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篇小说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不料,江派早动手了。为了防止习王动宣传部,江派又是故伎重演,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和迫害,国内外媒体又开始造谣,让习背国际黑锅,以此给习挖坑。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谁也不曾想到,这蛤蟆屁如放连珠鞭炮一样滚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带有恶心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足以让人头晕呼吸紧张,甚至连站在门口倒水的服务员都站到了门外。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江泽民听了王奇山说明来意后,笑了:“法轮功学员说的一点也没错,我是妖怪,江泽民因为太坏,迫害佛法,他的灵魂在1999年前就被打入地狱形神全灭了,我是占有了他的肉体,来毁掉人类的。在我有生之年,你们不能再查我的人,特别是曾庆红,我死了之 后,你们怎么查都可以,如果我还活着,你们抓我或再抓我的人,我就要引爆黄海的核武。”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但是习铁了心,要抓政治局常委级的人,为了抓捕政治局常委级的人,习进平建立国安会和监察委,对公权力进行收权和监察,并立即召开成立大会,在会上习说:“我给你们调查、抓捕的权力,给你们军队做保障,因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还未形成,你们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及看齐意识,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反腐要有猛药去痾、重典治乱的决心,不管涉及到谁,不管级别有多高,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即使我遇害,祖国前进的步伐不会停止。”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苏荣因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其犯罪待遇理应是关到秦城监狱去。再说在秦城监狱,那天放风,周薄令狐三人正在密谈,突然警察放了一个人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苏荣,很是吃惊,异口同声问:“你怎么来这儿了?”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国安部部长马建站出来说:“这是发生在中南海里面的事,卑职人微力弱,如没有能者强人相助,恐有负习总重托。”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胡锦滔时代的那个高人是在昆仑山修道的大德之士,那天他杀江泽民不成,只得逃回昆仑山山洞。当晚做了个梦,梦中他师父点化他:“末法之时,所有佛道已归天国,三界已与天国分离,世上一切法、一切道都已失去度人之力,末世之有法轮大法在世救人,将成就新三才,弟子速去紫竹公园寻找大法,为师自有安排,以便得度后回归你的世界。”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再说,习的病传到胡锦滔的耳朵里。胡想:“这病症跟我几年前怎么一模一样?”于是他匆忙跑到301医院来看望习。一看,胡的心里就想到了他以前得怪病时帮他治好病的那个高人,他便打电话给昆仑山的一个修道高人。不料那高人说:“我早知道了,这不已准备了法器,你们在301医院的后花园摆张桌子,午夜三分我自会到那儿。”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习进平由于有了胡锦滔的支持,就以没有精力为由,不发动保先运动。曾庆红、张德江、张高丽等人商量决定,利用培植的朝鲜核武爆炸使习进平在国际上难堪;在香港再制造“六四”事件使习受到国际谴责,动用国际力量弹劾他。同时,在国内做好两手工作,一方面联合胡锦滔来扳倒习进平,另一方面抓高智胜来削弱习的依法治国权威。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又要搞保先运动了。有人把这通知拿给了在广州修养的胡锦滔看。胡锦滔为做一个退休领导不干涉现中央事务的表率,离开北京远远的,在广东选了一个僻静的山庄,静心专看《传统养身功》等修身养性的书。他住的那个山庄也真是兰芝透香窗阁、紫滕缠红梁碧柱,溪水叮咚门前流,鸟鸣屋后绿树间,实是个不闻窗外世事、独个幽静养心的好去处。他叫秘书拿来的有两份材料,除通知外,另一份是托秘书在网上下载的一个中国律师的公开信。
(网络图片)
习说:“今天叫你们来,你们现在没丢官,听一下会议内容也好。新政推行一段时间,可是政令还是出不了中南海, 地方上阳奉阴违,腐败一个地方比一个地方厉害,四大组的改革根本进不去,共产党迟早灭在他们手中,共党一亡,你们都过不了好日子,现在大家想想如何深入反腐改革,言者无罪,出门不记。 ”
(网络图片)
再说秦城监狱,那天,薄熙来正无精打采地晒太阳,突然看见令狐计划从面前走过,他以为令狐计划是来视察的,大叫:“令狐兄,快救我!”
(网络图片)
再说,过了一周还问不出什么话来,习找调查组组长问话。组长说:“几天前,武警总司令王建平去探视谭红,不久谭红就死了。”习进平呆呆了一阵,吐出四个字:“杀人灭口!”
(网络图片)
习进平正式上位后,为了身家安全和集权,也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拢人心,提出了恢复中华传统文化、实现中国梦、依法治国等口号。为实现这些口号,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门机构,成立了四个领导小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分别由习进平自己担任组长。
(网络图片)
令狐计划被调到统战部,曾庆红闻到了血腥味,急急来找令狐计划:“如果不速战速决拿到习进平,形势对你我越来越不利,等不及十八大了,现在行动,在国内外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然后把经验推向全国,用于全体百姓,任何异己力量都可用镇压法轮功的手段打下去,给习进平施加国内外压力,抹黑他形象,想办法制造动乱,越乱越好,越乱我们越好软禁习进平,然后组织临时政治局代替习,你我都上台。”
(网络图片)
令狐计划是谁?令狐计划是中办主任、胡锦滔秘书,贴身紧跟胡锦滔安排国事和胡的日常行程,但是,由于胡的权力被江架空,胡年轻时被打成右派,深知共党内斗的残酷,导致胡不爱管事,令狐就实质性地当上了“总书记”,所有大事小事,其实都是他自己替胡作了主而不如实汇报,甚至是刻意欺骗。他儿子在嫖娼路上遇车祸,令狐也敢动用卫戍区军人戒严车祸现场, 又私底下与周永康勾结保证不出丑闻,以免影响他的升职。
(网络图片)
习进平是谁?习进平就是胡温和江妥协后安排的总书记接班人。由于陈良宇被胡逮捕后,江安排的接班人没有了,江便安排薄熙来进中南海,胡锦滔以退位相抵,薄便被贬到重庆,实际上江是叫他到重庆锻炼捞取政治资本。
(网络图片)
贺果强来到胡办,胡直接对他下达打散江家帮、活捉薄熙来的命令。贺果强倒吸一口冷气,向后退了一步,内心不免慌乱,说道:“我最近身体有毛病,恳求总书记允我告假入院治疗,另差强人。”
江曾密谋除掉胡锦滔。(大纪元合成图)
江泽民的狗头军师曾庆红说:“从政治和社会问题上,难以让众人心服,从信仰和思想上去收拾他,他们就没话好说了。”
(网络图片)
共产党的毁灭早在其出现时就注定了,最初的巴黎公社,就是以无产流氓造反起家,后经马克思蛊惑:“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无产阶级要以暴力革命砸碎旧世界⋯⋯”巴黎公社砸毁了巴黎街头无比灿烂的神堂神雕和宗教文化,再后来,列宁、斯大林又以暴力革命屠杀了苏联大批异己分子或所谓的敌人。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他们的纯净,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一条大河,它能流贯到这个世界的心灵深处。 他们的坚忍,就像一颗擎天的巨树。一旦扎根,便不再挪动它的位置。任凭狂风暴,严寒酷暑,它都会坚持的生长下去。因为他们在以自己的身躯庇护着这个世界。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因为关注人权迫害,自然剑龙先生的话匣离不开那些坐冤狱的人,更放不下那些还在承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而我想说的是,当这场正邪大战落幕后,法轮功宣导的‘真、善、忍’将会带给东西方未来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文明得以重塑的所在。”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这个世界的肤色就像是宇宙世界微缩的版面。安歌就喜欢在这微缩的版面上,再附上几张图片。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当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毒打、被酷刑折磨、被大量虐杀时,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否就应当对陌生人的痛苦,无动于衷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只是不知道姓谁名谁的陌生人,就可以孤立起来,与我无关呢?所以剑龙决定,工作之余,尽己所能地告诉人们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事件。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著。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大审判,作为西方非常重要的文化主题,它以文学艺术的形式流传了千百年。而他的深刻与洞见,也早已超越了普天之下人类的语言和情感。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安歌的印象中,意大利最负盛名的有比萨斜塔,罗马竞技斗场,米开朗基罗的画,庞贝遗址,特莱维喷泉,万神殿,圣母大教堂,当然还有经典影片《罗马假日》…… “每一个景点都可成为一幅永恒经典的油画。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每一个民族的起源伴随着神话;每一种文化的开端伴随着对神的信仰。图为画作《悲喜泪》局部。(张昆崙/大纪元)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