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词创作
(图:麦立)
老树根 根已离地 但 为其他生命挺立着 老树根 根已腐朽 但 为其他生命呵护着
曾经,我热爱的那片神州故土,是多么辉煌!
和你之间 我能掌握的 只有远去的春天 我们只能在时间里 交换晨昏
妈妈 珍重 我 长大了 风 催着我 催着我 离开你 妈妈 珍重
beautiful background, nightly sky
星星,闪烁著,这里一颗,那里也一颗,在天际,在深邃的天际…… 星星,闪烁著,这里一颗,那里也一颗,在天际,在深邃的天际……
十八年的磨砺 从弱苗到苍松 而今的你傲然挺立
(图:麦立)
美与丑 祖先的祖先 在我身上留下 宽与窄 祖先的祖先 在我体内刻下
夏季野花(Fotolia)
微风轻轻吹过,带来一片美好。但愿微风常常吹来!在微风里真好! 这是一条细细的水流,缓缓地流过田野,滋润着土地,给所有生命以爱的营养,促其 顺利成长,愉快生活,悠然自得。
(作者:张松元)
日头赤焰的仲夏 勇敢与暴戾阳光对抗 化为闲云野鹤的我 行脚茂林山间
(图:麦立)
人生 是块大拼图 趣味在不知下一块 是块怎样的拼图
(Fotolia)
一早出门,见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到处一片欣欣向荣,加上和煦的春风轻轻拂面, 便觉无限舒爽,欣喜非常,肯定今天必定是一个美好的日子,这个世界必定是一个美 好的世界。
(图:麦立)
成熟了 伙伴 睡睡吊床 成熟了 朋友 晒晒太阳 成熟了 伙伴 丢掉忧伤
Family playing with pet on the beach. Happy beautiful family running at beach with pet dog. Smiling parents with son and daughter having fun at seaside.(fotolia)
“海边戏水去!” 是天太热了吧!总听到有人这样的邀约,也听到有人答应: “好呀!走吧!” 看呀!整个海边,好多人在戏水!在水里,有游泳的,有泡水的,有追逐的,有相互 泼水的;在沙滩上,有捡贝壳的,有抓螃蟹的…
有“夏日精灵”之誉,最具特色的夏候鸟──栗喉蜂虎。(摄影:云林县摄影学会/蔡宪安)
挣脱黑暗的桎梏 卸下肩上的重担 层叠的束缚 不是琐碎的耳语 不是排山倒海的诬蔑 更不是壮志未酬的遗憾
远方的朋友啊 我思念着你 当我看到天上的明月 我就想起了你......
初心, 驾着蓝色的梦, 牵着古老悠长的思索, 循着往日的仙踪, 在夜色中迤逦飞翔。
(Fotolia)
一、二、三,我们来跳绳! “跳增弹性的力量, 跳开欢笑的花朵, 跳成我们健壮的体格。”
(图:麦立)
云朵 你来自哪里 忘了 忘了来时路 云朵 你要去哪儿 忘了 随缘而安吧
一朵白荷袅娜出荷塘风情 香远溢清任舒心 一只葫芦,雕凿的荷妍脉络剔透晶莹
Pomegranate (Photographer: Jiayi  Wang / epochtimes.com)
“石榴照眼红!” 谁说不是?只要炎夏一到,石榴便禁不住炎炎炙阳热情的招请,尽情地绽放,绽放在 枝头,绽放出它的如火热情,炙热逼人,回应炎炎炙阳的热情,绽放出它的艳红,如 一盏盏红灯在绿原上高举、照亮,持续几近整整一个夏季…
大山的记忆, 用海螺贝壳的象形文字, 把沧桑之变, 书写在层层叠叠的页岩上。
(图:麦立)
老树倒了 腐了 依稀 还听到他的言语 依稀 还听到他的安慰
山头, 被日月剃度出家。 在无明的尘缘中, 寻找著自己的归宿。
(clipart.com)
静夜里,一颗流星划过,划过那蓝蓝的夜空,划过那深深的夜空……。 一颗流星划过,带着一把灿烂的亮光……。 一颗流星划过,就在现在,就在眼前……。
妈妈 珍重 我 长大了 风 催着我 催着我 离开你 妈妈 珍重
橙色落叶背景边框
风拽著雨奔跑着, 追上了我那懒懒的乡愁。 流离失所的云, 拖着长长的眼泪, 倾注著久旱干涸的心湖。
(fotolia)
要看蝴蝶吗?那么,到田野去!到草原去!到森林去!到山中去!……蝴蝶总是住在 那些地方。
谁还没 回家 谁在外 受伤 谁在外 哭泣
我知道远方的路已不长 路之尽头辉耀无际的光芒 但人间仍充斥着邪恶的弥天大谎
冰与火激荡著夜的风云, 种子在干涸的地表期待着雨临, 即使冰雹来袭亦作天恩, 上善若水终灌其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