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博览
世有虚语,未有不被人识破的,奈何自悟难!来看看这个吹牛说遇到巨蛇的人怎样自己拆自己的台。
至于,为什么每次敲钟都要一百零八下,则有多种说法。一说是,《易经》认为“九”寓意吉祥,一百零八是九的倍数,是至高无上的象征。另一说,佛教认为人在一年中有一百零八种烦恼,钟响一百零八次,则除尽人间所有的烦恼。所以,佛珠也是一百零八颗,念经或持咒都是一百零八遍。
六的甲骨文如,金文是,而篆体的六写成。从“一”代表着“道”或“天”的概念开始就让我们了解祖先对于天地运行真相的观察与体悟。“一”代表了分开阴阳两气的道,也形成了爻的图象,“阴”以两短横线“⚋”代表,“阳”以一长线“⚊”代表。一阴一阳为两仪...
两个异乡人在某地相遇而不忘比高下。一个吹说家乡有至宝可容得千余人在里面洗澡;一个吹说家乡有通天竹顶天立地……。到底哪个吹牛吹胜了?
我们常听人说要“留名青史”,这个“青史”指的就是史书。
中国艺术重要的价值是令西方艺术界惊叹和赞赏的,东西方绘画艺术在物体造型方面都有着各自的探索,无论唯形而形还是唯形而意,中国画和西方绘画的不可兼容性,共同构成了世界艺术史的两大支柱。
虚岁是计算年龄的方法之一,是中国传统的年龄计算方法,并自古代以来通行于东亚诸国。计算方式为此人生活过的黄历年份数的总和。而虚岁如何“虚”,是一件让人容易迷惑的事情。中国人说到年龄时常常使用一个词叫做“虚岁”。什么是虚岁?
郑所南说,兰花品性高洁,唯有德有才之人才配之为伍。
《左传‧隐公三年》如此记载:“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顺什么呢?顺天道、顺天理是也!
(续前文) 中国的读书人很注重自身和上天的关系,凡事要在上苍的佑护和伦理道德架构下行事,不敢造次;孔子讲要“克己复礼”,董其昌讲要“天人合一”,老子的道家修炼文化中对阴阳互动产生生命等理论,让大千世界开了一扇门,给了人们更多探知世界的...
温柔优雅的洛可可文化,绮丽多姿的中国风设计,两者交融却又相得益彰,唯美动人。从画卷上色彩与线条的盛宴,到工艺品、家居建筑上的奇特造型,它们变换了一千张面孔,却都表达了同一个理想,便是对美的极致追求。
无论中国画西洋画,不重视基本功的艺术之路都不会走远走稳,古时中国或西方正统绘画领域,都把基本功的训练当成步入绘画大门的门槛。
有个常遭受不肖子殴打的父亲,总抱着孙子不离手,爱护有加。邻人看到了,心生尊崇。有一天邻人忍不住问道,令郎这样对待您,而您还是这么爱护他的孩子……
雄伟恢弘的巴洛克艺术,主宰了欧洲文明百年之久,一种轻快柔美的艺术风格——洛可可悄然兴起。欧洲的时尚趣味正发生著从至刚到至柔的逆转,曾经奢华厚重的中国风装饰,在日臻成熟的同时,又将演绎怎样的美丽传奇?
不管是古代或现代的瓷制器物,我们最常见的纹饰就是松、竹、梅合成的岁寒三友图。在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描绘或吟咏松、竹、梅的诗画,也是多的不胜枚举。如元朝白朴《朝中措》:“苍松隐映竹交加,千树玉梨花,好个岁寒三友,更堪红白山茶。”另明朝无名氏《渔樵闲话˙第四折》:“到深秋之后,百花皆谢,惟有松、竹、梅花,岁寒三友。”但为什么要把松、竹、梅称为“岁寒三友”呢?
任何艺术都要依据物象形体表达主观意图,画得“像”是一切绘画艺术的根本,这是习画者走向专业化的第一道门槛
今天的东西方社会动荡,人心浮躁,要扭转这个局面的理学家、社会学者、人类学家们再一次将目光投到了古老中国的“道德”二字上。
公元1236年文天祥诞生于江西庐 陵淳化乡富田村,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宋史》上说他“体貌丰伟,美皙如玉,秀眉而长目,顾盼烨然。自为童子时,见学宫所祠乡先生欧阳修、杨邦义、胡铨像,皆谥‘忠’,即欣然慕之。曰:‘没不俎豆其间,非夫也。’从小就立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节志。
17世纪,欧洲人对中国的幻想与巴洛克精神不谋而合,使得中国风设计风靡于艺术的各个领域。绘画、工艺品、家具乃至室内装饰,无不通过壮美、宏大的外型,流露出浓郁的东方趣味,展现了有别于西方传统的艺术特质。
18世纪博韦壁毯第一套之“皇帝出行”(The Prince's Journey)。(公有领域)
一股文化风,自东方来,吹落在17世纪的欧洲,让人们了解到一个繁华得无与伦比的中国。远东的财富与物产唤醒了无穷的奇思幻想,当它绽放在艺术领域,融入追求恢宏、壮丽的“巴洛克”时代,注定写下盛大的溢彩华章。
在古代小说中常看到把女孩儿喊为“丫头”,其实现在有些华人地区还沿用这种称呼。如《红楼梦.第十五回》有:“忽听那边老婆子叫道:‘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丢了纺车一径去了。”但为什么要把女孩儿称为“丫头”呢?
有个富翁在宴客中不期然放了一屁。二个坐在一旁的宾客,马上奉承起富翁的“香屁”来。两人是怎样拍马屁的呢?一听说“放屁不臭,死期不远”,两人又怎样“拍马屁”呢?
“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其实大有来头,不只是地方风俗而已,这是沿袭自上古时代的历法而来的民俗。
“心”与“意”常被同用于表达一个人最诚恳的祝福等等人际之 间正面的互动。从字面上来看,意这个字的写法在心的上面是个“音”。告诉我们听音不只能辨位还能知道人心中的想法。要了解声音与心之间的关系可以从《礼记‧乐纪》中一窥其堂奥。
有一个奶妈帮人抚养小婴孩。不管怎么摇、怎么哄,那小婴孩就是啼哭不肯安睡。奶妈无奈极了,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幕,便喊了老爷官人……
清人厉惕斋在他的诗作《茶花》中写到:“年年花事易消磨,如尔花中得气多,屈指三时开不断,冬寒春暖夏清和”。厉惕斋在《真州竹枝词引》中还有这样的描述:“冬至之时,富人家作‘消寒会’雅集,盛开的山茶是清玩雅供中的主角。”
杆秤,在中国已存在数千年之久,在历代发展过程中深蕴著中国传统文化。
从汉代到近代明清,都很重视冬至节,进入了现代,冬至还是一个鲜明的节气标志。家人团聚过节、祭祖、进补储备能量,这些节庆习俗伴随着生活的脚步,印象深烙。就来说一说冬至食俗的典故吧。
自古“相由心生”乃明言,是明白的明而非名利的名。往高层次说人要明白为何而活?生命存在的目地是什么?至少在低层次的思维中也得在生活中做一 个好人,凡事问问自己的心之想向是否只为自己利益考量?
17前后世纪的西欧,处处洋溢着东方风情。奢华的府邸装饰着花鸟壁画,漆柜上摆着蓝白色系的青花瓷;金发女子穿着刺绣或印花的长袍,绅士们饶有兴致地品尝陶瓷杯碟中的茶饮。这一切,代表着一个艺术时尚的开端—— 中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