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奇】「行者」綽號由假成真

文/杜若
水滸英雄系列。(博仁 / 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9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水滸故事中,每當豪傑出場,必有詩文介紹其名號與綽號。唯獨武松出場時,綽號一直空懸未著。

《水滸傳》中塑造的武松形象特別神武,詩文曰: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
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語話軒昂,吐千丈凌雲之志氣。
心雄膽大,似撼天獅子下雲端;
骨健筋強,如搖地貔貅臨座上。
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這是宋江於燈下觀武松,所見英雄之形象。「燈下看美人,千秋絕調語。此卻換作燈下看好漢,又是千秋絕調語也。」燈下觀好漢,又增加幾多凜凜之氣,為此金聖歎慨嘆到:「所以寫劍俠者,都在燈下。」

明陳洪綬所繪「水滸葉子」中的武松。(公有領域)

武松在景陽岡醉打老虎,打虎的氣勢天搖地震,為百姓除去了一大害。陽穀縣知縣見他忠厚仁德,於是參他做了步兵都頭。也正是在陽穀縣,一天武松閒來無事,上街閒逛間,無意中撞見了自己的親哥哥武大郎。

儘管武松和武大郎是一母同胞,但二人形貌相距甚遠。武大郎身材短矮,高不過五尺,加之面目醜陋,頭腦渾沌愚鈍,清河縣人就給他起了一個諢名,叫做「三寸丁谷樹皮」。 武松身長八尺,相貌堂堂,渾身上下似有千百斤的氣力。

武松視兄如父,金聖歎評價說:「此自是豪傑至性,實有大過人者。」武松在家鄉清河縣吃酒,與人醉打,時常吃些官司。武大郎便隨衙聽候,常替武松受苦受過。「兄弟二人,武大愛武二如子,武二又愛武大如子。武大自視如父,武二又自視如父。二人一片天性」,大郎憨鈍,疼愛這個弟弟,家中無父,他視武松如子,連金聖歎都為大郎感嘆:「是天性之人之事也。」從形貌和秉性上看,兄弟二人相差甚遠,但也各有千秋。

武大郎本住在家鄉清河。自從娶了妻子潘金蓮,家裡難得清淨安寧。《水滸傳》(120回本)描述潘氏淫蕩風騷,愛偷漢子。外界的浪蕩子弟貪讒潘氏美色,經常到武家門口鬧事。武大郎為人懦弱,謹守本分,惹不起那些登徒子,就帶著娘子遷居到了陽穀縣。

大郎帶著弟弟武松返家。潘金蓮見武松一表人才,氣勢雄壯,不似那「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的武大郎,心中頓生邪淫之念,初次相見就滿口不斷地叫了他二十二遍「叔叔」。潘氏雖是嫂嫂,卻一雙眼睛盯著武松直看。武松忠厚仁義,是個直性子,只管低頭喝酒,不怎麼理會她。

在《水滸傳》(70回本)中,金聖歎於「不恁麼理會」處,評註道:「真好武松。不恁麼理會五字,傳出聖賢心性來,便覺『禪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東風上下狂』二語之未能具足受持不淫戒也。」

出於孝悌之故,武松搬到武大家裡住。那風流成性的潘氏時常用言語撩撥武松。常言道:「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武松是個硬心直漢,並沒有多理會她。見言語撩撥,不為所動,這自是武松的過人之處;不貪羨美色,大丈夫也。武松剛正有節,是正人君子,心上無美人美色,所謂的美人關也就暗淡失色。

當潘金蓮叫了武松三十九遍「叔叔」後,忽然改口叫作「你」,百般誘惑武松同飲一杯殘酒。武松內心震怒,面露神威,劈手奪下酒杯,潑灑在地下。他推開潘氏,憤怒地說道:「武二是個頂天立地噙齒戴髮的男子漢,不是那等敗壞風俗沒人倫的豬狗!嫂嫂休要這般不識廉恥!倘有些風吹草動,武二眼裡認得是嫂嫂,拳頭卻不認得是嫂嫂!」

「君子修春秋,莫先於正名分」。武松稱呼潘氏為嫂嫂,意在正其名分,以阻其邪念。然而潘氏惱羞成怒,反而誣陷武松調戲她,當面辱罵他。武松默不做聲,尋思了半晌,只得搬離了大郎家。之後,武松前往東京公幹,離開了陽穀縣。

潘氏勾引武松不成,轉而與西門慶勾搭成奸,並下毒害死了武大郎。武松從東京回來得知兄長噩耗。他申訴無門,一怒之下以身犯禁,怒殺了姦夫淫婦。「須知憤殺姦淫者,不作違條犯法人。」武松做事坦蕩磊落,為兄報仇後,就主動去官府自首。官府在他臉上刺下了二行「金印」,判其刺配孟州充軍。

在快活林,武松得罪了當地惡霸蔣門神蔣忠。蔣門神聯合了孟州守禦兵馬都監張蒙方算計栽贓武松,並準備暗殺他,結果反被武松殺死。原本篤信孝悌,守護家庭和人倫的打虎英雄,卻因無常世事,多舛命運最終是被逼上梁山。滿心期待報效朝廷的願望,也隨之盡付東流。

先前張青與武松結義,結拜為兄弟。武松落難,張青為武松安排了一個去處,即青州二龍山寶珠寺,讓他去投奔魯智深和楊志。

為了遮住武松額上的金印,孫二娘為他喬裝打扮,讓他戴上了鐵界箍,剪短了頭髮,穿上僧服。這身行者的裝扮,令張青、孫二娘喝采道:「卻不是前生註定!」

因此緣故,武松有了「行者」的綽號。詩文曰:
「打虎從來有李忠,武松綽號尚懸空。
幸有『夜叉』能說法,頓教行者顯神通。」

夜叉指的是孫二娘。此時的武松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出家人。倘若出家人犯邪淫讓他撞見,自是不會善罷甘休。武松趁著月色夜行,在蜈蚣嶺撞見道人摟著婦人看月嬉笑,頓時怒由心生,揮手祭刀。

武松這身行者的打扮,瞞過了官兵盤查,順利逃脫了官府的通緝。在之後的章回故事中,「武行者」成了武松的代稱。自此,武松有了正式的綽號。

在梁山英豪中,金聖歎獨贊武松為「天人」,「武松天人者,固具有魯達之闊,林沖之毒,楊志之正,柴進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吳用之捷,花榮之雅,盧俊義之大,石秀之警者也。斷曰第一人,不亦宜乎?」

後來梁山泊義士們接受朝廷招安,武松隨大軍征討方臘時,被包道乙的玄天混元劍砍中了左臂。幸得魯智深一條禪杖禦敵,救下了他。當武松醒來後,看見左臂伶仃將斷,於是抽出戒刀割斷了左臂。武松斷臂,這一處描寫的寓意,是否亦如禪宗二祖慧可斷臂求法,「斷其魔爪,成其正果」?這一砍,砍斷了武松的風雲過往,也砍斷了武松與世緣的所有牽絆。往昔風雲,過去的一切都隨著斷掉的左臂歸於沉寂。

梁山大軍旗開得勝,征討方臘後,諸將都在六和寺歇息。在這座寺院裡,出世者和入世者自此分道揚鑣。武松最初假冒行者,喬裝打扮為頭陀,純粹只是為了躲災避禍。但他久歷江湖後,逐漸看破了紅塵殺伐。這位上應「天傷星」的英雄,與花和尚魯智深結為摯友後,心境逐漸改變。

「天孤星」魯智深在六和寺圓寂後,已經身殘的武松也不願赴京朝覲,再捲入紅塵漩渦。他和宋江在寺裡見了最後一面,從此正式在六和寺出家,後至八十善終。

(參閱《水滸傳》(120回本)第31回/第117回/第119回,《水滸傳》(70回本)第22回至第25回)@*

點閱【水滸傳奇】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代的史家並不避諱將神奇的預言採擷入史,三國相關的史料中,關於預言的記載很多,其中不乏採自讖緯之言。
  • 齊國左相出訪魯國,他那豪華的車子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魯國大夫叔孫豹善於預測,當即預料了左相的結局。宴會上,齊國左相舉止失禮,叔孫豹辛辣地諷詠道:「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看那老鼠都還有張皮,這人卻沒有禮儀,不死還等什麼?如此辛辣的諷諫,齊國左相做出了怎樣的回應?
  • 《三國演義》開篇第一回,以「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觀點,概說東漢末年由一統江山分裂為三國鼎立的局勢。然而,歷史大局的演變,真的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結果嗎?
  • 漢靈帝熹平五年(西元176年),一日,沛國譙縣的天空中,一隻散發著金黃光芒的黃龍,輕盈矯捷地遨翔天際。百姓們紛紛舉頭注目,大感驚奇,消息也不逕而走,傳到了京城。
  • 西漢末期開始,民間就流傳著一則語意不明,撲朔迷離的預言:「代漢者,當塗高也。」
  • 西遊記
    八戒相貌欠俊,怕嚇著眾人,於是嘴拄著牆根,死也不動。悟空見朱紫國掛了皇榜,於是念聲咒語,揭了皇榜,悄悄塞到八戒身上。國王久病不愈,難道需要「八戒」?悟空進宮給國王治病,他的孤拐臉把國王嚇得戰戰兢兢,為何悟空說他一千年也好不了?懸絲診脈、三折肱又有怎樣的含義?重溫西遊故事,試探其中寓意。
  • 西遊記
    經過繁華的鬧市,向來嘴饞的八戒卻與美食失之交臂,這其中有哪些寓意?悟空與八戒攜手買調和,看似日常生活化的描寫,是否有什麼隱喻?換個角度看西遊,會發現不一樣的義趣。
  • 金庸著名小說《射鵰英雄傳》曾有這樣一段描述:成吉思汗在完成霸業後,聽郭靖提起岳飛抗金事跡的往事,慨然嘆道:恨不得早生百年與這位英雄交手!雖然是小說情節,但也說明了這支中國最強軍隊的超強戰力。在史實中讓西方文明聞聲色變的蒙古鐵騎,面對已衰亡的金兵仍打得相當吃力,而岳飛的岳家軍面對全盛時期的金兵則每次以少勝多,讓金兵首領金兀朮留下「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千古名言。
  • 三國故事中,神卜管輅,神醫華佗,隱士婁圭,每一個名字都很燦爛。光輝的名望下,交織著精采的傳奇,神奇的故事。吾輩津津樂道,談論不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