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生命,都在出演著自己的角色

作者:子美
敢作真理執旗手,向著光明大步走。(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562
【字號】    

今天的世人,都有一個來到世上的原因。
此時的群姓,都有一個行走世間的使命。 ⑴
向神,還是向魔?
世人都脫去了、外在的藻飾和彩裝。
為善,還是為惡?
生命盡表現著、內在的精神和心腸。

望寰宇——
一眾英俊,正高歌猛進,真善忍、唱響一片天;
告訴世人真相,出生入死踐行著誓言。
一派燈火,照大江南北,跋山水、光耀千萬里;
懷抱心中美好,矢志完成天賦的大美。 ⑵
二十載、鬼鬧魔叫,是誰人踏著急流和漩渦?
天地驚、活摘器官,多少人受了殘害和折磨? ⑶
牢記神的囑託,敢作真理執旗手;
衝破夜的黑暗,向著光明大步走。
壯哉!英雄的黎明、照亮了使命的神聖;
美乎!救人的艱險、昭顯著靈跡的殊勝。

看中土——
中共害人,手沾眾人血,踐踏生靈災發禍降;
高唱著「中國夢」,妄想為人類指引方向。
紅魔禍世,懷藏大邪惡,毀滅人類執迷狂想;
推銷「一帶一路」,陰謀向世界撒下羅網。
「社會主義新時代」,是一種夾帶毒藥的邪說;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趟駛向地獄的專列。
倘若順天去做,自然是名垂青史;
如今逆天而為,冒天下之大不韙。
悲哉!攬大權逞邪性、做到了狂蠢鄙惡;
邪乎!綁社稷挾國人、實施著倒行逆作。

告天地——
高貴的,是因為他高貴的信仰和靈魂;
下賤的,是為著它下賤的追求和內心。
上蒼的歸於上蒼,必有無上的榮光;
魔鬼的毀於魔鬼,即是無盡的災殃。
今日世界,群英薈萃,為正義奮戰;
此時人間,萬魔出動,害人類禍亂。
與紅魔為伍,那一個個悽慘的人:
貪名利的,賣良知的,抬轎子的,當間諜的……
同紅魔共舞,那一簇簇醜陋的魂:
做政客的,搞金融的,幹媒體的,玩文藝的……
嗜血的獸且殘喘,正在興妖作惡中滅亡;
痴迷的人該醒悟,勿做千古一孽的陪葬。

今天之生命,多是天上的來客;
歷史之正邪,來到決戰的時刻。 ⑷
前路,是何人、寫就光彩;
末時,看誰人、行惡作歹。
世人,哪有旁觀者?
每一個都須要做出自己的選擇。
生命,如何取與捨?
每一個都在出演著自己的角色。

注:
⑴ 群姓,百官萬民。
⑵ 大美,大功德,大功業。
⑶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和江澤民對大法修煉人進行了殘酷迫害,用盡各種邪惡手段,害命謀財,無數的修煉人被活摘器官,如今有各種證據陸續出現,請讀者閱讀由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人合著的《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和《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更新版》。
⑷ 推薦讀者閱讀《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千萬年的荊棘崎嶇了來路, 當千萬年的迷濛坎坷了苦旅—— 紅塵夢,從未醒過; 今天,就是夢醒的時刻。 一輪月,問圓嗟缺,付水調歌頭; 千騎仗,武事文華,作滄海風流。 風吹木葉下,幾回悲秋; 鄉關何處是,煙波浩渺孤舟。
  • 今天的世界,信仰已經迷失; 世界,在迷失中掙扎。 今天的人類,道德已然淪佚; 人類,在淪佚中肅殺。 今天的瘟疫,病毒已成痼疾; 生命,在痼疾中折煞。
  • 中共是來到人間的魔鬼, 中共是包舉邪惡的孽罪。 看中共—— 以殺人起家,憑殺掠竊政; 占據了中國地,劫持了中國人。 自立神位,自封教主; 自許代表,自稱政府。 國權既非神授,天下更不民有; 魔鬼穿上了衣裝,流氓登上了殿堂。
  • 朋友,你可看得: 千萬里的神州南北, 天災,人禍,武漢病毒……因何而虐? 是因為,中共造下了萬古的罪惡。
  • 歷史,到了黎明的時分; 世界,發出同一個聲音: 唾棄共產黨,迎接天地新。 回望歷史: 巴黎美麗天驚秀,巴黎光彩世無雙。
  • 有這樣一個國: 號稱是大國,卻惡的不像國。 有這樣一群人: 揚詡是主人,卻活的不像人。 國,掛個名號,實則是一座監獄
  • 誰是中國? 朋友,你可清楚: 歷史,有一個真中國; 當代,有一個假中國。 真中國,是中華五千年的中國; 假中國,是中共七十年的中國。
  • 朋友,你可想到—— 共產黨不是一個政黨,它是一個邪靈;⑴ 共產黨原是一條古蛇,禍亂人類成精。 百年間,共產黨劫持中國; 用鬼的惡,製造了中土的灰墨。
  • 世界,到了最危急的關頭; 中共病毒,摧城掠地,肆虐全球。 世界危哉,如何求救? 這是表明態度的時候: 無論是哪一個國,不管是哪一方客。 親近中共者——殃! 決裂中共者——昌!
  • 寄懷弦外,應律雲中。 人間天上,妙曲真宗。 風悲雲默,山水橫平仄。 白雪寒松成畫色,孤鶴吟詩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