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这句话对于阿Q来说只说对了一半。至少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今年的中秋节有点特殊。最令他激动的则是传言中正在建造的未庄大船。 不知不觉,阿Q飘洋过海移民北美已经近20个年头了。最初因为自称赵家人被赵太爷一顿...
在许多人眼中,莎拉拥有完美的人生,有份体面的工作,有个相恋多年的男友,衣食无虞,未来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见一只声称自己能够预言的猫,接着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如果生活支离破碎,谁能陪你走过艰难时光?或许猫比我们,更懂人生……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在偶然间,看到中国了一位武警自述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很震撼。第二天无意中又看到了这篇证词的英文翻译报导,我把证人武警的录音下载下来听。我听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我希望一开始就尽可能对皮克威克奶奶做个详尽的介绍,免得接下来我一提到她的名字(在这本书中,我真的会常常提到她的名字),你还一直打岔问我:“谁是皮克威克奶奶?她长什么样子?她的个子多高?年纪多大?头发是什么颜色?她的头发长吗?她穿高跟鞋吗?她有小孩吗?有皮克威克爷爷吗?”
萧子远知道那是真的。那只系在他腰间丝绦上的玉蝉是白玉所刻,寥寥数刀便刻出蝉形。刀法痛快沉着,线条遒美洗炼,无丝毫拖沓迟疑。大巧若拙,随心所欲。世间只有一种刀法能够留下这样的刀痕——韩八刀!传奇中的天下第一刀客,传奇的刀法。
开春了,昨日寒风犹如冰针,今晨便骤然化为绕指柔的春水。柳条上绽出点点浅黄,使人灰暗了一冬的眼也明亮起来。萧子远吃过早饭便起身去绸缎铺。他精明强干,去年甚至把生意打入一向被蜀锦占领的关中市场…
虬毛伯站在路边,车辆不停地来来去去,速度都很快,红绿灯在路的两端很远的地方,前面是高耸的堤防,后面是街道。
“永清浴室”已逾半世纪,有记忆以来,它就存在了,坐落在一条五金街上。这条街两边由两排上下二层的洋楼所组成,从街头到街尾,一楼的店面卖的全是五金类,像铜条、铁板、螺丝钉、铁钉、云石……
一个城市就像一个人,有成长过程的兴衰,有生命的高潮与低潮。一个城市该如何记忆它自己,是否有静夜孤灯映照青石板的寂寞?是否有楼起楼塌、历史更迭的惶恐?城市作为一种空间的拓展,记忆蜿蜒,从一个时空进入另一个时空。
人走了,时间也过了,画留下来了,时间停止在那里?这幅画变成了历史。 台湾是不是这样?很多生命在生锈,而后腐掉?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画,笑语嫣然。她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红色丝绒,垫着一条细细的银项链。那天七夕,我偷偷打开盒子,把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平凡 我懒惰 还好有您 一直给我鼓励 对我永不嫌弃
我越来越觉得,有时我们在生活与网路中游荡,是为了寻找一个自己所属的部落。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我算是个很坚强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个死神那么悠闲地喝着啤酒,我却在这里忙个半死,结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声痛哭。
这位老大扬言宣称将来他出院以后,要砍掉住院医师以及主治医师各一条腿,好让他们感同身受疼痛的滋味。医师则扬言要强制老大去烟毒勒戒所。
他扭头看了她一、两次,她宽阔的脸孔毫无表情,踩着一双大脚,步伐平稳,慢吞吞前行,像是这条路她已走过了一辈子。走到城门口,王龙犹疑地停下脚步,一手稳住肩上的箱子,一手在裤带里摸索,翻找那仅存的几枚铜币,掏出两文钱,买了六个青绿色的小小桃子。
王龙走进自己房里,再度披上大褂,放下辫子,用手抚抚剃过的眉毛,又抚抚脸颊。或许他该去剃个头?这会儿天还没亮,他可以先到剃头街去剃个头,再到大宅院去接那女人。如果手边子儿还够多的话,他就打定主意去剃他一剃。
圆仔花不知丑,大红花丑不知…… 大概要三、四十岁的人,凭借小时候曾经叨念过两句类似口头禅又类似童谣的字句,才会想起这两种花朵的姿影。
小说简介: 某省级大报记者杨杨在24小时之内的曲折经历:为了把一个死刑犯从枪口解救下来,她费尽心力,东奔西忙,从无望到希望,最终就要成功,岂料风云突变,一场悲剧难免…… (一) 新闻部主任杨杨顺着靠墙的过道,轻手轻脚朝礼堂...
江泽民岂肯罢手,不谋杀胡锦涛,似乎他睡不着觉,成了心病。
为什么全国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门才会自焚?为什么2001年前没有自杀自焚,2001年后也没有自杀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江泽民靠镇压学生,被邓小平看中,取得中共总书记的位置,企图复辟社会主义专政的计划经济,以文革模式大搞个人崇拜,为自己造神。
这场灾难先是从一个叫卜福的小镇开始的,先是一个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后来扩大成全国范围的一场瘟疫。这场瘟疫来势凶猛,正如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约翰等人对古欧洲瘟疫的描述,其惨烈程度远超古罗马尼禄迫害基督徒引发的历史上的欧州大瘟疫
2014年3月1日,正值中共“两会”前夕,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惨烈的血腥砍杀事件,至少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伤。这次曾庆红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事件,原本计划同时在5个城市进行,但出现意外后,其余4个城市并未有所动作。此外,两会前试图刺杀《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的事件也是曾庆红所策划的。
气急败坏的周永康决定谋杀习近平。他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习近平和他的保镖经过紫竹公园门口,他立即通知身边的保镖开枪射击。那保镖一紧张,没射中。听到枪声的习近平保镖挡住习的身体,回身反击,就引发了两边人的对射。幸好,习近平正在茶室门口,他们躲进茶室,茶室里的人全出来,周永康趁夜色逃走了。但是习近平的背上部靠近肩膀处被子弹擦伤了。这就是习近平在就职前消失60天的原因。这60天,全国纷纷猜测,其实他是躲到西山军营躲避暗杀和养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