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若到江南趕上春

文/宋唯唯
font print 人氣: 70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道弟子天下兵馬都元帥吳越國王錢⋯⋯。保十年分野烽煙不起軍民咸安永無水旱常樂農業次願家國興霸壽籌延年 宮廷眷屬清寧內外子孫隆盛謹以丹簡關盟真仙謹復 水府金龍驛傳 太歲己亥二月寅朔十七日乙丑於西都錢塘府錢塘縣錢塘鄉錢塘湖水府吉文」

這是在西湖邊的博物館,在古陶、青銅器、碑文拓片前靜靜地巡遊時,遇見的一道長長的金卷奏摺。我的臉湊在清澈的玻璃前,一行一行地讀下去。「水府金龍驛傳」,多麼親切的字眼,油然地笑起來,暖融融地,印證了一個真的童謠。神話都是真的呢!這是我的祖母為我講過的古呢。這祈雨的君王,錢婆留,首開吳越江山的一代君王,他的故事,祖母告訴給我聽的。這是他寫的祈雨奏摺,在古早的歲月裡,烈日炎炎,赤地千里。錢王為了百姓蒼生,向天祈雨。焚香、祭天、禱告,念過了祈文,投入水中,龍宮裡的金龍,則是驛傳的信使,相當的可靠,人間的訴求經由他,呈給龍王。祈求他,會得菩薩心腸,降下甘霖,滋潤天下蒼生。

祖母講的故事裡,有他少年的頑劣,他盛年的發跡⋯⋯若干個朝代過去,他不死的靈魂依然守護河山,大宋王朝離開汴京,避難杭州,南宋後主宋高宗,溫軟纏綿的江南泡酥了鬥志,他並不思進取,這位偏安一隅的皇帝,原是這位吳越王的轉世呢⋯⋯。這些綿綿的故事,照例地,在夜晚,夏日的月光、水風裡,冬日圍坐的火塘邊,由祖母慢悠悠地講給我們聽。她瞇縫著眼睛,柔和的聲音,千秋萬代於她講出來,三言兩語,那簡潔令我著惱。我刨根問底:「那如何知道後主是吳越王轉世?有甚麼憑據?」

「一個夢啦!」她散淡地回答。那簡練令我想抓狂。

步出博物館,是金秋桂子的好天氣,空氣裡充滿了桂花的甜香。秋天的金色陽光,柔軟地在湖面舖上金箔的漣漪。穿過沿岸的楊柳蔭,沿著湖水行走,便走到了錢王府前。

桂子樹茂密的綠葉裡,黃色心蕊的桂子,爆發著濃烈的香味,帶著甜氣的。是紅牆夕照,王府的朱門,鎏金,莊嚴的大銅釘。兩帶紅牆,楊柳扶疏
。府前的荷塘裡,滿池的秋荷葉,依然青碧,圓滿,亭亭地相互覆蓋。這清明、盛大的秋啊。我依靠在彫花石欄前,處於秋的季節裡。

荷池,桂花香,西湖的水面,夕陽的光在波浪上,輕微褶皺的金箔,蕩漾著水聲,呢喃地拍打湖岸。湖盡頭的山影是孤山溫柔起伏的峰巒。夕陽泊在山峰。這靜謐的一幅孤山秋水圖,是白香山的「繞郭荷花三十里,拂城松樹一千株」。在秋的前方,是江南桃紅李白的好春光,「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這人世間的花開雪落,風雲流轉,到底,叫人流連,叫人如許繾綣。錢婆留的府邸,在這清秋圖景裡,也是年年月月,情致亙古罷。民間的傳奇是情致悠悠,然而,這紅牆垂柳,孤山西湖,原也只是散淡。這山水的殊異,大抵只為迢遞的光陰深處的傳奇。

我想到我遠方的祖母,在這秋氣薄暮的黃昏裡,她正彎著腰在場圃上收棚架,將晾了一天的棉花、糯米、乾菜,收進布包袱裡,一樣一樣地細致地過手,老眼昏花依然努力為之。平原上的夕陽是橢圓的一輪,沉入地平線,漫天紅光裡,收割過的植物棵根正散發青氣。露水的清氣落下⋯⋯我祖母在這瑣細而必須的勞作裡消耗一生。她講給孫女兒聽的這些故事,這些山遠水遠的地名,都是她一生中的遠意吧——這一念叫我傷痛。這人世的風霜,我該怎樣的行過踏過,方纔彌補她,不辜負她?

月亮升起來了,彎彎的柳眉兒在孤山的山頭,在西湖邊,錢王府前,漫漫人世的山水迢遞,皆是跨不過去的離分,是我蝕骨的傷痛。

我思念祖母。@ #(網路轉載)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詩》,不經意間一行詩句從眼前晃過,「過午醒來雪滿船。」——醉臥孤舟的人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大雪紛飛,天地茫茫。寂靜的天光,船篷外如織如幕的飛雪。那一種寂寞和自在,頓時叫人耳目一新。
  • (shown)明人馮夢龍先生編著的《情史》,收集了紅塵千萬載的迢遞時光裡,不盡的癡男怨女於這浮麗人世的貪戀繾綣。《情史》於人,是真的故紙舊雨……不知哪一冊哪一行裡,哪一則情深似海的故事是某一世你我的往事。
  • (shown)它在這裡等著我,在一個大風呼嘯,陽光金黃的深秋日子。我八歲時的好朋友,我的長鼻子木偶匹諾喬。
  • (shown)和廂房比較起來,在我的心裏,我們的彫花圍欄大木床,更加的像一間可親的小房子。 在我童年裡的夜晚,我和祖母躺在一只塞滿菊花的粗布條枕上,祖父躺在我的腳頭,床就像一條小船,從黑夜出發,慢悠悠載滿了古老的傳說...
  • 「我已七旬師九十,當知後會在他生。」千年以前的月夜,月光照耀著峰巒起伏的山谷,深秋的草木披著白白的霜意。
  • (shown)他的故事,都是祖母告訴我們的。我的祖父拙於口舌,我們家的那些舊事留痕,若無熱忱的祖母,閒暇時的和藹講古,大抵,都無聲無息地沉入了時光的深湖裡了。
  • 無極至廣大的天地淵源,流淌億萬年的永生奧義,在世間生命的記憶之先昭現,若隱若現的玄機 映照寰宇的瀚浩,運行天人歷史的神性祕密。
  • 神韻藝術團《逼上梁山》舞劇,最後那一幕,舞蹈家一身勁裝從舞臺左方騰身躍起,肩上花鎗搖晃著滿葫蘆的悲憤,展開肢體,划著緩慢濃鬱的音樂,奔向前方;劇中人林沖忍無可忍,只有放棄一切自我,奔向梁山
  • 世人對音樂的喜好,差異萬千。即使針對個人來說,隨著人生閱歷的遞增,也存在著迥異的層次。人生背景、人生際遇及人的性情與對情感的表達方式、領悟力等等方方面面,都關聯著一個人對音樂的感知。
  • 正興奮找到了生命完美的終點,卻剎那間了悟,一個新的層次正在展開;在環境遭受破壞,人心紊亂的時刻,在這個久遠歷史的轉折點,對於人類來說,選擇是至關重要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