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漫談】人世多神仙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或以為是個神話。不過,八仙之中的張果老可是正史有錄,如《舊唐書》、《新唐書》、《資治通鑑》等。《全唐詩》載張果老《題登真洞》詩一首,修成金骨煉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 野草謾隨青嶺秀,閒花長對白雲新……
【品讀唐詩】久別故鄉 他卻只問梅花開未
思鄉之情,人皆有之。久在異鄉的遊子每當與故人重逢時,往往會熱淚盈眶,激動不已,然而唐代大詩人王維只是「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家鄉窗前的那一株梅花開了嗎?
【唐詩漫談】桃花為何紅?
唐詩中,於桃花流傳最廣的一首詩,當屬崔護的《題都城南莊》:「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唐詩漫談】神童詩名世 人生更傳奇
駱賓王、李泌分別是初唐、盛唐的兩位神童,人生各有傳奇,但殊途同歸,俱入修煉之門。蓋韻姿天縱之才,或多世事磨練,結緣了願,而於本性覺悟,並留下一篇傳奇,讓世人琢磨人生之真義。
【唐詩漫談】俠是誰的童話?
俠是中國古代社會的特有產物,貫穿始終。至今海內外華人,「俠」意識、武俠小說、武俠電影仍廣為流行。為什麼呢?中國人講「仁義禮智信」,尤重「義」
【唐詩漫談】造反有理?
唐詩極盛,連其中的反詩都無有比肩者(清人編《全唐詩》錄黃巢詩三首)。歷史上,陶淵明以愛菊名,「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菊花也被稱為「花之隱逸者」。但在黃巢眼裡…
【唐詩漫談】宰相襟懷
「一代有一代之文學」,唐代的文學就是唐詩。下至販夫走卒,上到天子,皆喜詩,官員們更是一個主要的創作群體。《唐詩三百首》開卷之作,就是開元最後一位名相張九齡的《感遇》。
【唐詩漫談】帝者氣象
隋末大亂,太宗年雖少,然「豁達類漢高,神武同魏祖」,勸父起兵,拯救天下黎民;且其為「天策上將」,披堅執銳、攻堅克難,乃有大唐。24歲時所寫的《還陝述懷》一詩…
【唐詩漫談】李白為何「眼前有景道不得」?
崔顥《黃鶴樓》被推為「唐人七律第一」,「詩仙」李白也心悅誠服。其實李白詩也有寫及黃鶴樓的名篇,但崔詩一出,時人和後人就難以比擬了。崔詩獨步千古,為何?
【唐詩漫談】天籟之音
「一語天然萬古新」,得渾成自然之趣,非雕琢、苦吟可比。這兩首詩的妙處,要靠自身的經驗、體悟,不易解說。
讀唐詩:別樣的大唐孤獨
唐朝的詩人熱愛所處的繁華盛世,也歡欣喜悅地稱頌它,留給後人一個無限神往的大唐王朝。然而在這盛世之下,有一個聲音發自生命深處,力透金石,贯彻云霄,那就是——孤獨。
盜賊敬仰詩人 看一首唐詩如何轉化盜賊
一首唐詩讓綠林豪傑感悟了,立馬向善。唐代詩人李涉一詩退盜賊;而另一方盜賊不尚金帛愛詩文,高格調的風標境界呀!韋思明說:我心中藏著他的情義,於是隱居到羅浮山中十二年。聽說李涉博士故世,我就失去了重遊舊地的心情,今天再提起往事,令人感傷,舉杯酒來追悼吧!」於是他吟詠起來當年獲贈的《贈豪客詩》。
古詩今譯:駱賓王《在獄詠蟬》譯釋
駱賓王,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附近)人。少年時就熟通文學,尤其善於七言歌行。七歲時便寫了詠鵝詩,顯露文采。最初在道王府供職,曾任武功主簿、長安主簿。武則天后時,曾上疏論政事…
華夏詩醇: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感時和思歸是明說,年老和多病是暗藏。因年老多病而憂世力弱而思歸,又因憂世力弱和有家不得歸而愈覺衰老:四意糾纏,匯成了一股大悲哀。想一把撇開卻撇不開,悲哀又甚。老杜一生如此,能不令人感嘆。
華夏詩醇:良馬不念秣,烈士不苟營!
羌胡據西州,近甸無邊城。 山東收稅租,養我防塞兵。 胡騎來無時,居人常震驚。
華夏詩醇:讚李白〈丁都護歌〉
李白此詩純然寫實,是一首卓絕千古的「雲陽縴夫曲」。開頭兩句總寫背景,作好鋪墊;接下八句,從酷熱的自然環境、水濁的惡劣生活、拉船號子的觸動悲心、和拉石靠岸的筋疲力竭,層層深入地描畫了「拖船一何苦」的具體情景。
華夏詩醇: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華夏詩醇: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詩的風格沖淡秀麗,寫景中蘊含著比興寄喻。在盛唐時,此詩已傳為山水詩的名篇,是常建的代表作之一。到清代更受到「神韻派」的推崇。
華夏詩醇:李白〈月下獨酌〉詩賞析
詩人李白有遠大的抱負,一直懷才不遇,政治理想不能實現,心情孤寂苦悶。但他面對黑暗的社會現實,不沉淪,不合污,一直追求自由,嚮往光明,在他的詩歌中多有歌頌太陽、吟詠明月之作。這首詩是把明月引為知己,對月抒懷。
華夏詩醇:欲持一瓢酒 遠慰風雨夕
欲持一瓢酒,遠慰風雨夕。 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跡?
華夏詩醇:欲作家書意萬重 行人臨發又開封
洛陽城裡見秋風, 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匆匆說不盡, 行人臨發又開封!
華夏詩醇: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華夏詩醇:王維〈送別〉詩賞析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華夏詩醇:雲霞出海曙   梅柳渡江春
這是一首酬答詩。詩中寫江南早春的氣候變化,歷歷如繪,讀後令人頓覺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有身臨其境之感。起首兩句,十分警拔,以「偏驚物候新」領起全篇。
華夏詩醇:杜甫〈春望〉詩賞析
從國憂寫到家愁,又從家愁寫到國憂,兩種感情渾然一體,成為杜甫五律詩的傑作。
華夏詩醇:杜甫〈春夜喜雨〉
杜甫寓居成都西南郊浣花溪草堂的第二年。通過對「春夜喜雨」的細膩描繪,抒發了詩人在離亂年代,找到一個相對安定住所後,悅愉的思想感情。
華夏詩醇:天花落不盡 處處鳥銜飛
(唐)綦毋潛〈宿龍興寺〉 香剎夜忘歸,松清古殿扉。 燈明方丈室,珠繫比丘衣。 白日傳心靜,青蓮喻法微。 天花落不盡,處處鳥銜飛! 【作者介紹】 綦毋潛,字孝通,一作季通,荊南(今湖北江陵縣)人,一說虔州(今江西南康縣)人。唐代開...
華夏詩醇:同詠春雨,各有新意!
前人寫詩,創意自成一家,不落窠臼,忌隨人後。清代詩評家方薰,在《山靜居詩話 》一文中寫道:「詩固病在窠臼,然須推陳出新,不至流於下劣。」這是確有見地的 。我們遊目在浩如煙海的古詩時,不難發現同一題材,以不同詩句描述,以不同形式表現,出於自創...
華夏詩醇: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此詩標題又作「代悲白頭翁」。詩人因年華易逝,人生無常,以柔麗婉轉的筆調, 抒發了警示人生之情、之義。
華夏詩醇:「忽逢青鳥使,邀入赤松家。」
詩人孟浩然,以詼諧浪漫的筆調,巧妙地運用仙家典故和術語,生動地寫出了道家的生活特色,充滿了現實的生活氣息。
    共有約 13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