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冬日四章

作者:冬梅
有一種力量在寒潮中湧動,那裡有把嚴寒變春天的心。(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一)

冬,始於一場突來的寒風,卻不知要止於何時,停於何處。

幾分離合,幾分傷逝,幾分蕭索……這正與冬的意韻相合。但同時,我也看到冬的另一面,梅花點點,雪花飛舞。於我,只想取它寧靜、傲岸的一面,才是心靈的嚮往。

(二)

風,疾馳;黑雲,破敗不堪,像破碎的心;心,可蒙上浮塵?繁華過去,世界只餘原本的清純。

(三)

午後的日影,瘦長了身體,它總在人們的不捨中離去。

黑夜的來臨,讓每一個呼吸都偏安一隅。不遠處的燈火,將微微的暖意向四處擴散。

(四)

習慣了世間的喧鬧,對寒冷,人們都有一種本能的排斥。

草過了瘋勁兒,花兒也少卻爭先恐後的興致,那些蜂和蝶早就消逝了蹤影……所有的生命似乎都停止了生長,卻有一種力量在寒潮中湧動,那裡有把嚴寒變春天的心。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靜默中,腦中忽然傳來「哐咚」的聲響,那是一個沈悶而短促的音符,如厚重木頭被急促地往石板地上重重一放所發出的聲音…
  • 親愛的朋友已紛紛離去,僅存的那些,如今也各分東西。寒夜裡劃亮一根火柴,想像中記憶發出的光,多溫暖:在那個長滿了綠色植物的地方,居住著我心愛的人。他們如同夏日陽光裡甜美的花朵果實,美好、燦爛,永遠吐露芬芳。
  • 這裏靜得出奇,偶爾的深夜,捨不得放棄那猶如遙遠星辰般的靈感,披衣起床,遙望窗外燈火注視下的村鎮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各自散發出獨特的氣味。而那寒冷卻懷抱希望的冬,與我最氣味相投。
  • 在人多的地方 我像個啞巴 我喜歡與花草說話 說著說著,愛情就凋謝了 說著說著,冰雪就化作了春水
  • 抗戰前,我母親童年時住在南京,她記得那時大多數人家的院子裡都有桂花和臘梅,秋冬兩季馥香怡人,臘梅撲鼻,桂香薰漫。
  • 時光在秋季裡漫延,晴朗的天氣仿佛是打開了天窗,天邃遠淡藍,淡淡的思緒讓人去遐想天宇,遐想屬於自己世界的一抹紅陽。
  • 自吞霄至淡水,砌溪石沿海,名魚扈;高三尺許,綿亙數十里。潮漲魚入,汐則男婦群取之;功倍網罟。 ──《諸羅縣誌 卷八》
  • 在貧樸的歲月裡,一切都是那麼清新、簡單、自然,倏忽幾十年,是慢長也是瞬間;現在,環境變渾濁了,人情也趨淡薄,幡然驚覺過去的東西不見了,開始回味縈繞心中醇美的愁緒,渴望陳舊的鄉愁的溫潤,也回憶起那質樸、淳淨、青澀的感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