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词创作
炮杖花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当春天哼着她的歌,捏弄着她的衣角,缓步而来,炮竹花便劈劈啪啪地拍着手——拍红了手,拍红了脸,满脸堆著笑,欢欣鼓舞地迎接着她的来临…
仰望繁星, 是谁在目不错睛? 清风明月玉莹, 他一定在听!
(图:麦立)
大雨过后 洗刷了一些事物 大雨过后 净洁了一些事物 大雨过后也 摧残了一些事物
(Fotolia)
与春同在,一切丑陋没有了,所有的都是美丽的;一切烦恼没有了,所有的都是心平气和的;一切不安没有了,所有的都是宁静的;一切邪恶都没了,所有的都是纯洁的……。
(图:麦立)
当我多读圣经 感觉比较邻近 当我多行教义 感觉比较靠近 当圣灵充满我 感觉比较亲近
记忆的清晨 满天的朝霞 灿烂的阳光 尽情的挥洒
在雏菊的蝴蝶。清晰的天空(fotolia)
春姑娘,你好!好久不见了。你匆匆忙忙地,上哪儿? 到处走走。 到处走走,干嘛? 赶走冬,赶走寒冷和枯萎,给大家带温暖来。
展翅的小辫鸻(云林县摄影学会/蔡宪安)
坚定的羽翼启航 覆盖山岭 引动风云 扬起的美丽弧度 是最骄傲的桂冠
(图:麦立)
世间有很多门 有形 无形 其实 都只是 藉有形的分界 说无形的境界
你是岸边的 一棵树 而我在船上 仰望许久
(摄影:/Fotolia)
这个小女孩在画春。她一次次调著颜彩,右手拿着画笔,一次次去沾水彩,在画纸上画着,要把春的面貌画下来,让春永远留驻。 是春了。春是多么美好呀!
冬日里我积攒了 足足的力量 等待春天来临 我才把它释放
瓢雕(作者:张松元)
山下清澈的溪水也唱起美丽诗篇 绵亘的山脉笑尽千古执著与痴迷
(图:麦立)
人的往事 尤其 想忘的事 不满的事 就如 老根盘错
夜色在黑暗中更显幽寂。 月光犹疑,在森林的外缘。
春天开花。(fotolia)
日复一日,春的讯息传了过来,由远而近,由淡而浓,由稀疏而繁密…… 最早担任传递工程的是偶来的暖日。
(图:麦立)
花朵在辩论 是花心 还是花瓣有价值
终于开口 这地方让人勇于尝试 怎样放话 都能不停息地壮大
春到了。(fotolia)
也会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做什么事都要老陈熟练,蛮像个大人,却又突然天真活泼起来,言行举止有如小孩,有时候让人说成大人,有时候又被人说成小孩。
(图:麦立)
水珠 骄傲地划过水面 水面 点头微笑 水珠 神气地跳跃水面
(图:麦立)
腐木是腐了烂了 死了 小白蕈努力的长 拼命的 活着
(Fotolia)
春天来了。春天最先来到郊野。它壮盛地来,给郊野添上一份热闹。 河流由细瘦渐次肥大了起来。它总在阳光下反射出光芒。它因内心兴奋而发出的潺潺流水声,越来越响亮,激溅到各处,弥漫四方…
闲听松风落翠涛( 作者 张松元)
松风簌簌,翠涛裁切了山色 溪谷底,水与石展开一场私语对话 喁喁呢喃著天地有大美
(图:麦立)
茶花小姐 想送春天一份礼物 每天 努力努力
七里香花.〈摄影:宋顺澈/大纪元〉.
总是仿佛有雨滴在滴落。一朵朵雨花展开五瓣花瓣,在各处尽情地绽放着。每一瓣花瓣写满了雪,写满了白粉和霜。仿佛有一阵烟带引花香喷起,喷飞七里,香人鼻息,舒人心胸…
(图:麦立)
新年了 点灯了吗 善意的灯 智慧的灯
你们走在云端 一个彩霞,一个夕照 你们手牵手,互动暗语
如果有前世 我断定 我们一定在佛前虔诚祈祷过
(摄影:赵明月/大纪元)
是鸟?还是花?假如是鸟,那是怎样的一种鸟?想必是像凤凰、麒麟、龙之类生活在 传统里的动物吧!假如是花,那又是怎样的一种花?……
(图:麦立)
伙伴 我们一起 邀请春风 邀请日光 邀请 大家 一起欢乐 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