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 The Unknown Story》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6)

4國民黨內的大起大落(上) 1925~1927年 31~33歲
張戎(Jung Chang),喬.哈利戴(Jon Halliday)

毛澤東的名言「八億人口,不鬥行嗎」(大紀元配圖/《九評》之一)

font print 人氣: 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4 國民黨內的大起大落 1925~1927年 31~33歲

毛澤東在韶山老屋一待就是八個月。在長沙為共產黨工作的兩個弟弟現在都回來,給毛作幫手。五十公里外的長沙,湖南共產黨人組織罷工,遊行示威,搞得熱火朝天。毛沒有參加,很多時間在家打牌。

他在等機會重返政壇——高層政壇。機會不久來了。一九二五年三月,國民黨領袖孫中山去世,由汪精衛接任。毛認識汪精衛,他們在上海時一塊兒工作過,關係不錯,汪極為賞識毛的才幹。

汪精衛比毛大十歲,是國民黨中有名的美男子。詩人徐志摩在日記裡這樣描述他:「他真是個美男子,可愛!〔胡〕適之說他若是女人一定死心塌地的愛他,他是男子……他也愛他!」汪又是民國革命中響噹噹的人物。武昌起義爆發時,他正在監獄裡,由於一再企圖刺殺包括攝政王在內的清朝重臣而被判處終身監禁。辛亥革命後他出了獄,成為國民黨領導人之一。孫中山臨終前,他一直跟著孫,孫在遺囑上簽字時他隨侍在側。這使他具有孫中山繼承人的身份。但地位的最後確定還是他跟蘇聯的親近,鮑羅廷一錘定音,新的國民黨領袖就是他了。

蘇聯人現在是國民黨所在地廣東的主人,首府廣州頗有點蘇聯城市的氣息,到處是紅旗與標語。踏板上立著中國保鑣的汽車在大街上奔馳,車窗內露著蘇聯顧問的面孔。珠江上停著蘇聯貨輪。在不為人眼所見的地方,「委員們」坐在紅布罩著的桌子周圍,在列寧的畫像下,審訊「破壞分子」。這是革命法庭在開庭。

孫中山一死,毛就派他的麼弟澤覃去廣州打探消息。二弟澤民也隨後起程。六月,汪精衛的位子一穩定,毛就準備自己去廣州。首先他得拿出一張像樣的履歷表。他開始在韶山一帶組織基層支部,大部分是國民黨支部。

國民黨的主要綱領是「打倒帝國主義」,毛的工作也就圍繞著這個主題。這跟農民的生活沒什麼關係,沒能喚起農民什麼興趣。當時跟毛一起的賀爾康在七月十二日的日記中寫道:他和毛走了一村又一村集合人,結果「一點又十五分時,會才完畢。」毛說「要動身回家去歇;他說,因他的神經衰弱,今日又說話太多了,到此定會睡不著。月亮也出了丈多高,三人就動身走,走了兩三里路時,就在半途中就越走越走不動,疲倦極了,後就到湯家灣歇了。」七月二十九日,毛召集農民開成立國民黨支部的會,「同志只到一位,其他都未到,該會未能開。」又一天,八月四日,在毛家裡,「因同志多未到,會未開成。」

沒有資料表明毛組織過反對富人的農民運動。他曾在一九二四年一月十八日對鮑羅廷等說,這類鬥爭「必然要遭到失敗」。有的地方共產黨「組織不識字的農民,領導他們同相對富裕的地主進行鬥爭。結果怎麼樣呢?我們的組織立刻遭到破壞,被查封。而所有這些農民不僅不認為我們是在為他們的利益而鬥爭,甚至還仇視我們。他們說:如果不把我們組織起來,就不會發生任何災難不幸。」
當時共產黨在長沙領導由五卅運動引起的反帝大遊行。耶魯大學辦的湘雅醫學院院長給美國駐長沙領事館的報告說,湖南省長「接到一張二十個鼓動領導人的名單,其中有毛澤東,是此地首要的共產主義宣傳者。」這是毛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美國政府的檔案裡。雖然毛並沒有參與領導這些遊行,但因為毛的名氣,當局也懷疑他。

八月,省裡發文,要捉毛澤東。韶山家裡給他雇了乘轎子抬他去長沙。毛跟轎夫講好,有人問抬的是誰,就說是醫生。毛的弟媳回憶說:「團防局隔了幾天才來捉澤東同志,因澤東同志沒在家,只開了些錢就了事。」開慧和其他毛的家人都沒有受到傷害。

毛就要去廣州了。離開長沙前夕,他到湘江邊散步,心裡醞釀著展望未來的詩篇:「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毛信心十足,要主宰蒼茫大地的沉浮。

毛澤東很會看人。國民黨領袖汪精衛正是他的伯樂。九月毛一到廣州,汪就給了他一連串要職。汪推薦他代理自己做國民黨的中央宣傳部長,宣傳部創辦了《政治週報》,毛任主編。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即,毛成為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五名委員之一。大會第二年初召開時,向大會作宣傳報告的是毛。毛在國民黨內扶搖直上,汪精衛起了關鍵作用。後來汪成了日本侵華傀儡政權的頭子,名聲太差,他的功勞便被悄悄掩去。

毛日以繼夜地工作。他的旺盛精力多半得益於此時發現的一件寶貝:安眠藥。毛長期失眠,經常疲憊不堪,現在總算得救了。後來他把安眠藥的發明者跟馬克思相提並論。

一九二五年十一月,毛第一次對農民問題表示興趣。在一張調查表上他填道:他「現在注重研究中國農民問題」。十二月一日,國民黨的一個刊物上登載他的文章講到農民。一個月後,國民黨的《中國農民》創刊,他又寫了篇類似的文章。這個新興趣並非來自毛的靈感,而是莫斯科剛發了緊急指示。十月,莫斯科對中國的革命者們不注意農民提出強烈異議:「佔人口九成的農民到哪裡去了呢?不知為什麼從中國寄給我們的所有文件中完全沒有考慮到農民這一運動中的決定性社會力量。」莫斯科命令國共兩黨「廣泛地佔領農村。」國民黨先於共產黨行動起來。

至今人們還認為是毛澤東在中共首先致力於農民工作。實際上,共產國際早在一九二三年五月就告訴中共:「只有把占中國人口大多數的農民,即小農吸引到運動中來,中國革命才能取得勝利。」「全部政策的中心問題就是農民問題。」它要中共「進行反對封建主義殘餘的農民土地革命。」毛澤東曾對這一套持保留態度,使一些蘇聯人對他大為光火。那個討厭毛的達林在一九二四年三月曾向莫斯科報告說,毛居然有這樣的話:「在農民問題上應該放棄階級路線,在貧苦農民中間不會有什麼作為,跟地主和紳士應當建立聯繫等等。」

毛現在隨著莫斯科的風向改變了觀點。沒想到,這卻給他帶來了新麻煩。毛努力在文章中使用共產黨的「階級分析」,把自耕農稱為「小資產階級」,把雇農叫做「無產階級」。對講究意識形態的蘇聯人來說,這些詞只可用在「資本主義社會」裡,而中國還只是「封建主義社會」。蘇聯在中國的顧問當時辦了個雜誌叫《廣州》,抄送四十來個蘇共負責人,頭一個就是斯大林。蘇聯農民問題專家沃林(M. Volin)在上面發表了一篇措辭尖銳的批判文章,指責毛混淆兩種社會性質:「一眼就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錯誤:按毛的說法,中國社會已經過渡到了高一級的資本主義階段。」毛的文章「不科學」,「含糊不清」,還「簡單化得要命」。就連毛的基本數字也差得太遠:毛說中國人口是四億,而一九二二年人口統計是四億六千三百萬。

幸虧理論字眼對國民黨不那麼重要。一九二六年二月,汪精衛支持毛做新成立的國民黨農民運動委員會委員,兼國民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所長。講習所是兩年前由蘇聯人出資辦的。只是在這時,三十二歲的毛才真正開始搞農民運動。在他主持下,講習所培訓農村鼓動者,到鄉下去組織農民協會,發動窮人反對富人。隨著國民黨軍隊佔領湖南,七月後湖南農運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了。

湖南是國民黨北伐第一站。北伐的目標是掃清地方軍閥,推翻北京政府。在這條兩千多公里的漫長征途上,國民黨軍隊有蘇聯顧問隨行。蘇聯在長沙開了個領事館,指揮國民黨當局支持農協會,給它們資金。短短幾個月,湖南一大半農村都成立了農協會,社會結構被一下子打亂了。

這時,軍閥混戰時起時伏已進行了十年,自一九一二年民國成立以來,北京政府也改組了四十多次,但軍閥們都沒有改變固有的社會結構。除非處在兩軍交戰的地方,老百姓生活照舊。現在,由於國民黨搞蘇俄式革命,社會架構崩潰了。不到年底,湖南鄉村已是一片混亂,暴力橫行。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毛澤東作為國民黨農民運動領導人被邀請回鄉「指導一切」。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毛澤東對西藏的戰略,從來都是武力征服。一九五0年一月二十二日他跟斯大林會晤時,要求蘇聯派飛機幫他運部隊進攻西藏。斯大林答道:「你們準備進攻,很好,是該制服西藏人了。」斯大林還建議毛向西藏和其他邊疆地區移,說:」新疆的漢族人還不到百分之五,應當增加到百分之三十......所有的邊疆地區都應當多遷移些漢族人去」。這成了中共的政策。
  • 毛澤東對西藏的戰略,從來都是武力征服。一九五○年一月二十二日他跟斯大林會晤時,要求蘇聯派飛機幫他運部隊進攻西藏。斯大林答道:「你們準備進攻,很好,是該制服西藏人了。」斯大林還建議毛向西藏和其他邊疆地區移民,說:「新疆的漢族人還不到百分之五,應當增加到百分之三十……所有的邊疆地區都應當多遷移些漢族人去」。這成了中共的政策。
  •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這本暢銷全球、轟動全世界的書,即將在大紀元「長篇連載」版連載。這本書的英文版《MAO: The Unknown Story》在2005年6月出版後,短期內即躍居英國、澳大利亞等國非小說類排行榜榜首,全球銷售量達一千二百萬冊。很快便有近三十種文字相繼出版,上了許多國家的暢銷榜。
  • 毛澤東,這個主宰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命運數十年,導致至少七千萬中國人在和平時期死亡的統治者,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韶山一個普通農民家庭。那是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他的祖先已在這丘陵山沖居住了五百年。
  • 一九一一年春天,毛澤東到長沙,正是結束中國兩千多年帝制的辛亥革命前夜。表面看去,照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的描述,長沙「簡直就是個中世紀的城市,只能走轎子和人力車」。但這裡不僅充滿新思想,新風氣,而且醞釀著共和革命的風潮。
  • 這時,一樁發生在大洋彼岸的事件在中國引起巨大反響。有中國代表團參與的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善後的巴黎和會,讓日本繼續佔領它在戰爭中從德國手頭奪取的山東一部。愛國的中國人被激怒了。五月四日,北京爆發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大規模街頭遊行示威,譴責北京政府賣國,抗議日本佔領中國領土。
  • 《鴻:三代中國女人的故事》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出版以後,我和我的先生喬•哈利戴(Jon Halliday)萌發了寫毛澤東的念頭。對現代中國來說,沒有人比毛澤東更重要。即使在他去世多年後的今天,他的幽靈依然在中國大地徘徊。可是他怎樣成為中國的統治者,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世人知之甚少。真實的毛澤東,還在雲遮霧障之中。
  • 這個表面上毫無道理的非人道作法,其實隱藏了陰暗的政治考量和鮮為人知的秘密。第一,中共怕震前無預報無準備、震後遲遲未能進入重災區的醜聞由外援人員在國際上曝光;第二,怕國際救援隊搶了黨的作秀形象;第三,西藏、四川、甘肅一帶可能分佈了中共重要地下核武工程﹐中共怕「洩露」這一「國家機密」﹔第四,震區可能有中共關押屠殺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集中營﹐中共怕暴露這一罪行。後兩點才是中共擔憂的真正原因。最後一點是大地震要震開的一個真正秘密。
  • 與共產黨結緣的同時,毛澤東也陷入了戀愛,對象是他從前老師楊昌濟的女兒楊開慧。他比毛小八歲,後來成為他的第二任妻子。開慧於一九○一年出生在長沙城外一個田園詩般的村子裡。
  • 一九二一年十月,他跟開慧有了自己的家,雇了傭人。家在長沙城邊,一開門是一片菜地,屋後是矮矮的山坡。那裡有汪水塘,濁水到此便成了清水,故名清水塘。房子是中共經費買的,作湖南地區的機關。作為黨在湖南的領導人,毛的主要工作之一是發展黨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