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众发现本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全部节目在发掘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之内涵,在美国、加拿大演出的几十场,在中西观众普遍的感动之中,又有一种特别的感动,那就是对东方民族乐器二胡演奏的特别感受。

    二胡是胡琴的一种,是中华民族融会交流的一朵奇葩,只两根弦,共鸣箱比小提琴小得多,更甭比中提琴与大提琴,但是把握在戚晓春女士手上,奇迹发生了,每个活跃的音符都有灵动的生命,形成一个艺术空间的场,幽雅的乐音和每一位听众在对话,在交流,用中国人的乐器:二胡特殊诗的语言。

    04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戚晓春演奏自己创作的二胡曲《春》笔者现场欣赏后,又听了多遍,奇怪的是,每次感受都一样,不限于美洲之春,更是中国之春;更奇怪的是,春不在中国今日大陆,没有挣工资的崂山道士,没有喧嚣叫卖的旅游胜地,美妙的旋律使本人全身心地融入祖国的江南,历代大画家、大诗人们欣赏的古国江南,地道的中华文化氛围,从马常子女士钢琴泠泠地伴奏开始,似潺潺欢快的流水,大地苏醒!“春风又绿江南岸”,“春来江水绿如兰”,天人合一,人之情与大自然之景交融,唐人白居易、宋人王安石相继徜徉而来,陶醉其中流连忘返,仿佛听到布谷鸟报春的欢快,蟋蟀、纺织娘在织着交响,夜莺在娇啼,随着悠扬的旋律分明展现着唐人杜牧鸟瞰大好河山的画图:
    “千里莺啼绿映红,山村水廓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 随着钢琴家马常子刚劲中带着轻盈跳动的伴奏,戚晓春采用《浪淘沙》曲牌的二胡独奏《誓约》奏响。第一个音符悠扬地响起,紧接着我面部充满强烈的能量,泪水不可抑制地脱眶而出,满面都是。二胡曲我没少听过。我中学班主任老师和我姐姐都是二胡手,都在当地上台演出过,可从没给过我戚晓春《誓约》里传递出来的能量。是能量,不是激情。泪水漫过面颊时,我满面热浪滚滚……
  • (大纪元记者骆亚堪培拉报道),被誉为集古典美和诗意于一身的神韵艺术团的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她创作并演奏的二胡曲"缘"自然纯净,时如行云流水,时而又如奇峰突起,有极强的穿透力和震撼力,在澳洲巡回演出中令观众如痴如醉,似乎封尘已久的心灵得到了甘露的净化,观众的感受正如杜甫的诗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真实写照。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个八度音程平均分为12个半音音阶的律制,在交响乐和键盘乐器中应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辉煌西方音乐殿堂的基石之一。现代的钢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来调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更是完美地诠释了平均律的优越性和转调的完美,被誉为钢琴文献的旧约圣经。其实十二平均律的确立最早是来自中国,很可能是通过东西文化的交流传到了西方,被西方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呢。
  • 《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尊奉的经典,里面记载着这样一句话:“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只有当人的心灵平和宁静、心态积极稳定时,五脏才能够正常运作。 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的先祖发明了“五音疗疾”的办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所以,中国古代有交响乐吗?严格地说,中国古代没有西方这种基于和声原理的交响乐。这听起来让人些许遗憾呢……从2012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以来,神韵音乐声名鹊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乐爱好者的喜爱,弥补了这个遗憾。
  • 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礡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磬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 “奇异恩典,乐声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这样无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神迹让我心存敬畏,减轻我心中的恐惧。神迹的出现何等珍贵,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时刻……”4月12日复活节当天,优美的歌声回荡在意大利著名的米兰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会通过网络频道向全球进行现场直播。
  • 1818年,201前的圣诞夜,在德奥边界离萨尔茨堡大约20公里的奥地利小城奥本多夫(Oberndorf)的圣.尼古劳斯教堂里,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横空问世,逐渐成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曲——圣诞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这首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