝北或新疆,和蘇聯聯繫受保護,這領袖地位肯定是我毛澤東的了。

毛澤東過了雪山草地後在到達陝北千餘里的路上,沒有受到國民黨部隊的攔擊,只是在一個叫獵子口的隘道上遇到十來個國民黨士兵放放搶而已。但毛澤東在對斯諾的談話中,卻大吹大擂地說,他在長征最後的路上獵子口打了一個突破天險的大勝仗。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人們從他們的嘴裡不斷的聽到共產黨在東北華北江北一帶無法無天,共產、共妻、濫殺無辜的傳聞。因此財主們發愁,農民市民們也發愁,因為自已勤勞創業和祖輩傳下的幾畝田產或房產,共產黨一來都要泡湯。
  • Heaven
    他想救人就救到底,便說看來你的命運與我一樣,如留在大陸躲開了初一,躲不過十五,早晚要被共產黨殺害...
  • Heaven
    這時肖澤非常痛恨他的幾個鐵杆兄弟,心想我給你們提拔重用,目的是在我遇到困難危險的時候,要你們用鮮血和生命來保衛我,但如今我遇危險,需要你們出力時,你們幾個人卻逃之夭夭,將來如果...
  • Heaven
    根據中央解放戰爭的需要,又派我們回澤縣潛伏在江南,從事破壞國統區的政治經濟和軍事部署,以配合前方的戰爭,爭取在幾年內把國民黨打敗,奪得全國政權。
  • Heaven
    1946年她扮演的美軍強姦案,完全是一樁栽贓陷害美軍的案子,目的是共產黨要在全國發動大規模的反美運動,以轉移全國人民對蘇軍在東北姦淫燒殺,搶劫財富賴著不走,幫助中共打內戰罪惡的視線。
  • Heaven
    蘇聯嘴上說是來幫助中國趕走日本,解放東北人民的,但蘇聯待在那裡八個多月之久,幹著殺人放火,姦淫婦女,槍劫機器設備、礦產資源及私人財物等惡劣勾當。所以東北同胞說他們比小日本還壞,罵他們為老毛子。
  • Heaven
    共軍採用最殘酷的人海戰,他們驅趕整連的士兵向橋頭衝鋒,除了橋前堆滿著共軍士兵屍體一無所獲,部隊嚴重減員,每個連只剩下50來人了,這時他們就用來支援參戰的民兵補充。
  • Heaven
    有不少農民想這些人過去並沒有作惡,而且經常做修橋補路,興辦學校,遇荒年免收租米,施粥等幫助農民。為什麼共產黨要如此殘酷地殺害他們,因此暗地裡為他們流淚,並祝告讓他們早日脫離這個地獄,免得在世上受罪。
  • Heaven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心想在南山村造孽,給人們苦難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所在的部隊。大家低下了頭,心裡感到內疚...
  • Heaven
    中共在各個戰場拼命圍攻國軍,並迫使千千萬萬同胞上前線充當人海戰的炮灰,使國軍兄弟、共軍兄弟和人民大眾不是死在抗日戰場,而是死在為共產黨爭天下的內戰戰場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