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窟探秘】修行的圣地 莫高窟形制探秘

作者:兰音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隋代第390窟的塑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敦煌莫高窟,是中华四大石窟之一,也是历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迹。历经千年营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艺术建筑群,更是一座壮丽无比、辉煌无双的佛国世界。

莫高,即沙漠高处;窟,即石窟庙,即僧人修行、礼佛的场所。莫高窟,就由一座座历史悠久、规模宏大、内容丰富的石窟寺庙组合而成。慈悲的佛陀、曼妙的飞天、虔诚的众生、多彩的纹饰,犹如圣洁的仙花,悠然绽放于幽境。每座石窟,各具风韵,除了壁画和彩塑外,其规模、结构和样式,展现了不同时代的艺术风尚,以及佛法东传的演变轨迹。

了解莫高窟那些形态各异的形制,是我们走进石窟文化的另一种方式。

禅修静室——禅窟

两汉时期,随着丝绸之路的开发,一批批僧人怀着修行与弘法的宏愿,走进东土,拉开佛教东传的序幕。敦煌作为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是佛法入华的第一站。五代十六国时期,敦煌所属的凉州,是北方佛教的中心。许多高僧大德客居此地,奉献毕生心血推动佛法的繁荣。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凉第268窟西壁的绘塑。(公有领域)

前秦的建元二年(366年),有一位名叫乐僔的僧人,云游至敦煌。他笃志修行,一直在寻找清净修行的所在。他走过宕泉河谷,来到三危山与鸣沙山之间,忽然看到鸣沙山上金光熠熠,现出千佛庄严的法相。他领悟到,这就是他一直寻找的圣地,便在峭壁上开凿了第一个石窟。

这就是莫高窟的缘起。佛教自印度传来,印度僧侣的修行和礼拜方式,也自然走进了中华大地。开凿石窟的活动,在印度非常普遍。由于印度气候炎热、雨季长,僧人在山中开凿石窟,凉爽宜人又可避雨,适合隐居修行。

中华北方的气候与印度迥异,但人们依然热衷于在石窟内修禅,于是有了乐僔开凿的石窟,叫作“禅窟”。莫高窟现存最早的石窟之一,修建于北凉时期(1600多年前)的第268窟,也是这一类石窟。

这是一座小型的多室石窟,主室仅一人高,整体构造为平顶长方形。室内中央是不足一米的狭长过道,南北两侧共开凿四个小室,仅容一人坐下。窟内装饰简约,西壁佛龛内有一尊交脚佛陀塑像,面容端方静穆,红色袈裟轻薄贴体;四周用西域晕染法绘制飞天、菩萨像,因褪色现象显得古朴稚拙,展现出异域特征。

禅窟主要供僧人坐禅修行,规格较小,更注重实用性。另外,莫高窟分南北两区,那些知名的艺术成就高的洞窟集中于南区,更像是礼佛的殿堂。北区洞窟则疏密不均,无彩绘雕塑,经学者研究,这些洞窟专供僧人生活、修行所用,有禅窟、僧房窟、仓廪窟(储存粮食)、瘗窟(埋葬死者)等,更像是一座朴实无华的寺庙,体现了早期印度佛教的特色。

观像修禅——中心塔柱窟

南北朝时期,佛教在中国形成南北差异。北方佛教是全民信仰,注重修持与崇拜,佛教活动以修行、坐禅、造像为主。修禅须观像,观像如见佛,造像活动兴盛。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北魏第254窟的中心塔柱。(公有领域)

释迦牟尼佛传法时,不主张设立偶像,僧徒以佛塔、菩提树、手印等象征物代表佛陀,进行礼拜,因而印度出现了“支提窟”。支提即塔,本是存放佛舍利的地方,信众在窟内绕塔右旋,观像礼拜。支提窟随佛教传入汉地,就变成了本土化的中心塔柱窟了,也是北朝时期的主流洞窟。

以莫高窟第254窟为例,在这方寸天地中,最精美的就是窟中心的塔柱。与方形主室协调,塔柱从圆柱形变成了方柱形,并且四面开龛造像,绘制色彩缤纷、纷繁华丽的装饰画。塔柱的主龛是东壁的圆券龛,内有一尊佛陀交脚而坐的塑像,另外三面为佛陀禅定像。塔柱不在主室中央,而是略向后(西)偏移,形成了空间较为宽敞的前室,供僧徒聚集、礼佛,其它空间主要用于绕柱观像。

北朝洞窟,更多受到异域文化的影响,但是中华文化的渗透已露出端倪。比如前室窟顶出现的“人”字坡造型。人字坡是中华传统木制建筑的典型形制,石窟顶部还在人字坡两面装饰一道道“椽子”,“横梁”两端做出“斗拱”样式,仿佛把中原的屋顶移到了佛教石窟内。

礼佛大殿——殿堂窟

隋唐时代,南北一统,汉地佛教趋于融合,具有“禅理并重、定慧双修”的特点,以净土宗为代表的大乘佛教也开始盛行。由于国力的强盛、开边的武功与艺术的繁荣,大批画家、匠人从中原特别是都城长安涌入敦煌。汉地时兴的画样、建筑工艺、歌舞艺术,也源源不断传入敦煌。

此为敦煌莫高窟的唐代第220窟的迦叶像,一反旧式的苦行僧形象,被塑造成一位深谙佛理的长者形象。(公有领域)

莫高窟也随之出现新的面貌,中心塔柱窟内,塔柱不断变化着形态:四面塔柱改为“须弥山式”的倒塔形;取消塔柱,变为佛坛式;取消佛坛,向华丽万方的中式石窟过渡。

仿照中式殿堂建造的殿堂窟,是从盛唐到以后各朝代的基本形制,更是整个敦煌石窟最常见、延续时间最长的石窟样式。主室取消了塔柱、佛坛建筑物,大大扩展内部空间;窟顶也改为更具中式风格的“覆斗顶式”,可分散上方重力,进一步增加窟室高度。

覆斗顶,即顶部呈四面斜坡状,形如倒斗,令洞窟结构更为稳固。以上变化,能够容纳更多彩塑尊像,以及整壁大型经变画,有助于众多僧徒聚会、讲经、礼拜等活动,体现出大乘佛教“普渡众生”的思想教义。

唐朝是中华文化的黄金期,也是莫高窟艺术的巅峰时代。初唐时期的莫高窟第220窟,就是这一时期的典范之作。在中原艺术的影响下,工匠们创造出了形态方正、空间宽敞的殿堂窟,并通过精湛的绘塑艺术,全方位展现生机勃勃的大唐气象。

石窟内正壁(西壁)开龛,内现存五尊后代重修的塑像,中央为释迦牟尼佛,两侧分列迦叶、阿难两弟子与两尊胁侍菩萨。三幅整壁的大型经变画,是最精华的部分。经变画,就是用图画形式来解释佛经内涵,有助于信众理解佛法。

南壁绘制观无量寿经变(西方净土变),北壁绘制药师经变,分别代表西方和东方的净土世界,也是唐朝内地寺院典型的布局形式。东壁门两侧为对称布局的维摩诘经变。这绘画题材可以看出,净土宗经变画是壁画主体,在石窟内构建了一个极其丰富又相对完整的佛国世界。

磅礴庄严——大像窟

禅窟、中心塔柱窟、覆斗顶殿堂窟,正是莫高窟的三大基本形制,此外还有一类特殊的石窟,以伟岸壮丽著称,最鲜明的特点就是窟内有一尊硕大无朋的佛塑像,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感,这类石窟姑且可称之为“大像窟”。

此图为莫高窟中段第96窟的“九层楼”建筑。(慕尼黑啤酒/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今莫高窟有一座标志性建筑,是建于唐代的第96窟。经过历代翻修,这座石窟外观上呈现出依山而建、凌空飞檐的朱红色九层楼阁样式,亦叫“九层楼”。石窟内供奉着莫高窟最大的弥勒佛像,高三十多米,目光下视,双腿自然下垂,整体造型丰盈圆润。

莫高窟的塑像,大多是泥制彩塑,内部骨架由木条搭建,而这座佛像却是在开凿石窟之际,利用主室内壁,预先凿出大致型态的石胎,再敷泥制作。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这尊大佛像的地位也非同一般,是中国第三大佛、世界上室内雕刻的第一大佛,以及石胎泥塑的第一大佛。

唐朝还出现了两座卧佛塑像的大像窟,即莫高窟第148和158窟,诠释了佛陀涅槃的场景。两座石窟都是横长方形,后半部设有一米多高的长方形佛坛,佛陀的塑像置于其上。佛陀双目半闭,嘴角似有笑意,右手枕于头下,整体造型流畅柔和,给人静穆安详之感。

卧佛身后是佛弟子群像,以塑像或壁画形式表现,搭配涅槃主题的经变画,整个石窟演绎了《涅槃经》内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涅槃世界。因而,它们还有个特别的名字——“涅槃窟”。

莫高窟形制的演变,是印度佛教与中华文明不断融合的过程,才形成了精美绝伦的石窟建筑。它是神圣的艺术,是凝固的信仰,是荒漠上永远熠熠闪光的明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飞天是佛家文化中最为优美灵动的神明形象。她们凌空翩翩起舞,演绎梵音仙乐,在彩云香花之中,留下曼妙的身影。飞天的美,就如李白咏赞仙女的诗:“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 北魏正光元年的一天夜里,河西番禾县的望御山谷的上空,狂风暴雨大作。忽然,一道雷电凌空劈下,地动山摇,崖壁开裂,显露出一块丈八高的巨石。巨石的形态仿佛一位张开双臂、迈步行走的巨人,只是缺失了头部。
  • 敦煌石窟,既是中华佛教圣地,也是一座深藏于大漠的艺术博物馆。历史上许多艺术大师的真迹早已失传,而那仅见于文字记录的风华,都能在这里找到鲜活的踪影。
  • 莫高窟,即沙漠高处之石窟庙,是敦煌石窟中最精美的佛教艺术。乐僔和尚开凿莫高窟的第一窟后,法良禅师在其旁边继续营建石窟,随即引发了众僧侣以及自王公贵族至庶民百工的波澜壮阔的开窟造像活动。
  • 大漠长河之上,汉唐军威雄风远播,有关它的传说从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琅满目的艺术瑰宝,仍在默默诉说着一千多年前的壮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长达8米的壁画,展现了一幕将军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传,相较前朝又有时代的特点。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众多,有净土宗、密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其中以净土宗最为流行。人们向往的,是佛经中描绘的极乐世界,那里没有战争、灾害、贫穷、疾病诸般苦难,只有欢歌笑语的太平盛世。这种风潮同样反映在石窟的变化上。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不见盛唐长安城,不知中华盛世之顶峰;不见唐朝绘塑艺术,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华。唐朝是中华古代最繁华昌盛的时代,敦煌的佛教艺术经过两百多年的酝酿和积淀,也在这时大放异彩。
  • 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证悟佛法,从此古印度出现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着丝绸之路,佛教一路东传,跨越了地域、文字、风俗文化的差异,终于让中华大地的众生听闻佛法、沐浴佛光。
  • 推开石窟厚重的大门,流光溢彩的佛国世界扑面而来。西方的古老艺术,中华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将自己最虔诚和精纯的技艺献给神佛,演绎出举世惊叹的人间圣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画,我们似乎到达了与神明最近的距离。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绿洲上,敦煌以丝路重镇、佛教圣地的独特身份,延续着它的传奇历史与辉煌文明。特别是坐落于山谷断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风沙,依然用艳丽的色彩、壮观的造型,向每一位过客讲述着尘封的往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