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風風雨雨 (5-5)

陳建國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5月28日,由於受已轉化的提醒我,說我的期限不能任由勞教所延下去,到七、八月快到期時要向所部報告,因中國政府曾經向世界承諾過,不會抓單純修煉法輪功的勞教或判刑,他們是沒有理由無限的延長你的勞教期限。其實這段時間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所以確實沒有理由延我期,單憑不轉化是不是為理由的。我也看到所務公開制度裏講到勞教人員對勞動教養期限不服的可以上訴、控告等的權利。經過思考,我正式向廣東省勞動教養委員會寫了一份申請書遞給了中隊領導,幫我向省勞教委反映。

5月29日,中央首長,聽說國務院辦公室、民政部的領導來檢查,當時全所的幹警都在戒嚴,三步一崗,二步一哨。中央領導找了我們不轉化的巫日峰、周曉偉、遊顯幫去談話。巫日峰直來直去,當面在中央領導面說范青平用兩支電棒電他。但范幹事就不承認,說電棒沒電。在元旦前那段緊張時期我們有幾個人(劉立平、夏顯強、謝育軍和我等)都被電過。現在巫日峰說被范幹事電是很正常的。

後來傳出一種說法是,中央首長找不轉化的人說,政府取締法輪功是政府的事,不代表他們本人的看法。這句話的內涵很深,如果真的是中央首長說的。會說明很大的問題,這句話也使中隊的人震動,包括轉化和不轉化的,這句好像使我們看到平反的希望,甚至連轉化的人也承認平反是遲早的問題,當時連張青美都震驚了,他馬上叫范青平找分所政委石山瞭解此事,石政委直接向中央首長問及法輪功平反不平反的問題,回來向中隊澄清:平反是沒有可能,中央辦公室主任、江澤民的大紅人都這樣說了,你們異想天開。不過這也改變不了我們總有一日平反的信念。

5月30日,劉少鵬、劉尚禮完成不了生產任務,要加班。他們不幹,氣得張青美暴跳如雷;破口大駡他們兩個,說他們抗改,要送他們兩個去禁閉。後來,車來了,所部領導看了他們兩個,問了情況,又開車走了,沒有拉他們去禁閉。

5月31日,晚,王海青找我談話,原因是我通過值班將申請書交給了他,他問我是不是要結束這個磨難,我說我到期還要延期,我不服。在辦公室,後來張青美來看了一看,惡狠狠地說,就憑你這個申請書就可以再延你的期了。說完他到隔壁找林詳銳談話,說了幾句,他就拍台拍凳罵林祥銳,叫邱劍雲打電話叫車來,送林祥銳去禁閉。黃中就叫我先回去。當時王素通也在門前站著,原來他準備叫去問話,他也被叫回去了。原來我們不轉化的操場邊坐著。大家聽著林祥銳要抓去禁閉,都很緊張、難過、張中看到就叫值班分開我們,趕我們回倉室。林祥銳被帶走時,葉秋岸就上去攔阻。林祥銳去了禁閉後,我們不轉化的都被叫到辦公室,聽中隊領導解釋。我們問及林祥銳為什麼要去禁閉,他們說林祥瑞辱駡幹警,罵國家領導人,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張中就罵我們法輪功是邪說歪理,林祥銳說張中胡說八道……後來林祥銳說誰也不怕,江澤民來也不怕。這樣張中就以他辱駡幹警,對國家領導人不敬的罪名禁閉他。其實這樣也算不上辱駡誰,這是很正常的講道理。就因為這兩句話而禁閉一個人確實說不過去。我們很多人站出來要求中隊把林祥銳帶回來。黃中、邱中就叫我們先回去休息,等他們把事情弄清楚再作交待。聽他們這樣說,我們很多都回去睡覺,最後剩下謝純澤一個人在辦公室,但我們這天晚上翻來翻去怎麼也睡不覺。

6月1日,謝純澤昨天晚上也被拉去禁閉了,這使我們大吃一驚。全中隊二十幾個不轉化的都震驚了,怎麼又抓了一個去禁閉呢?我們有些人對中隊的做法簡直是忍無可忍,我們絕食抗議。他們六個下工廠的也不去了。大家都到辦公室,要求中隊給個說法。中隊就說謝純澤無理取鬧。昨天晚上就剩下他一個在辦公室不走,後來分所石政委,管理科長都跟他說了,他都有不聽,他們才禁閉他。這樣禁閉他也不合理呀!這樣隨隨便便禁閉他們那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禁閉我們,我們的生命安全豈不是隨時隨地都有危險。中隊解釋不通,分所石政委、羅所長下來解釋,我們要求公平合理的對待,石山政委就警告我們不要再鬧事,勞教所這地方是沒有公正的,你們要認清自己的身份。我們仍然堅持自己的見解。後來分所報告所部,管理科,教育科的領導下來,分批人分別和我們談話,最後還是沒有實質性的東西,他們聽了我們所說的經過,具體要回去調查。

中隊將我們分散開來,原來下工廠的調到其他大隊了。周曉偉調到分所一大隊,楊林調到二大隊,謝漢柱、孫潔豐調到三大隊,林永旭、劉立平調到四大隊,劉少鵬、葉秋岸、曾流明和我絕食。

6月2日,中隊幹警和已轉化的做我們的思想工作。晚,所部說對我們採取灌食。當時,我被帶到入所隊,用插胃管的辦法灌食,第一次插管插不進去,第二次插進去了,但我閉著嘴,食物灌不進去,撥出來,撬開嘴,當時差點連牙齒都撬掉了。撬開嘴,第二次插進去,才把食物灌進去,這種灌食確食確實很難受,我眼淚都流出來了。灌食後就調到四分所一大隊。(我原來在三分所專管中隊,原來的舊二大二中)。

那時全所有四十多個沒有轉化,分別是:劉立平(海豐)、巫日峰(南海)、劉少鵬(揭陽)、謝純澤(澄海)、楊興甯(惠來)、林永旭(珠海)、虞傑新(海豐)、王慷(順德)、周曉偉(韶關)、謝育軍(梅州)、謝漢柱(梅州)、孫潔豐(揭陽)、劉尚禮(興甯)、楊林(珠海)、遊顯邦(南海)、王斌(江門)、曾流明(紫金)、葉秋岸(海豐)、曾樹剛(潮州)、方偉雄(惠來)、宋進師(海豐)、何建人(韶關)、溫春如(興甯)、陳斯國(懷集)、黃宇天(梅州)、夏顯強(梅州)、林少濤(揭陽)、王樹彬(揭陽)、周建明(梅州)、洪浩遠(潮州)、何鏡如(惠來)、楊傑東(珠海)、韋金江(信宜)、陳敬平(龍門)、陳金科(湛江)和我。@*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叫陳建國,今年三十歲。1995年12月底,我在廣州華南理工大學讀成人大專時,無意中我看到了一張海報,從12月底到1月初在食品學院舉辦一期法輪功錄影免費學習班,我當時很興奮,心想一定要去參加。
  • 3月28日,我和周潔蘭被公安局決定勞動教養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勞教所。
  •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隊二中隊,賈國棟分到七大隊三中隊。我到那裏時,原來已經有一個梅州的黃宇天在這裏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這裏二十多天,有時也煉功,但要被吊在籃球架上。
  • 6月17日早,黃宇天叫我不要怕,把心定下來就會沒事的。但我始終邁不出那一步,只有痛在心裏,覺得自己沒做好,連這一點痛苦都有忍受不了,對不起師父,特別想到師父辛辛苦苦來度我們,自己卻不行,禁不住掉下眼淚。
  • 12月11日,我調到二大二中專管隊。到這裏後,那些轉化的人就過來講他們那套邪悟。
  • 節後陸陸續續有個人清醒過來,認識到轉化是錯誤的
  • 3月29日,他們要我紮馬,蹲紮四平馬,說要強健我的身體。說不能讓我有好日子過,除非是轉化。不過,這一切他們沒有使我屈服,反而使他們都很佩服我的忍耐能力。
  • 4月中旬,廣州槎頭婦教所的女的帶到這裏被幫教,中隊的攻堅組去做幫教轉化工作,都做不動,原因是師父在4月10日出一篇《建議》的經文。
  • 6月3日晚,謝純澤從禁閉室出來,調到四分所二大隊,和我同一個分所。聽說他在禁閉室也是絕食,馬立明所長找過他談話,他要求解除禁閉才進食。所以所部就調他出來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