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的覺悟--讀〈後赤壁賦〉有感

敬紙
font print 人氣: 6077
【字號】    
   標籤: tags:

夏天的赤壁是浪漫的,深秋的赤壁卻是寂寥的。雖然如此寂寥,可是蘇軾的〈後赤壁賦〉卻還是那麼禪機深邃,曲徑通幽。

歷來認為〈後赤壁賦〉只是前赤壁賦的補充,在我看來,〈後赤壁賦〉比前赤壁賦更加高深,耐人尋味。看一看蘇軾的經歷,這篇賦彷彿是他對自己的預言。

神宗元豐七年,蘇軾離黃州,奉詔赴汝州就任。長途跋涉,旅途勞頓,蘇軾幼兒不幸夭折。且路費已盡,加上喪子之痛,蘇軾上書朝廷,請求暫不去汝州,先到常州居住,被批准。當他準備南返常州時,神宗駕崩。

年幼的哲宗即位,高太后聽政,以王安石為首之新黨被打壓,司馬光重新被啟用為相。蘇軾復為朝奉郎知登州(今山東蓬萊)。四個月後,以禮部郎中被召還朝。在朝半月,升起居舍人,三個月後,升中書舍人,不久又升翰林學士知制誥(為皇帝起草詔書的秘書,二品),知禮部貢舉。

當蘇軾看到新興勢力極端壓制王安石集團的人物及盡廢新法後,再次向皇帝提出諫議。蘇軾至此是既不能容於新黨,又不能見諒於舊黨,因而再度自求外調。他以龍圖閣學士的身分,再次到杭州當太守。

元祐八年,新黨再度執政,蘇軾再次被貶至惠陽(今廣東惠州市)。而後又被再貶至更遠的儋州(今海南)。後徽宗即位,調廉州安置、舒州團練副使、永州安置。

1101年(元符三年)大赦,復任朝奉郎,北歸途中,於1101年8月24日(建中靖國元年七月二十八日)卒於常州(今屬江蘇),享年六十六歲。葬於汝州郟城縣(今河南郟縣),御賜諡號文忠(公)。

當蘇軾在深秋季節要去遊覽赤壁時,要魚得魚,要酒有酒,似乎人生的境遇開始發生轉機。江水減小,露出斷岸千尺,經歷風雨洗禮的山顯得高了,高高在上的月亮卻顯得小了,水落了,堅忍的石頭就露出來了。才相隔多少日子,江山的原貌就認不出來了。這不就是在說蘇軾自己嗎,新黨的衝擊,把斷岸埋沒,把高山沖刷,把石頭掩蓋,可是當新黨勢力減弱的時候,自己就顯得高了,高高在上的大官卻小了,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當神宗駕崩後,蘇軾的境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正的「水落石出」了。可是正當蘇軾「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的時候,卻發現,雖然在高位可以一呼百應,風起水湧,卻讓他既悲且懼,「凜乎其不可留也」,不能在頂峰停留。事實證明,新黨再度執政後,蘇軾再次被貶,而且貶的更遠,這是他恐懼的結果,也是他悲傷的緣由,所謂「物極必反」,「福禍相依」,到達頂峰就意味著衰落的開始。

當蘇軾看透了官場,看透的人生的時候,最好的生存方式就是順其自然,如舟行於水,「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任憑它漂流到哪裏就在那裏停泊。可是這樣的生活是寂寞的,如二客不能與之攀岩登高一樣,這樣的生活只有孤鶴為伴。當蘇軾放下了世俗的行樂,就得到了超凡脫俗的快樂,羽衣蹁躚的道士在臨皋歡迎他,詢問他的赤壁之樂,夢中的蘇軾快樂於自己的覺悟,孤鶴乃道士也。驚醒時,開窗一看,卻看不到他在什麼地方。此處文中有畫,畫中有禪意,如莊公夢蝶般的一夢,讓蘇軾有了「尋道」的渴望。

對人生的際遇有了清晰深刻的認識之後,蘇軾的思想得到更進一步的昇華,雖然生命無盡,可是終究要受這世俗名韁利鎖的羈絆和痛苦,只有真正的入道,才能真正的自由。儘管蘇軾在此之前信奉佛教,對佛法卻沒有深刻的理解,只是限於表面的禪理思辨,沒有真正的實修。赤壁之遊後,才表明了自己真正的決心,真正對「道」的渴望,開始了自己的尋道之旅。

【附】原文: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gāo)。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

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似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

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chán)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hú)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凜乎其不可留也。返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gǎo)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

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翩仙),過臨皋之下,揖(yī)予而言曰:「赤壁之遊樂乎?」問其姓名,俯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chó u)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寤。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譯文:

這一年十月十五日,我從雪堂徒步出發,準備回臨皋。有兩位客人跟隨著我,走過黃泥阪。這時霜露已經降下,樹葉全都脫落。人影倒映在地上,仰頭望見明月。四下顧盼,心裏十分快樂;於是一面走一面吟詩,相互應答。

過了一會兒,我嘆惜地說:「有客人卻沒有酒,有酒卻沒有菜肴。月色皎潔,拂風清欣,這樣美好的夜晚我們怎麼度過呢?」一位客人說:「今天傍晚,我撒網捕到了魚,大嘴巴,細鱗片,形狀就像吳淞江的鱸魚。只是,到哪裏去弄到酒呢?」我回家和妻妾們商量,她說:「我有一斗酒,收藏很久了,就是為了應付您突然的需要。」

於是,我們攜帶著酒和魚,再次到赤壁遊覽。長江流水有聲,斷岸千尺高,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才相隔多少日子,而江山的面貌就認不出來了!

我就撩起衣襟上岸,踏著險峻的山岩,撥開紛亂的叢草;蹲在虎豹形狀的怪石上,登臨虯龍形狀的樹林,攀上猛禽棲鶻做窩巢的懸崖,俯視水神馮夷的深宮。兩位客人都不能跟著我到這個極高處。我劃然一聲長嘯,草木為之震動,高山回鳴,深谷回應,風起水湧。我於寂靜中生出悲心,於肅然中生出恐懼心,心寒不可久留。返回登船,把船划到江心,任憑它漂流到哪裏就在那裏停泊。

這時快到半夜,望望四周,覺得冷清寂寞得很。正好有一隻孤鶴,橫穿江面從東邊飛來,翅膀像車輪一樣大小,尾部的黑羽如同黑裙子,身上的白羽如同潔白的衣衫,它嘎嘎地拉長聲音叫著,擦過我的船向西飛去。

過了會兒,客人離去,我也回家睡覺。夢見一位道士,穿著羽毛編織成的衣裳蹁躚飛舞而來,過臨皋飛下來,向我拱手作揖說:「赤壁的遊覽快樂嗎?」我問他的姓名,他低頭不回答。「噢!哎呀!我知道了。昨天夜晚,邊飛邊叫經過我船上的,不就是你嗎?」道士回頭笑了起來,我也忽然驚醒。開窗一看,卻看不到他在什麼地方。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嘆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
  • 天真爛漫的蘇東坡,在政治上表現出直言無諱、嫉惡如仇的耿介性格,對於朝政流弊每每藉由詩句托事以諷。但君子向來不容於小人,蘇東坡也難幸免。元豐二年(1079),一些投機政客從東坡的詩文中羅織罪名,並以謗君之罪將他逮捕,送入京師御史臺獄。此樁「烏台詩案」後,蘇東坡被責授黃州(今湖北黃岡) 不得簽書公事,形同軟禁。
  • 文乃作者貶官黃州時,和賓客遊歷赤壁以後所寫。當時作者誤認為所遊之赤壁即為赤壁之戰的赤壁,所以文中對周瑜、曹操興起一些感慨。蘇軾這次遊赤壁是在秋天,同年冬天又重遊一次,也寫一篇賦,為了所區別,故有前後赤壁賦之分。
  •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音:板)。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嘆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似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須!」於是攜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
  • (中央社記者翁翠萍台北28日電)國立故宮博物院首度以赤壁為主題的「捲起千堆雪─赤壁文物特展」,今天起在故宮正館1樓103、104兩個展廳,展出距今近1000年的宋朝蘇東坡前赤壁賦原件與歷代相關文物60組件。
  • 蘇東坡在黃州五年,一方勤讀佛書,一方面與質樸的農夫、漁民為友,以大自然為家。他的心性更為提高,胸襟益加開闢,對生命有更深刻的體悟,而他的藝術才情也獲得昇華。
  • 〈念奴嬌.赤壁懷古〉、〈赤壁賦〉、〈後赤壁賦〉都是在蘇軾被貶黃州三年後,於元豐五年而作,同是一地,三篇文章卻風格迥異,篇篇精妙,堪稱奇文。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帝鑑圖說》插圖《望陵毀觀》,描繪唐太宗體從魏徵勸諫,拆毀了台觀。(公有領域)
    唐太宗嘗言:「至如隋煬帝暴虐,臣下鉗口,卒令不聞其過,遂至滅亡,虞世基等尋亦誅死」。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暴政,不僅「防民之口」,官員們還肉麻的為暴政歌「功」頌「德」,這樣的政權又能維持多久呢?
  • 一座燕子樓,引來文人墨客無限懷念。而樓主是大唐的一名歌妓,名叫關盼盼。白居易、蘇軾、文天祥等人吟詠燕子樓,必會提起那位忠貞的美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