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话说这武夷山虽没有泰山的高耸挺拔,也没有黄山的变化奥妙,却是丹山碧水、奇峰异洞,自古就是仙气弥漫的绝妙胜地。这个王喜一入武夷,就被这股袅袅仙气吸引着…
“你昏迷了三天啦!”妈妈爱怜地说:“你们三个那天骑车出去就没回来,我们到处找不到你们,天又一直下着奇怪的雨。昨天才有人在河岸边发现你们…
这里只说说一名不见经传的岳家军小人物。这名小兵名唤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后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半神人明白了“国家”想说的,除非重大事件发生,在平时,社会福利体制不管再健全再庞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让国中百姓都能拥有善良的心,才是“国家”想走的道。
7 “在绳子断掉之前,不妥协的话,你的朋友就要变成活烤鸭了。”邪王邪恶地大笑着对小宇说。 “啊!”小宇看到小真被折磨成这样,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不是不放弃‘真、善、忍’吗?”邪王邪笑道:“你的‘善’在哪里呢?──乖孩子,你只...
话说这个杜孙自从梦得宝剑,学会挥剑斩妄念之后,道行已是不可同日而语。那老道也频频在梦中说话,教他如何穿墙过壁、凌空飞行、瞬间移行等术类的手法,杜孙越来越得心应手。
他们被带进了一座很大的宫殿。宫殿很漂亮,里面的男男女女都长得很俊美,穿着华丽。 “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小真小声地问。
上回说到了黄山山神指引卢生入山修道,而这山神却不是山里唯一的神仙,还有许多修道之人隐居洞中,那也是另一番境界。
小米被漩涡卷进去后,掉到了一个黑黑的地方,什么都看不见。他觉得很害怕。 “这里是哪里?”他大喊着。“这里是哪里?……”他听到了一阵阵的回音,像涟漪一样,荡在空气中。
放暑假了,小宇三人又相约出来骑脚踏车。虽然天气很热,太阳毫不留情,但他们也毫不在意,每天从士林骑到淡水。到了淡水,三个人各捧一大碗冰,坐在河堤上。傍晚凉凉的风吹着他们汗湿的衣服,舒服极了。
这个黄山灵气,也不是人人都见得到的,肉眼瞧不见、双手也触不及,完全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少数人天生特别敏感,也是他们造化的机缘。
话说在明朝成化年间,皖南黄山出现了一只害人的蛇精,这蛇精也颇有来历。
说到这地仙,就不得说说这山神了。不是每座山都有山神,有些山有,也些山没有,一般人很难从肉眼瞧出。有些敏感的人隐隐感觉到山间灵气…
像这位王家界的土地公,任内不知做了多少这类的善举,方圆五百里地不知感化了多少人心向善…
丁富户找来管家一问,原来是半年前入庄的丁王二看管的,从此就对这丁王二留上一份心了。
今天讲的故事是关于地仙的故事。什么是地仙?天上有仙,这就不提了。洞府有仙,各方土地有福德正神,百岳有山神,大河有河神,也有修炼成仙的…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而故事中的主角们化身为葛里欧,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
红䝙啊,红䝙,它为什么一定要将人们变坏呢?因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与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斗狠,恣意伤人,包括自己人,互斗且互相残杀,到最后,依旧什么都不剩,大地变得极度荒芜,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复存在。
笔如手术刀,划过生死、荣败、悲喜,带着时而温柔、时而锐利的目光,写下医前、医后、医外,关于亲情、爱情、友情、医情、同情的故事。这是三十年前的侯文咏,也是后来所有侯文咏的原型,而故事还在继续。
“国家”也希望境内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会扶持善良的执政者与官员们,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国家”会活得比较长久,如果选到不善的执政者与官员们,那“国家”就头大了,因为不善的执政与官员,就像一个个毒瘤,侵蚀着它、腐蚀着它,预告它的死亡,“国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国家”没有清除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吗?它不要……。
“话梅乌鸡”不是一道菜,而是一个人,或许只能称之为一个生物学上的人。他其实是我的一个同事,南方人,四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微有驼背。他人不坏,工作也很卖力,尽管穿着有些邋遢。
公驴的墙建得越来越高,高达50丈。后来为了安全起见,他索性勒令村民们在上面加了一个盖,将整个庄子牢牢罩住,封闭得密不透风。这样的后果是,村民们不但白天也需要打着灯笼、点上蜡烛,更要命的是因为遮蔽了自然日光,使得庄稼无法光合作用,就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饥荒和恐怖正逼近龚庄。
第二年,在蒋公的首个祭日,祥林嫂从土地庙进香回来后,当晚就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也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梦的起点。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这句话对于阿Q来说只说对了一半。至少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今年的中秋节有点特殊。最令他激动的则是传言中正在建造的未庄大船。 不知不觉,阿Q飘洋过海移民北美已经近20个年头了。最初因为自称赵家人被赵太爷一顿...
在许多人眼中,莎拉拥有完美的人生,有份体面的工作,有个相恋多年的男友,衣食无虞,未来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见一只声称自己能够预言的猫,接着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如果生活支离破碎,谁能陪你走过艰难时光?或许猫比我们,更懂人生……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在偶然间,看到中国了一位武警自述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很震撼。第二天无意中又看到了这篇证词的英文翻译报导,我把证人武警的录音下载下来听。我听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我希望一开始就尽可能对皮克威克奶奶做个详尽的介绍,免得接下来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这本书中,我真的会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还一直打岔问我:“谁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个子多高?年纪多大?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头发长吗?她穿高跟鞋吗?她有小孩吗?有皮克威克爷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