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纸扎工艺受冷落 法国捧进博物馆

台湾纸扎传统没落,工艺也渐渐佚失。法国的策展人发现这门被忽视的艺术,邀台湾“新兴糊纸店”师傅张徐沛带着他的作品到巴黎展出。(中央社)
  人气: 7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1日讯】(中央社巴黎1日专电)台湾纸扎传统没落,工艺也渐佚失。法国一名策展人在台湾旅行途中,发现有人焚烧精致的纸扎,讶异之余,更发现这是一门被忽视的艺术,于是把台湾纸扎放到巴黎博物馆展览。

台湾2016年荣誉受邀参加巴黎工艺设计师周(D’Days)展览,展场设在颇负盛名的装饰艺术博物馆(Musee des Arts Decoratifs)。

这项名为“台湾新艺:Taiwan- Unfolding”的展览,呈现纸雕、纸扎、金纸工艺、折叠纸椅等台湾纸工艺

由于欧洲没有用纸扎品祭祀的传统,许多观众对台湾“新兴糊纸店”的纸扎洋楼和龙头特别好奇,驻足在展场的电视前观看介绍影片。

台湾纸扎工艺之美,可说是专业策展人沙勉托(Patricio Sarmiento)发现的。他多次到台湾旅行、骑单车,在一次从台中横越山脉骑到花莲途中,发现有人在烧东西。

“那些东西做得非常精细,却这样被烧掉”,沙勉托抱着发现美好事物的惊喜和对台湾祭祀文化的疑惑,开始去了解纸扎。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忽视这门工艺,“这是一种不为人知的艺术,或者甚至不被认为是艺术”。

沙勉托后来拜访新兴糊纸店,他说,纸张对这个小型家族企业来说,是数代以来的热情和传统,“我很希望与欧洲人分享”。

66岁的新兴糊纸店师傅张徐沛阖家到法国参展,这是他们第一次到国外展出,带了纸扎龙头、龙尾、洋楼及龙头竹骨架4件作品。

张徐沛受访时说,纸扎最早应出现在汉朝,到唐朝已很盛行,传到台湾也有200、300年历史。

他说,台湾早年经济很好,人们肯花钱买纸扎烧给祖先,且越来越要求精致华丽,师傅之间彼此竞争,促使工艺品质越来越精进。

“但现在已经没落了”,他叹道,虽然人们还是会买纸扎烧给逝者,但偏好纸板做的小屋。需求低了,纸扎工艺也就渐渐佚失,现在台湾大概只剩十多家糊纸店,走精致路线的更少。

张徐沛自12、3岁开始做纸扎,埋首纸艺半世纪,现在的他对保存这门技艺念兹在兹,好在他的女儿张宛莹已有基本功,并打算在工作之余,投注更多时间钻研。

张徐沛说,未来若还有其他国外美术馆、博物馆邀展,新兴糊纸店很愿意参加,“要让世界知道台湾的技艺,是别处看不到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巴黎工艺设计师周是每年初夏的文化盛事,台湾今年以荣誉邀请国名义受邀参展,在颇负盛名的装饰艺术博物馆展出纸工艺,法国观众看到不熟悉的纸扎技艺和纸雕,惊叹连连。
  • 纸扎是台湾传统丧礼习俗,北科大学生透过田野调查,认识纸扎手工技术,更设计吉他、笔电等DIY纸扎作品,盼大家透过亲手制作,向往生者传达情意。
  • 看中国蔡尔容制作硬胎纸偶。传统纸制神像的制作过程十分繁复,须经过三十道工序才能完成。
  • 纸制神像至今已经流传了一千多年,但是懂得如何制做的工艺师却越来越稀少,位在云林县北港的蔡尔容,是目前台湾仅存的工艺师。他的纸制人偶,特别考究人物造型、服装配件。纸偶的神态栩栩如生,肌肉具有弹性,神态活灵活现,因此特别受到各大庙宇的青睐。
  • (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道)“如果人生重新来过,我还是会选择扎纸。因为做开了,就不会转。”──“秋记扎作”陈伯 中秋节,最让人怀念的还是小时候阿妈买的手扎灯笼。但如今扎纸工业没落,往日的中秋传统在现今社会难以维继。茫茫人海中,还有一名九旬老人以毕生的经历投入到扎纸工艺中,以一双巧手留住传统,留住历史。 他,被称为香港最后一个扎纸师父。
  • (大纪元记者王文君、佚名综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每当黄历八月十五,都是触动诗人墨客兴致勃发、借月抒情的时刻。有风花雪月的清雅悠闲,登高远眺的磅气势;亦有睹月思人的情怀,和郁郁不得志的愁绪。
  • 【大纪元10月1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沈如峰宜兰县十日电)宜兰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今天起到十二月底举办“2007台湾纸艺大展”,邀请全台各地共七十二位顶尖艺师参展,展品达六百多件,将纸艺从传统到现代的多重面貌一一呈现,现场也让游客可以体验纸的生活创意与玩纸游戏。
  • 【大纪元2月2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慧敏台北二十七日电)宗教学者兼艺术家翁峰山将三十多年从事田野调查心得和艺术创作,以跨领域艺术作品方式呈现,举行六十回顾巡回展。第三站于三月一日在台北县立文化局展出,展品有翁峰山的水墨画,以及糊纸、纸竹、花灯图照和电灯花灯。 其中,糊纸艺术三百多年前由中国大陆闽粤师傅传承到台湾;最近在武当山紫霄宫大殿右神龛中发现一尊三百多年前的纸糊“金神像”,制作难度就是连现代科技也难达到。翁峰山说,这门艺术不祗在中国大陆流失,台湾也失传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