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52)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這次正式採用英文報價表,工程裡認識木工判頭超級王老五譚文琪。因為需要一個110伏特的大型變壓器作特殊供電,向舊老闆富哥求救,經介紹認識了朱庭。

市面開始流行傳呼BB機,頓時幾乎人手一部,交了月費後有人找你,台上傳呼你,機響後得查看代碼,憑代碼可知簡單信息,如:回家食飯、速回等等,也可能你必須回覆以取得對方電話號碼,然後才能知道誰找你。那時酒樓、餐廳、藥房、士多等大街旁的商店都有一個電話放在門口一角,方便路人借用。

譚文琪也為我介紹了好些生意:青山道一家製造錄音帶的廠家,其配電和照明工程都已做好了,但是有一個防爆車間沒有完工,只安裝特殊的銅皮礦物質防爆電線而沒有完工。聽說那工程行逃跑了,應該是技術不過關,無法完工吧?

這種電線以前曾在舊老闆的地盤見過,只不過不知道怎樣處理,但這個世界是很奇妙的,巧合的事情會在某個時段出現。剛巧不久前英商怡和洋行搞了一個免費的技術培訓班,是關於防爆電線的安裝處理的,我抱著增廣見聞的心態去上了課,親眼看著外國工程技工操作和翻譯講解,還帶回來產品的規格書和操作小冊子。哈!馬上就能學以致用!

一邊找舊老闆訂購必要的特殊工具和零配件,一邊找黎志強組織人力,看我實際操作然後馬上學以致用。新的事物看似很神祕高深莫測,但當你了解明白之後就一錢不值了。當然我們是順利完工了。

譚文琪說他很少看見「電燈佬」像我那樣用這麼多的工具和儀器做工程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這樣才能呈現高品質的製作來。舊老闆是很注重公司名聲的!

雞雄經人介紹談戀愛了,對方本是在上環果菜批發市場做苦力的。我在抵港第一個禮拜,四叔帶我去買貨時就知道,她特別健碩,和四叔也熟悉。很快他們就結婚了,租住了一個房間,沒多久她老爸買了一個二手樓單位給他們,算是不愁交房租的事,有瓦遮頭了。

因為經營方向的分岐,我和雞雄最後還是分手收場,這是我的問題,還是……?他夫婦倆在我鋪位對面租了一個檔位,那對我來說沒有威脅,因為經營的方向和理念不同。

太古城住宅建築群差不多完工,而對面山坡上的康怡花園開工了。

從大陸偷渡到香港的人越來越多,整個社會和港英當局都感受到壓力,而且那些人的素質也有了變化,他們大多都急功近利,不肯吃苦,又不願自我增值,好像香港社會欠了他們什麼似的。

此時收到一個信息:姑姐夫家的外甥也到香港來了,希望我力所能及時關顧他一二,還附上聯繫的電話號碼。本著同一故鄉又命運相同,互通有無,相互關顧一下。

及至見面一談,發覺這年輕人除了心高氣傲之外,竟然期望一朝名成利就做老闆。我明白告訴他:你必須對電學有一些最基本的認知,並有一定的實質操作經驗作後盾,不然會相當危險。

很可惜,我們的理念和價值觀差別太大了,須知道萬丈高樓從地起,知識與財富是要用時間慢慢累積的,真的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這些人被稱為「亞燦」,早期政府實行所謂的抵壘政策:即你偷渡成功,登陸並進入市區,政府便給你居留權。但如不幸在進入市區時被捉住,那對不起,你要返鄉下耕田了。

後來抵壘政策取消了,不管任何情況一律遣返大陸,一時之間搞得風聲鶴唳、雞飛狗跳。有些人不計後果,付錢給「蛇頭」直接偷渡香港的有之,偷渡到澳門然後偷偷抵港的有之。

躲藏在境內的非法入境者實在是太多了,對香港構成安全的隱憂,政府有見於此,舉行了一次特赦,並聲明永遠沒有第二次。

事實也是如此,實行即捕即解,犯了收容罪的要判監禁和罰款,廖勤細妺及舅仔就是。可惜他們遲了一些,錯過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緊張地等了幾個月後,批准的文件下來了,順利拿到永久居留權。很好!我的後代成功擺脫了共產黨威脅!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個看得見自由的將來,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裡好去哪裡,能做到說走就走,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擁有一本好用的護照。
  • 想起參觀的那間博物館,裡面全是牢房刑具,還有數之不盡的人骨、頭骨,那是赤柬統治殺人的鐵證。
  • 怎樣才能在重圍中殺出來奪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設已得標而製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幾日完成什麼和多少工作量、什麼工種可提前或同期執行,中英文並用、採用日報表風格表達出來。
  • 事後與顧問工程師老闆午飯飯局時,我完全不提那個小插曲,也沒有因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償。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關係,這對以後的生意絕對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領導」下,竟然還有行乞的,看來全世界第三國際的共黨國家真的是一脈相承的。當天午後郵輪回程時,還有一些當地人划著一艘艘用竹片編織的小艇,追逐在郵輪二側向遊客索要金錢、食物,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嗎?
  • 當初被無知、愚昧和僥倖的心態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種制度下的稅法和會計核數師這門學問的厲害。
  • 領功嗎?顯示你覺悟高是吧?那也難怪,他的哥哥在「香港遊」過海關時被關員問及職業時,那思想僵化的「聰明人」竟答道:「我是共產黨員。」在資本主義自由世界裡,一個政黨的黨員算什麼?嚇唬人嗎?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說他們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開那些圖紙,看到當初的繪圖技巧有多麼慘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與日俱增,而工程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 老媽經常給他們說家族的故事,曾感嘆地說:二戰時糧食緊張、物價昂貴,心中盼著以後會好過些吧?不料共產黨來了之後更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