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旅程中偶遇
曾搭机飞往日内瓦,邻座是位三十岁左右的陌生女孩。我们渐渐打开话匣,交流关于教育的一些看法,谈得很投机,聊了一个多钟头,欲罢不能。
千里奇缘
没想到相隔千里之遥,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人,竟含藏着如此深厚的缘分。
独木舟.帐篷.桑椹酒
当晚,被一响爆炸声惊醒,天啊!整个厨房染成了紫色。可能是发酵过度,桑椹夺瓶而出……
辛大位于风景幽美的丘陵地,校园像个迷宫,走进一栋大楼,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几层。
几个月前的纽西兰南岛之旅,竟意外为我牵启⼀段因缘。在毫无⼼理预期的情况下,我被带入一个全然陌生的秘境──蒂阿瑙萤火虫洞。
异国的冰雪与天威
第一次遇到地上结冰,可谓尝尽苦头,那是发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结束后。下了公车往家走时,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难行。
当你陷入困厄时
当你被汹涌的风浪肆虐时,当你一次又一次被风浪击倒时,请不要放弃站起来的勇气。闭上双眼,放开胸怀,将泰山容纳在心里,你就能够镇住汹涌的波涛。当你睁开双眼,已然发现,早已置身泰山之巅。俯瞰万丈之下,那些涛浪似乎在“肆虐”,在“疯狂”,只不过荡起了更美的浪花,奏响了更雄伟的乐章。
竹韵之美 空心随想曲
翠翠的青竹,在文人墨客、隐者修者的眼中,有着丰富的意涵。 青竹不畏严寒酷暑,被砍伐之后还可再生,象征着坚忍不屈。它能在贫瘠的土壤上生长,在缺水少土的山石之间扎根,用自身的坚韧改善着周围的环境,却又甘于淡泊。每当清风吹来,竹叶随风而舞...
我叫了一声“乖乖”,它像一颗子弹,老远飞奔而至,跳到我怀里,爬上我肩头观看我们谈话,让朋友大开眼界。
在住家庭院中有许多不请自来的访客,最多的是白头翁、缘绣眼,也有鸽子、麻雀,偶而出现松鼠,有时来了好几只猫……
有一天,肯尼溜出去很久失去音讯,妈妈在一个巷子里发现它倒地不起,将它抱回来。不久,肯尼这个斗士离开了我们的世界。
一个拥抱让父亲羞愧自责 原来儿子比爸有智慧
亲爱的儿子:黑夜里窗外月光高挂,你睡得如此安详,此刻,我要向你忏悔,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警觉到,我对你太过严苛。相比之下,你的心温暖得像太阳,你的宽容,让我感到羞愧。现在我跪在你床边,请求你原谅我。
夏天,风是这里的常客,一声不响就把时光带走了。一些堆垒的呢喃,凭风而行的话,你是否也听见了?浮生若梦,不如删繁就简。原来所有的繁华不过是归于平静的过程。今天的小樽,如一座院子里的小花,开得热闹,却宠辱不惊。
国际友人来台寻根
有位讲法语的瑞士友人在睡梦中居然讲起中国话,醒来还继续讲,例如说,没关系、老杨、老李等等,但不知自己说的是啥,想必是曾经在中国转生。因此,他们想结伴来台湾寻根。
猫外婆
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
狗狗不仅是人们的好伴侣,同时也为我们打开一扇门去认识天地的造化。
饿与福州干拌面
不知谁说的,大学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阳无限好了。因为过了这个暑假,到了明年骊歌唱罢,出得校门,就前途未卜了。
“彼岸”是“故乡” “秋分”登归途
秋分,阴阳相伴,昼夜均而寒暑平。此后,天越冷,夜越长。秋季养生,多吃滋阴润燥、养肺的食物;运动、起居、性情等方面,注重“养收”,保持阴阳平衡。七分精神三分病,最完美的养生,还得修心养神。
天底下没有糊涂账
警察详细做了笔录,对我们家人在小偷入侵而不自知的过程表现,感到啼笑皆非。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家,天啊!全家被搅得天翻地覆,当然那台电脑也不翼而飞。
【山居手札】山中探险的好伴侣
七只狗跟着我去巡山时,阵容浩荡,往往忽的跑得无影无踪,呼唤一声又从各方钻出来。当遇到叉路时,小狗已等在那里回头等候指示,我指出方向
【山居手札】阿爸传奇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学会管理情绪 走出作茧自绑的樊笼
移民英国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经营一家人力资源顾问公司,也为不同的公司或机构提供培训课程。其中一个由我负责的课程是“情绪管理”。这是一门绝不简单的学问,为了尽量将课程做好,我参考了很多书籍,也经历长时间地思考,越来越觉得这课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因为爱生活, 所以美丽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老宿舍中的偶然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着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这只拖着后腿走路的酷哥年纪小,醋劲大,尽管行动不便,总想占上风。
从围棋中学习人生道理
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围棋电脑程式Alpha Go去年以三对零击败中国围棋职业九段棋手柯洁,一度引起人们对围棋的兴趣。围棋源自中国,在国内及台湾都很受欢迎,但在香港喜欢下围棋的人不多,在西方社会也不普遍。
【山居手札】孤寂而忘却语言
在我脑袋空白的日子里,在山路又遇到这位洋和尚,开始寒暄时,我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挤不出话跟他对谈……
想到这,我突然灵光一闪:“骑车不能‘平衡’,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我的内心‘不平衡’啊?!”
他生气后做了一件事 把敌人变成了密友
“任谁都会生气,生气很容易;但是要气对对象、气对时机、气对方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亚里士多德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在自己火气冒上来之后,还能克制冲动。 被人挑衅时,我们很自然会想报复并攻击对方;有人一再犯错,我们忍不住就会发飙。这样至少痛快些,但发火之后呢?你是否悔不当初?是否有解决问题?是否得到圆满的结果?是否与别人的关系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阿匮的离开,狗狗好像并不伤感,我自己也很淡然。人和狗虽在不同境界,不过,生死是自然不过的事,一切随顺自然的造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