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仙茶道
白露茶醉中秋!赏明月吃月饼。(fotolia)
今年中秋节来得晚,赏月吃月饼、品“白露茶”,且把茶瓯当酒杯,把盏醉归楼前月,正是时候。 有品茶行家说:“春茶苦,夏茶涩,要好喝,秋白露”。白露茶在唐代就有名声。以茶比人生,秋白露是少年、青年、壮年或老年?秋茶虽然谦冲醇厚淡永,但是饮秋茶也不是百无禁忌,怎么饮得健康又诗意?
在付出真诚的过程中,不用处处提防、无须机关算尽,已经得到最好的回报,那就是──内心的祥和与平静。(fotolia)
告诉你喝好茶不能不知道的“茶事”!茶中至宝--明前茶、火前茶、骑火茶、社前茶,争春气,天造地蕴“黄金芽”。不管是游方云僧或是白衣凡俗,不管是宫廷内殿或是草巷花弄,春来人间四月天,最是品茶好时节!半是好茶半好友,玉盅泥杯皆得黄金液。
武夷山牛栏坑中的一段摹刻石壁,“不可思议”、“寿”、“虎”。石壁下面目前生长的是岩茶肉桂。“不可思议”是形容岩茶的独特香型和岩韵。(取自朝晖香道微博)
听武夷山的茶农说,现在很多茶农为了茶叶的生长,普遍都给茶叶施有机肥料。其实,我们的老祖宗在三千多年前就说出了解决这类问题的根本方法,《周礼‧秋官司寇‧柞氏》:“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
陆羽千羡万羡家乡竟陵的西江水。(国立故宫博物院)
西江水流向竟陵城,就是西江开启了陆羽的世界;就是西江“水”漾荡着陆羽出生身世与禅寺煎茶的一段少年岁月......
枫图・狩野秀赖笔。从画中景可见卖茶翁卖茶之情境。(东京国立博物馆蔵)
茶道行日本,华人大多对日本“茶圣”千利休(公元1522~1591年)有耳闻,日本“煎茶”之祖的“卖茶翁”,才是把吃茶风尚从贵族、权贵、上流社会普及给庶民大众的“茶神”....
明.丁云鹏〈玉川烹茶图〉局部(公有领域)
民国初年,北京名气茶楼今雨轩的门楹上有一付数字加上经典名人典故的楹联:“三篇陆羽经,七度卢仝碗”.....
(白亚仕/大纪元)
在传统文化中,中国人一向以礼为先。以茶待客便是中国的传统礼仪之一,自宋代起已十分流行,表示对客人的欢迎和尊重。不仅如此,饮茶还有更深的内涵,喝茶也要讲“道”呢!
(大纪元图片库)
唐朝有一个叫陆羽的人通过对茶进行多年的观察和研究,撰写了《茶经》一书,此书总结出一套科学的种茶、采茶、煮茶、品茶的方法,并赋予茶艺一种深刻的文化内涵,形成了最初的茶道。后人称陆羽为“茶圣”。
中华茶文化。(123RF)
中国人有“关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被排在日常生活必需品的最后,但由于中国人“饭后一碗茶”的习惯由来已久,而使它有着更为深远的历史文化内涵。
(大纪元图片库)
《神农本草经》在序中记载道:“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因此自古就有神农发现茶叶之说。公元前八世纪的《诗经》记载:“谁谓茶苦,其甘如荠。”陆羽《茶经》有“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的记载。中国人认为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在在都表明了饮茶在中国文化中不可缺席的地位。
(Fotolia)
茶是水写的文化,不仅能洗胃,更能洗心。无论大隐于市,还是小隐于野,他们都要喝茶。赵州和尚教人佛法,曰吃茶去。茶不入禅,皆为俗事。禅不入心,皆为文字。拈花微笑,喝茶悟道。酒越喝越糊涂,茶越喝越清醒。品至清至洁的茶,悟至灵至静的心。
(摄影:Fotolia)
第一碗茶敬佛,其余施于众人,最后一碗归己。茶之礼先人后己,茶之义清浊自知。茶入肚可以解毒,入心使人清醒。酒像纠纠武夫,茶如谦谦君子。如果女人像茶,男人快活似神仙。夫妻恩爱,爱可一时,恩可一世。相互牵手,彼此交心,情只为你浓。浓极而苦,再美也不能失去理智。幸福必须经历无数诱惑,仿佛茶之清气绝不可污。
(摄影:Fotolia)
与著名茶人谈到,“茶可清心,心清似玉”时,茶会结束,意犹未尽。茶是水写的文化,不仅能洗胃,更能洗心。茶香,水甜,壶古;人灵,景幽,物雅。环环相连,一尘不染,可以洗心。水为茶母,壶为茶父。壶刚水柔,茶性毕露。茶道森严,没有深切的呵护,何来四溢的灵气?茶是水中至善,为什么不去喝,不去品,不去悟呢?
2008年祭孔六艺文化宴儿童茶道展演(陈美兰提供)
(shown)仿佛水结晶实验,孩子们的纯净之心预告了一壶好茶, 去年在台北花卉博览会开幕和史博馆法门寺文物展中一群小小茶人优雅又娴熟地注水、奉茶,广袤中华茶道文化,在21世纪是发扬或沉寂?在小小茶人气定神闲中看出一点端倪。
(摄影:/Fotolia)
(shown)在台湾现正兴起一股礼仪学习法,以礼示茶,以茶学礼,将茶由物质层次提升至精神层面,藉由茶艺的熏陶变化学生气质。茶艺课程藉由静心、冥想及礼仪态度,能使学生情绪稳定下来,守纪律。
沈武铭近年来收藏的宜兴紫砂壶,以仿古、中壶为尚,砂中往往带玄色泥,壶形有明末的古拙,亦具清初盛世的恢宏。(摄影╱古芳子)
茶是自然的东西,周边相应的东西都要自然,包括我们的内在,心里带着烦恼,泡的茶汤会好吗?树也是天地精华,在生命结束时,被利用成炭,供养它最后的能量。炭有一种力量叫远红外线,穿越壶、水到茶汤。
现代人文茶席,崇尚简洁素雅。
品茶三十年,我体认到,无论古代高度茶文明或现代蓬勃的茶文化、乃至未来的走向,永远贯穿、环绕着“天、地、人”三才的大学问,三才是阐扬、检验并融合茶事的重要尺标。
台北名茶人沈武铭示范“兰花指”正确的执壶势。
品茶三十年,我体认到,无论古代高度茶文明或现代蓬勃的茶文化、乃至未来的走向,永远贯穿、环绕着“天、地、人”三才的大学问,三才是阐扬、检验并融合茶事的重要尺标。
二零一零明前野生狮峰龙井,茶汤呈淡杏黄微绿色泽。
茶会由台湾著名的藏色天目大师江有庭提供天目碗,茶席行进间人手一碗天目,大口过瘾地啜饮蒙顶或龙井,与会茶友不但大开眼界、品茗之兴激越高昂,部分茶友从此对龙井或蒙顶改观,留下深刻难忘美好的一夜...
二零零四年啜英咀华茶会现场茶碗与茶叶展示台。
茶的身世往往能触动到中国人遥远的记忆,品啜一杯新鲜粉嫩的明前龙井,汤里不但隐约展现江南的秀丽风光,那澹远深刻的人文历史厚度,或寺宇几百年来禅修的功德,透过茶中香韵一一沁人心识。
清.杨晋〈豪家佚乐图〉局部(网路图片)
中国饮茶距今有大约五六千年的历史。据“茶圣”陆羽的《茶经》云:“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早在神农时期,茶及其药用价值就已被发现。
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闻名于世,对中国茶业和世界茶业发展有卓越贡献,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
(clipart.com)
中国是礼义之邦、文明古国,华夏民族的传统文化渗透在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国作为茶的原产地,饮茶在中国的历史与民众中,不仅是一种生活习惯,更是一种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茶与中华传统和礼仪已是紧紧相连,密不可分。
(网路图片)
古时并无“茶”字,而是以“荼”为“茶”。在明末张自烈所撰的《正字通》中,引南宋魏了翁集曰:“茶之始其字为荼。”不过,当时饮茶之事尚未进入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所以古时的“荼”字,并不专指“茶”,有时也指野茅、野菜等。
(Photos.com)
茶道美学贯穿着传统文化,茶中的学问意涵深远。品茶,将是另一种心灵之旅......
清〈晓雾烹茶〉(网路图片)
古人饮茶,向来都很看重煮茶之水,称“器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清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中说:“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可见,饮茶中择水、辨水很为重要。在古人辨水中,至今仍然流传着数段佳话。
〈萧翼赚兰亭图〉 重现 唐代煮茶 风情
据专家考证,中国是茶树的原产地,也是茶文化的发祥地。自古以来,“饮茶”便是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与生活习俗,更是古代文人雅士的一种生活艺术。茶文化其多样而丰富的内涵,为书画艺术的创作,提供了丰盛的题材。历代文人与茶墨结缘,以诗咏茶、绘茶,众多古诗画作中显示,饮茶自神农开始,到唐朝就非常盛行。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9期【文化艺术】栏目
台湾的茶馆文化多元,从南到北、从都市到乡村、从文人到市井小民,每一族群都有爱茶、玩茶、赏茶人。台湾茶人也遍及世界各大都会,每到一个城市就打听有没有好茶馆,已成为我多年旅行的习惯,而且屡有惊艳。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1期【文化艺术】栏目。
名茶的身世往往能触动到中国人遥远的记忆,品啜一杯新鲜粉嫩的明前龙井,汤里不但隐约展现江南的秀丽风光,那澹远深刻的人文历史厚度,或寺宇几百年来禅修的功德,透过茶中香韵、一一沁人心识。
(网路图片)
(shown)几块看上去灰黑色,奇形怪状的茶放在地上,标签上却标价八十多万,这让我吃了一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贵。
    共有约 6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