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繪畫
顧愷之多才多藝,善作詩詞、精於書法,尤其擅長繪畫。因為他的才華多元,當時的人稱他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他與曹不興、陸探微、張僧繇合稱「六朝四大家」。
《端陽故事圖》冊,表現了有清一代大眾化的端午習俗。宮廷畫家陳揚的繪,人物造型秀逸生動,線條簡潔流暢,色彩柔和典雅,展現民俗趣韻。
世人都知趙孟頫,鮮知其妻管道昇。管道昇是當時名滿天下的江南才女,她曾以一首詩,使有外心的丈夫回心轉意:「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這件作品雖然巨大,但畫面給人感覺愉快、宏大,並不暗沉、蕭條,例如畫中的松葉十分茂密,與郭熙《早春圖》中的蟹爪枝給人蕭條的感覺、或春芽才剛冒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這幅畫像是夏天,生機勃勃,且聲音很多,畫中可以感受到泉水汩汩、松風搖曳、主峰兩側、山凹處、山峰處都有流泉,呼應了畫名中的「萬壑」。
對歷代眾多墨竹畫家而言,竹子不單是他們美學審視的對象,也是畫家人格的反映和寫照。畫竹已由寫實、寫意而進入了藝術與人生觀的表現層面。這些墨竹畫家把墨竹推上了藝術之巔,促使墨竹在中國繪畫史上站定一個重要席位。
在中國,竹子被喻為高風亮節、虛懷若谷的君子。人們把梅蘭竹菊合稱花中「四君子」。另有一種「歲寒三友」的說法,指的是松竹梅。在風雅這一區塊中,竹子從不缺席。
冬至時家家戶戶,團聚在一起,慶佳節宛如過年。古人在冬至還做些什麼呢?怎樣過節呢?讓我們來看一些名畫,體會冬至的義涵和節俗。
華夏丹青藝術發源於中國古老的半神文化,其藝術風格與精神,展現了繪畫深奧的內涵,及各朝代社會文化特質。 五代、宋前期繪畫延續、衍生自唐朝,技法、觀念趨於完備;山林文學與自然山川的體驗,深深影響了中國山水畫。 元代神靈勸誡題材變少,興盛的人畫家畫作中,仍然有著一種高潔、脫俗。至明末徐渭,不滿世俗、懷才不遇的悲憤心情,以誇張手法所作之作品,在繪畫史上留...
古老的華夏文化是半神文化,由神派黃帝來主掌人間。 也許為了點綴他的威嚴,也許被賦予傳播文化、智慧種子的天命,於是,大臣史皇在黃帝衣冠上點綴彩色花紋,開創五彩之繪。 而另一位大臣倉頡,從天地山川鳥獸獲得靈感,造出中國最早的文字──甲骨文。
對道家與儒家而言,山水之間有著無盡的智慧。孔子曾言:「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國傳統藝術領域,自繪畫至陶瓷都不乏山水的千姿百態。其中,幾十件柔翰墨彩的佳構,目前正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溪山無盡——中國山水畫傳統」的第三期展覽中精采呈現。
五代至北宋的畫家黃筌給兒子留下了精湛、精細的寫生畫稿示範,《寫生珍禽圖》,從其中,後人可以看到他的畫藝如何再現造化之妙。
在中國繪畫領域裡,將月色入畫雖然不易,也不乏以讚頌月亮而名傳後世的,我們一起來欣賞三幅畫月名畫。
歷代畫家以之入畫,以畫傳世,秋日更華美,秋意更濃重。我們挑選了三幅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的繪畫作品,請大家從不同角度走入畫家的世界,來共品三代金色之秋!
讓我們隨著藝術家的詩章、畫作,「坐遊」秋日--元‧趙孟頫《鵲華秋色圖》……李白詩《古風》:「昔我游齊都,登華不注峰。茲山何峻秀,綠翠如芙蓉」。這個被李白讚為既峻秀又美如芙蓉的華不注峰,又被元人趙孟頫為了安慰友人而畫入《鵲華秋色圖》中。展開了秋天裡的詩情長卷……
《江帆樓閣圖》無一毫塵俗氣,藝林中有千里,成就得到歷代名家讚賞。本文細說《江帆樓閣圖》表現手法,忠於原物的工筆法,傅色古艷,筆墨超軼,傳經久遠,深透絹背,有入木三分之妙。
中國名畫欣賞:「青綠山水」金碧山水知多少?我們此次要介紹的青綠山水,是唐代李思訓的代表作《江帆樓閣圖》。
《采薇圖》,乍看之下,會以為是個很浪漫抒情的畫作,其實非也。它是宋朝畫家李唐表現殷商末年伯夷、叔齊「不食周粟」的作品,這幅畫有導正人心的作用,也是李唐晚年人物畫中最傑出的創作,留與後世的南宋名畫之一。宋高宗鍾愛李唐的畫……
讚嘆「翠玉白菜」巧藝的內行人,也要看看這幅宋代名作,《野蔬草蟲圖》,這是宋人古典寫生畫中的驚歎號!宋代重視寫生技巧、掌握造化神工,這件作品展現了寫生的生態、生理、意趣,成了後來「清宮之寶」。
《漢宮春曉》描繪了114個人物,在畫家有序的安排下,漢宮嬪妃及侍女次第出場。《漢宮春曉》不是靜態的,展現種種情節,增添了很多歷史想像空間。
我們發現,畫家留下的眾多牡丹花傑作中,最能打進人心深處的都是那些看起來彷彿一直在風中自在地翻飛的作品。在這些畫面中,葉子不與花朵爭鋒,只素淨地以花青為主去作單色變化;那片片柔到極點但不纖弱的葉子,似乎都在隨風搖曳、飄轉。
古云:「畫如其人」,通過畫作,更能體現畫家的氣質、稟賦、修養、品味和境界。惲壽平為了要讓畫中似乎能帶有花香,有意識地設色明麗,用色鮮潔純淨。又因他人品高,胸懷磊落,如光風霽月……凡此種種都能反映到其畫作中。所以他畫的牡丹別有一種他人所不能企及的清澄明朗、高雅脫俗,緣由就在於此。
東漢時有一位才女班昭,字惠姬,是大文豪班彪之女。班昭因家學淵源,才德兼備,曾多次被漢和帝召入宮中,令皇后與諸貴人拜她為師,跟她學誦經書典籍,所以又號「大家」。早年因隨夫姓,人們稱「曹大家」。(當時人們把學識淵博、德高望重的婦女稱為「大家(姑)」)
乾隆49年,乾隆帝下了一道十萬火急的「八百里加急令」,傳令將一個人護送上京,不得延誤!到底「八百里加急令」 為了何事而發?
蘇軾和米芾是多年好友,交情甚篤,蘇軾曾經造訪過米芾。在繪畫上,米芾認同蘇軾對文人畫「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論點,也將以寫意為主要表達方式的書風帶入畫中,進而和米友仁共創了「米點皴」「米家山水」的畫法。
米芾癡愛奇石,鎮日沉溺其中,須臾不離石,加上性情曠達,常做出一些不能被旁人理解的事情。幸而有宋一代,社會上富涵藝文氣息,一般人普遍都敬重藝術家,所以對他的一些怪異舉動,雖不能完全接受,也大都能予以包容。
據史料,米芾六歲就已熟讀詩百首,七歲開始學書法,十歲能寫碑文,二十一歲就當官。可見他的天賦資質之優。但因為他有許多怪癖,有許多異於常人的習性和嗜好,因此也被稱為「米顛」。
玉山伯以一生之力靜觀花鳥,更及寫生珍禽異獸。有人讚譽玉山伯「墨潑起鳥聲」;說他畫虎「未嘯已風生」,見他畫雀更是「一絕」,鳥語花香的畫作動人心弦、發人幽情。隨著作者的詩情畫意一起來顧賞。
俗語說「定能生慧、靜能通神」,玉山伯提倡的是「專注」觀察萬物,「知天、知地、知物」,靜下心來「寫生、寫神、寫意」。除了美術的技法,文學、文史、民俗風情的歷練修為,即是「大師」有別於「畫匠」之關鍵。一起顧賞林玉山「靜思人物畫民俗」之畫。
玉山畫伯在《愛雀吟》詩句裏,曾夫子自道:平生最愛雀,黃雀如摯友。營巢屋簷下,朝朝常聚首。秋深噪霜庭,春來跳新柳。相看兩不厭,閒來忘坐久。作者觀畫有感而發,即畫賦詩,組合畫與詩,與讀者一起顧賞林玉山精彩畫雀……
和作者一起顧賞畫家林玉山寄情鄉土留畫蹟的作品。臺灣前輩畫家林玉山「書法、題詩、作畫」三絕,「讀萬卷書」更加以「行千里路」旅行寫生。在繪畫技法上,他以「膠彩」與「水墨」融合;到了晚年的山水畫更試求中西線描與光影並用,同時仍然秉承「我心正見、故我畫」的原則以作畫。
共有約 110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7月,中國前100房企拿地總額為8,024億元,拿地規模同比下降55.6%。重點城市拿地金額前10房企中,八成為中共「國有」企業。而中國的其它行業也出現類似的趨勢。分析人士認為,這不僅是「國進民退」,也是為中共當局在後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