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原来他认识本市这位最高父母官。 周围人一听是“大官”都意识到自己闯了祸,纷纷做鸟...
正待追究“核心”人物时,为首的一位却愣住了:“罗书记!……”
车回到“二级公路”,李麟心中很不平静:这刀头上舔血、路口上讨命的生涯何日是个头?
再仔细观察:坡下山石、树丛之间都似有人影闪动。
“……人生路不熟,哥,你多小心!”文陆关切地说,这话少说也讲了五遍了。
一对命运蹇舛惺惺相惜的少年却在这曲折的环境中开始了友谊。
渐渐地,身后的塑胶板帘就似被风刮动,一只手悉悉索索又向里伸来。
文陆定睛一看:三个人,大的年龄和自己相彷,两个小的才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他们手持铁锹、羊鞭、羊铲向他奔来。
文陆笑着解释:“出门办事要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人家知道你是‘鬼打扮’便摸不透你的来历,反而不敢轻视你!”“人小鬼大!”刘婶笑得合不拢嘴。
文陆仔细一看,是制衣厂商标:一朵红、黄相间的小花:“这也不行?”
就这样,在刘建中和全厂二百多工人掩护下张文陆逃过一劫。
“大夫,行行好吧!我娘上吐下泄……”李麟决心做最后的努力。只求舅舅开门,做一次心照不宣的会面,明天他就远走高飞。
忽然一只小手搭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他抬头一看,竟是那以弹弓伤人的男孩!
风波平息,母子相互安慰。忽然!母亲在孩子的衣兜里发现两张十元票。两人对眼相望,不知是什么缘故。
“其实就是一个不卖,就是不卖能致人于死命的药品。不但不卖,还要向上级报告!”谈论如此严肃的问题小徐子却是一脸嘻笑。
军人在想:究竟是因为有悦生堂才带来这片繁荣,还是因为这里繁荣才把悦生堂办在这里?这只有当年的创办人心中知道,可惜他们过早的做了古。
终于脱离了险境,此时对李麟最好的形容莫过于“漏网之鱼”,他又回到大海,即将开始新的一轮搏击。
“谁是土匪?……谁是耗子?…干什么的,快出来!”乐极生悲,二人赶紧屏气敛声可已经晚了!
“麟子!”小偷急切地说:“车站到处贴著……通缉杀人犯!……”
奇怪的是所有在场的人脸色都凝重起来,原来他们不但没少钱反而是口袋里多了点什么。
“我想问问村长,我妹妹,是怎、么、死、的?”李麟一字一顿。
“不!”李丽很坚决:“那孩子到底是什么病还不知道。把俺哥先放出来,让他们见见面,了解、了解。让俺哥替俺做主!”
民兵就成为最直接残害老百姓的“刑事房”、“屠宰场”,他们可以做出最骇人听闻的勾当。
他定睛一瞧:不觉倒吸一口冷气。那是一对绿色的亮点,狼的眼睛。
“我要你们还我的妹妹!……”李麟不顾一切的喊。他撕著自己的雨衣,一付拼命的样子。
“……九十九座山梁……九十九道沟……”他竟哼唱起来
“史转悠?……”李麟大惊。
“啊?!”李麟“腾”地坐起身:“你拦过军车,打过坦克?”不由地肃然起敬了。
“实在该放我回家了!”李麟自我憧憬著说:“天冷了!……我们家的鸡场、鸭场、兔圈不知怎么样了?……蝎子这玩意儿最怕蚂蚁;蜗牛怕干、冷。我还打算试验养貂呢!”
不知什么时候“小偷”醒了,他撑起身躯俯在破席上听得津津有味。
共有约 3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六(9月23日),在战斗机的护送下,美国空军B-1B枪骑兵轰炸机(B - 1 B lancer bombers)在朝鲜以东水域飞越国际领空,展示美国武力,威慑朝鲜。五角大楼表示,这次行动是展示川普总统所说的一系列对朝鲜军事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