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俠五義(3)

第三回 金龍寺英雄初救難 隱逸村狐狸三報恩
石玉崑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且說當下開館,節文已畢,甯老先生入了師位,包公呈上《大學》。老師點了句斷,教道:「大學之道。」包公便說:「在明明德。」老師道:「我說的是『大學之道』。」包公說:「是。難道下句不是『在明明德』麼?」老師道:「再說。」包公便道:「在新民,在止於至善。」老師聞聽,甚為詫異,叫他往下念,依然絲毫不錯;然仍不大信,疑是在家中有人教他的、或是聽人家念學就了的,尚不在懷。誰知到後來,無論什麼書籍俱是如此,教上句便會下句,有如溫熟書的一般,真是把個老先生喜的樂不可支,自言道:「天下聰明子弟甚多,未有不教而成者,真是先就的神童,天下奇才,將來不可限量。哈哈!不想我甯某教讀半世,今在此子身上成名。這正是孟子有云:『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樂也。」遂乃給包公起了官印一個「拯」字,取意將來可拯民於水火之中;起字「文正」,取其意「文」與「正」,豈不是「政」字麼?言其將來理國政,必為治世良臣之意。

  不覺光陰茬苒,早過了五個年頭,包公已長成十四歲,學得滿腹經綸,詩文之佳自不必說,先生每每催促遞名送考,怎奈那包員外是個勤儉之人,恐怕赴考有許多花費。從中大爺包山不時在員外跟前說道:「叫三黑赴考,若得進一步也是好的。」無奈員外不允,大爺只好向先生說:「三弟年紀大小,恐怕誤事,臨期反為不美。」於是又過了幾年,包公已長成十六歲了。

  這年又逢小考,先生實在忍耐不住,急向大爺包山說道:「此次你們不送考,我可要替你們送了。」大爺聞聽,急又向員外跟前稟說道:「這不過先生要顯弄他的本領,莫若叫三黑去這一次;若是不中,先生也就死心塌地了。」大爺說的員外一時心活,就便允了,大爺見員外已應允許考,心中大喜,急來告知先生。先生當時寫了名字報送。即到考期,一切全是大爺張羅,員外毫不介意。大爺卻是殷殷盼望,到了揭曉之期,天尚未亮,只聽得一陣喧嘩,老員外以為必是本縣差役前來,不是派差,就是拿車。正在游疑之際,只見院公進來報喜,道:「三公子中了生員了!」員外聞聽,倒抽了一口氣,說道:「罷了,罷了!我上了先生的當了。這也是家運使然,活該是冤孽,再也躲不開的。」因此一煩,自己藏於密室,連親友前來賀他也不見,就是先生他也不致謝一聲。多虧了大爺一切周旋,方將此事完結。

  惟有先生暗暗地想道:「我自從到此課讀也有好幾年了,從沒見過本家老員外。如今教得他兒子中了秀才,何以仍不見面,連個謝字也不道,竟有如此不通情理之人,實實令人納悶了。又可氣,又可惱!」每每見了包山,說了好些嗔怪的言語。包山連忙陪罪,說道:「家父事務冗繁,必要定日相請,懇求先生寬恕。」甯公是個道學之人,聽了此言,也就無可說了。虧得大爺暗暗求告太爺,求至再三,員外方才應允,定了日子,下了請帖,設席與先生酬謝。

  是日請先生到待客廳中,員外迎接,見面不過一揖,讓至屋內,分賓主坐下。坐了多時,員外並無致謝之辭,然後擺上酒筵,將先生讓至上座,員外在主位相陪。酒至三巡,菜上五味,只見員外愁容滿面,舉止失措,連酒他也不吃。先生見此光景,忍耐不住,只得說道:「我學生在貴府打攪了六七年,雖有微勞開導指示,也是令郎天分聰明,所以方能進此一步。」員外聞聽,呆了半晌,方才說道:「好。」先生又說道:「若論令郎刻下學問,慢說是秀才,就是舉人、進士,也是綽綽有餘的了,將來不可限量,這也是尊府上德行。」員外聽說至此,不覺雙眉緊蹙,發恨道:「什麼德行!不過家門不幸,生此敗家子。將來但能保得住不家敗人亡,就是造化了。」先生聞聽,不覺詫異,道:「賢東何出此言?世上哪有不望兒孫中舉作官之理呢?此話說來,真真令人不解。」員外無奈,只得將生包公之時所作噩夢,說了一遍:「如今提起,還是膽寒。」甯公原是飽學之人,聽見此夢之形景,似乎奎星;又見包公舉止端方,更兼聰明過人,就知是有來歷的,將來必是大貴,暗暗點頭。員外又說道:「以後望先生不必深教小兒,就是十年束修斷斷不敢少的。請放心!」一句話將個正直甯公說的面紅過耳,不悅道:「如此說來,令郎是叫他不考的了?」員外連聲道:「不考了,不考了!」先生不覺勃然大怒道:「當初你的兒子叫我教,原是由得你的;如今我的徒弟叫他考,卻是由得我的。以後不要你管,我自有主張罷了。」怒沖沖不等席完,竟自去了。

  你道甯公為何如此說?他因員外是個愚魯之人,若是諫勸,他決不聽,而且自己徒弟又保得必作臉;莫若自己攏來,一則不至誤了包公,二則也免包山跟著為難。這也是他讀書人一片苦心。

  因至鄉試年頭,全是甯公作主,與包山一同商議,硬叫包公赴試,叫包山都推在老先生身上。到了掛榜之期,誰知又高高的中了鄉魁。包山不勝歡喜,惟有員外愁個不了,仍是藏著不肯見人。大爺備辦筵席,請了先生坐上席,所有賀喜的鄉親兩邊相陪,大家熱鬧了一天。諸事已畢,便商議叫包公上京會試,稟明員外。員外到了此時,也就沒的說了,只是不准多帶跟人,惟恐耗費了盤川,就帶伴童包興一人。

  包公起身之時,拜別了父母,又辭了兄嫂。包山暗與了盤川。包公又到書房參見了先生。先生囑咐了多少言語,又將自己的幾兩修金送給了包公。包興備上馬,大爺包山送至十里長亭。兄弟留戀多時,方才分手。

  包公認鐙乘騎,帶了包興,竟奔京師,一路上少不得饑餐渴飲,夜宿曉行。一日,到了座鎮店,主僕兩個找了一個飯店。包興將馬接過來,交與店小二餵好。找了一個座兒,包公坐在正面,包興打橫。雖係主僕,只因出外,又無外人,爺兒兩個就在一處吃了。堂官過來安放杯筷,放下小菜。包公隨便要一角酒、兩樣菜。包興斟上酒,包公剛才要飲,只見對面桌上來了一個道人坐下,要了一角酒,且自出神,拿起壺來不向杯中斟,花喇喇倒了一桌子。見他唉聲歎氣,似有心事的一般。包公正在納悶,又見從外進來一人,武生打扮,疊暴著英雄精神,面帶著俠氣。道人見了,連忙站起,只稱:「恩公請坐。」那人也不坐下,從懷中掏出一錠大銀,遞給道人,道:「將此銀暫且拿去,等晚間再見。」那道人接過銀子,爬在地下,磕了一個頭,出店去了。

  包公見此人年紀約有二十上下,氣字軒昂,令人可愛,因此立起身來,執手當胸,道:「尊兄請了。能不棄嫌,何不請過來彼此一敘?」那人聞聽,將包公上下打量了一番,便笑容滿面,道:「既承錯愛,敢不奉命。」包興連忙站起,添分杯筷,又要了一角酒、二碟菜,滿滿斟上一杯。包興便在一旁侍立,不敢坐了。包公與那人分賓主坐了,便問:「尊兄貴姓?」那人答道:「小弟姓展名昭,字熊飛。」包公也通了名姓。二人一文一武,言語投機,不覺飲了數角。展昭便道:「小弟現有些小事情,不能奉陪尊兄,改日再會。」說罷,會了錢鈔。包公也不謙讓。包興暗道:「我們三爺嘴上抹石灰。」那人竟自作別去了。包公也料不出他是什麼人。

  吃飯已畢,主僕乘馬登程。因店內耽誤了工夫,天色看看己晚,不知路徑。忽見牧子歸來,包興便向前問道:「牧童哥,這是什麼地方?」童子答道:「由西南二十里方是三元鎮,是個大去處。如今你們走差了路了。此是正西,若要繞回去,還有不足三十里之遙呢。」包興見天色已晚,便問道:「前面可有宿處麼?」牧童道:「前面叫做沙屯兒,並無店口,只好找個人家歇了罷。」說罷,趕著牛羊去了。

  包興回覆包公,竟奔沙屯兒而來。走了多時,見道旁有座廟宇,匾上大書「敕建護國金龍寺」。包公道:「與其在人家借宿,不若在此廟住宿一夕。明日佈施些香資,豈不方便。」包興便下馬,用鞭子前去扣門,裡面出來了一個僧人,問明來歷,便請進了山門。包興將馬拴好,餵在槽上。和尚讓至雲堂小院,三間淨室,敘禮歸座,獻罷茶湯。和尚問了包公家鄉姓氏,知是上京的舉子。包公問道:「和尚上下?」回說:「僧人法名叫法本,還有師弟法明,此廟就是我二人住持。」說罷,告辭出去。

  一會兒,小和尚擺上齋來,不過是素菜素飯。主僕二人用畢,天已將晚,包公即命包興將傢伙送至廚房,省得小和尚來回跑:包興聞聽,急忙把傢伙拿起。因不知廚房在哪裡,出了雲堂小院,來至禪院,只見幾個年輕的婦女花枝招展,攜子嘻笑,說道:「西邊雲堂小院住下客了,咱們往後邊去罷。」包興無處可躲,只得退回,容她們過去,才將傢伙找著廚房送去,急忙回至屋內,告知包公,恐此廟不大安靜。

  正說話間,只見小和尚左手拿一隻燈,右手提一壺茶,走進來賊眉賊眼,將燈放下,又將茶壺放在桌上,兩隻賊眼東瞧西看,連話也不說,回頭就走。包興一見,連說:「不好!這是個賊廟!」急來外邊看時,山門已經倒鎖了,又看別處競無出路,急忙跑回。包公尚可自主,包興張口結舌說:「三爺,咱們快想出路才好!」包公道:「門已關鎖,又無別路可出,往哪裡走?」包興著急道:「現有桌椅。待小人搬至牆邊,公子趕緊跳牆逃生。等凶僧來時,小人與他拼命。」包公道:「我自小兒不會登梯爬高;若是有牆可跳,你趕緊逃生,回家報信,也好報仇。」包興哭道:「三官人說哪裡話來,小人至死,再也離不了相公的!」包公道:「既是如此,咱主僕二人索性死在一處。等那僧人到來再作道理,只好聽命由天罷了。」包公將椅子挪在中間門口,端然正坐。包興無物可拿,將門閂擎在乎中,在包公之前,說:「他若來時,我將門閂向他一杵,給他個冷不防。」兩隻眼直勾勾地嘈瞅著板院門。

  正在凝神,忽聽門外了弔吭哧一聲,彷彿砍掉一般,門已開了,進來一人。包興嚇了一跳,門栓已然落地,渾身亂抖,堆縮在一處。只見那人渾身是青,卻是夜行打扮,包公細看不是別人,就是白日在飯店遇見的那個武生。包公猛然省悟,他與道人有晚間再見一語,此人必是俠客。

  原來列位不知,白日飯店中那道人也是在此廟中的。皆因法本、法明二人搶掠婦女,老和尚嗔責,二人不服,將老僧殺了,道人惟恐牽連,又要與老和尚報仇,因此告至當官。不想凶僧有錢,常與書吏差役人等接交,買囑通了,竟將道人重責二十大板,作為誣告良人,逐出境外。道人冤屈無處可伸,來到林中欲尋自盡,恰遇展爺行到此間,將他救下,問得明白,叫他在飯店等候。他卻暗暗採訪實在,方趕到飯店之內,贈了道人銀兩。不想遇見包公,同飲多時,他便告辭先行,回到旅店歇息。至天交初鼓,改扮行裝,施展飛簷走壁之能,來至廟中,從外越牆而入,悄地行藏,飛至寶閣。

  只見閣內有兩個凶僧,旁列四五個婦女,正在飲酒作樂,又聽得說:「雲堂小院那個舉子,等到三更時分再去下手不遲。」展爺聞聽,暗道:「我何不先救好人,後殺凶僧,還怕他飛上天去不成。」因此來到雲堂小院,用巨闕寶劍削去了弔鐵環,進來看時,不料就是包公。展爺上前拉住包公,攜了包興道:「尊兄隨我來。」出了小院,從旁邊角門來至後牆,打百寶囊中掏出如意索來,繫在包公腰間,自己提了繩頭,飛身一躍上了牆頭,騎馬勢蹲住,將手輕輕一提,便將包公提在牆上,悄悄附耳說道:「尊兄下去時,便將繩子解開,待我再救尊管。」說罷,向下一放。包公兩腳落地,急忙解開繩索,展爺提將上去,又將包興救出,向外低聲道:「你主僕二人就此逃走去罷。」只見身形一晃,就不見了。

  包興攙扶著包公那敢稍停,深一步,淺一步,往前沒命的好跑。好容易奔到一個村頭,天已五鼓,遠遠有一燈光。包興說:「好了!有人家了,咱們暫且歇息歇息,等到天明再走不遲。」急忙上前叫門。柴扉開處,裡面走出一個老者來,問是何人。包興道:「因我二人貪趕路程,起得早了,辨不出路徑,望你老人家方便方便,俟天明便行。」老者看了包公是一儒流,又看了包興是個書童打扮,卻無行李,只當是近處的,便說道:「既是如此,請到裡面坐。」

  主僕二人來至屋中,原來是連舍三間,兩明一暗。明間安一磨盤,並方展羅桶等物,卻是賣豆腐生理。那邊有小小土炕,讓包公坐下。包興問道:「老人家貴姓?」老者道:「老漢姓孟,還有老伴,並無兒女,以賣豆腐為生。」包興道:「老人家有熱水討一杯吃。」老者道:「我這裡有現成的豆腐漿兒,是剛出鍋的。」包興道:「如此更好。」孟老道:「待我拿個燈兒,與你們盛漿。」說罷,在壁子裡拿出一個三條腿的桌子放在炕上,又用土坯將那條腿兒支好;掀開舊布簾子,進裡屋內,拿出一個黃土泥的蠟臺;又在席簍子裡摸了半天,摸出一隻半截的蠟來,向油燈點著,安放在小桌上。包興一旁道:「小村中竟有胳膊粗的大蠟。」細看時,影影綽綽,原來是綠的,上面尚有「冥路」二字,方才明白是弔祭用過,孟老得來,捨不得點,預備待客的。只見孟老從鍋臺上拿了一個黃砂碗,用水洗淨,盛了一碗白亮亮、熱騰騰的漿遞與包興。包興捧與包公喝時,其香甜無比。包興在旁看著,饞的好不難受。只見孟老又盛一碗遞與包興。包興連忙接過,如飲甘露一般。他主僕勞碌了一夜,又受驚恐,今在草房之中如到天堂,喝這豆腐漿不亞如飲玉液瓊漿。不多時,大豆腐得了。孟老化了鹽水,又與每人盛了一碗,真是饑渴之下,吃下去肚內暖烘烘的,好生快活。又與孟老閒談,問明路途,方知離三元鎮尚有不足二十里之遙。

  正在敘話之間,忽見火光沖天。孟老出院看時,只看東南角上一片紅光,按方向好似金龍寺內走火。包公同包興也到院中看望,心內料定必是俠士所為,只得問孟老:「這是何處走火?」孟老道:「二位不知,這金龍寺自老和尚沒後,留下這兩個徒弟無法無天,時常謀殺人命,搶掠婦女,他比殺人放火的強盜還利害呢!不想他也有今日!」說話之間,又進屋內,歇了多時。只聽雞鳴茅店,催客前行。主僕二人深深致謝了孟老,改日再來酬報。孟老道:「些小微意。何勞齒及。」送至柴扉,又指引了路徑:「出了村口,過了樹林,便是三元鎮的大路了。」包興道:「多承指引了。」

  主僕執手告別,出了村口,竟奔樹林而來;又無行李馬匹,連盤川銀兩俱已失落。包公卻不著意,覺得兩腿酸痛,步履艱難,只得一步捱一步,往前款款行走。爺兒兩個一壁走著,說著話。包公道:「從此到京尚有幾天路程,似這等走法,不知道多久才到京中?況且又無盤川,這便如何是好!」包興聽了此言,又見相公形景可慘,恐怕愁出病來,只得要撒謊安慰,便道:「這也無妨。只要到了三元鎮,我那裡有個舅舅,向他借些盤川,再叫他備辦一頭騾子與相公騎坐,小人步下跟隨,破著十天半月的工夫,焉有不到京師之理。」包公道:「若是如此,甚好了。只是難為了你了。」包興道:「這有什麼要緊。咱們走路,彷彿閒遊一般,包管就生出樂趣,也就不覺苦了。」這雖是包興寬慰他主人,卻是至理。主僕就說著話兒,不知不覺,已離三元鎮不遠了。

  看看天氣已有將午,包興暗暗打算:「真是,我哪裡有舅舅?已到鎮上,且同公子吃飯,先從我身上賣起。混一時是一時,只不叫相公愁煩便了。」一時來到鎮上,只見人煙稠密,鋪戶繁雜。包興不找那南北碗菜應時小賣的大館,單找那家常便飯的二葷鋪,說:「相公,咱爺兒倆在此吃飯罷。」包公卻分不出哪是貴賤,只不過吃飯而已。

  主僕二人來到鋪內,雖是二葷鋪,俱是連脊的高樓。包興引著包公上樓,揀了個乾淨座兒,包公上座,包興仍是下邊打橫。跑堂的過來放下杯筷,也有兩碟小菜,要了隨便的酒飯。登時間,主僕飽餐已畢,包興立起身來,向包公悄悄的道:「相公在此等候,別動。小人去找找舅舅就來。」包公點頭。

  包興下樓出了舖子,只見鎮上熱鬧非常,先抬頭認準了飯鋪字號,卻是望春樓,這才邁步。原打算來找當鋪。到了暗處,將自己內裡青綢夾袍蛇退皮脫下來,暫當幾串銅錢,僱上一頭驢,就說是舅舅處借來的,且混上兩天再作道理。不想四五里地長街,南北一直,再沒有一個當鋪。及至問人時,原有一個當鋪,如今卻是止當候贖了。包興聞聽,急得渾身是汗,暗暗說道:「罷咧!這便如何是好?」正在為難,只見一簇人圍繞著觀看。包興擠進去,見地下鋪一張紙,上面字跡分明。忽聽旁邊有人侉聲傍氣說道:「告白……」又說:「白老四是我的朋友,為什麼告他呢?」包興聞聽,不由笑道:「不是這等,待我念來。上面是:『告白四方仁人君子知之,今有隱逸村內李老大人宅內小姐被妖迷住,倘有能治邪捉妖者,謝紋銀三百兩,決不食言。謹此告白。」

  包興念完,心中暗想道:「我何不如此如此。倘若事成,這一路上京便不吃苦了;即或不成,混他兩天吃喝也好。」想罷,上前。這正是難裡巧逢機會事,急中生出智謀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說宋朝自陳橋兵變,眾將立太祖為君,江山一統,相傳至太宗,又至真宗,四海昇平,萬民樂業,真是風調雨順,君正臣良。一日,早朝,文武班齊,有西臺御史兼欽天監文彥博出班奏道:「臣夜觀天象,見天狗星犯闕、恐於儲君不利。恭繪形圖一張,謹皇御覽。」承奉接過,陳於御案之上。
  • 且說包員外終日悶悶,這日獨坐書齋,正躊躇此事,不覺雙目困倦,伏几而臥。朦朧之際,只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氤氳;猛然紅光一閃,面前落下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撩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硃筆,跳舞著奔落前來。
  • 台灣阿罩霧林家添丁,卻伴隨一個不能說的秘密:第五代的林文察,是巨大金人手捧「金鼇」入夢而生。
  • 漁夫的寡妻勇敢地隻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漸漸升起的太陽下,她的長竹竿每次顛簸震動都閃爍著光芒。​​
  • 美雪用指甲抓了抓身體,當從皮膚上掉落的皮屑溶進水中,會被魚群當成池水裡的天然粒子。之前,勝郎就是靠著這方法讓魚隻對他日漸熟悉,直到牠們會自己游向前來,將肚腹就著勝郎的掌心休息。這個動作,每次都讓園池司的官員們看得入迷。
  • 十二世紀平安時代日本,專門為京城供應鯉魚的漁夫意外身亡,深愛著丈夫的遺孀,為了完成丈夫未了的工作,踏上一段送鯉魚的旅程......
  • 自弟弟飛升後,鍾離簡每日靜心探求祕訣之道,更加勤謹地修煉,他心神清澈,日益清淨無為,漸漸地也可通玄入妙,還能洞悉古今之事。待鍾離簡修道有成,塵緣已滿後,鍾離權迎接他一起白日飛升。鍾離兄弟二人在仙傳一頁,留下雋永的聞世傳奇。
  • 鍾離權聽了老翁的一番話,仿佛打開了以前的記憶,心中當即大悟:「如果不是仙翁提醒,我幾乎要陷在迷途,終其一身也難逃塵網!」
  • 鐵拐李駐足觀看,了解了鍾離權的一段因緣。原來那名漢將鍾離權原本是上界仙子,昔日在天宮掌管文書,因犯下過錯,自仙宮謫降。
  • 鍾離權連夜部署戰略,計畫派遣兩萬輕騎兵,兵分四路,分別埋伏在四面,一旦聽到連珠砲響,即刻從四面進攻,以擒拿蕃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