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汶
至今还没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严厉压制和打击下,法轮功这三个字已经成为国人谈之犹如寒蝉一般的词汇,在聊天室里,在BBS上,甚至在电子邮件里,法轮...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空强壮观的人类奇迹,享受诸神恩宠的帝国,却被一群目不识丁的奴隶动摇了。在罗马鼎盛时期,艰苦的利比亚矿场,走出来一个脚戴锁链却豪气干云的奴隶,率领他的奴隶军团,与罗马正规军进行殊死搏战,终于撼动了这个千秋帝国的根基,恐慌万状的贵族们不得不放弃了被视为神圣的共和制度,转而寄希望于军事独裁。
如果允许真相公开,我相信中国人民没有一日不流血。
很令人痛心的是,给古代人民带来无限福祉的汶水,今日已经成为两岸人民之害。河水肮脏不堪,臭气逼人,污染严重。而究其原因,则仅仅是因为附近有几个大型的化工厂和农药厂。这些国有企业日复一日将富含有毒物质的废水排泄其中,无人能管。因此,两岸的百姓几乎不敢走到岸边去,而河滩也变得寸草不生,渐渐成为荒漠。春秋两季刮起大风的时候,风卷河沙,覆盖周围近百公里周边的良田,粮食...
上面这首诗歌,乃是大唐诗人刘禹锡的作品。他在诗歌里说,中国南京地处险要,有长江作为天然屏障,易守难攻,无数英雄在此成就大业。而这些英雄,又在此纷纷凋零,只留下寂寞的潮水,日日拍打岸上的石头。若将这首诗用于太平天国,则是恰当不过的。
钱有定数,不在你手就在我手。关键是钱在你手我手之间的流动,需有法律制约,且流动公平公正,否则人人皆可借权势甚至武力把别人的钱转到自己腰包。民众在自由经济体制下公平竞争,民主政府居中调停,收取赋税以维护运转,本是法制政府应有之义。但如果政府以强大势力介入市场经济,变成了一个市场上的竞争者,必对政府公信力造成严重损害,且使市场经济无章程可供遵循。
现在的局面是,中共当局闭口不谈“六四”,偶尔谈到的时候,也是语焉不详,或者惘顾左右而言他,而无论是国内的异议人士还是海外民运力量,都缠住六四这个话题不放。几乎每年的三月到六月,都要发表文章或者组织活动,纪念六四,批评中共。这说明,六四问题在中国民主进程中,具有不一般的意义。
相对而言,在满清灭亡之后的中国历史中,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获得了一个平稳执政的时期。作为一个优雅民主理想的信奉者,中山先生所倡导并主持的民国,由于有名无实,在中国现实社会留下的痕迹寥寥。蒋介石先生终其一生都被各地军阀、叛乱、土匪和流民所困扰,从满清灭亡直到现在,能够坐下来踏实行使真正国家权力的,唯有共产党政府。
中国有句老话,叫赤子之心。什么叫赤子之心?赤子就是婴儿,什么都没穿的时候,心地是单纯的,眼里边只有伟大的母亲,只有洋溢的爱心。就是所谓“赤条条”的孩童时代。在孩童的心里,世上只有母亲最伟大,只有母亲最重要,这是基本的道理。谁要侵犯了他的母亲,他就要跟谁死拼到底。我们把这个心情,叫做赤子之心。
1989年春夏之季,以大学生为主的中国民众在全国几百个城市发动了轰轰烈烈的反抗中共暴政、争取自由权利、挽救民族衰亡的爱国民主运动,在6月4日凌晨遭到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的军事镇压。数以几十万计的学生、市民遭到政治审查、逮捕、枪决和监禁,更多人流亡海外逃避迫害。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已经被载入史册的“六四”运动。
作为权力与金钱之间的一种交易,腐败问题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并非只有中共才存在腐败现象,美国也有,英国也有,号称政府廉洁天下第一的新加坡,同样存在腐败现象。可以想像,腐败问题将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都存在,不过有时候是严重的,有时候是轻微的。有些国家是小范围的,私下的,有些国家是大面积的,公然的。完美的政府,并不存在,如果腐败问题仅维持在一个轻微程度、小范围和...
那么,民族问题又是怎样的呢?我们首先必须澄清的一个概念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并非是中国大陆的民族问题,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团结和强大问题。这个中华民族,是不分国籍的,是涵盖所有华人在内的。所以我一直强调,台湾问题不是民族问题,而是民主问题。不是国际问题,而是国家内部问题。
真正的英雄是谁?是民众!是谁在为中华民族生命力的衰竭而忧伤?是民众!是谁推动了中华民族一点一滴的进步?是民众!自从满清末年开始,整个历史贯穿着这样的线索:民众在政权夹缝里挣扎、奋斗,推动了民族的进步。而每一届当政者都是竭力修补这样的夹缝,压制民众力量的崛起。
前一段时间,有个在福州做生意的朋友跟我彻夜通电话,说他很担心大陆和台湾之间要发生战争,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他想离开福州,到北京来发展。我说你不要怕,我以人头担保,大陆和台湾之间不会打仗,台湾也不会独立,你不要紧张。他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说你不要管,安心做你的生意就是。现在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台湾领导人的独立口号和中共当局发动战争的恐吓,都是政治家的表演...
现代世界,最让人憎恶的两个辞汇,莫过于“恐怖主义”和“共产主义”两个。在很多时候,这两个词甚至是混同使用的。在很多人眼里,共产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实际上,共产主义是更可怕的是恐怖主义,是披着美好的理想外衣、极具欺骗性和隐蔽性的恐怖主义。企图用西方的共产主义来解放东方的中国的问题,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走过的最大弯路。
现在,国内海外的不同政见者,包括民族主义者和民主自由力量,依然存在着悲观情绪。尤其是国内的主流知识阶层,目睹社会上的政治冷淡,感到中共民主无望,甚至指斥中共大陆民众“麻木不仁”。我认为,信心不可无,沮丧不可有。中国大陆的民众并非“麻木不仁”,相反,现在弥漫全国的政治冷淡,恰恰是大陆民众 “用沉默投票”,恰恰反映了大陆民众成熟的政治智慧和极大的勇气。
国民党治理大陆的时候,把共产党称为“共匪”。现在很多有良知的中国人,把共产党比拟成德国纳粹首领希特勒。我要说的是,请不要继续侮辱土匪和希特勒先生了。
1989年,我在山东某小镇读初三年级。5月份极炎热,我躲在树阴下迷恋台湾诗人席慕容的诗歌。隐约感觉到,外界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但这和15岁我的我有甚关系?
作为一个独立评论家,我一向谨慎地避免自己的观点受到任何势力的左右。当然,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去亲自调查研究才能下结论。我对法轮功的认识,经历了一个比较曲折的过程。现在无论国内国外,法轮功都是一个敏感的问题。正因为它的敏感,我一度试图避开它,以免被中共斥为反华分子,也不想被法轮功斥为御用文人。犹豫了很久之后,我决定通过网络采访一些法轮功人士。当然,鉴于环境的险恶...
逝者,逝矣。夫复何言?
被伤害的心灵,最初是愤怒,然后是绝望,最后则是最可怕的伤痛感受。因为愤怒可以因为情感交流而平息,绝望可以因为情境转换而挽回,伤痛,则是在漫长的时间内都无法消除的可怕裂痕。直到15年后的今天,我们才能更尖锐地感受到1989年学生事件给中国遗留下的漫长而深重的伤痛。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