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博览
乌纱帽原是民间常见的一种便帽,而官员戴乌纱帽则起源于东晋,但成为“官服”的一个组成部分,却是开始于隋朝,兴盛于唐朝,在宋朝修改后加上了双翅,一直到明朝后,乌纱帽才正式成为当官的代称了。
“谷雨花”牡丹开,谷雨来。(fotolia)
二十四节气:谷雨 暮春三月中气 清明过后,丰沛的雨水降临大地,谷物极速地生长。每年在阳历4月19-21日之间交节,从“清明” 进入“谷雨”节气,这时观察太阳到达天体黄经30度位置,为谷雨节气的起点。从黄历来看,谷雨是为三月的“中气”。谷雨...
《十八学士图》局部,南宋佚名画作。(公有领域)
中国的绘画,不求表面的精细与形的准确,有时是似而非,更看重的是画家用心在触碰这个世界,其形象后面往往会产生无止境的联想和能量释放,这些与中国道家文化中的阴阳、虚实观大有关系。
〈老子过关〉(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
画工说如果不管身份高低贵贱,都画成一个模样,那就不用画画了。现在一看,先生所画的前导,已是我的近侍;先生所画近侍,已是我的辇中人;等到一看辇中人,其神采骨相,是我平生不曾见过的,古人画中也没有。这才使我惭愧而佩服。”
中华文化
在古籍史书的图片或古装戏剧节目中,我们常会看到皇帝或他的大臣们,身上所穿的官服总绘绣著许多精致的图案,不同的官阶,官服上的图纹或数量也不同。那么,为什么官服上要绘绣这些图纹呢?
黑龙江藏字鹅蛋嵌“神已来到”、“王”五字。(大纪元)
西方“复活节”的各种象征,例如彩蛋和兔子,还有“复活节”庆祝行事的发源,其实可以溯源到早于基督教的人类行动,普遍存在不同人类族群的文化中。从东西文化的上游来看,复活节和春分也有共通的妙合,同时,蛋象征“诞生”,复活蛋和藏字蛋妙有“巧合”,探索人类的信仰和“生”之境遇的奥妙讯息。
秦陵一号铜车马(现代复制品),青铜着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中国古人认为,文化是由神传给人类的,文明成就来自神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近日开幕的“帝国时代:秦汉中国艺术”特展上,众多格调高古、技艺精湛的文物,在在体现出这种理念。
2010年3月26日德国汉堡民族博物馆展出的油漆油墨复活节彩蛋。约有40个展商参加了从3月25日至3月28日的第26届德国复活节艺术展览。(法新社)
复活节的英文字是“Easter”,这个字也与犹太人的“逾越节”有关。在很多欧洲的语言体系里、早期的英文圣经译本中都用Easter表示逾越节。逾越节的筵席也称Easter。“Easter”这个英文字,显然隐藏着来自东方的神秘信息。
在《晋书‧卷四十五‧刘毅传》上载:“昔郑武公年过八十,入为周司徒,虽过悬车之年,必有可用。”又《汉‧蔡邕‧陈实碑》载有:“及文书赦宥,时年已七十,遂隐丘山,悬车告老,四门备礼,闭心静居。”另有《汉‧班固‧白虎通道德论‧卷四‧致仕》上说:“臣七十悬车致仕者,臣以执事趋走为职,七十阳道极,耳目不聪明,跂踦之属,是以退去避贤者。”这些古文里的“悬车”之年、“悬车”告老、“悬车”致仕,意思都是指年老﹙通常为七十岁﹚辞官退休。那么,为什么用“悬车”来表示退休呢?
中国画重意境,外延无止境。(Fotolia,维基百科/大纪元合成)
中国画重意境,是诗歌一样浪漫的视觉形象。古代中国画的大家很多都是修炼人,用绘画语言述说心事。线条是中国画的主要造型手段,是中国人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这种凝练的线条是有生命的,是中国画家的专利。
台湾桃园市新屋区叶家祖祠每年清明节总是涌进大批叶氏子 孙前往扫墓,今年约有8,000人祭祖,更有不少从美加、 纽澳、巴西等地返台的后代,一起慎终追远,缅怀先人德泽。(中央社)
4月4日清明节,清明扫墓祭祖不仅表现了慎终追远,还有缅怀先人、饮水思源之意。在台湾桃园市新屋区叶家祖祠每年清明节总是涌进大批叶氏子孙前往扫墓,今年约有8,000人祭祖。台南市楠西区江家第一世祖江如南自清朝康熙年间来台,至今已296年,200多名后代子孙每年前往开基祖江棋寿墓园参拜。
宋 佚名《平畴呼犊》轴‧ 绢本‧设色画。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秋天了,在生长著不知名小树和已开花的芦苇的荒郊中,一母一子两头牛,也不知是要回家了还是想换个地方吃草,母子俩一前一后,在傍著经受长年风吹雨打,表面坚硬光滑的石块的山路上走着。
中华文化
古人很重视清明这个节气,因为一到清明,天气回暖,气候湿润,雨水增多,万物复苏...
宋 佚名《柳塘呼犊》册 绢 设色。(公有领域)
这样一来,一种看似无声却又有声的东西,一种溶溶的温馨感,一种天籁般的自然诵歌就在画中的天与地之间轻轻回旋,充塞了整个画面空间,并且把画中人、画中牛甚至画外的你我也都带了进去。
纽约亚洲艺术周“早期中国摄影精品展”展品: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岛屿之塔》(Island Pagoda),出自《福州与闽江》(Foochow and the River Min),摄于约1873年,碳素印相。(Courtesy of the Stephan Loewentheil Historical Photography of China Collection)
在刚刚落幕的纽约亚洲艺术周(3月9日至18日)期间,史蒂芬‧洛文希尔从其15,000张早期中国摄影藏品中精选出约30张作品做展览。展览题为“早期中国摄影精品展”,是艺术周期间唯一的摄影珍品展,照片只展不售。
中华文化
在古代下对上或同辈间相称都用“足下”这个敬辞。如乐毅《报燕惠王书》︰“恐伤先王之明,有害足下之义,故遁逃走赵。”意思是说︰担心损害了先王英明的形象,破坏了您仁义的名声,所以逃到赵国。
海黄油梨项链、粉及立香。(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海南黄花梨(以下简称海黄)是制作红木家具的最顶级的材料,《红木国标(GB/T18107-2000)》中将它归为香枝木类,学名为“降香黄檀”。业内人士将海黄分为油梨和糠梨。油梨的颜色较深,油性重;糠梨的颜色较浅。一些没有真正接触过海黄的人被其学名误导,认为海黄有降真香的味道,其实根本就不是。
“春分之日,玄鸟至”,玄鸟就是燕子。 (明国/大纪元)
古人非常重视“春分”,展现诞生、新生和爱护生命的精神。春分和蛋都象征诞生、新生,东西方在春分时节都有和蛋相关连的习俗,意义非凡。春分时节天地人和合,中国文化中的春分行事法天地精神,祭祀请子、行仁政安养生命、校正度量衡。春分节气天气俗谚久传…。唐代元稹节气诗:“二气莫交争,春分雨处行。梁间玄鸟语,欲似解人情。”
传统中药材既可治病,又可养身。(fotolia)
中医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药名的丰富而多变,有趣而通于艺,古代医家每有文彩,文士多通医道,他们巧借动植物或名医名人为命名依据,形像地表现出某种药物的功能和形态特征。
北宋周敦颐说:“莲,花之君子者也。”(国立故宫博物院)
古人认为,君子有九思,而美玉有九德。古人佩戴玉器,不是对财富的炫耀,也不仅仅是作为装饰,而是“君子比德如玉”。《礼记.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君子守德如玉,故君子一定是知礼明礼之人。
黄历的三月初一被称为“蝴蝶节”,主要是源于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梁祝的故事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民间故事之一。在流传的过程中,人们将他与民间的节日联系起来,使节日形成了独特的情趣,也使故事的意境深刻。
彼岸花花语:阴阳两分。(容乃加/大纪元)
唐玄宗开元年间,幽州(在今河北省境内)府衙中有个姓张的将军,他娶了孔氏为妻,孔氏接连生了五个儿女后却不幸去世。孔氏死后张将军却收到了王妻的手巾,上面有她亲笔的题诗……
中华文化
通常人们对于一些德高望重、有卓越成就而深受众人所景仰的人,会用泰斗来赞扬这些杰出人物。如文学泰斗、武术泰斗、学术泰斗、中医泰斗、音乐泰斗……等等,那么为什么要用“泰斗”来形容呢?
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院长林正仪(左8)3月8日宣布,启动6年的“新故宫运动”强化国际竞争力。(钟元/大纪元)
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院长林正仪3月8日宣布,启动6年的“新故宫运动”强化国际竞争力,促使故宫朝专业化博物馆永续发展迈进,未来的故宫将是从展览、研究、组织、合作交流等皆改变的“新故宫”。
明慧悟善怀。(图片来源:天雪提供)
惊蛰二月节,二月啊花朝月!花草欣欣向荣。有一年,黄庭坚珍藏了江南二月天。黄庭坚熙宁元年罢官后,难得闲居荆州家中。……宋代哲学大家邵雍观察天地,识天地之玄、道古今之理卓然一家。他感应大自然造化的二月天,欣然喟叹!
(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在很多人眼中,香道师、制香师是一个高雅的行业;自己制香,邀约三五好友品香喝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可是,真正在这个行业中去研究和亲手制作,您可能会发现制香师的艰辛。特别是没有得到传承的制香师。
花影重重入二月,惊蛰初候桃花开。(容乃加/大纪元)
惊蛰最典型的天候就是打雷“坤宫半夜一声雷,蛰户花房晓已开。”,轰然的雷声震地,惊动地里的蛰虫出了冬眠的蛰洞。也提醒人们快耕田,否则就会误了收获!历朝历代在中国各地方都有很多二月节“与花草有约”的踏草、赏花、扑蝶的赏春游憩之事,多叫做“花朝节”,也有称“踏草节”或“挑菜节”。
中华文化
“纶音”一词语出《礼记.缁衣》:“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纶,是指青色的丝带。如《说文解字》记载︰“纶,纠青丝绶也。”綍,同绋,原指人死后下葬时用来拉引棺木入墓穴的绳子。如《周礼.地官.遂人》上载︰“及葬,帅而属六綍。”但《礼记.缁衣》上载:“其出如綍。”则是指大绳。
“飞白”就是“明知其错故意仿效”,将错就错、刻意讹读讹写。用飞白制联,常可达到嘲讽取笑的效果,联苑里有不少这类趣话。(Fotolia)
“飞白”就是“明知其错故意仿效”,将错就错、刻意讹读讹写。用飞白制联,常可达到嘲讽取笑的效果,联苑里有不少这类趣话。
颜回像。(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品)
《论语 .里仁》篇中,孔子曰:“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此即中国传统的读书人所传习的忠恕之道,或单提一个恕字,称为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