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老師家的花園

蘇凰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上個月去琉璃廠,有個古董商人給我看了他新收一件的漢朝海馬葡萄鏡,看著這件老東西在陽光下的熠熠生光透出幾分斑駁的古豔,心底浮起一種異樣的感受,是那懷古的心情像偶爾輕飆在霽風下的小雨花,倏爾卻尋不著了,祗留下一點兒多情的惘然。

我懷著這份心情想起了已離我遙遠的時光,似乎也像這古鏡閃爍著幾分幽幽的古豔,又好像是鏡夾裏裝的一張泛黃的老照片,往往在主人漫不經心的回頭一瞥中便有無限春草碧色的微波蕩漾過來。

“Sitting peacefully doing nothing, spring is coming and grass grows all by itself.”——我躺在椅子上,看著那微波蕩漾中間卻是舊的那些印象,讓我似乎又回到我那精微而蓬勃的青春時代。

那是燕子還在鄉下稻田的油菜花裏彼此追逐,而綠藻間的破冰已在水底消融,而小的蝌蚪卻不甘寂寞要出遊的時候,我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呆呆的到曾老師家的花園站一陣子兒,去吸收點清鮮空氣。

而那時的梧桐花也正打著花苞,而那些小月季卻是一期接一期的在花園內蔓延開來,它們起初是緋紅的,然而一到整個的花瓣變成如古羅馬人貴族用的金樽那樣展開卻成白色的了。而花架下卻全是數不盡的已鋪成花榻狀的落花,還有一些蜜蜂快樂在其中採集花粉。這個季節是曾老師家的花園最麗的一個季節。

有一個冬天,還是很寒冷的天氣。曾老師在窗子上的簸箕曬著有一些從山裏親戚送來的山栗,惹的我與她的兒子口讒,想了辦法拿了根竹棍去撥那些山栗,結果大都掉在花園裏去了。

我和她的兒子在花園裏細細的尋找,我卻發現有一株小的桂圓樹苗,而她的兒子折下來一枝不知道怎麼開了的熱的像巴西女郎的美人蕉的花朵吸起它隔夜的露水來。

幼年的我喜歡養蠶,從一位朋友那兒拿來些蠶種,但父親說我那朋友有肺病,命令我把那些蠶種拿出去丟了。我偷偷的把它們埋在了曾老師家的花園的土堆下,隔了二天未免於心不忍便撬開土堆看,結果還活的好好的,我便繼續養了起來,每天從花園摘桑葉到收穫的時候居然也得到十來個繭子。

還有的黃昏天,有蝙蝠飛舞在我們樓宇上空,而曾老師家的花園裏的胭脂花卻在沒有褪去的夕陽光下宛若水彩之綺麗,我恨自己沒有畫家的能力,否則憑著記憶也要把這幅景象繪摹出來,但人生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也正如這花園一樣,在我離開之後,曾老師他們一家也搬到外地教書去了,而那個從小對我進行美學啟蒙的花園也就於2001年在中共的惡政下永遠寂滅——現在想來正如我看到那個海馬葡萄鏡後的心境祗留下一點兒多情的惘然。@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過渡政府議長袁紅冰在2006年發起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應者雲從紛紛被感召聚集於自由聖火之下彎長弓而射天狼,不啻為中國討伐中共、掃蕩中共黨文化霸台之創立。

    然而就我看來似乎立命猶有未足而祗在民主自由人權之先鋒政治的內涵與意義豐富些,是以再接若干之衍義,再為自由聖火添加一把自由的火種。

  • 天青地白搖冷光,傾城出遊人如潮。
    槐樹根枯紅花死,風中鴟梟齊離巢。
    墨果迸裂出好味,老蟾池邊芙蕖倒。
    中共之旗紛紛落,二八佳人臉含笑。
    親朋舊友歡聚屋,索書題詩迎新造。
    遠山妖星作長墜,十里長街步逍遙。
  • 人生歷史已經完成大半的我,卻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彷徨、流連在城外的荒山坡上。我對荒山坡上的那些草木花蟲都有感情,或看朝雲,或品落霞,或吟哦、或繪畫,或采花,或逐鳥。
  • 很難遇見今天這樣好的天氣,陽光明媚,在大門前去年種的橘樹已掛上了紅豔的果子,很是可愛,中午坐那裏看書,呼吸著那橘樹特有的氣味,不由浮現起多年前的兩幕往事,也好像是在這樣的天氣,一樣的陽光明媚。
  • 在我童年的時候,離學校大約二百米的地方,有個破舊的小屋,小屋裏面住著一個神祕的老人。我經常從那裏路過發現那小屋裏有時會透出一、二咳嗽聲,但大部分時間它是關著的,一旦開著,就會看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坐在一個小床上看書,那書好像是線裝的,床的面前也燒著一個被煙熏的很黑的小爐子,而上面有一個小的鍋子正熬著包穀粥什麼似的東西。
  • 昔在朋友處見過前清帝裔傅心畬的一本山水冊頁,滿紙縹緲的空靈之景盡是末代王孫淒淒故國之思,殘山剩水間徘徊著王孫寂寞落魄與傷逝之情。
  • 上個月去琉璃廠,有個古董商人給我看了他新收一件的漢朝海馬葡萄鏡,看著這件老東西在陽光下的熠熠生光透出幾分斑駁的古豔,心底浮起一種異樣的感受,是那懷古的心情像偶爾輕飆在霽風下的小雨花,倏爾卻尋不著了,祗留下一點兒多情的惘然。
  • 上玄有命,五德運化,其有道者興,而無德者亡,此宇宙之徽理,九垓之所共喻也。中共者本西方之邪靈,原非中華之物。昔賴神器之不光,竟因劫成運,鬼據我邦久稽天誅。其垂六十之餘年,焚我中華之制度,毀我中華之衣冠,屠我中華之子女,凡此種種,不可勝紀。
  • 在吾鄉偏北出城約二十里,就是一大片原始的松林,而在一個交界的地方,有諸奇峰異壑突兀左右,在中央卻有一處老的山廟,堂上供有大勢至菩薩。

    且不論那裏山間的薜荔如何之蔥蔚洇潤從此樹攀至那樹,而幽幽青蘿如夢更成月下可以倚之入眠閒聽松濤的薄衾。

  • 筆記一

    以前父親教書的地方後面有座小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