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胜古迹
京杭大运河苏州段景像(Wikimedia Commons)
京杭大运河是仅次于长江的第二条“黄金水道,远远超过苏伊士运河(190千米)和巴拿马运河(81.3千米),是世界上最古老、最长的古代运河。它领先于世界千年,显示中国古代航运工程技术的卓越成就。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一座大山在复兴之前,总有玄妙灵应的预兆,比如真人张三丰对武当山道出的载入史册的预言。而一个王朝的兴立,同样有着神祇的昭示和瑞兆,比如元大都的龟蛇显圣,以及代元而立的明王朝的一幕军事奇迹。
北京紫禁城。(fotolia)
北京故宫也称“紫禁城”,位于北京中轴线的中心,占地面积7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有大小宫殿70多座,房屋9,000余间。它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宫殿型建筑。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山之高,云之深,离红尘最远,离天界最近。出家修行的道人,一旦遁隐入山,便是世人眼中的半神。忍受不食人间烟火的清苦,彻悟无为而无不为的大道,成为不足为外人道,却又教人忍不住寻幽探奇的秘密。
秦始皇帝陵里的陪葬马车(Traumrune/维基百科)
陵中展现出的内涵涉及军事、兵法、水利、天文、地理、星象、艺术,以及各种技术、工艺等等。所挖掘出的兵马俑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整座陵所表现出的高超技术和艺术水平给后人留下至今难解的谜团,如地宫“水银”之谜,兵马俑制作之谜。
灵渠铧嘴(网路图片)
灵渠由铧嘴、大小天平、南渠、北渠、泄水天平和陡门组成。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人工运河之一的灵渠,也与同为秦代水利工程的都江堰齐名。它沟通了湘江和漓江,链接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打通南北水道,被誉为“世界古代水利建筑明珠”。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致书请赴,修宫封号,一代代帝王竭诚尽敬,念念不忘一睹他的圣容;晨钟夕灯,诵经练功,无数位道人奉他为祖师,孜孜不倦在他传下的道法中静修,探求生命的至真境界。他是一位道士、隐仙,一个深藏于大山的传奇。
重檐、回廊是中国建筑的重要元素。从商墟遗址发现,商代的宫殿建筑已经具备这些元素。(戴慧瑜/大纪元)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青石为路,曲径通幽,穿行于峻岭密林、飞泉岚烟之间,注定是一场远离尘世、叩访仙境的奇妙之旅。踏上武当的古神道,静观殿宇和圣像的庄重,感受筋骨与心志的磨砺,不由教人嗟叹,这登顶之路,亦如寻真问道的修行路。
鱼嘴和百丈堤的部分堰体(Gjl/维基百科)
都江堰工程以引水灌溉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运、城市供水等综合效用,包括三个工程:鱼嘴工程 (分水工程)、宝瓶口(引水工程)和飞沙堰(溢洪排沙工程)。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千百年来,当一重重楼观殿宇掩映于木石云水之间,武当,这座几乎与天地同在的山峦,逐渐有了人迹,随之诞生无数奇特神妙的传说与景观。这是一部专属于大山的豪壮史诗,更是一家修行法门光耀神州的古今绝唱。
夏朝文化二里头一号宫殿复原图(公有领域)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6月5日,中共文物局公布了最新的长城测量数据,长城总长度为21,196.18公里,比上次测量时增加了大约12,000公里。 (QiangBa DanZhen/Fotolia)
据史料记载,秦始皇修筑长城时总结出“因地形,用险制塞”的经验,成为军防布局的重要依据。长城是由城墙、敌楼、关城、墩堡、营城、卫所、镇城烽火台等多种防御工事所组成的完整的防御工程体系。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山,绵亘千里,直冲霄汉,总有一份博大与壮美叫人心醉;山,遗世独立,亦真亦幻,自携几许涤荡尘俗的清幽与神秘叫人向往。山以其超拔俊逸的风姿,成为人间最接近天的地方。
许多发明创造皆始于黄帝时期。(大纪元资料室)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襄阳护城河碧水荡漾、楼台亭阁下绿柳成荫。(网络图片)
襄阳城,位居中原,扼守在汉水中游,曾是春秋时代楚国北境的一个戍防渡口。襄阳城北临汉水——自然的天堑,古人在它的东、南、西三面开挖河道,从城外引入襄渠水,再通过人工修建的涵闸控制水量,和汉江贯通。一条护城河不仅起到防御的作用,还打通了水运的航道。
三皇时代的神农氏教人市集交易。图为神农氏像,出自 明 仇英《帝王道统万年图》册页。(公有领域)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戈壁石稀世珍宝“雏鸡出壳”,凝结了瞬间,晶莹可爱逼真。(网路图照)
一块满布沧桑的戈壁石“亿岁寿星”--“岁月老人”和一块永远的生命初成的“雏鸡出壳”,浑然天成一老一雏,被视为戈壁奇石珍品。
峨眉山(getty images)
峨眉高峻,周围大小群山均依势盘礡。因此远观峨眉有超拔出尘之象,严峻巍峨之仪。置身峨嵋,心境犹如登峰造极,旷观宇宙之大,俯视天下之小。且云雾缭绕,钟灵毓秀,所以能使游客睹境明心,触机悟道。
鸡足山(网路图片)
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禅僧道人登临鸡足山,但见鸡足奇秀,诸峰序次错落有致,文客常以柳州之笔意书写游记,以杜甫之风流连歌咏,每每颂来不同凡响。
耿恭坚持不投降,单于继续派兵围困,但是仍然不可攻破,疏勒城成了匈奴人无法逾越的屏障。(shutterstock)
李白看到此山九峰层峦叠嶂,高耸云端。云雾缭绕,九峰时隐时现,犹如莲华一般。李白脱口说道:“观望九峰,犹如出水芙蓉。”
武当山天柱峰顶的金殿。(网络图片)
金殿建成伊始,就出现了三大奇观。其一是“祖师出汗”:每当大雨来临前,殿内神像上水珠淋漓,如人汗流浃背;其二是“海马吐雾”:金殿屋脊上立着许多栩栩如生的金兽金禽,其中有一头海马,每到夏季,当海马口中“吐出”串串白雾,并“喂喂”有声时,随后必有暴风雨荡涤金殿;其三是“雷火炼殿”:当大雷雨来临时,有雷火直接炼殿,雷电直接联接金殿,火光冲天金殿四周,便出现一个个盆大的火球在其旁来回滚动,耀眼夺目。金殿上的銹迹和灰尘在雷火炼后,随着大雨而清洗一空,至今保持了六百年的金碧辉煌!
今(2017)年适逢丁酉金鸡年,鹿港天后宫的元宵花灯展以“雄鸡唱韵”为主灯。(曾晏均/大纪元)
台湾彰化鹿港天后宫周围街道挂满红色灯笼,张灯结彩喜洋洋。王昭君、杨贵妃、西施和貂蝉四大美人花灯,婀娜多姿,亭亭玉立,传统文化结合艺术的巧思令人拍掌叫好。
荣氏梅园古梅奇石()
新年赏梅花,是一件喜上添雅的风韵事儿,在新年里让人福至心灵,清明澄澈一春。说赏梅,中国有名园,江南有胜景。无锡荣氏梅园融合湖光山色人文和江南园林建筑于一身,同时又是自然山水与人间文化交织而出的赏梅胜地,人说是中国江南赏梅一胜景。
01
艺术之乡的一枝奇葩 木版年画是宝鸡民间艺术中一枝古老独特、别具风采的艺术奇葩,深受关中广大农村群众的喜爱。宝鸡的木版年画产地主要在风翔。凤翔古称雍州,是秦人的祖地,与岐山紧邻,西南距宝鸡市仅47公里,古为“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这里气候温和,人们多有信仰,生活富足,民俗活动丰富,年画艺术是古来一宝。
天台山国清寺一景(Siyuwj/维基百科)
浙江天台山南麓国清寺是文化古寺,此寺始建于隋文帝时代,有许多唐代诗人都寻访过。寺内有名闻大陆的古梅,人称“隋梅”。人说“万物有灵”,隋梅非常有灵性。1960年代,在中国大地陷入空前大灾难的文化大革命动乱时,这株隋梅就寂寂然像死了一般,当然无花也无叶。
鸡年说民俗,贴鸡画窗花,来鸡辟邪。(大纪元)
过年民俗百问 “鸡”在中国年画中本有特别的意义。2017年是丁酉鸡年,有关“鸡”的年俗更是惹人玩味。古时除夕、新年在门窗上画鸡、贴鸡画窗花来驱鬼怪邪气,这起源在上古的尧帝时代就有传说,和神禽重明鸟有渊源。
历史宫殿与现代高楼交织一体构筑成的北京城(法新社)
无论是古希腊的雅典娜神庙,还是古老北京的天坛、地坛,都能看到城邦或国家的信仰元素。好的文化成就和道德体系是社会赖以存在、安定和和谐的基础,也是人类共有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可惜历史不可回转、无法倒退。“旧城改造”、“文革”、“破四旧” 这样对文化的摧残,给我们民族造成的心灵巨创就这样直白的刻在这个城市的脸上。
北京故宫太和殿(Getty Images)
“古今中外的无数建筑,除去极少数例外,几乎都以重复运用各种构件或其他构成部分作为取得艺术效果的重要手段之一。”这如同乐章的主题的不断重奏。历史中最杰出的一个例子是北京的明清故宫。
明清故宫北京城。 (Fotolia)
老北京的城市规划使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谐和关系得到充分的体现。作为帝王之都,城市的核心是帝王,所有的建筑形式都体现著一个象征。城市建筑的方方面面,包括建筑形式、建筑布局、建筑色彩,都使“天人合一”、“天人感应”得到充分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