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和母親(141)

全民犯罪成惡人 中共邪魔不可赦
張霜穎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那天我看到有一篇文章談到全民族犯罪的問題,真是深有同感。想到耶穌對迫害他的那個民族的婦女說的一句話。「不要為我哭泣,為你們的孩子哭泣吧!」是啊。那個民族對度人的神犯了罪,那麼他們的後代是要償還這種罪惡的,那樣的大罪,償還起來該是怎樣的痛苦,作為那些孩子的長輩,他們是應該為自己造下這彌天大罪而痛悔哭泣的。

從我的父親被關押後,我不管多忙,都會抽時間給母親打個電話,也不過是聊聊家常,問個平安之類的,盡一個做女兒的責任。母親與父親相守幾十年,一下子父親就這樣咫尺天涯難見面,怎麼會不觸景傷情呢?父親是個樂善好施又高風亮節之人,平日裡親朋好友絡繹不絕。一下子父親被綁架之後,中共特意營造恐怖氣氛,好像誰再與母親來往,就會惹火燒身,而且,在父親庭審之日,市中區610還特意抓走了好幾個對父親案子關心的人,並判了其中三人一年零九個月的勞教,所以母親一下子被置身於喧鬧社會的孤島當中。除了很有限的功友之外,那是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了。

父親母親幾年來在中共的鎮壓下堅持自己的信仰,才充分體會到中共的邪惡。因為父母成了中共的敵人,鄰里街坊的都對他們另眼看待。在中國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發出了與中共的不和諧音,許多人就會像聽見了「向後轉」口令一樣,一下子對你背過臉去。記得母親幾年前被派出所拘禁,那時候外祖母還在,她去看母親,想給酷暑中被監禁的母親買只雪糕,那個門口的小販竟然不敢賣給她。這就是中共建政幾十年以來教育出來的順民,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歷年來的政治運動已經完全馴服了這個「中共國寨」裡的一部分人,他們沒有了良心道義,只懂聽中共的口令行事,他們有著人的外形,卻沒有人識別善惡的能力,所以在中國的歷史上悲劇循環往復,四十年前有了林昭,三十年前有了張志新,今天還有高志晟,還有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喚醒更多人,不至隨中共邪黨走向深淵,依舊在承受苦難。

因為中共對我父母的變臉,父親的同事,鄰居以及很多熟識的人都跟著變了臉色,明知道父母是善良的老人,但是為了與中共保持一致,盡量不給自己惹麻煩,也是對他們避之唯恐不及。母親因為生活瑣事上門找鄰居時,平時和顏悅色的街坊竟然馬上變了另一張面孔。母親和誰說句話,別人不但很冷淡,還會很警覺的向四周觀察,生怕被其他人看見和母親搭話了。剛開始直率的母親還莫名其妙呢,因為她自小好打抱不平,對於弱者從來都是愛護有加,後來冷遇多了,母親才恍然大悟,也就自覺的不再同認識的人說話了。

父親母親在幾年的經歷中,遇到過各種各樣的人,大多數中國人畢竟有著根深蒂固的五千年傳統美德的熏陶,心裡總歸是明白善惡黑白的,但是中共大強度的洗腦,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把人的根本觀念都當作封建迷信破壞掉了。父母樓下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大媽,身體不好,一到陰天下雨就關節疼得動彈不得,父親母親看她痛苦,就給她講大法真相,一來二去,她和父母很熟悉了,也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可是天一變,這個老太太就跑去街道舉報了我的父母。她怎麼會不瞭解我的父母是什麼樣的人?她怎麼會不知道她的舉報會給我的父母帶來什麼?其實這個大媽在其他事情上卻還可算正派之人,但是為什麼一和中共沾邊,她就可以做出這麼沒有道德的事呢?這難道不是「得益」於中共的那些可惡的獸性教育嗎?

在父母家的傳達室值班的是一個很貧困的民工,夫妻兩人辛辛苦苦一個月,也就收入400元左右,父母經常幫助他們,熱心的為他們著想,解決了小夫妻很多的生活困難。然而在這次抄家中,那個男人非常積極主動的配合警察打開了我們家的貯藏室,並在警察抄家的單子上簽了字。他卑躬屈膝的態度就是在說,中國的老百姓給警察,給黨官做事是天經地義的,至於是什麼事情都無所謂。母親被關到了派出所,警察給她種種打擊、刁難與侮辱,這些警察,年紀輕輕,他們怎麼能如此粗暴地對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做出那樣令人不齒的事呢?那不是黨的教育的結果嗎?這種邪惡的教育使他們混淆了是非的界限,泯滅了人倫,這種教育培養出一大批無人性的警察、公務員以致整個社會體制各個環節中大批的社會組成部分,這樣看來中共邪黨的存在是對人類多麼的可怕!

母親有一個功友是個中學老師,叫王曉紋,在課堂上講課時,有個學生提問法輪功為什麼被禁止,王曉紋老師說:「法輪功是個挺好的功法,有許多疑難的病都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而痊癒的。」就因為這句話,就被課堂上一個學生舉報了,王曉紋因此被判了八年徒刑。我在這裡不是說中共的法律是多麼的荒唐和沒人性,因為那是不須說的了。我只是說,作為一個學生,一個人生剛剛起步的生命,他怎麼會有那麼灰黑的靈魂和冷酷的心。這是一件多麼可悲的事情啊!神傳文化的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禮義之邦,眾生怎麼會淪落如此。

現在,大街上、公安局、信訪局等很多敏感單位都裝備了大量的攝像頭,是保護人民的安全和財產的嗎?自然不是,是監視中共的子民的。母親說她被綁架到派出所時,那些看管她的人都是街道上隨便僱傭的雜工,母親給他們講真相時,他們全無表情,而且一言不發,好像他們對事情沒有看法一樣。為什麼呢,後來一個派出所的所長終於道出了緣由。那個所長是個老油條,他從來不會表白他的立場,他說多少話,你也很難聽出他有什麼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但這事他說得很清楚。他說:「他們不會說什麼的,更不會告訴你他們是怎麼樣想的。你看見了嗎,這派出所裡都是錄像頭,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會被錄上的,他們怎麼敢說什麼?還要不要工錢了?」是啊,被中共綁架了的升斗小民,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能吃上一口安穩飯,誰敢去說中共不想聽的話呢?就像是父親的案子,你如果打電話給任何司法機關,瞭解些案情進展等應該開放給家屬的信息,接到電話的人不是心虛的掛掉電話,就是假裝沒人,因為他們中沒有一個人敢接聽,不管你向那個辦公室打電話都是一樣,最後等來的就是電話自動應答,「對方對你的電話不應答。」那麼,辦公時間整個辦公室是一屋子的大活人,他們為什麼不應答人民的詢問電話?他們為什麼對一個案情即使是例行公事的回答也不敢回復?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冤案負責人610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電話和辦公室電話都不會公開,他們千方百計的隱藏自己的聯絡信息,不就是想隱蔽他們的所作所為嗎?但是神目如電,任何一筆罪惡都會絲毫不差的記錄在案,人的隱藏手段實在是太低能了些,不管是邪惡中共的命令指使也好,還是個人的利慾熏心,罪行就是罪行,沒有一樁罪惡能夠披上合法的外衣,也沒有一個惡人能夠最終逍遙法外。就像當年把耶穌釘到十字架上上的那些有罪之人一樣,他們直到今天還在償還,天理昭昭。

在打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中共這個赤色惡靈在逼迫和誘導整個民族對神犯罪,許多人幾乎到了罪不可赦的成度。邪惡的醜惡,烘托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光輝,使大法的威德光照環宇,但是中共的邪惡,也最終把這些死死追隨惡黨的無知之徒送進了無生之門,使他們到了形神全滅的地步。在這樣一個偉大又危險的時刻,作為眾生,特別是那些目睹犯罪並協同犯罪的眾生,現在已經是能夠反省的最後時刻了,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怕是沒有多少選擇的機會了。地球上的生命已經走到了十字路口,是按照新宇宙的召喚走向新生,還是按照舊宇宙的一切走向毀滅,那是生命自己的選擇,而這一步,現在就在你的腳下。

背景

父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

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時。期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張興武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劉品傑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遊,不准辦護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員警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張興武、劉品傑。張興武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通知已經內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無法得知。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張曉暉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0531-82746554
實施綁架派出所:濟南市市中區魏家莊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長鍾偉電話:13361012598
張興武被關押看守所:濟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