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67)朝堂怒斥(上)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93
【字號】    
   標籤: tags:

第六十七章 朝堂怒斥(

這樣一場軍事衝突毫無懸念地結束了,讓京城各種勢力開始有所幻想,不再懼怕一尊施加在他們身上的精神和空間桎梏。

各種勢力紛紛冒頭,重新聯絡、組合,企圖達成新的勢力平衡,準備為主導未來的中國局勢鬥爭一番。

楊元和李佐城受到各方勢力的關注和聯絡。

在楊元的京城辦公室裡,一位隱居多年的老軍頭出現了,直接坐到楊元的位置,開始對楊元諄諄教誨。

楊元硬著頭皮應付這位八竿子打不著的王叔叔,這位確實過去當過軍委副主席,為鄧家利益保駕護航。

在一尊上台後,被抓住子女、本人的各種經濟問題,恐嚇之下交出兵權,銷聲匿跡,幾年不見冒頭。

此時卻覺得楊元不在話下,應當聽從他的教誨,加入他們的勢力集團,為重新掌握中國的軍權出力。

「大侄子幹得不錯!你父母在世時候,我就說楊元是周亞夫一樣的人物,可以力挽狂瀾,救萬民於水火。」老軍頭一頭花白頭髮搖晃著說道。

聽著楊元牙根反酸,連忙說道:「老將軍誇獎過了,楊元就是一介普通軍人,深信軍人就是保家衛國的,不是某個黨的黨衛軍,也不是某個人的家丁。」

楊元這話不疼不癢地戳到了疼處,老軍頭有點不高興說道:「不要信那些宣傳,解放軍就是共產黨的軍隊,從它誕生那天起就決定了它的屬性,誰也更改不了。」

楊元「呵」一聲。

「千萬不要和那些境外勢力勾結,那是喪權辱國,出賣祖宗,是要遺臭萬年的。」老軍頭慷慨激昂地訓斥道。

楊元繼續「呵呵」兩聲。

看到楊元有點不以為然,老軍頭直接說道:「大侄子,今天到你這裡來,就是要你表個態,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還是違背共產黨的領導?你給我一句話。」老軍頭氣哼哼說道。

「誰代表共產黨啊?」楊元不解地問道。

「當然是鄧小平同志,還有鄧小平同志的思想可以代表共產黨。」老軍頭斬釘截鐵地說道。

楊元再次「呵呵」,不再言語。

老軍頭看楊元不再言語,似乎也沒有同意他的見解,站起身來說道:「我給你幾天時間考慮,不要以為你今天權力在手,還不知道解放軍官兵是否聽從你們的話。」轉頭向門外走去。

「老爺子,您走好!」楊元在其身後打著招呼,心裡嘀咕著:這些老殭屍哪裡來的自信,還以為這個天下是他們的。

李佐城的軍委辦公室更是拜客盈門,各路多年不見的政治人物紛紛求見,李佐城以軍事要務在身,沒有會見時間,全部拒絕。

這紛亂的世事,暗潮湧動的局勢,許一有點憂心,這會影響未來的政治革新。

看著對面抽著煙沉思的吳偉光說道:「得想辦法讓這些政治殭屍驚醒,這個時代不是他們的時代。」

「嗯!不著急,他們組織的政治協商大會不是要召開了嗎?」吳偉光問道。

「嗯!以老總理為首的一批政治老人召集的,差不多這兩天就會召開了,各個省市地區的大佬都通知參加。」許一的情報非常準確。

「好!我們一塊去。」吳偉光玩味地說道。

一場經過精心策劃和準備的政治協商大會終於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幾天來各路諸侯絡繹不絕地抵達京城。

一尊雖然給他們下達指令,不准參加會議,但是整個京城局勢的變化,尤其是三十八軍徹底投降,成為衛戍區的盟軍,還是讓這些諸侯逐漸明白了局勢:一尊失去了對京城的控制,失去對軍隊的掌握。

這使得他們必須選擇新的站隊,以免在未來的政治格局中被清除,甚至被清算。

大會堂一個主要會議廳,首席位置是空缺的,留給一尊,內圈座位坐著政治局常委,以及政治局委員,外圈是各屆副國級以上的政治老人。

老總理則被請到內圈就坐,顯然他是這次會議的發起人、組織者,緊挨著總理的旁邊。

會議之前,各個派別的人湊在一起,交頭接耳,互相打聽,了解局勢最新變化。

到了時間點,總理拿起話筒說道:「各位同志,以及與會的老前輩們,最近國內外政治、軍事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和老總理認為,不管局勢發生什麼變化,我們這個國家還是需要穩定、秩序,以便人民安居樂業,國家安定團結向前走。所以倡議召開了這次政治協商大會,以便大家集思廣益,迅速解決政治的混亂,領導力的缺乏。」

總理的一番話是中規中矩的,沒有把矛頭指向哪個人、哪個派別,顯然是想團結更多的人。

「我認為我們在總書記沒有到位的情況下,就開始會議是對程序的不尊重。」栗常委搶先發難,顯然不想讓總理主導整個會議的進程。

「我已經通知了總書記,而且告訴了他開會的時間,他不來或者缺席不影響我們的會議進程。」總理不卑不亢地說道。

「總書記沒到,不應該召開這樣的會議。」一個西南地區的地方諸侯立刻打斷總理的話。

總理和老總理對視一眼,心裡想:看起來他們已經私下聯絡,準備攪黃這個會議。

「這個會議,我們不是主角,而是他們。」老總理詼諧說道,一邊指向大門。

會議廳大門打開,一位身穿美軍卡其布便裝、平頭,氣宇軒昂的軍人走了進來,後邊跟隨的是李佐城、楊元、許一,以及一隊精悍的便衣特戰隊員。

眾人驚詫地議論紛紛,這個軍人是誰啊?怎麼李參謀長、楊司令、許副部長都跟在他後邊啊?

熟悉情況的人則交頭接耳地告訴詢問的人,吳偉光這個陌生的名字迅速在大廳幾百人中間傳播。

吳偉光朝著總理和老總理點點頭,毫無違和感地坐在了會議廳的首席,李佐城、楊元、許一則站在他的身後,十幾名特戰隊員站成一排,像背景牆一樣襯託著他們。

「你是誰?怎麼有資格坐在那個位置?」栗常委又開始發難了。

吳偉光站起身子來,帶著煞氣走到栗常委的座位旁邊。

「你就是那位偽人大委員長吧?」吳偉光不屑地瞧瞧他。

「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啊?警衛,把他帶出去。」栗常委頤指氣使地呼叫道。

「哈哈!你這個不學無術,滿肚子草包的貨色,居然成為人民代表大會的委員長,把神聖的人民殿堂變成私家的橡皮圖章,強姦民意,你還有臉坐在這裡,來人啊!把這貨押下去,等待審判。」吳偉光聲色俱厲地怒斥,一聲大吼,把整個會議廳的人嚇得魂飛魄散。

兩名特戰隊員迅速過來把栗常委從座位上揪起來。

栗常委氣急敗壞地喊道:「你們是暴徒,搞軍事政變。」展開四肢掙扎不服從。

兩名特戰隊員毫不客氣對著他的後膝蓋踢了下去,身材高大的栗常委隨即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地呼哧著。

一個特戰隊員揪住他的脖領子,一個抬起他的小腿,像抬死豬一樣把栗常委抬出了會議大廳。

這電光石火的剎那,整個會議大廳鴉雀無聲,眾人沒有想到這個會議是以如此暴烈的形式開場。

早知道是如此,大多數人心有餘悸地想,真不應該來湊這份熱鬧。

但這樣的局面似乎沒有結束,吳偉光又把目光看向那個神情木了的王常委,王常委一動不動地看著桌面的茶杯,似乎沒有感觸到吳偉光的怒視。

「你就是那位王常委吧?虧你飽讀詩書,薰沐文明,妄為讀書人,把知識都變成偽飾邪惡、讚頌獨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讀書人的恥辱,奸佞傳應該有你一筆,押下去,等待審判!」吳偉光大手一揮,又有兩名特戰隊員「噔噔」跑過來,把已經大汗淋漓的王常委提了起來,押解出大廳。

吳偉光踱著方步,踱到了那個西南總督的後邊,指著他的後腦勺開罵:「你這個獐頭鼠目的小丑,才能當個大隊長都不夠,居然靠著趨炎附勢爬到了一方父母官的位置,還敢口出狂言,不知死活的東西,押下去!」

話音一落,早已等待在吳偉光身後的兩名特戰隊員上前,提起西南總督的脖領子,直接把他從座位上拔起來,一路小跑提出會議廳。

吳偉光的舉動讓會議廳每個人心裡害怕,不知道下一個落在誰身上。

尤其是天津衛的那位總督,一貫靠誇張的語言讚頌一尊而譁眾取寵,此刻恨不得把頭塞進褲襠裡,生怕吳偉光的目光掃到自己。

但吳偉光沒有往前踱下去,而是回過頭,走到首席座位上,面對大夥,對著面容病態的王副主席發話:「你是不是應該站起來啊?」

王副主席面無表情地站起來,對著吳偉光鞠了一躬,然後轉過身來對著會議廳的其他人深深鞠了一躬。

「王某此刻非常悲痛,國家變成這個樣子,王某身負罪惡,願意接受任何懲罰!」說完便走向會議大廳門外,兩名特戰隊員隨後跟上。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這個只是畫餅,按照總統府的意見,如果美軍真的派戰機協助平亂,俄羅斯只能口頭抗議,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則和未來的北京政府沒有了任何轉圜餘地,第二也是最關鍵的,俄羅斯確實沒有和美國常規軍事力量對抗的本錢,也不會因為東北三省和美國發生核威懾衝突。
  • 對那些利用權力貪污受賄,或利用公有制和轉為私有制侵吞國家人民財產的,對靠政府官員和官員老子,或官商勾結得到不義之財的暴發戶,一律要追回他們的不義之財,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轉移到國外的資金和財產。
  • 前邊那架直升機還是沒有迫降在海灘,而是衝進了海岸邊的山林裡,眼見著直升機翻滾起來,好在沒有發生爆炸,但機內的人員有的被甩出機艙外直接摔死,留在機艙內的人員估計也受傷不輕。
  • 在群眾運動非暴力的強大壓力下,如同蘇俄東歐共產黨一樣,中共必會自我解體。因此以後政權更迭,會像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那樣,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這樣的原始森林在中國只剩下大興安嶺了,而在俄國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點。俄國遠東地區空曠如也,人跡罕至,大片的土地沒有開發,資源沒有獲得利用,沉寂在遠東深深冬夜裡。
  • 中共建政以來,共產黨對東北資源無休止的調撥,而當地居民卻沒有獲得應有的回饋,致使東北大地在資源枯竭之後,產業落後,年輕人就業無門,空有肥沃的黑土地,當地居民卻流離失所,到全國甚至國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這樣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地痞流氓,殺人如麻的儈子手來治國安民,中國人民除了忍受無窮無盡的苦難,哪能有好日子過?
  • 北方戰區最棘手的問題是靠近俄羅斯,而這個沒落帝國一直是桀驁不馴,虎視眈眈東北地區,就是當今世界老大美國對他們也怵頭,因為他們確實有危及美國本土的核實力。
  • 同時組織了一次十來位明星的小型舞會陪毛澤東跳舞。會散後,柯慶施單獨把上官雲珠留在毛澤東住的1號房,陪伴毛澤東喝茶。
  • 今晚將要會面的是北部戰區的情報局局長,顯然北方戰區的軍頭不那麼屈從北京的臨時維持秩序委員會的領導,妄想有所作為,那麼俄羅斯的態度將成為他們重要考慮的因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