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江湖風塵歸真路(上)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千古人間一台戲 輪迴轉生換場地 生生角色不一樣 多少荒塚祭風雨
遙望長天天不語 多少恩怨都是迷 人生大戲為誰演 真我是誰來這裡
大法洪傳耀寰宇 神功喚醒千百億 魔難陪我駕長車 講真相我救人急
大道一路通天去  ——恭錄李洪志大師著《洪吟.三》「喚醒」

一、從沒到過的淳樸世界

小箭子蹲在這滄州山巔的石頭上,呼嚕呼嚕啖了一個大香瓜,吐了口氣,抬起衣袖抹著嘴巴時,才發現那驢子正垂著涎子瞪著兩隻黑眼珠望著自己,就順手把瓜皮子丟了過去,看著就要落到驢子嘴裡,就到驢車裡抱了一綑草料放到驢子腳邊,手掌往驢腮上輕拍了兩下,吃飽了,好好歇息半晌吧,驢子嗚喔了兩聲,回了小箭子。

頃刻工夫,那驢子果真歪著脖子軟軟的癱在地上,嘴裡還銜著一支草根兒。小箭子才想起今兒個天未亮,匆匆喝了兩碗靈兒阿娘燉的小米粥,揣了兩塊小麥烙餅,映著雪光就趕著驢子上路了。那驢子乖馴的拉著一車子香瓜,踏著細雪花,攀過滄州山頭,下到山腳時,太陽才趕上了半山腰。小箭子望著河裡蕩漾的陽光,讓驢子在河邊吃了青草,沖了一身涼,拉著驢子過了河,又往通州老鎮趕去了。

在鎮上尋著了果鋪子,把一驢車香瓜卸進鋪子裡,掌櫃的給了銀子,又細心好意的把一顆大香瓜放回驢車裡,笑著說:「小兄弟,長途遠路的,留著路上好解渴。」小箭子謝了掌櫃的,又在鎮上買辦了些白酒、小棗、黃麵、織品等,也裝了滿滿一驢車,就又往村裡趕回來。

橘黃色的大太陽已墜落前面山頭上,小箭子望向山谷裡,空中飄著裊裊炊煙,那就是歸德村了,瞧著旁邊的驢子已吃飽睡足,正彎著小腿往肚腹上搔著癢,小箭子心裡就踏實了,只要望這山坡滑下去,一盞茶工夫就到了歸德村,準能趕上靈兒阿娘的晚餐。

算算在歸德村也待了個把月時光,小箭子一想起來就覺得奇妙。那天夜裡,銜了七然爺的命,一路催著驢子從五里坡踉踉蹌蹌趕到了這歸德村,到了村子口,天才濛濛亮,一條結了冰的小河橫在驢車前,在晨曦裡閃著亮光。小箭子一聲吆喝,甩起鞭子就趕著驢子踏上冰河,哪裡知道老天爺設了陷阱似的,驢蹄子踩了兩腳,就連驢帶車栽進了冰窟窿裡,只剩兩隻驢腿子還在冰上有氣無力踢踏著。小箭子一手緊握著韁索,一手抓著驢車把桿,正在錯亂驚慌時,卻聽到一串銀鈴似的聲音從耳際傳來,「好好笑啊,這人怎麼趕著驢子滾進河裡去了,可上不來啦。」小箭子聽著是小女娃兒的聲音,卻覺著純淨得像初冬的白雪,一時心裡的驚慌化了開來。

「小哥哥不必慌張。」正在算計著如何把驢子從冰雪裡拉上來時,又聽到了那女娃兒的聲音。只見對岸拋過來兩根粗大繩索,小箭子躍起身去抓時,卻在冰上滑了一跤,可總算把繩索攛住了,那女娃兒還說著:「娘料到會在這跟小哥哥碰面,早備了繩子了。快將驢腿子縛緊了,另一條繩子縛著驢車,咱讓驢子先上岸,過幾天雪化了,那驢車自然能上得來。」小箭子聽了這話覺著貼心,瞧向岸上,那女娃兒頭上綁了兩條髮辮子,碎花布結兒在空中飛上飛下,身旁站了一位大娘。小箭子將驢子與驢車分開來,都縛緊了繩子,一個觔斗翻上了岸邊,那大娘接過繩索,將驢車繫在了一棵大槐樹上。小娃兒也跑過來拉起繩子,幫著小箭子把驢子拉上了岸。小箭子拉著驢子隨著靈兒跟阿娘走進村裡,這歸德村只有幾十戶人家,一路上村人親切的招呼著,覺著像回到了自己的家。

待到雪融化了,擱淺河裡的驢車被推上岸來,幾個村人在村頭茄苳樹下敲敲打打的修好了,幾個小孩兒拉著靈兒在那驢車裡竄上竄下,看著孩子們的喜樣兒,小箭子一時也不想走了,把七然爺交代的任務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就這樣待到了現在。

在歸德村裡,村人無憂無慮的過著日子,小箭子覺著是從沒到過的淳樸世界,卻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來。那年在山崩地裂中,要不是自己在瓦礫堆裡哭著嗆著,讓海二叔聽到了給抱了出來,要不是跟著行俠仗義的七然爺在「清風客棧」混事兒,闖江湖,在五里坡那個龍蛇混雜之地,不知能否存活到今天。客棧裡大小夥計常問起小箭子打哪來的?海二叔瞧著自己,冷冷的給擋回去的那句話:「小箭子從石頭裡迸出來的。」永遠留在心底。

橘黃色的太陽已染成了紫紅色,眼看就要墜入山坳裡了,小箭子一時想著這世界甚是奧妙,覺著自己一路走來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小箭子哥快快回家去啊。」不知何時,靈兒的兩條小辮子從驢車旁的七里香叢裡竄了出來,手裡拿著黃色的絲絹兒說:「你看,這東西還在河裡盪著不走呢。」小箭子瞧著那絲絹兒,心裡一陣驚喜。

二、絲絹兒上織繡的山川河流

靈兒催著小箭子趕著驢車回到家裡,月牙兒已剪上了紙窗,月光瀉滿屋子裡。小箭子將河裡拾回來的絲絹兒攤在桌几上,靈兒見了欣喜的叫了出來:「哇!阿娘您看,那絲絹兒上飄著一圈圈的亮光,好漂亮啊。」靈兒阿娘正端著一只大陶碗走來,趕忙放在了桌上,見那絲絹兒上織著一個工整的「助」字,看著不解,又翻過背面來,上面卻織了錯綜的山川河流,靈兒阿娘手指細心的點上,順著那山頭移動,心裡想著:「這可不是一張絲線織繡的地圖?」抬起頭來望著小箭子說:「靈兒從小長在這樸實的村莊,未染人間煙火,心思單純,看到什麼自然就說出來了。」

靈兒阿娘指尖在一個山頭停住了,瞧著上邊織著「滄州」兩字,說:「這像極了咱這裡的滄州山。」又望了一眼小箭子,小箭子正喝著茶,若有所悟的說:「到了這歸德村,從沒見過的山水人情,把七然爺囑咐的事給忘乾淨了。」

就是那天夜裡,七然爺嘴裡咬著菸桿,鄭重的望著小箭子說:「自清風客棧豎起旗幡營商以來,頭一回接了這趟沒湯沒水的生意,那人還說,量著清風客棧俠風義氣,才託了這生命一樣重要的事兒,還說對咱們是好事兒。」小箭子在月光下,從七然爺手裡接過那條絲絹兒,塞進懷裡,就連夜奔歸德村來了。

靈兒阿娘指尖滑到絲絹兒左上方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流上,思索著說:「祖先就是從這裡過來的,小兄弟,咱歸德村幾十戶人家,幾代前就在這山谷裡等著你了。」

靈兒望向紙窗,不知何時月牙兒已悄悄溜走了,就燃上了蠟燭,悠蕩的燭火照得那桌上的絲絹兒發著亮光。

第二天,晨曦裡,整裝待發的隊伍從村前迤邐至小河邊,拉車的、徒步的、騎著小驢子的,背著小孩兒的,都帶了滿滿的乾糧食水。有個漢子從人群裡鑽了出來,向靈兒阿娘回報村人都來齊了。此時,有兩個孩兒從小箭子驢車裡匆匆竄了出來,靈兒跟著探出頭來喊著:「到了前邊來找我玩啊。」阿娘站在驢車上也囑咐著:「跟好了阿爹阿娘,咱這趟路遠著呢。」回頭望了一眼村子,雲霧中,歸德村還沉睡在山谷裡,驢車旁,一排直挺的野薑花沾著露水,在晨風裡抖擻著陣陣花香,靈兒阿娘自語著:「再見了,歸德村。」

小箭子從井裡打來了一桶水,那驢子迫不及待的將嘴巴埋進桶裡,半晌,小箭子吆喝了幾聲,驢子才肯伸出頭來,小箭子將剩下的半桶水往黃鬃背上沖去,就躍上了驢車。

靈兒阿娘站在車上,向那照管隊伍的村漢子揮了揮手,那漢子領了命,一忽兒不見了。靈兒阿娘轉過身來,握著車桿子說:「小兄弟,我們出發了。」小箭子拍拍了驢屁股,驢車就慢慢的顛簸著滾動了起來,靈兒阿娘一面看著手上那絲絹兒,望著前方說:「對照著這絹兒上的山川河流瞧,左邊連天的是滄州山,右邊就是咱村裡那條河了,順著這滄州山麓走,山要離驢車子遠了,那小河就該流到了咱腳,再走一段路,等著別了滄州山,穿過河底,就能攀上劍州山腰。」靈兒阿娘瞧著那絲絹兒右方一個山頭織著「劍州」兩字,說:「咱隊伍依著山腰繞過半圈,從歸德村一路跟來的那河流也就不見了,過了劍州山,再行個半里路,就能看到還鄉莊了,小兄弟,這絹兒上就織到了這兒。」小箭子轉過頭來望著靈兒阿娘說:「託事的人向七然爺說了,照著絲絹兒上的路兒走,到了盡頭,自然會有另一塊絲絹兒來拼上的。」靈兒阿娘說了:「可還鄉莊那地方不平靜,得提著點兒心。」

小箭子趕著驢車踱上了劍州山腰,回頭往山下瞧去,村隊伍正彎彎扭扭的涉過溪谷。此時,一群鳥兒正啁啾著劃過頭頂,小箭子抬起頭,朝天空呼嘯了兩聲,靈兒從驢車裡探出頭來,高興的喊著:「咱村裡的雀兒也跟著來了。」

三、還鄉莊,可這地方不平靜

幾番腳程過了劍州山,小箭子的驢車領著隊伍走進了一片白樺林,蒼茫的枝椏插向無盡的天空,心裡跟著升起一陣悽涼。卻瞧見那群雀鳥兒仍然追著風,穿梭在枝葉間。出了樹林,一時霍然清朗,靈兒攀著阿娘肩膀指著前方,雀躍的說:「阿娘您看!前邊熱鬧著呢。」靈兒阿娘瞇著眼睛緩緩的說:「我們到了還鄉莊了。」

時候早過了晌午,街市裡仍然人聲嘈雜,日頭高高掛在街旁一家閣樓簷瓦上。驢車帶著隊伍滾動在街道上,吸引了莊人好奇的眼光,紛紛圍攏了過來,閣樓上也有客人倚著欄杆望向車隊,靈兒阿娘示意小箭子放慢車行速度,以免攪擾了街市秩序。

小箭子掏出水壺仰頭灌了口水,抹著嘴巴時,看見街道上有人掮著糖葫蘆叫賣,旁邊一婦人斜背著包袱牽著男孩兒,一副趕路樣子,那男孩指著紅豔豔的糖葫蘆,拖著婦人不走了,嘴裡叫著:「阿娘買糖。」那婦人正待抱起孩子時,後面傳來一陣雜沓的馬蹄聲,小箭子轉身望去,一隊馬騎正朝這裡奔來,那領頭的滿面鬍髯,高聲喊著;「讓開!讓開!」圍觀的莊人見了這陣仗吃了驚嚇,都退到街邊去了。婦人抱起抓著糖葫蘆桿兒的男孩,正要離開時,馬隊已奔了過來,馬背上的虬髯漢子叫囂著:「好娘兒爺帶你去玩去。」張手將那婦人擄上了馬背,男孩兒一時嚇著了,看著那串糖葫蘆滾落地上,嘴裡還嚷著:「我的糖葫蘆!」掙扎著從婦人懷裡跌了下來,又被後面馬騎上的漢子擒了去。

小箭子瞧著這景況,已按捺不住,將韁繩交給了靈兒阿娘說:「大娘,煩您駕著驢車。」靈兒阿娘囑咐著:「小兄弟留心。」小箭子先落至地上撿起那串糖葫蘆揣進兜裡,瞬時一個翻身飛向天空,瞄準了馬隊裡的一個漢子,一陣風輕身墜下,先踹了那馬屁股兩傢伙,那馬兒痛得嘶叫著翹起後腿,馬背上的漢子一時還沒意識到,抓著韁繩身子跟著前傾,小箭子悶聲不響,逮了機會一腳將那漢子踹落地上,自己飄落馬背,嘴裡一聲呼嘯,雙腿夾著馬腹追了上去。

「鄉親們!快快擒住了這群賊匪,光天白日下竟敢在咱還鄉莊強擄婦孺。」小箭子估量著單騎難敵賊眾,心裡生了算計。眼看幾位義士挺身奔了過來,就拉高嗓門喊著:「先救了孩子要緊。」霎時從兜裡掏出兩粒糖葫蘆,運了功力,一粒擊向那擄著男孩的漢子,一粒擊向馬腿,只聽見那漢子「唉呦!」一聲慘叫,馬¬兒也抬起前腿嘶鳴著,一時人仰馬翻,漢子痛得鬆了手,男孩彈上天空,被莊人義士接了去了。

這場面激起了莊人義憤填膺,一時都圍攏了過來,那虬髯漢子見勢頭不對,攛緊韁繩,勒住了奔馳的馬頭。這時,小箭子不敢再接近了,生怕那漢子傷了婦人,就一面遠遠喊著:「放了人,咱倆不相欠。」一面掏出那串糖葫蘆,只留著一粒在兜裡,剎那間,將那糖葫蘆桿兒射向馬屁股,同時,兩粒糖葫蘆擲向那漢子。瞬間,只見那馬兒抬起腿一陣嘶叫亂跳,小箭子料到那馬屁股吃了桿兒了,可那糖葫蘆卻被虬髯漢子揮手掃上天空。此刻,卻聽見空中傳來靈兒天真的聲音:「小箭子哥,我要會飛我就來幫您打壞人。」小箭子回頭,卻瞧見靈兒真向自己飛來了,小箭子倒想起那男孩兒來,就掏出兜裡剩著的那粒糖葫蘆,擲給靈兒說:「男孩定哭壞了,快快給他。」靈兒接了糖葫蘆,自個兒卻嚇了一跳,自語著:「我真飛起來了。」一忽兒又飛回驢車上了。

只這一瞬間,馬隊紛紛落荒而逃,那虬髯漢子見了圍攏的人群,認了輸了,悻悻的說:「小子,我這是倒了霉了,你也不必高興過早,爺爺此仇必報。」伸手摘了婦人身上的包袱,將婦人推下了馬,掉轉馬頭,逃出人群去了,街道上一群村人趕緊將婦人扶了去。

「各位鄉親,謝了。」小箭子抱拳向莊人致謝,跳下馬來走回驢車時,遠遠的看見靈兒抱著那男孩,向自己揮著手,男孩正高興的吃著糖葫蘆。

經過一番折騰,靈兒阿娘領著村人來到莊外曠野埋鍋造飯時,已是黃昏時分。此刻,靈兒跟阿娘正在驢車裡歇著,小箭子獨個兒坐在車上看著那絲絹兒上的山水流行,心裡想著另一塊絲絹兒何時會出現,一面懊悔著自己把時程耽擱了。陣陣晚風徐徐吹來,那驢子脖頸上的銅鈴叮叮噹噹響著。

忽地急風驟起,一時銅鈴聲零亂作響,小箭子抓著絲絹兒,屏息靜聽,暮色中,只見三個人影從槐樹上慢慢飄下,其中一人正是那虬髯漢子。小箭子不驚不懼,躍至槐樹下,拉開架勢,那虬髯漢子卻抱拳敬謹的說:「不打不識,兄弟,方才在樹上已瞧清楚了您的絲絹兒,想不到咱們是同路的。」小箭子正詫異時,虬髯漢子已攤開掌上的絲絹兒,正色的說:「咱在這還鄉莊候您多時了。」小箭子這才領悟過來,這時,靈兒跟阿娘已站在身旁。小箭子忙將自己的絲絹兒跟虬髯漢子的拼合,果然山川河流都對上了,靈兒阿娘細細審視了一番,才將那絲絹兒掀至背面,正繡了個「師」字,點著頭說:「這絲絹兒沒錯。」小箭子只心裡想著,怎個如此巧妙的安排。

虬髯漢子又抱拳說:「往後這趟路各位放心了,咱兄弟在這破天峰一帶闖蕩多年,料定沒人敢擋咱的路,可咱們大隊人馬,照著這路¬兒走,準要個十天半月。各位趁著這莊上物資豐饒,正好備足了糧草,往後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了。」這時有人將那婦人的包袱交還了小箭子,虬髯漢子指著絲絹兒邊上一座高峭山頭,說:「這破天峰山勢險峻,沒咱兄弟帶著大夥兒很難過得去。這些年,咱兄弟早有收山之心,方才見識各位義氣,恰促成了咱們心意,跑了這趟,就不做山賊這勾當了,自個兒回鄉去耕地營商去了。」靈兒阿娘聽了,望了一眼那漢子說:「咱們既在山川裡相逢,是有緣了,得要告訴您,這掉頭一走,就白跑了這一趟,後面好事兒您就錯過了。」虬髯漢子只是笑著不理會。

忽然呼嚕一聲,那男孩兒不知何時從驢車輪子下鑽了出來,嚷著:「是那壞人搶了我的糖。」靈兒忙拉了男孩手兒,說:「可現在壞人變了好人了。」旁邊一群漢子都笑了。(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伯抱著書慌慌張張的擠進人群裡,一心只想找到那天送書給他的那位小姐,這時舞台上正在進行著歌唱比賽,囂張的小喇叭把女歌者顫抖的聲音帶向天空,台下的觀眾幾乎停止了呼吸,幾秒鐘後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當那個唱歌的女生向觀眾深深一鞠躬時,月亮已高掛天空。

  • 每年一到中秋節,總像又回到了遙遠的故鄉,聞到了瀰漫在大街小巷的月餅及柚子的香味。
  • 嗩吶一聲長長的悽號,從遠古劃過曠野,像位高風亮節的勇士獨立山頭,頓時雲淡風清……
  • 2007年台灣燈會從3月4日開燈的一刻,佔地35公頃的會場上千燈齊亮,一片浩瀚燈海,照亮了嘉南平原的天空,燈會將一直延續到11日閉幕。
  • 尖銳的鈸聲中,金色閃電劃過天幕,霎時一個白面書生型的布袋戲偶從天而降,在台前被偶師接住了,頭頂黃色綸巾正待飄落,耳邊只聞勁風疾至,一團黑影已迎面奔來,白面書生心裡暗叫不妙,後台硬鼓聲急如大豆落玉盤幾古幾古敲起時,書生一記「日月騰空」身體倏然躍起,緊接著一個扁魚翻身,腳下勁道已穿透黑影,「哎呀!」一聲,黑衣惡煞已飄落地上,正躬腰叫痛,書生一陣風趕到:「惡賊休逃!看我來收拾你。」
  •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受邀在台灣嘉義市嘉北國小的校慶運動會開幕式上展示功法,涵蓋該校修煉法輪功的學生在內的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站滿了整個操場,在清晨溫煦的陽光裡,展示法輪功美妙殊勝的五套功法,吸引了該校老師、學生和社區人士讚賞的眼光。
  • 我跳下騾車後,小三子從車上拋給我一個大香瓜,指著朝南的黃土路說:「青河村從這裡走,個把里路就會有個歇腳的地方,這幾年不怎麼太平,您自己保重吧。」他坐在騾車上,揚起長長的皮鞭朝騾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邊擔著蔥一邊擔著蒜
    我搖晃著兩條長辮子
    我搖晃著一身的俏模樣

    姑娘我下了西涼山
    我一頭擔心著爹一頭擔心著娘
    我心裡頭搖晃著家鄉
    我要去集上找阿兄的俊模樣

  • 這一條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紅紅綠綠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邐向街尾的北門口,下午軟軟的陽光不爭不鬧的鋪灑在市街上,菜攤子、行人塞滿了街道,一輛機車後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騎車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彎來轉去,閃過一堆人後,帶著一股白煙,鑽進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邊的窄巷裡。
  • 砰然一聲巨響,大師啊!我終於看見了那一道曙光;亙古繁衍的三千紋路被斷然劈開,鴻蒙渾沌中,赫然劃破宇宙洪荒的,就是這一道斧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