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老师的日记〈2〉─ ─ 心疼小宝

程铭
【字号】    
   标签: tags:

这几天,我发现有一位智能障碍的学生—─小宝,脸上或身上总是带着伤,我还看到他的外套领口被刻意剪掉了,之后才又一针一线地缝补上去,再加上小宝常常请假,所以我想他在班上可能常常被班上同学恶意欺负。

之后上课的时候,他的好朋友透露他有保镳跟着,不但常常欺负小宝,而且也会欺负接近他的同学,所以他不想和小宝再做朋友了,小宝听了之后很伤心,表现出难过愤怒的情绪。

我在旁边看了好难过,我难过地问小宝在班上过得好吗,小宝避而不谈地说很好,我想小宝心中一定也有恐惧,所以不敢告诉他人。我回去一直在想,我要如何帮助,才能让小宝受欺负的问题减到最轻呢?

级任导师和班上同学的感情是最亲密的,我不了解他们班上的同学,这时由他们的导师出面,我想是最恰当的。因此我想我去和导师恳谈,把我目前所知道的情况告诉导师,让导师去了解,并一起协商,怎么样的说法、怎么样的劝导,对小宝以及其他同学才是最有帮助的!

同时,我也体会到了特殊教育的伟大与难处,在现代社会中,依旧有非常多的人对身心障碍者存有不正确的观念,小至同情或是嫌恶的眼神,大至欺负或是不接受的态度,对他们来说,都是很大的伤害。现在强调回归主流,我想对特殊学生来讲,立意虽好,但我们不可否认的是,许多班级的导师与同学却都缺少正确的观念。

如果对特殊生没有正确健康的认知,如此一来,不但会发生强欺弱的情形,也会有导师认为身心障碍生是为班上的累赘或负担而频频抱怨。甚至父母的观念也都不对,总认为有这样的孩子很丢脸,即便孩子的身心情况不适合就读普通学校,父母也强迫他们去念,为的就是怕亲友邻居们指指点点。

办公室的同事告诉我一个真实的案例,一对父母在强迫身心障碍孩子去就读普通班之后,却发生孩子开始出现惧怕上学,最后甚至是逃家、逃学的情况。最后他被警察发现缩在便利超商的角落……

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反对回归主流的观点,只是在这之下,的确有太多的人缺少正确的认知,包括身心障碍者自己和他的父母、亲人、师长。有很多人跟我说,教特教的很累,许多人教几年之后就想转行,甚至不想再看到那些小孩,以免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会和他们一样。

我听到这,心中感到有点悲伤,我在想,那么他们会选择特殊教育又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让这须身心障碍的孩子过得更好,不就是为了开创国内更美好的特教环境吗?我知道自己选择特教是出自一颗想付出的心,因为,我相信身心障碍者们纯净的心,自然有权利享受美好的人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从小,我就在作文上写着,我以后的志愿是要当个老师,现在,我正一步步学习着怎么样当个好老师!不过,每当大家问我是哪一科时,我的回答常常让大家一头雾水。我呢,就是富有爱心的“特教老师”!
  • 非营利机构利亚阿姨之家在温哥华格兰维尔(Granville)夹54街的圣诞树卖场今年是25年周年庆,该机构一直致力于为大温地区需要帮助的孩子和母亲提供服务。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既是中国人传统敬老爱幼的美德,也是西方人延续至今的伦理。大温的利亚阿姨之家(Aunt Leah’s Place)二十多年来,帮助众多寄养孩童健康成长。同时,这些慈善组织也为我们普通人表达自己的善心义举提供了方便。在加拿大,当孩子的父母或家人无法照顾他们时,他们就会成为“寄养孩子”。省政府会负责抚养他们,直到他们19岁生日,法定成年那天为止。
  • 在台湾9岁大的孩子还在念小3,说到大学毕业那是13年后的事情;但比利时男孩9岁的洛朗‧西蒙斯(Laurent Simons)虽然也喜欢看电视、也喜欢和他的狗狗玩。不过,他即将在12月从荷兰埃因霍温科技大学毕业,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毕业生。
  • 和健康孩子相比,残障儿童在就学方面往往面临更大的挑战,其中包括可能被学校拒收。不过,只要家长用心,愿意投入时间与精力,并把握好沟通方式,就能帮助自己的孩子受到优质教育。
  • 音乐对特殊儿童生活的影响可说是非常巨大,对于那些有交流障碍的孩子,音乐是一种很好的疗法和教学方法。近日一支热传的温馨家庭影片,就显示了音乐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 澳洲有四分之一的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曾经被焦虑症所困扰。大约有7%的澳洲儿童患有焦虑症,但不幸的是,因为家长不知道孩子心理出现异常,许多儿童只是在沉默中忍受。 焦虑的生理表现是心跳加速、手发抖、出汗、呼吸加快、眩晕等。对于患者来说,恐惧就像一片阴云一样笼罩下来,让他们感觉就快晕倒了。 这些症状就像是成年人突然经历惊恐的情绪一样。
  • 最近,一位老师表达了他对于现代教育理念中“不惜一切代价”让残障孩童上普通学校的疑虑。虽然他的学校支持这一“包容”理念,并且积极给予实施,但是这让他在管理班级时遇到不少困难。
  • 美妙的音乐,听着听着,不期然的,心情就飞扬起来。在我们恣意享受这份美好的当儿,殊不知它却默默承载着一项任重道远的使命。像复健科里的复健器材一样,音乐是一项深具潜力的治疗工具。
  • 每年各级学校的毕业典礼,总是会看到许多充满感谢和欢笑的温馨场面,而越来越多学校甚至把毕业典礼办成一个属于全校师生和社区互动的嘉年华会。今年美国拉斯维加斯一所特教学校约翰米勒中小学(John F. Miller School)结合社区资源,送给五位身障毕业生一个终身难忘的毕业典礼,过程中充满爱、欢笑与感恩的泪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