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岳仙迹探微系列(一):北岳恒山

牟梅
font print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一)恒山
列为中国五岳之一的北岳恒山,位于今天河北省曲阳县与山西浑源县的交界处。它的主峰海拔高达2017米,为五岳之最。恒山曾先后用名为常山、大茂山、神尖山等。

相传在四千多年前,舜帝北巡到浑源,见此山气势雄伟,若北天之门,遂封为“北岳”。中国古书《山海经》中称恒山为“北岳之山”。《尚书·禹贡》中说:“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周礼·职方氏》中又言:“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汉朝著名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真正为恒山“定了位”。他写道:“北岳,恒山也。”为什么称为恒山呢?因为它位置在北方,为万物所伏,系恒常之所,故名。

历史上,恒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也是修道之人修行的理想所在。

相传茅山派祖师茅盈在十八岁时,离开家到恒山中修炼,读老子的《道德经》和《周易》。《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一记载了唐朝道士张果老隐于恒山修炼的故事。书中说:“张果老,不知道是哪里的人。唐朝武则天当政时,他在中条山隐居。当时的人相传他有长生不老之术,他自己说已经有几百岁了。张果老曾撰写《阴符经玄解》,讲述了玄妙之理。武则天派人召他进京,张果老就装死。后来人们又见到他,在恒州和恒山间往来。开元二十一年(733年),恒州刺史韦济向玄宗上书,陈说张果老仙迹。玄宗派人再次请他进京,张果老同意了。在京城呆了一段时间后,张果老请辞归山。玄宗赐其为“银青光禄大夫”,号为“通玄先生”。等他回到恒山后,人们就不知其所踪了。据说他已经成仙,后人将其列为“八仙”之一。现在在恒山上一个地方叫“果老岭”。到了宋元时期,有更多的人来到恒山修行。

在恒山上,有不少道观和佛寺,建于北魏时期的悬空寺就建在恒山的悬崖峭壁上,其建筑构思之精巧,对一千四百多年后的今人仍是一个奇迹。可以想见当时的修炼之人修炼之坚定。在悬空寺下南侧的峭壁岩石上,还留有唐朝大诗人李白写的“壮观”二字。

恒山上留有仙迹的地方除了“果老岭”,悬空寺,还有元灵宫、会仙府、通元谷、十王殿、飞石窟等。

唐朝诗人贾岛曾有诗作《恒岳庙》:

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
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
人来不敢入,祠宇白日黑。
有时起霖雨,一洒天地德。
神兮安在哉,永康我王国。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敦煌莫高窟,是中华四大石窟之一,也是历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迹。历经千年营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艺术建筑群,更是一座壮丽无比、辉煌无双的佛国世界。
  • 大漠长河之上,汉唐军威雄风远播,有关它的传说从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琅满目的艺术瑰宝,仍在默默诉说着一千多年前的壮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长达8米的壁画,展现了一幕将军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传,相较前朝又有时代的特点。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众多,有净土宗、密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其中以净土宗最为流行。人们向往的,是佛经中描绘的极乐世界,那里没有战争、灾害、贫穷、疾病诸般苦难,只有欢歌笑语的太平盛世。这种风潮同样反映在石窟的变化上。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不见盛唐长安城,不知中华盛世之顶峰;不见唐朝绘塑艺术,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华。唐朝是中华古代最繁华昌盛的时代,敦煌的佛教艺术经过两百多年的酝酿和积淀,也在这时大放异彩。
  • 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证悟佛法,从此古印度出现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着丝绸之路,佛教一路东传,跨越了地域、文字、风俗文化的差异,终于让中华大地的众生听闻佛法、沐浴佛光。
  • 推开石窟厚重的大门,流光溢彩的佛国世界扑面而来。西方的古老艺术,中华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将自己最虔诚和精纯的技艺献给神佛,演绎出举世惊叹的人间圣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画,我们似乎到达了与神明最近的距离。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绿洲上,敦煌以丝路重镇、佛教圣地的独特身份,延续着它的传奇历史与辉煌文明。特别是坐落于山谷断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风沙,依然用艳丽的色彩、壮观的造型,向每一位过客讲述着尘封的往事。
  • 北凉以后,中华历史进入了南北对峙的大分裂时期。北方中原自魏晋、十六国后,又经历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五朝。时局动荡,苍生流离,而佛法广传汉地,带来信仰和正念的力量,佛教艺术随之达到新的辉煌。
  • 莫高窟,即沙漠高处之石窟庙,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艺术。乐僔和尚开凿莫高窟的第一窟后,法良禅师在其旁边继续营建石窟,随即引发了众僧侣以及自王公贵族至庶民百工的波澜壮阔的开窟造像活动。
  • 敦煌城中,一个持锡杖、披袈裟的身影默默地穿行。他法名乐僔,是一位笃志修行的沙门。风尘仆仆的他,走过无数城镇、林野,看遍人世繁华、落寞,他不曾停止,只为寻找一个清静修行、证悟佛法的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