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20)

沈畔東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在「總路線的光輝照耀下」,大躍進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偉大勝利。」中國大地所放的「衛星」,全世界多少年加起來,也沒有中國一天放的多。中國有能耐「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了。大躍進的「勝利」,使毛澤東這樣的「偉人」,不知如何處理這許多鋼鐵、糧食來了。

我們中國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正確」領導下,可不像美帝那樣自私,美帝的糧食賣不掉,就把它倒入海裡。我們偉大的黨有國際主義精神,他致電亞非拉小國,還歐洲的社會主義燈——阿爾巴尼亞,以及友好鄰邦——朝鮮,越南:你們可以放開手腳幹革命,有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做後盾,你們再也不用擔心糧食吃飯問題、鋼鐵武器問題,你們一定能取得革命的最後勝利!

可是蘇聯的赫魯雪夫,不相信中共取得的偉大勝利。因為他早領導教過共產主義的厲害,他勸中共要冷靜。什麼冷靜不冷靜的,明明是向中國人民頭上潑冷水。你這個禿頭赫魯雪夫,憑什麼配稱「社會主義老大哥」,只有毛澤東有能力領導全世界事業。於是毛澤東和赫魯雪夫鬧翻了臉。赫魯雪夫擔心起來:蘇聯援助中國的物資和專家,會不會葬送在毛澤東這個瘋子手裡?

毛澤東為了擔起國際共產主義事業的重擔,在國內首先實行共產主義,讓外國共產黨的小兄弟們學習。他叫人民大唱:「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社員們走過共產主義橋樑——公社,進入共產主義的天堂——食堂。

共產主義的天堂生活,社員們真的嘗到了:早上幾十人割了一大片稻子,中午就成了大米,放在茅缸大的鍋裡,煮成大米飯,大家放開肚皮吃飽飯。生產隊的大食堂,比起各家的「牛尾灶」,省吃儉用。飽一頓,餓一頓,真是天堂生活了。

稻子割完了,大米飯沒有了,沒有大米吃黃豆,黃豆吃完了,吃綠豆;綠豆吃完了,吃山芋;山芋吃完了,吃什麼?什麼也沒有了。共產主義生活只過了兩個月就開始餓肚了。

生產隊收的糧食雖然不多,也不至於斷火。大部分糧食被共產黨按放衛星的數位收購去了,就算你有比實收的糧食多幾個倍,加上秋收時填一下肚皮的糧食,也遠遠滿足不了他的徵購。

檢查團來了,為體現共產主義的優越性,他們命令各生產的食堂不得停火。沒有糧食能不停火嗎?戰爭年代為共產黨積累了的經驗,在檢查團的帶領下,幹部們挨家挨戶搜糧食。於是食堂的煙囪又冒出煙來,但這僅維持了兩天,又斷火了。

一斷就是幾天,社員餓得受不住,自家搜起自家來了。張家掀起空囤底,看看有無漏下的稻子,未見到稻子,卻見到一個老鼠洞。啊!漏下的稻子給這個小東西藏起來了。張家人忙順著洞往裡挖,竟然挖到老鼠的「大倉庫」,足足有一大碗稻子。這小東西比我們還聰明,它不相信毛主席,只相信它自己,無怪毛主席要消滅你們。再挖下去,可能是老鼠的臥室。老鼠肉比起稻子,營養可就豐富多了。於是張家人小心翼翼地往前挖,果然見一個老鼠的鼻子搭在洞口,鼻子向上直縱,正要竄出,被張家人一腳踩死,拿起一看,還是一隻母的,既然是母的,裡面可能有小老鼠。挖了幾鍬,果然有六隻還沒有長毛,也未睜眼,白裡透紅的小老鼠。它們剛吃飽了奶,懶洋洋的睡在一起,當它們嗅出不是媽媽的氣味時,慌了起來,紛紛向四周爬去。除四害時,你們躲過了劫難,現在為我張家立了功。對不起了,為了我們大家,就顧不了你們小家了。於是把小老鼠捉起,放進用石錘錘碎的一小碗稻子裡,加水一起煮了。煮成稀粥,一人一勺,一人一個小老鼠,大老鼠給爺爺。

李家卻沒有張家又有葷又有素那樣幸運。李家只搜到掛在屋簷下小布袋裡的兩斤黃豆種,這是五八年前留作自留地用的,現在沒有自留地了,黃豆種沒有了用場,卻能解決饑餓之急。據說黃豆湯還能防治浮腫病。他們多放些水煮熟,連水帶豆全家人分吃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九五六年七月,天氣分外炎熱,下午二時左右,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在東山坡上,俯首向西村窺視,遠遠看見社員們扛著鋤頭,紛紛向村西邊走去,待社員們走完,這個小青年暗道:「天助我也!」
  • 天剛黑,呂翠雲哭哭啼啼,向娘家走去,在回娘家的兩里遠的路上,她逢人便說,自己被丈夫毒打。到了娘家,更是放聲大哭,並對父母哥嫂訴說丈夫打她經過
  • 呂翠雲從大門走向屋後河邊,馮士民以去廚房拿開水為由,走出後門,卻不進廚房,而走到牆邊,蹬上預先放的凳子,手扶牆頂,向河邊張望,只見河邊躺著兩條大魚,卻不見呂翠雲的蹤影,馮士民暗喜
  • 歐陽春嵐整理一會床鋪,從房裡出來,聽到馮士民說到:「為了我的心上人……呂翠雲到她該去的地方去了。」緊接著趙義誠的茶杯掉到地主「啪」地一聲響。
  • 日本投降,馮影勤大大舒了一口氣,真沒想到蔣介石打敗了日本鬼子,從此不擔心當亡國奴了。他做生意有方,又很關注時局,不單聽國民黨的宣傳,也看共產黨的一些書報,使他對共產黨有所瞭解。
  • 「啊!真沒想到,馮叫花的孫子長得這麼好看。」歐陽春嵐忙到馮士民身邊,對著他的耳朵輕聲說:「對不起,怕我媽聽不懂,我叫你爺爺『叫花子』,你不怪吧?」
  • 農村女孩能念到初中畢業,也就不錯了,我們這裡方圓幾十里,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已經有人說我家劃錯了成份,如果把我們改成漏網的富農,我們可就苦了。如果你再念下去,影響就更壞了。
  • 一天匆匆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如花似玉,滿面笑容,而是面黃肌瘦,愁眉苦臉的歐陽春嵐。馮士民大驚:「春嵐,你怎麼啦?」「大難臨頭了。」說著淚水滾滾而下,她泣不成聲說:「我是來向你告別!」
  • 鄭洪山要他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把歐陽春嵐搞到手,可是辦法都想盡了,歐陽家都沒有鬆口。見馮叫花又來要救濟,就很煩躁。馮影勤趁機問道:「我看支書似有什麼心事?」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