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9)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氣: 512
【字號】    
   標籤: tags: ,

九、禍起蜀地

面對共產黨的迫害和毀人的邪惡,法輪功學員相對應的反迫害止暴惡行為就是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救人。

江澤民深深感到,法輪功學員對它的「威脅」超過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個黨魁感受到的壓力,它常半夜被惡夢驚醒,渾身冒冷汗,總感到有一天,自己會死無葬身之地,一旦中國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聞和迫害的殘酷,自己十八輩祖墳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屍。因此,它絕對不能失去權力。

於是,它叫薄熙來在重慶「掃黑唱紅」,撈取政治經驗,然後把經驗推向全國,再讓薄熙來在十八大上代替胡錦滔。同時,它在中央分兩手進行人事布局。一手是明的,如曾慶紅、羅干、周永康、蘇榮及軍委的郭伯雄、徐才厚等人,明著表態要求江派執掌黨政;另一手是劉雲山、令計劃、王滬寧、馬建、趙本山等暗的,通過宣傳、特務、文工等操控政局和精神娛樂。同時,它幾次請人到美國與法輪功學員談判,說如果能在多國撤訴,它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哪怕加倍槍斃一些警察。但是,法輪功學員要求它必須對十年來的迫害結果負責,江澤民就心灰意冷了。

由於幾次暗殺胡錦滔,加上胡溫政策連中南海都出不了。胡深感身家性命隨時都有危險,他決定推翻江在中央的人事布局。但是胡辦的人有的說與江派撕破臉,有的說早定接班人,有的人說要重組政治局,但這樣的結果要麼共黨倒台,要麼自己派別的人被打敗,都不行。他覺得要找在體制中、在江派抓不到把柄又能得到大佬們支持的一個平穩辦法。胡請教了政治高參——一個道家高人。高人說,他也不能卜算精準,要看清安全、高效的良策,只能去請求天目層次高一些的法輪功學員,才能看得清楚。

於是,胡錦滔就有了請法輪功學員進入智囊團想法,但得到的回音是:法輪功學員對政治不感興趣,聽說韓國有個寺廟優曇婆羅花開了,那裡的方丈是個有使命的人,可以請他去看。

於是胡又派人找到了韓國寺院。不料那個方丈說:「日薄西山黑夜至,日出東方光明顯。貴國有句古話:天下未亂蜀先亂,只要解決了西部山城,不就亂不起來了嗎?」

特使想進一步問清楚:「大師,我們凡人俗骨,聽不懂迷語,能否直白道清?」

方丈說:「當官的不能代表民心,迫害佛法修煉,撕裂社會,對誰都沒有好處。」特使還是瞪著眼。方丈笑了下說:「優曇婆羅花開,轉輪聖王已在人間正法救人,我要雲遊西方,去找普渡的大法。施主好自為之。」說完就起身,出了門,不再理他們。

特使回胡辦對胡道了詳情,胡說:「你覺得是什麼意思?」

特使說:「薄熙來是江定的接政人,但這個人太桀驁,人品和人緣不好,在國外被多國起訴,不利我黨形象,抓了這人,也是對江派的警告。」

胡說:「這還不夠,趕緊叫上海的進平同志到中央來熟悉工作,以便十八大順利接班。」

特使便把這消息祕密傳給退休大佬們,得到大佬們的支持後,由胡的大祕令計劃向胡辦通氣。

同時,胡錦滔派了當時的紀委書記賀國強到重慶離間了薄熙來和他的貼心保鏢、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的關係。王立軍就是在大連給薄熙來的老婆——谷開萊破了一個私人案子,被谷開萊看中推薦給薄熙來。薄熙來看中王立軍的心狠手辣,這個人親管大連屍體塑標廠,帶頭研究人體屍標,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十分殘忍,薄熙來便將他帶到重慶任公安局局長。在抓捕和殺害了當時的重慶公安局局長和司法局局長後,王立軍被升到了市委領導班子的核心位置。

由於王立軍和谷開萊關係很好,薄熙來偷女人、養情婦的事,谷開萊都向王立軍訴苦,日子久了,王立軍便成了谷開萊的情人。谷開萊的先前情人,就是薄家的經濟管家、一個名叫海德伍的英國人,非常吃醋,揚言要殺了王立軍,還要把薄家在大連殺害法輪功學員、塑標屍體在國際展出賺錢的事捅向國際社會。谷開萊便叫他到英國去看管正在英國讀書的兒子,還專門在英國為他買了一套別墅。賀國強得到這個情報,便找海德伍談話,把談話情況又通過谷開萊身邊的人透露給谷開萊聽,谷開萊就警覺了,與王立軍商量後,準備毒殺海德伍。於是海德伍被召回重慶,在酒店,由王立軍安排,谷開萊請海德伍喝酒,在酒杯中混了砒霜毒死了海德伍。

賀國強大喜,立即約談了王立軍。得知自己被中央掌握,王立軍心裡發虛。賀國強笑了:「人嘛,誰不犯錯誤?改正就是好同志嘛,你把近一年來關於薄熙來的接待的重要人員、會議紀要、家庭出入人員全整理給我一份。」

當薄警覺到王立軍在收集自己情報時,便開始對王立軍進行監聽,監聽中又得知王立軍約自己老婆在酒店偷情,便氣得全身發抖。

那天,正好王立軍到薄熙來辦公室來報告:「英國外交部和中央現在要過問海德伍病死一案,這個事能不能你和嫂子通下氣?」王立軍的本意是告訴薄熙來,海德伍一案英國和中央知道是谷開萊殺的,現在怎麼想個辦法把這事圓過去。

不料,薄熙來勃然大怒:「你是說谷開萊殺人了嗎?」說完就三個巴掌打在王立軍臉上,王的鼻血馬上流出來,彎彎的、壯壯的鼻血像蝸牛一樣流進他嘴裡。王沒有擦,而是依舊不動聲色地說:「這事怎麼辦?」

薄熙來根本沒聽:「你和我老婆鬼混?現在睡出什麼禍事來,還找我麻煩?」

邊罵邊憤怒地把菸灰缸、筆架等東西全扔在王的頭上。王的頭皮、嘴角、眼骨上都被砸破了。

辦公室祕書處的人都以為是王偷情的事被薄知道了,薄吃醋了,因為是家事,不好進來勸架。薄罵道:「睡我老婆,明天你不用來上班了。」

王立軍在家休了幾天假,越來越想到:薄是個心狠手辣、過河拆橋的人,他可以殺任何他不喜歡的人,絕對有可能殺自己。於是,在天黑月暗的一天夜晚,趁監視人員不注意,王立軍偷偷從家裡跑出來,開了女兒的車,一路上不停換手機卡,跑向成都。以前和薄熙來唱紅歌,唱的都是「打倒美帝國主義」,現在,王清楚知道,他不能投向「比爹娘親」的中央,也不能投向上級公安部,要想活命,只有投向成都美國總領事館去求「帝國主義」的保護。

而在美國,有一個人正在進行國事訪問。那人就是習進平。習進平在十七大不久後,就是賀國強開始離間薄王時,由胡錦滔提名,到中央任黨校校長。江澤民因為認為習很老實、很聽話容易操控,所以同意了。後來,在胡錦滔和溫家寶的力挺下,習進平還兼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

胡錦滔的用意很明顯,但江澤民堅持要薄熙來進京,在薄熙來、張德江、劉寶榮、張高麗、曾慶紅等人之中挑選一個接班人。江澤民又叫曾慶紅和羅干提議,它的兩個兒子江綿恆、江綿康也要考慮。胡錦滔提出備選人物是李克強、栗戰書。由於爭論不下,溫家寶提議在中南海召開由退休大佬參與的民主生活會。會上,曾慶紅說:「汪潮、栗戰書、李克強三個人上次已決定了,我個人覺得本次會議不用再議了。」

胡錦滔說:「薄熙來進京,我現在就請辭總書記。」

共產黨書記在中途退位,國際形象不好,搞不好共產黨就得垮台,曾慶紅看了眼江澤民,江澤民看了眼曾慶紅,它只好低頭沉默了。

「那我建議,根據十七大後在部級幹部以上的調查,前幾名的同志先進京再說」,曾慶紅說,「還有江綿恆、江綿康二位同志,政治意識強、大局觀念重,也參與。」

眾人都覺得當面反對江澤民兒子太直接,但是這兩人既沒有從政史,也沒有從軍史,做黨書記簡直是兒戲。真犯難。江澤民感覺到了,培養接班人,在退休大佬們中肯定通不過。於是它說:「綿恆、綿康做個助手也可以。」

溫家寶說:「我同意。」然後看看其他委員們,有人點了下頭,也有人說走一下老委員的程序。

習進平就是在這樣背景下被推出來了。

江澤民在會上大談:「黨書記一定要把黨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黨性高於人性作為執政第一條。」習進平情不自禁反駁了一句「放屁」,江澤民當場斥問他。習又機智地用「精闢」同音字讓江澤民甚為滿意,而胡認定只有習能與江鬥。

習最終被定為接班人。

但是,江澤民總認為他是外人,不是心腹,不放心。它清楚地知道,將來的接班人選如果不能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一旦被翻了牌,自己就將面臨受到清算的問題。因此在接班人問題上,絕不會含糊,但自己兒子沒這個本事,如果掌控不了全局,也會走到粉身碎骨的地步,只有薄或周上,最讓他放心。習進平本身沒有直接參與鎮壓法輪功,也讓江澤民很不安,最多只能把他當作一個權力過渡的墊腳石而已。

曾慶紅說:「暫時讓他過渡,等十九大後模仿華國鋒抓四人幫的辦法,動用軍隊軟禁、廢黜習進平,讓薄上位。」

「人心隔肚皮,不是自己人,總不能完全信任,況且事情如何能做到萬無一失呢?」

曾慶紅又說:「把習叫來,試探他對鎮壓法輪功的態度,看他是否和我們站到同一條血溝裡。」

於是便有了北京香山公園不知身分的人自殺事件,於是有了習進平安排外國人參與刑事調查的事件。最後,江澤民只好作罷,低下頭對習進平說:「如果你處理得好,就進中南海接錦滔同志的班!」

為了得到江澤民的歡心,習進平在內外經常說「堅決反對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政,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之類的話。江澤民認為習進平是在替自己說話。後來,習就順利兼任了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這等於是定調了,習就是十八大的接班人。

而胡溫這邊已向國際上透出了習接班的消息,說是江主席的政治考量,是遠大智謀的高風亮節的一次體現,江只好承認敗陣。

江便通知曾慶紅趕緊落實叫薄進京一事。

但是怎麼想得到,薄的一個耳光把王打進了成都的美國領館。

王一入美領館,就請求政治庇護,同時拿出一疊文件,說:「我有中共高層的絕密資料提供。」美國領館的官員吃不准這事,於是向美國的白宮請示。一聽說是王立軍,白宮說:「他是個迫害法輪功的劊子手,在中國迫害人權,不予庇護,但要求他將絕密資料留下,美國保護他生命安全。」

一聽說王逃入了美國領館館,薄熙來立即令軍隊開著裝甲車直奔成都,向美國領館要人。裝甲車包圍了領館。美國領館的人排成一圈荷槍與之對峙。同時,領館官員啟動應急呈報,直接向美國總統反映情況。美國總統十分憤怒,立即打電話給胡錦滔,要求其立即撤兵。胡錦滔又驚又怒,立即指令四川省委書記帶軍隊阻止和驅散重慶軍隊,同時派胡辦、中紀委領導趕赴成都美領館要人。

重慶軍隊和四川軍隊在美領館門口要交火的時候,中央領導趕到,喝退了他們。王立軍在得到美國和中央保證其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走出了美領館,被帶往北京。

白宮的助手對正在訪問的習進平說:「你們家裡出事了,這是王立軍交給美國的絕密資料,裡面涉及到你的情況。」

習進平打開一看,原來是薄熙來和周永康、郭伯雄等人的一份政變計劃:

一、十八大暫時同意由習接班,十九大前利用武警和軍隊力量,採取鄧葉(鄧小平葉劍英)抓四人幫的辦法罷免甚至逮捕習,廢黜習辦,成立由周、薄、曾、郭等人組成的班子。全國開展新一輪的文化大革命,進行政治清洗,回歸到社會主義道路上來。

二、在世界發達國家進行科技滲透,把世界所有先進技術盜用為我黨國所有,借用科技與經濟的全球一體化,對世界大國進行政治與文化滲透,為統治全球作政治、思想、理念與文化準備。

三、與美國打一場原子戰,不惜中國東部地區,也要毀掉美國的軍霸,為共產黨統治世界作武力準備。

四、把鎮壓法輪功的政策推向全社會,器官變賣、財產充公,養肥官民的毒賭黃貪產業,包括民企,採取割韭菜形式集資,為與敵對勢力作鬥爭作財產後盾;通過現代電子設備和證件對全民進行監控管理。既集中民間財富為我黨發展所用,又把維穩工作推向新階段。

五、新的中央班子將重啟人事布局,具體各部委的組織和任命名單見下附表。

……
習進平看著長長的一串單位和人事任命,既驚又懼,嘴巴張得大大的,長時間閉不上。他一激靈,清醒反應過來,突然對祕書說:「趕緊結束訪問,回北京。」(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區紅山口法場外的廣場上,紅旗飄飄,人來人往,「絞殺國民黨反動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謝罪」「無產階級鐵拳砸碎資產階級」「富翁、地主都是壞分子」「窮人翻身得解放」……紅標語、紅橫幅在樹木間、跨街橋下、房子陽台上抖動。人們穿著灰色或黑色或土黃色的衣服,有的是長衫還戴著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頭觀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各位看官,天下萬事、社會世情,從成長到成熟,再到衰弱至死亡,自循一定規律。東西方,人類有個共同的記憶,上一茬人類是被大洪水毀滅的。西方的諾亞方舟救人與東方的大禹治水,都是這個記憶的一部分。在西方,諾亞方舟救人之後,重新又有人類出現。
  • 毛澤東知道,知識分子對他搞文革是不滿的,於是,毛澤東決定把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去變相隔離。當時定下的農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設兵團草原懇勞基地、陝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遠地方。習進平得知這一消息,很是高興,他連續申請「主動響應黨中央號召,去最偏遠農村進行貧下中農再教育」。但是,因為他是「狗崽子」、「黑五類」,上面不批准,連接受變相勞教都受歧視。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習仲勳「曾經革命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
  • 習到了正定後,無心於官職,倒是一邊觀察政事人情,一邊寄託山水,根據齊媽媽的要求,建設自己的小家庭,為習家傳宗接代。在中央軍委工作期間,習進平認識了當時駐英國大使的女兒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開放,喜歡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經常和習進平談華盛頓的三權分立。習進平覺得她很優雅,受過良好教育,知識淵博,性格直爽,很喜歡。
  • 江澤民一上台,就開始開展對自己的造神運動,企圖像毛澤東一樣搞絕對領導。那全國人民瘋狂一樣崇拜毛的場景,在年輕時,讓江澤民豔羨不已,如今,自已有獨裁大權的條件,能讓全國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市場經濟也有姓資姓社的鬥爭」、「警惕資產階級顏色革命」。1991年,蘇聯共產黨由於專制壓迫蘇聯人民而解體,江澤民如天塌般恐懼,大喊:「改革膽子太大、步子太快,堅決打擊資產階級復辟念頭,把反對社會主義原則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 氣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是人體修煉的現代說法。包括儒、釋、道都可以說是人體修煉,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砸廟毀寺,那些被中共無神論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毀壞的場所,已變異了墮落了修煉的內涵,人對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氣功的形式保護下來。在文革的時候,毛澤東再怎麼「反天反地反人」,也沒有涉及氣功。
  • 安康醫院是中國司法部門直設的專門對犯人進行精神試驗的醫院,包括藥物臨床試驗、人體精神控制、電波聲波改變大腦思維、神經藥物破壞試驗等,全國各省都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精神病人在這兒作為科研試驗品,很多健康的人出來都變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醫院設在浙江女子監獄與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之間的一個叫良渚的縣城裡,那地方是丘陵地帶,林多樹高,路曲地偏,醫院用高牆和林木與外界隔開,外人很難知道那地方是個祕密研究人體精神的醫院。
  • 上海是國際性大都市,位於長江入海口,南來北上西進東出的船隻猶如江海巨鯊,鐵路如蛛網四通八達,跨長江大橋,飛虹般溝通了南北中國大陸。每天,成千上萬的國際國內商業大鱷,通過海陸空進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國家交的稅款名列前茅。
  • 江澤民迫不及待地開門見山說:「十七大來,我們這些老同志也有責任,說的多,做的少,遷都通州也好,遷都雄安也好,一帶一路也好,中國製造也好,經濟調控也好,朝鮮核武也好,台灣和美國選舉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現在冒出香港問題,怎麼向社會交待?」
  • 江澤民令兒子江綿恆把江派的核心幾個人物叫到曾慶紅家裡開會。決定趁習進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時,讓自己安排在那的醫生給習打毒針。「這個已經落後了,現在有最新的科技——聲波震腦,用聲波器遠遠向他發射,這種微波人耳聽不到,經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破壞他的腦子的神經系統。」駐北京的一個武警頭子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