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26)

沈畔東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天,馮影勤又上了火車,在火車上除了看書、睡覺和人談心,再就是聽中央廣播電台廣播,他明知播放的都是大話、空話、假話,他還是仔細聽,可以透過謊言看真相。

八月十三這天,廣播裡播出中央領導人在廬山開會卻沒有真內容。他想:哪裡是開會,是避暑去了。可是有人說這次開會是糾左,如果真是糾左,他馮影勤就不要在火車上顛簸了。到了八月底突然播出:免去彭德懷國防部長職務,任命林彪為國防部長,而且又大喊起「右傾機會主義」來了。這不明顯在罵彭德懷這個大炮筒子嗎?

馮影勤好似胸口一下被一口氣阻住了,喘不過氣來,他倒在靠背上,閉上眼睛,暗地禱告:「但願石建峰能按我想像的去做,但願西村人都能活下來。」

再說小東山西村的石建峰,聽到「反右傾」口號一浪高過一浪,又如去年一樣,各種農作物一收下來,就被強行送到糧站,他想起馮老哥的話,就看九月秋收時有無轉機。現在看來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石建峰認為時機已到,這天天剛亮,他帶一個籤筒,一把鍬,來到不死樹下,跪下搖起籤來,口中念道:「求神保佑我西村人,能安然無事,請發個順順籤來。」籤筒內竄出一根,拿起一看,上寫著:「化險為夷天保佑、普降災難唯避過。」果然是順籤。

「請問神:糧食沒有了,還能安然無事嗎?如果送到糧站的那些糧食,一點不少還能回來,請發個順籤」竄出的卻是一個毫不相干的籤來:「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沒有吃哪能不死人?又問道:「如果還有其他辦法,請發個順籤。」

是心慌意亂,還是搖得不穩,還是真神不在,遊雲去了?同時竄出兩根籤來,又一搖竄出三支籤來。籤子亂了,他把籤筒往地上一摜,拿起鍬來,一鍬下去,就碰到石頭,他十分歡喜,哪知這個石頭上尖下粗,不是石片,也無法挖出來。他又把鍬移到一邊,往下一挖,卻是鬆土,他雖失望,卻不費力,挖了一圈,再往下挖,感覺碰到石片上,忙把一鍬土提上來,現出一個小瓦罐,他丟掉鍬,把小瓦罐提上來,揭去蓋子,只見瓦罐內一張白紙包著什麼東西,他伸手拿了上來,放開白紙,竟是五十張嶄新十元面額的人民幣。難道是神仙給我們的救命錢嗎?他把五百元放進衣袋,又看到白紙上有四行字:
九月糧食進皇倉,
臘月屍骨屋裡躺。
要想躲掉大劫難,
江東對面去逃荒。

石建峰仔細分析這四句話:當代沒有皇帝,哪來皇倉?皇倉是否指的就是糧站,糧站是共產黨管的,共產黨就是皇帝。糧食一進入糧站,社員不到三個月就要餓死。餓死的屍骨為何要放在屋裡,不抬出去?難道到時候沒有人能抬動了,或餓死光了,沒有人抬了。有如此嚴重,太可怕了!這可是古今中外所沒有過的大劫難。往哪裡逃?往江東對面,江東是什麼地方?只有江南江南,哪有什麼江東江西?江西?「江東對面」難道就是江西省?石建峰如大夢初醒,感歎道:「馮老哥啊,馮老哥,你何不一語道破,要搞得如此神祕。」又一想,他哪來這麼多錢?其中必有奧妙,按他的指點去做,絕沒有錯,切不可洩露天機啊!

石建峰收拾了籤筒,拿起鍬來,提著小瓦罐回到家裡,收起四百八十元,身帶二十元,直奔火車站。到達南京,轉乘直達江西的景德鎮。到達景德鎮,已是次日上午八點,下到月台,果然與其他車站不同,還可買一個紙盒大米攙菜煮的菜飯。剛在車上吃了兩個菜餅,加上這一盒菜飯,已無饑餓感了。出了站,走到大街,又見一個飯店,裡面擠滿食客,他又來了食欲,走了進去,可買一碗稀飯,兩個菜餅,他又一口氣吃了。只見幾個小孩,拿起食客剛吃了的稀飯碗,用舌頭舔那碗上沾著的飯星。這些小孩都是安徽口音,卻不見一個大人帶著,石老頭便問身邊一個中年男子:「請問老表,這些小孩沒有大人帶著,大人都到哪去了?」

老表說:「大人不准進飯店,都被當作遊民抓去了。」

石建峰驚慌道:「送回安徽了嗎?」

「沒有,抓去在當地做苦工,給飯吃,幾乎沒有工資。這些孩子都知道他們的大人在哪裡。」(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農村女孩能念到初中畢業,也就不錯了,我們這裡方圓幾十里,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已經有人說我家劃錯了成份,如果把我們改成漏網的富農,我們可就苦了。如果你再念下去,影響就更壞了。
  • 一天匆匆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如花似玉,滿面笑容,而是面黃肌瘦,愁眉苦臉的歐陽春嵐。馮士民大驚:「春嵐,你怎麼啦?」「大難臨頭了。」說著淚水滾滾而下,她泣不成聲說:「我是來向你告別!」
  • 鄭洪山要他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把歐陽春嵐搞到手,可是辦法都想盡了,歐陽家都沒有鬆口。見馮叫花又來要救濟,就很煩躁。馮影勤趁機問道:「我看支書似有什麼心事?」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 爺爺要她歇息去陪客,她堅持不從。馮老頭只得退出,進自己臥室去了。酒桌上就主任和會計兩人,各懷鬼胎,喝著悶酒。士民好似突然想起什麼說:「爺爺呢?翠雲你來……」
  • 「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殺人,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毛澤東思想『槍桿裡面出政權』殺人,殺人。你用你的『智慧裡面出政權』,也是殺人。只要誰妨礙自己的一點利益,就殺人。
  • 馮士民本指望過了木橋,鑽進小東山的叢林,就可逃脫了。哪知後面四聲槍響,四個公安人員向他圍來,束手被擒。槍聲驚醒了馮影勤。他來到前屋,見孫媳淚人一般,問了緣由,才知馮士民酒後吐真言的事。
  • 馮影勤無心聽他的奇談怪論。仰望著士民孫兒的一舉一動,只見孫兒的目光如閃電一般,向人群中掃射。他的目光終於和自己的目光連在一條線上,停止了轉動。當聽到遲到了的歐陽春嵐的喊聲時
  • 馮士青確認抱住自己的是親伯父了,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士民哥哥和嫂嫂都死了。」說著從袋裡掏出書信。馮照陽大驚,連忙接過書信來看,看完書信,又驚又喜,掏出火柴,把書信燒了。
  • 二孫兒士青匆匆走了進來,馮影勤眼睛一亮,走到後院,士青隨爺爺身後,爺孫倆耳語一陣,士青走出大門,繞到屋後去了。馮影勤開了自己臥室門鎖,對士民夫婦耳語了幾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