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五行
山中深处藏密。( 罗东林管处提供)
犍为郡东边十多里处,在深岩中有一座道观,道观中有石函。乡里中相传是尹真人所传:“这个石函中有符咒,万万不可开启它。否则,必有大祸。”到了唐代宗大历年间,青河有一位崔君,奉命任犍为郡太守。他打开石函那天,到了冥府,三天后又还阳了,但是他的福寿几乎不存了………附篇 八字实例分析:早运佳,中晚年潦倒破落之造。
博学深处有活水来 (徐明/大纪元)
汉末,阚泽被举为孝廉,出任钱塘长,升郴县令。孙权为骠骑将军时,征召他为西曹掾。后来官至中书令、太子太傅,封都乡侯。虞翻称其为“盖蜀之扬雄”、“今之仲舒”。他勉学而博学,通天文历象,从曹丕的名字中就看出了他的命数。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中年行运发财致富之命。
禅寺(中央社)
宋代人滕恺年二十七岁赴任前发了一梦,醒来感到这是一个不祥之兆。不久,在旅途中,他来到了梦中所见的“承天寺”,情节、人物和梦中所见完全符合。一个道士预告了他的死期就在三天后……。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从格不成身弱极,不佳之造。
纽约华人民众聚集在法拉盛图书馆前争睹日全食。 (林丹/大纪元)
今年8月21日人们有幸在美国目睹了99年来一遇的“日全食”天文奇观,之前及之后西洋占星师有话说了:天象看来不利美国及“川普”总统。笔者在此从中华命理观点略为谈论一下“天象人间”之对应,以及中西命象看法之“同中有异”。
你有富贵命吗?追求财富如隔迷雾。为何常见一般人财来财去,旋起旋灭?(杨秋莲/大纪元)
当我们说:衣服不是越大越好,要和人的身材相匹配时,相信没有什么人会反对。但一旦说:钱财不是越多越好,要和人的命相匹配时,就会有很多人不敢认同了。也有不少人,不相信命中的钱财是注定的,以为凭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能挣多少就得多少。其实,一个人的命中生来有多少的钱财,从八字中可看得出来的。
白云青山绿水湾。(大纪元资料)
明代嘉靖年间有个叫张巽的人,素无文名。在嘉靖戊午年(1558年)春,他去参加乡试。一天夜里,梦见神对他说:“成不成,平不平,绿水湾头问老僧。”这话他一点也不懂,因而也没去在意它,这隐语其实预言了他上榜之局……。附篇:八字实例分析,偏财格运顺钱财大发。
羹冷反而美,梦来好预兆。(陈志达/大纪元)
据《元散堂诗话》记载:有个书生叫沈云卿,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中说自己吃羮,但羮不热,吃了后感觉口中很寒。又抬头忽见天上映着“无二”两个大字。醒后,他觉得昨夜做的这个梦很怪,又很难解,越想越要究个竟……。附篇:八字实例分析——财官多根基不牢之命。
南宋-元 十二生肖八卦镜。(公有领域)
看来中华文字的来头很大,是神灵泄露给人类的天机与秘密,那中华文字背后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天机?请看后文的论述。
谿声山色天造地设,人的面相带着命运的密码,不也是天造地设!( 徐明义画集/大纪元)
《广德神异录》记载,唐朝一个孙生能相面相得很准。有一次他同时看到睦州郡守的官僚房琯和崔涣,预知他俩都能做宰相,后来都一一应验。预测中他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寿限到何时。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一生起伏不定的命造。
中国正史中有关于鬼神的记载。(中央社)
正史记载司马懿遭厉鬼索命。王忳县令怎样为申为冤亭办案申冤。鬼神之事野史传说很多,正史中也有所记载。从正史中所记载的事例来看有神论和无神论,有鬼论和无鬼论,孰真孰假?
灾难当前多少人能自知?。(龙芳/大纪元)
根据《逸史》唐代时,有一叫宋师儒的人,能够预知吉凶之类的事情,淮南王璠非常器重他。当时淮南有个和尚叫常监,谈论未来的事情也能说中,然而看不到自己的灾难,宋师儒却能看出他的灾难……。附篇八字实例分析——离婚女子之八字。
“伤官喜生财,富贵自天来”。(戴兵/大纪元)
后魏末年,一个江南吴地的盲人,擅长听声音卜算人的吉凶祸福,卜算了北齐开朝家族高洋、高欢……等人的命运。附篇讲“伤官喜生财,富贵自天来”的一个好命格局,掌管丰田汽车财政大权几十年的丰田汽车前会长花井正八的命造。以伤官生财为喜用,故而掌财政大权。
大家常说,耳朵长耳垂大的人一般都是心地善良大富大贵之人。(Shutterstock)
“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随心灭。”这句话说明:一个人的相貌会随着他的心念善恶而改变。
(fotolia)
参加科举考试十多次始终落榜的李敏求无家可归,几乎不想活下去了。这一天夜里他在简陋的旅店了忽然感到自己灵魂离体一般,去到了阴司,见到了当太山府君判官的故旧给他看到了命运簿……后来他的人生经历完全和阴司命运簿所载一模一样……。附篇: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武田药品工业第六代经营者武田长兵卫的命造八字分析。
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fotolia)
富贵贫贱易验,夭寿难算。“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论运不能离开原命的范围。虽行同样的大运,命中的福气不同,就会有极大的差异。人论命,往往只看重运好不好?何时好运?何时不好运?看不到命的高低上下好坏的差别,其实后者才是决定命运中的一切。故论命比论运更重要,学会看命比看运更重要,这样才能把握好算准的钥匙。
《清黄钺画龢丰协象册.黄羊祀灶》(国立故宫博物院) 
正史中所记载的事,则字字句句皆可考证,无一事为虚构,无一事是杜撰。史官(或史家)对历史的详实记录的正史,有别于古代私家野史编撰的史书。《史记》至《明史》二十四部正统纪传体史书为正史。现且从正史中所记载的事例来看一下:有神论和无神论,有鬼论和无鬼论,孰真孰假?1、至孝仁恩,灶神施福;2、何比干治狱积德,神赐符策。
批算八字,批一个人的富贵贫贱的应验较多,而批一个人的夭寿,应验就较少。为何?盖因人的一念之善,就可以延寿;一事之恶、足以夺算。(Fotolia)
李义府被联名推荐。唐太宗召见了他,并出了一道试题,让李义府作一首《咏乌》诗。李义府当场写出一首《咏乌》诗:“日里扬朝采,琴中伴夜啼。上林多少树,不借一枝栖。”唐太宗非常赏识他……批算八字,批一个人的富贵贫贱的应验较多,而批一个人的夭寿,应验就较少。为何?盖因人的一念之善,就可以延寿;一事之恶、足以夺算。
山外山,天外天。(fotolia)
神灵说:“石雄这一去,一定会有大官推荐重用,建立战功,所以能当上河阳和凤翔节度使,但他的更高愿望得不到满足,因此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让别人听见。”李德裕遭贬官来到潮州,有人对他讲了石雄应验神灵的事。李德裕明白一个人的兴盛和衰败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忧郁的心情。
生死有命,然而生命也不是完全不能改变的。(fotolia)
有一天,陆公回家,忽然看见已死亡的下属拿着几百张案卷请他签押,便问道:“你已经去世了,为什么能到这里来?”说:“这是阴曹的文簿。”康成一看,只见有人的姓名,没有记载其他的事。官吏说:“都是在来年死于兵灾的。”陆公问:“难道有我吗?有就拿出来给我看。”官吏说:“有。”……
测字师奇解吴三桂谋反。(大纪元)
当时吴三桂将谋反,因手边财力不足,粮草不够,就向江苏布政司所属的粮钱储库去借粮饷。慕天颜正好是这儿的布政使,他见吴三桂要借粮饷,心里十分犯愁,借还是不借呢,他拿不定主意。听说朱某测字灵验,很想听听预测的结果,于是就派人把朱某给请来了,命了一个“正”字请他测断……
(Photo by Uriel Sinai/Getty Images)
正史中所记载的事,则字字句句皆可考证,无一事为虚构,无一事是杜撰。史官(或史家)对历史的详实记录的正史,有别于古代私家野史编撰的史书。《史记》至《明史》二十四部正统纪传体史书为正史。现且从正史中所记载的事例来看下:有神论和无神论,有鬼论和无鬼论,孰真孰假?1、不信鬼被鬼吓死;2、仗势夺田杀人,鬼魂索命。
Cloud over the Sierra Buttes in northern California.

mountain, sky, nature (摄影:EET / 大纪元)
求测者拈个“一”字求测某人生死,见测字者虽然断得有理,但终嫌有些夺理。便换了个话题说:“字虽然可以这样测,但拈得‘一’字的人何其多也!如果人人都拈‘一’字来占病,先生岂能断定家家都有亲朋好友,内姻外戚死去呢?”测字先生回答说:“这也不尽然。测字虽重视字内应有之义,但也讲究字外相契之机。
江西婺源县秋口镇小桥流水人家李坑村大雪过后,有如一幅中国水墨画。(大纪元资料室)
如果八字只以六神之间的相互关系来论命,而缺少了八字五行生克与时令的配合和辨证,就等于缺少了这个八字的内在生命。因为五行是构成宇宙万物之根本,时令也是五行体现之一,缺少了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生相克的辨证,实等于抽去了这个八字的灵魂,而只是以表象来论命,有头论头,有脚论脚而已。
长白山天池(Bdpmax/维基百科)
唐代蜀地有一个道士,名叫李嵩,本是徐州人氏,后远游至蜀地。 此人聪颖敏慧,文章也写得漂亮又善为道术……在一次意外出事之前,李嵩曾邀他的朋友,另一道士杨德辉去赴斋会。 临行时,杨德辉遇见一个老道士,此老道名叫崔无斁,耳朵聋,但道术高深,会预测吉凶大事。
艺人猪哥亮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从姓名学看台湾电视笑匠主持人猪哥亮(本名谢新达)的一生。
一个人,如果生生世世良善,与外界就有一种善缘,外魔自不会来骚扰,生活必是幸福宁静的。(clipart.com)
论命的一切秘诀,就是在于看你对一个八字中的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配合的分析和辨证,你分析得好,辨证得对,你算出八字就准确;否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格局之中,以伤官格变化最多,尤以金水伤官为最不易看。今天研究命理的人多了,许多人都熟闻“金水伤官喜见官”之说,以为必以官星为用,行运喜南方,其实大误也。
他请风水先生去他家墓地看风水。(Deposit photos)
从风水学上说,墓地的风水好坏对于家族以及子孙后代的运势影响是非常重大的,若是墓地的风水好,必然能给子孙带来好的运势,若是墓地风水不好就难免会对后代造成影响。 有人请了风水先生去墓地看风水,在去往他家墓地的途中,远远看到墓地...
小白菊(wikipedia.org)
两则有关妻子的测字。“女” 测得贤妻;“粉”测得“妆台留半面,红粉已分离”。
春风悄悄吹过岸边坡路,命中事早底定。(伊罗逊/大纪元)
《子不语》的作者袁枚曾写下一段亲身见闻。他有个诗社朋友沈椒园死了,沈的弟子盛百二梦见沈椒园掌东岳府,梦中也见到被预告将要死了的查某。这时是春天二月间,盛百二急忙去看望查某,二人说起梦境都相符合,查某闷闷不乐。这时查某很健康,什么病也没有,到了八月,查某生疟疾死了。九月,查某的女儿也生疟疾死去。
杭州钱塘潮(gwydionwilliams/ 维基百科)
杭州人刘友写了个字想问某人行迹音信,测字先生接过“代”字,仔仔细细地琢磨了一番,然后胸有成竹地说道:“由这个字来推测,你此番前来求测的一定是你的至亲好友,而且是个具有很高德行的人,此人也许遭遇了骨肉之变,于是就躲藏起来,情况该就是这样吧?” 刘友见他说的句句都在点子上,心里好生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