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一字傳神

作者:鄭重

中國畫(fotolia)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北宋年間的一天,蘇東坡、黃山谷、秦觀及佛印和尚同遊西湖,在臨近一座寺院的牆壁上,見寫題著唐代杜子美〈曲江對雨〉一詩。四人誦到「林花著雨胭脂□」這句時,不約而同地在最後一字上卡住了。原來那一句末字因年久潮霉,脫落了。

四位詩人為顯才華,爭相補之。

生氣勃勃的蘇東坡稍加思索,首先開言:「林花著雨胭脂潤」,

老成持重的江西老俵黃山谷接著補字曰:「林花著雨胭脂老」;

文弱書生秦觀則猜是:「林花著雨胭脂嫩」;

最後輪到佛印,他一改前三者之故轍,笑吟:「林花著雨胭脂落。」

好一個「落」字!它活現了這位禪師四大皆空的虛無的思想境界。

但是,後來他們找來杜甫原詩一對照,方知竟無一人補對!杜詩原為「林花著雨胭脂濕,水荇牽風翠帶長。」

此一詩苑逸聞,不脛而走,傳為趣談。有位學士細細品味,歎曰;「四詩才雖未補中『詩眼』,卻賦出了各自的精神面貌:『潤』字反映了蘇東坡的『生』趣盎然;『老』字說明了黃山谷的『老』氣縱橫;

『嫩』字代表了秦觀的帶『病』氣質;

『落』字則象徵佛印和尚的淒『苦』身世。他們都是一字傳『神』!」

但,還是杜甫的「濕」字更為本色、質樸!

(事據《六一詩話》) @*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國古代民間傳說中,有個打鬼除邪的英雄叫鍾馗,他每走到一個地方,都專門懲治那裡的妖魔鬼怪,為老百姓剷除禍害。日子長了,惡魔厲鬼們無不害怕他。老百姓卻對他非常敬信,虔誠的供奉他。
  • 風,看不見,抓不著,常人認為無法畫出來的風,經過李方膺的巧妙構思,通過竹葉傾斜的方向,成功地表現了竹的舞、風的勁吹。
  • 紅似錦、柳綠如煙的季春時節。一日清晨,北宋翰林學士蘇東坡,正在一幢層樓飛甍、重簷流丹的書樓裡,瀏覽古人詞章;門官登階而上,送來詩友佛印禪師的長歌(歌體的詩)一首,只見全篇單字雙疊,共數十餘對,寫得十分怪異:
  • 相傳他(翟佑)十四歲時,其父因好友張彥復來訪,置雞宴厚款。酒間,瞿佑正好從私塾學堂回來。張彥復素聞其(翟佑)聰慧穎悟,出口成章,想當面一試,於是,指著席上香雞為題,命瞿佑賦詩一首。
  • 梅堯臣,關心國防,喜歡以詩談兵。當時,西夏時常進犯宋境,梅堯臣深為國憂,便註釋《孫子兵法》,進呈朝廷,並大聲疾呼:「將為文者備,豈必握武賁。」可他的《孫子注》送上去後,如石沉大海,杳無音信,令其十分苦惱。
  • 江西臨川有位布衣秀士張羽,賦詩作文,俏語連篇,他平生喜愛擊濁揚清,打抱不平,常言「愛憎不明,則助紂為虐,士子與其將『之乎者也』裝在腦中,不如化作匕首利劍,刺向惡人。」
  • 唐朝天寶年間,皖南有位文思敏捷、能言善辯的秀士汪倫,非常仰慕「詩仙」李白的雄奇詩風和豪放才氣。
  • 秦塤的試卷,最後呈到了金鑾寶殿,頗通文墨的皇帝一看,不禁搖頭唏噓,叫苦不迭。無奈這個聲色犬馬之徒秦塤,乃寵臣秦檜之孫,只好提御筆,將頭名狀元改成了第三名——探花。
  • 明朝成化年間,江西出了位狀元,名叫費宏,後腰金穿紫,官至宰相。由於他門第觀念甚濃,於是自作主張,將靦腆內秀的窈窕愛女,許配給了江蘇宜興吳尚書的兒子。
  • 當時,翁雒正旅遊金陵,沿途見餓殍遍野,哭聲震天,怵目驚心,頓添千絲沮喪,萬縷悲愁。翁雒回到住所,夜不能寐,取筆抒思,集唐詩名句,賦成〈江行即事〉一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