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清除「共產邪靈邪黨」(四) 2

進明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惡魔希特勒建立了它的「納粹第三帝國」,它的兩個小夥伴墨索里尼和東條英機也分別掌控著法西斯義大利和軍國主義日本的政權,操控著各自的「政府」。它們這三個大魔王把持著「政府」分別把「德意志日爾曼民族」,「義大利羅馬民族」和「日本大和民族」喊得震耳欲聾,而希特勒更是把「人民」和「德國」掛在嘴上當成口頭禪。但是歷史證明,惡魔就是惡魔,這三個魔頭並沒有給「德意志日爾曼民族」、「義大利羅馬民族」和「日本大和民族」填加絲毫的歷史榮譽,相反,還給三個民族帶來了莫大的歷史恥辱。這三個魔頭自身的下場也是一個自殺身亡,一個暴屍街頭,一個絞刑引頸。

但是,這三大魔王的歷史罪孽同共產邪魔的邪惡罪行比起來,卻是天壤之別。

在東方的中土,社會有著大不同於西方社會的獨特體系構成。相對於西方社會的歷史發展歷程,東方的中土文明發展也有其獨有的歷史特點和歷史規律。

有「人」有「民」之後,才有「人民」;「人民」聚而成「民族」;「民族」仿「家」規而立「國」,定「國」制,「國家」現,「社稷」興,「天下」治。華夏民族居中央之地,故稱己曰「中華」,「中華民族」,泱泱文明古邦,延續5000餘年。期間,神州大地子民皆知有「政」,而不聞現代之「政治」為何物,更嚴禁興「黨」朋之「政」以避禍國殃民之端。只因西風漸長,「政治」歪風侵天朝,「政黨」絕「正」鬧九州,廢君起「共和」,這本也無傷國之大雅民之根基。誰料「共產邪惡主義」悄然東來,興風作浪,藏垢納污,終於湊成人間至邪幽靈——「共產邪黨」,此嗜血赤魔於30年間,殺人無數,滾就了一魔窟獸穴:「中華人民共和國」,欺世盜名,折騰一回「共產邪惡主義」之後還思折騰一回「邪惡社會主義」。50餘年艱難歷程完結之後,世人於驀然回首之際卻驚覺共產邪魔此人間邪惡「組織」,既違「民心」,又非「正統」,只是擅言私表其邪魔之身「代表」和「領導」 著「人民」,「中國」和「中華民族」,實則是假「國家」和「政府」之形式欺詐普天之下億萬眾生,盜取九州鎮國之鼎,攫取天下權力吸人精氣,抽人鮮血,為其能苟延殘喘而不斷地輸氧輸血。

天下之人或以為共產邪魔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國家」,是大謬也。

毛黨魁作為「中共邪黨」的主要「締造者」,帶領「中共邪黨」好不容易才把「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共產邪魔新屋」蓋好,毛黨魁當然也就被共產邪魔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它始終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國家」。但是它卻窮其一生也沒有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國家」者,必有國法家規相撐持。然而歷史事實恰恰相反,毛黨魁貴為「元首」,卻云:無法無天。但知拿著「無產階級專政」發揮自己的「超人政治陰謀權術」整天裏整治人,整完邪黨之外再整邪黨之內。無一天之寧日。

漢高祖明白:馬上能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但是毛黨魁卻不明白:「槍桿子出政權」,但槍稈子不能保政權,更不能以槍桿子逼天下人護政權。即使如開國名君漢高祖者,尚且不能保證自己身後的呂后不會去女人幹政弄權禍國。而毛黨魁卻明知故犯,在身前即放任著自己的婦人參政奪權革人命,全然不管自己的身後事,竟云:哪管那身後的腥風血雨。悲觀頹廢如此,實則承認自己「治天下」的完全失敗。

既不能敬天畏地,又不能修德於天下,也不能仁政愛民與民同樂,更不能「法制法治」,立國法,定家規,毛黨魁如何作到「開國」;毛黨魁締造之「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足夠堅固的「國法」棟樑支撐,這「共產邪魔新屋」也就隨時處在搖搖欲墜的狀態。這個共產邪魔的巢穴又如何保證「中國」這片土地上不受風吹雨打之苦,又如何能保證「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在裏面安居樂業呢?敗壞不堪,搖搖欲墜而又暗無天日,「人民」必然會為了重浴陽光而破屋穿牆。

共產邪魔與毛黨魁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實為紙紮的花屋,人造的「衛星」,可用於招魂,可用於觀摩,就是不可用於實際治理天下,安撫百姓。至多就是共產邪魔帶著一批邪惡之人禍害他人,危害天下時整人而護己的工具耳!毛黨魁是這麼幹的 ,「四人幫」江青是這麼幹的,鄧黨頭也是這麼幹的,人間首惡江魔頭更是這麼幹的。

西元1999年7月20日共產邪魔和江魔頭發動對法輪佛法的人間大迫害之時,就以「政府」「定性」的說法矇騙恐嚇住了天下民眾。它定它的性,它卻無能為其「定性」的本身和「定性」結果的對錯進行反復的「定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它的「政府」是共產邪魔一黨之「政府」,連小小的一個臺灣都不能代表,何言代表整個「中國」,代表全體「中國人民」,代表5000文明的「中華民族」?更勿論被迫害的對象是1億人的修煉者和學員以及他們的親人朋友,這樣的情況下,哪個「政府」又能「代表」得了, 「定性」得了呢?哪個「政府」要這樣強行去「代表」,去「定性」,哪個「政府」就要滅亡,連同它背後的「政黨」和「國家」,不管是共產邪魔也好,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罷!

共產邪魔更是以法輪佛法的修煉者和學員「參與政治」為名欺騙世人編造藉口推行迫害。其實共產邪魔完全以最狂熱的爭權奪利「政治」起家,在其100多年的罪惡歷史過程中,半步也沒有離開過「政治」,它的「共產邪黨」更是以鼓動,推行,製造「政治」迫害為能事,它就是「政治」中的「骯髒政治」之製造廠,聚集所,散發地。這樣的一個人間丑類卻反而要污蔑他人「參與政治」,豈不是荒謬之極?其實恰恰相反,任何其他人都可以訓斥共產邪魔「參與骯髒的政治」,「製造骯髒的政治」,就連惡魔希特勒都有資格訓斥它,但單單就是它本身,沒有任何的資格有半點的權力指責他人「參與政治」。
(待續)

附:
(關鍵概念)
1.「人」,古人有精彩的論述:天地之性最貴者也,此籀文象臂脛之形;故人者,天地之德,陰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氣也;故人者,天地之心也,五行之端也食味,別聲,被色,而生者也;有七尺之骸、手足之異,戴發含齒,倚而食者,謂之人。有時也指民和老百姓。可作「仁」,通「仁」,仁愛。

2. 「民」,指事,從古文之象。古文從母,取蕃育意。古代指黎民百姓,平民,與君、官對稱。也可泛指人。作形容詞,指民間的。

3. 「人民」,古代作「人類」意解,現在一般指作為社會基本成員主體的勞動群眾,黎民百姓。或者是指一個國家的普通人,區別於社會上的少數特權持有者。

4. 「中華」乃古時對華夏族、漢族的稱謂。而古代華夏族多建都于黃河南北,以其在四方之中,因稱黃河南北之區域為「中華」,這也是漢族最初興起的地方。後來在歷史上各朝疆土漸廣,凡所統轄,皆稱「中華」,後也借指「中國」,「中原」。

5.「民族」,指歷史上形成的、處於不同社會發展階段的各種人的共同體。

6. 「中華民族」應該算是一個現代的稱謂,特指世代生養休息于中華大地上的各個民族的總稱。

7. 「國」,從「囗」,表示疆域,從或(即「國」),「或」亦兼表字音。本義:邦國。周代,天子統治的是「天下」,略等於現在說的「全國」。也可指國都,一國最高政權機關所在地。又可稱國城,國邑,國家。古代也指王、侯的封地或帝王,部落,地方,家鄉等概念。

8. 「家」,本義:屋內,住所,引申表示住宅、房屋。或指家庭,人家,指夫或妻。古代又可指大夫統治的政治區域,即卿大夫或卿大夫的埰地食邑,可指娘家。現也指學術或藝術流派或經營某種行業的人家或具有某種身分的人,掌握某種專門學識或從事某種工作、擔任某種職務的人。還可指民族和某一集團或某一方面。可指家財,財產,朝廷,都城,帝王或太子,某人,古代醫書上指患某種病的人,「傢」的古字。做形容詞指人工飼養或馴養在家中的,與「野」相對。或稱私家的,個人的,我的,內部的、家中的,與「外」相對。做量詞用來計算家庭或企業的多少。做動詞指娶妻、成家,安家、定居,養家、持家。又通「稼」,稼穡,種穀曰稼,收穫曰穡。

9. 「國家」,長期佔有一塊固定領土, 「政治」上結合在一個主權政府之下的人民的實體;或指一種特定形式的政府、政體或「政治」上組織起來的社會,分世俗國家,福利國家,法西斯國家等。或指由一個民族或多個民族組成並且具有或多或少確定的領土和一個政府的人民的共同體。或稱由人民共同體所佔據的土地。

10. 「邦」,本義:古代諸侯的封國、國家,大的叫邦,小的叫國,泛指國家,後又可泛指地方。

11. 「社稷」,土神和谷神,古時君主都祭祀社稷,後來就用社稷代表國家。

12. 「天下」,四海之內,全中國。也指人世間,社會上,全世界,所有的人。古代指國家或國家的統治權。也可指自然界,天地間。

13. 「中國」一詞的由來主要是因為古代華夏族立國祭祀社稷于黃河流域一帶,以為居天下之中,故稱華夏民族之國為「中國」。也可指中原地區和京城。

14. 「中國人民」,就是指生活在中國社會的普通老百姓,是中國社會基本成員主體的整體稱謂,區別於中國社會的特權階層成員。

15. 「社會」,指一定的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構成的整體,泛指由於共同利益而互相聯繫起來的人群。或指社團或古時社日舉行的賽會。

16. 「政」,從攴從正,正亦聲。攴:敲擊。統治者靠皮鞭來推行其「政治」。「正」是光明正大。本義:匡正。或指主持政事。做名詞,指政治、政事,亦為國家某一部門主管的業務,指家庭或團體的事務,或政策、法令,官長、主事者。舊說做官一任為一政。也指政權,策略,朝廷、政府機關。

17. 「政治」,政府、政黨、集團或個人在國家事務方面的活動。或指治理國家施行的措施。

18. 「政黨」,代表某一「階級」、階層或集團進行政治活動的組織。

19. 「政權」,指「政治」上的統治權利;或行使國家統治權力的機關。

20. 「政府」,國家權力的執行機關,即國家行政機關,古時稱宰相處理政務的處所。

21. 「共和」,也稱共和制。泛指國家權力機關和國家元首由選舉產生的一種政治制度,與「君主制」相對。

22 「共產邪惡主義」,特指一種建立在「馬克思邪惡社會主義」基礎上的社會和「政治」邪惡「學說」。或指建立在「馬克思邪惡社會主義」基礎上的社會和「政治」運動,它鼓吹歷史是無情的「階級鬥爭」,最終必然是「無產階級」在任何一個地方的「勝利」,生產資料歸「社會」所有,與此相應的是所有人在社會和經濟上的「平等」,最終導致一個無「階級」的社會。

23. 「共產邪黨」,特指以「馬克思列寧邪惡主義」為指導思想,主張「無階級專政」邪說, 「無產階級的政黨」――有的國家的「共產邪黨」叫「工人黨」、「勞動黨」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週末, 位於卡爾加里交通要道旁邊的中國城十分醒目的懸掛「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和「五百萬人退出中共」的大標語。九評共產黨圖片展覽也擺在了這個喧鬧的地方。
  • (大紀元記者吳麗麗報導)10月30日晚,日本大紀元時報在東京駒迂社會教育會館舉辦第十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與會者觀看了九評電視專題片,在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副幹事長相林和民主中國陣線日本支部理事邊寧分別發言後,熱烈討論。與會者認為現在是讓所有人徹底認清中共邪靈,使其無所遁形的時候了。
  • 《九評共產黨》已經發表了很長時間了,而《法輪大法學會公告》也發佈近一個月了。這都是神對人,尤其是對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大法的生命的慈悲與挽救。可還是有些共產邪黨體制內的人麻木不仁,並不珍惜這萬古難逢的機會,繼續迫害。以下講述我們江蘇省興化市發生的一件真實故事,希望這些人能藉此認清共產邪黨的本質,給自己一次機會。
  • 10月29日,在500多萬勇士退出中共惡黨之際,赫爾辛基的大紀元義工們,再一次用行動呼喚人們關注九評引發的退黨大潮,聲援勇於對邪惡共黨說不的退黨勇士們。
  • 自從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發表以來,超過500萬中國民眾退出了中共。
    我想說:美國人民支持你們,祝賀你們!
  • 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聽我們今天的《九評熱線》,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特別邀請了一位嘉賓陳勁松先生加入我們今天的討論。陳勁松先生是一位著名的經濟和政治方面的評論家,他在自由亞洲電台、大紀元時報以及其他的網站上面發表了很多的評論和文章,是一位中國問題方面的專家。
  • 各位聽眾朋友,我是汪洋,歡迎您今天收聽我們九評熱線節目,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還是邀請了退黨服務中心的聯繫人高先生來和我們一起談談九評的話題
  • 十月一日,筆者拿著邀請函準時趕到港麗酒店七樓HENNESSY ROOM,準備旁聽由《大紀元時報》主辦的《中國的未來——【 九評共產黨】國際論壇》時,卻遇到一個很尷尬的情況,原來酒店以場地 “嚴重水浸” 不能使用而要求舉辦方改換場地,並要將國際論壇移到酒店以外舉行。一時間數十位來賓和記者不得其門而入以至充塞走廊,場面頗為混亂。
  • 大紀元九評和退黨周刊(10/23-10/29)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