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偽證罪(1)

晨風清
【字號】    
   標籤: tags:

1
「談談吧。」

「那天,我們在山上打柴……」

「嗯,啃……」響鼻,鬍子插滿了一張年輕而粗糙的臉,眼睛裏射出坦率和輕蔑,期待。

「啃!哪裏打柴?」

「就是連隊後山……」

「嗯……啃!怎麼啦?」

「四班長……四班長他……」

「啃……」

「他……說……他看見了幻覺……」

「什麼?!」有種天靈蓋上升的感覺!

「指導員,營部緊急通知……紅星渠又塌方,要我連緊急調兩個排上去!」通訊員衝進來,氣喘吁吁,紅潤的臉,一頭是汗。

2
團部作戰室,中印達旺地區地形圖(絕密):
(印度稱對藏南達旺擁有主權:中國稱邊界從未劃定)

參謀長正站在掛圖前講解:
「達旺的烏金嶺是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故鄉,處於中印爭議地區的東段,目前被印度控制。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之後,印度聲稱中國控制的新疆阿克賽欽地區是屬於自己領土,中國則認為印度控制的阿魯納查省霸佔了九萬多平方公里的中國土地。中印爭議始於1914年中英藏西姆拉會談,英國特使麥克馬洪在會上提出麥克馬洪線為西藏和英屬印度之間邊界,該線將達旺等地割與英國。我國堅持中印傳統界線,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西姆拉會談條約英國單方簽字應視無效……」

坐滿了基層指揮員的大屋裏,只聽到鋼筆「唰唰唰」的記錄聲。

「1954年,印度在該地成立了東北邊境特區。同年出版的印度官方地圖,首次把麥克馬洪線從1936年以來注明為『未標定界』改為『已定界』。1962年中印爆發邊境戰爭,中國在戰爭中取得全面勝利,但在戰後撤退回實際控制線。」

「嗯,老新聞了。」二營長嘀咕一聲,放下筆,瞅了瞅旁邊一些新提拔的年輕幹部。

「阿魯納查省人口超過一百萬。根據當地政府統計,當地有八十二個不同部族,主要部族包括了信仰藏傳佛教的門巴族、舍度苯族、珞巴族以及康巴族,信仰印度教的主要部族是諾特族。此外,當地的納迦族和阿締族有部份人是信仰浸信會的基督新教以及羅馬天主教。

雖然印度政府把印地語定為阿魯納查省的官方語言,當地所有原住民語言都屬於漢藏語系的藏緬語支(藏緬語族)。據統計,當地方言超過四十種。」
……

「有什麼疑問沒有?」參謀長放下教棒,目光中凜然有威。

「62年為什麼要從達旺撤出來?」三連長問。

「你問我?我問誰!?」操京腔的參謀長翻了一下白眼。

炮連新任指導員毛鬍子在屋角桌上翻閱一本《中印邊境事件真相》:
……

「1959年8月25日,印度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在策動支持西藏上層反動集團進行武裝叛亂失敗以後,挑起第一次中印邊境武裝衝突。同年9月6日,中國領導人向蘇聯代辦說明了衝突真相和中國方面力求避免衝突的方針。1959年9月9日上午,蘇聯代辦通知中國政府,蘇聯政府將在9月10日就中印邊界問題發表塔斯社聲明。中國政府當即表示,蘇聯政府在這個問題上最好不要公開表態。9日晚,中國政府再次告訴蘇聯代辦,中方已經公佈了周恩來總理給尼赫魯的信,請蘇聯政府考慮中國政府在這封信中所表示的態度和立場,不要發表塔斯社聲明。這時,中國對獲得蘇聯精神支持已經完全不抱希望,只希望蘇聯保持善意中立。

然而,9月9日夜,蘇聯政府不顧中方勸阻,竟然提前發表了塔斯社聲明,公開暴露了中蘇之間的分歧……
……

赫魯雪夫曾批評中共:西藏問題你們不慎重,不該讓達賴喇嘛跑掉。

毛澤東說:『這麼大的邊境我們怎麼能看得住他呢?』

11月7日,在同印度《新世紀》週刊記者談話中,赫魯雪夫進一步說中印邊境事件是『可悲、愚蠢的』。他引用蘇聯同伊朗解決邊界問題的例子說『對於像蘇聯這樣的國家來說,幾公里算得了什麼』;又把話題轉移到中國和印度的關係上,並說『誰開第一槍我不知道,反正印度人被打死了』。

赫魯雪夫說:我打過仗,不管誰先開槍,反正印度死了人。又說:你們為之戰鬥的土地只是一塊人煙稀少、荒涼的高地,邊界也是幾十年前確定的;赫魯雪夫在12月12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會議上含沙射影地說:中印爭議地區人煙稀少,對人的生活沒有很大價值。我們完全沒有這種想法,即印度想同中國打仗……

1963年9月19日,蘇聯再次通過《真理報》發表編輯部文章《亞洲緊張局勢的嚴重策源地》,完全撕下了蘇聯領導人「中立」假面具,公開支持印度當局反對中國……」
……

「李向前,你在看什麼?」參謀長厲聲一喝!

「到!報告參謀長,我連反映,軍事訓練的時間太少了!」

「指導員,管軍事,你也是狗咬耗子了!」參謀長嘲諷地擠了一下小眼睛。

「參謀長,李指導員反映的是實際情況!連隊一年只有12個訓練日,隊伍沒法帶……」范連長在座下嘟囔了一句。

「我們今天是軍事分析,不講思想政治。」參謀長瞥了一眼,繼續講。

「……中印戰爭後,印度政府在對外政策方面放棄『不結盟政策』,迅速向美國靠攏。1970年英迪拉.甘地政府與蘇聯簽定為期20年帶有軍事同盟性質的雙邊條約。明確規定,雙方『保證不向與另一方發生武裝衝突的任何第三方提供任何援助,在一方遭到進攻或進攻威脅時,應立即共同協商。』印度為報邊界戰敗一箭之仇,開始全面擴軍備戰,專門組建針對中國軍隊的『山地師』。『中國威脅論』籠罩印度,中印關係進入冷凍期……」

「1967年,我團和印軍在乃堆拉和卓拉山口發生衝突……」參謀長揮棒指向掛圖。

「誰知道誰是誰的領土……」什麼人小聲嘀咕了一句,在台下抿嘴笑。

「你剛才說什麼?」參謀長兇狠地一個粉筆砸過來。

「我說——中印背後實際上是中蘇關係……」機槍連長連忙說。

「我團現就駐紮在達旺一線!」參謀長厲聲喝道!

「下面張參謀通報最近敵社情……」

連長范玉田和通訊連長咬耳朵:「有什麼活思想?」

「三連和四連走藏北進藏,新兵很羡慕……」

「機炮連藏北平叛,平射炮打石屋哎,新兵反映——痛快啊!」

「嗯,想打仗!」旁邊幾個連幹悄悄點頭。

3
連部簡易營房

傳來了小聲說話的聲音:

「……1969年,3月2日、15日,烏蘇里江珍寶島一帶接連發生武裝衝突,8月13日蘇軍在新疆境內全殲解放軍一支小分隊,9月23日,中國在新疆羅布泊核子試驗場進行了首次地下核子試驗,六天之後又在該試驗場爆炸了一枚當量達300萬噸級的氫彈……今天,傳達軍區指示,團長強調地重複:蘇聯仍有可能對中國發動突襲。」

「這批70年兵怎麼樣……能打仗嗎?」
……

通訊員小龐在偷看連長放在床頭的一本內部書:《中國第一次攻擊:印度軍官回憶中印戰爭》,聽到窗外說話聲,放下書,走出門外。

「1959 年3 月16 日解放軍朝羅布林卡,哈哈,只兩發炮彈啊,3 月17 日,達賴喇嘛逃跑印度……」

「你去過拉薩嗎?八角街,羅布林卡……?」一個新兵發問。

「當然……我是68年老兵……」老兵羅國慶得意的腔調。

「你打過仗嗎……?」新兵汪小波童聲未變。

「喂喂喂!你們小聲點,哪有站哨講話的?指導員和連長還沒休息呢!」四川兵通訊員悄悄掩上來,三個哨兵已抄到一起。「真近乎!哼!」小龐不滿地臭了一句。

「當然,67年……」羅國慶以老賣老。

「哈,68年老兵,67年打過仗?啊哈!」

傳來響鼻聲,哨兵噤聲。

4
星光下,幾個人影閃動在連隊的菜地裏,練炮……

依稀的光影聲音裏,能辨認出呂小詩,安徽籍戰士;田易新,湖北軍區幹部子弟;柳榮,四川成都兵工廠子弟……還有四班長高虎聲……

傳來了「叮呤哐啷」小聲架炮聲,還有四班長的講解……

連隊很稀罕的幾個城市文化兵!

「啃!都是幾個調皮搗蛋,打起籃球來不要命的!」指導員挺直了腰板,臉上是陰險的得意!

「調皮搗蛋是好兵啊!」范玉田頗有心得。

連長和毛鬍子交換了一下眼光,流露出欣賞的神色!

5
「連隊成天房建、大田、種菜、政治學習……戰士們不服氣啊!」連長坐在桌前,仰天長歎!

「怎麼辦?!」

「給營裏打報告!」毛鬍子「啃」了一聲!

「叫他們睡覺!」范玉田砸鐵式地!

哨兵衝進連部:「連長……連長!有情況!」

營房後方山林上空升起一顆紅色信號彈,少頃,又升起一藍一綠……

「小龐!趕快跑步向營部報告!」

6
雨水從帽檐上滴成掛簾,眼白翻成魚肚,白牙仿佛要吞掉閃電,一個渾身帶毛的人影在連隊操場上聲嘶力竭地吼叫:

「啃……啃……!中印邊境馬上要打仗啦!啃!」

一地的背包士兵,全部泡在雨水中,鋼鑄鐵打一般!

「我們的戰士,就是鐵!就是鋼!指揮到哪裏,就打到哪裏!」鬍子渣上都是雨珠。

「全連有決心沒有?!」

「有!」像爆炸了颶風!

「下去以後,各班要開展談心活動,開展一幫一一對紅,啃……啃……人人爭當五好戰士,全連爭上四好連隊!」雨珠「啃」了一地。

「連長還有什麼?」
……

「解散!」

「瞿——黨團員開會!」毛鬍子又吹開了哨子。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內景。鄭聖勇家中,鄭聖勇的房間——夜
    書桌上,鄭聖勇打開電子信箱,出現一信件:
    何文的畫外音:聖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鄉探親,暴雨己經下了一夜了。在我們村的上游二十裏外,有一個水庫決口 
    畫外音隱去……
  •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漸稀,漠野展現出一幅卓爾不群,超然絕美的氣質與表觀。陽光遠射楚魯特北地,一線綿延,勢如屏障。羚駝河上游谷地斷落,山泉密布,溪流縱橫。山腳沖溝深切,河道交錯,森林茂密,草豐花魅,殊為美麗。
  • 過西安了……過鄭州了……每個站上都有持槍的士兵……車外是瓢澆大雨。每個車站都壅塞著無數外流人員,背著鋪蓋卷,人聲鼎沸。大雨連下,到處是逃荒的。車到蚌埠,男子從悶罐車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到精神振奮了些,沿軌道剛走兩步,準備轉乘另一列車,正找月台,「倏」地不知從哪湧出那麼多民兵,全執紅白兩色棒,才下車的流竄人員被驅趕著走向一截悶罐車,男子被人群夾裹著又上了列車。
  • 一雙柔軟的手在他臉上撫挲,一雙辰星般的眼睛,心頭一熱:「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頭髮,吃驚地說聲:「是你啊!」已經把他攙起來,又微笑著對兩個追捕的士兵說:「我的男朋友,剛才我們一起送傷患到醫院的。」男子覺得自己已被架在一個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著。
  • 霧中的廬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個炸油條攤前,要了兩根油條,一碗綠豆稀飯,吃的時候,聽到顧客的議論聲:「到處在挖地道噢,我們廠三班倒,人停班不停,從來也沒有這樣拚命啊……「是啊,是啊!」旁邊的工人應和著:「要打仗了嘛!」
  • 夜晚,風兒忽閃著篝火,街區忽然傳出不知什麼人朗誦的聲音:
      
      子彈已
      穿越了黑夜
      一片羽毛落下去了
      
      還有一排排的路燈中彈
      它們的顱漿被踩碎著
      成為小草的光明
  • 大雨再次瓢澆,篝火和軍人的幻影都消失了。

    又是一天雨中奮戰。

    女工渾身濕透,抱著一捆濕柴,在灶前生火,「喂,老兵!你說,如果,如果這裏是中蘇邊境,蘇聯紅軍聽了我們唱歌,還會有戰爭嗎?」男子已經跳下壕溝,坑洞裏發出一聲吼叫:「像你們這樣施工,是要塌方的,一點也不加強洞面支撐……」

  • 黢黑一片,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軍人感到有一雙手在自己臉上摩挲,「露露!?」「是我!」一個年輕女人輕柔的聲音。「你怎麼也來了?」軍人迷惘地問。坑道裏黑黑的,輕聲傳來了那支讖言式的俄羅斯歌曲:
  • 「他們在這裏!他們在這裏!」人群在開挖的洞口歡呼起來,「找到了!找到啦!」「給他們記功!」在場的領導當場表態。一輛救護車把從坑洞裏撈出來的兩人送往了醫院。「水都快齊腰了,真算是命大啊!」「露露真是幸福啊,部隊男朋友也回來了!」
  • 迪士尼
    浩瀚宇宙中,恆星太陽守護著獅子星座;茫茫草原上,陽光普照的地方,是獅子王統治並保衛的榮耀國。過往的獅子王,會變成星星,回歸太陽的懷抱,向塵世的王傳遞著光明的諭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