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爸爸沒殺人

作者以《爸爸沒殺人》告訴你身為人子的難為!

(封面提供: 寶瓶文化)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內容簡介

每次爸爸一喝酒,就說要殺了我們所有的人。
但是爸爸從沒殺過人,他反而是救了許多人性命的好醫生。
只是,這個醫生不太愛他的家人,還是當他的病人比較幸福。

作者的父親是一名曾經獲得醫學桂冠的醫生,在病人眼中是個「廣愛世人」的慈善家,但在他的孩子眼中,卻是個不愛家、瘋瘋顛顛、讓家人畏懼不已的酒鬼。他像流浪漢般不修邊幅,對金錢態度毫不在乎,出診時他都穿著拖鞋,皮鞋總是開口笑,喜歡上酒館買醉,在床上抽菸抽到將床單燒出個洞,也曾爛醉到把車子開進甜菜園裡……這樣的父親,是傅尼葉從小到大極力掩飾、始終不肯談及的父親。

過去,傅尼葉只想維持醫生父親耀眼光環的表相,而今,當他活過了父親的年紀後,終於願意正式面對這個曾令他不恥、傷害他極深的父親。《爸爸沒殺人》是傅尼葉從童年記憶中搜尋父親的身影,重新為父親拼貼的感人畫象。從他的幽默,我們看到了身為人子的他與父親的和解──原來,生存如此不易,最令人不捨的,是父親永遠未顯露出來的脆弱……

「現在,我已長大,我終於知道活著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對於某些較為脆弱的人選擇了『不好』的方式,以承受生命中難以承受的事物,我們實在不能過於苛責。」──尚路易.傅尼葉

書摘

爸爸是桂冠得主

在我們家大門上有一塊銅牌,上頭有兩行字。第一行寫的是:「傅尼葉醫生」,而下方則是:「桂冠得主」。

所謂的桂冠,就是「在比賽中獲獎」的意思。爸爸在比賽中獲獎,讓我們這些孩子感覺真驕傲。想也知道,他一定是參加了醫生的比賽。因為,我爸爸是最棒的醫生。

證據就是:每次當其他醫生判斷不出病人的病症時,他們便會請爸爸去共同會診,而爸爸總是能夠找到答案。人家說他善於下診斷,就算是他很累的時候也一樣。

這塊牌子下頭還寫著爸爸是「前里爾市醫院見習醫師」。這可真有趣呢,因為我們是「聖約瑟學院的見習生」;如果爸爸很聰明的話,那他的小孩應該就不會笨到哪兒去。就連我也一樣。

這塊銅牌每星期擦亮一次,所以亮得幾乎像面鏡子。

我喜歡這塊銅牌,因為上頭只寫著爸爸的好話。

爸爸的病人

爸爸的病人都很喜歡他。他們一定是非常信任爸爸,才會來給他看病。不過不能讓他們近看爸爸的醫療器材,因為這些器材有時候不怎麼乾淨。

爸爸的針筒盒底部墊的棉絮,已經變成了綠色,他仍把針筒擺在上頭,然後給病人打針,幫他們治療。看來,爸爸幫病人打的針的確見效,因為他們沒有死得比較早,反而是爸爸死在他們前頭。

爸爸救了病人的性命,因為他是一個好醫生,不但開朗,而且不會賣弄學問。爸爸從不會擺出陰鬱的表情,他有時候還會讓快死掉的病人笑呢。

不僅如此,爸爸還很有良心。當他的病人身體一不舒服,他便擔心了起來。他會和媽媽討論病人的狀況,而且經常主動去探視病人,分文不取。

他的病人覺得那些看起來很有氣勢、外表整潔的醫生,會帶給他們壓力。他們比較喜歡我爸爸,喜歡他老是衣著破舊、皮鞋綁著膠條,同時還因為怕跌個狗吃屎,必須撐著病床才能好好站著。

他的病人都說,一看到爸爸,他們就不想死了。

爸爸的肝

有一天,我有個同學拿一頁從書上撕下來的紙張給我看,對我說:「你看,這講的就是你爸爸。」

我聽了很驕傲,於是拿了那一頁,急急忙忙地讀了起來。不過一開始我並不明白這跟爸爸有什麼關係。

那是從一本老舊的自然科學書中撕下來的,上頭的標題是:「人體器官」。

裡頭的插圖,畫的是一個健康成年人的肝臟、胃部、心臟以及肺部。旁邊對照的圖,畫的也是同樣的器官──只不過是酗酒人士的器官。

酗酒人士的肝臟很大,圖說寫著:「肥厚」。至於傷痕累累的胃部,寫的是:「潰瘍」;而心臟外頭則包覆了油脂。

所以,我爸爸的肚子裡裝著的器官應該都是爛的,而我同學的爸爸,他們都是健康的成年人,所以他們身體裡頭的器官應該都是粉紅色的。

文章末尾還寫著:酗酒人士所生的小孩,通常智力較差、身體孱弱、體格不良,並且易罹患各種疾病,有時甚至會痴傻或瘋狂。

這件事,我從來沒跟別人說。

我和爸爸媽媽

有一天,我和爸爸媽媽都在車上。爸爸開著一輛Simca 5兩人座汽車,我坐在車子的後座地板上,那是放行李的地方,反正我當時也不比一個行李箱大。

我看著他們兩人。爸爸對媽媽很體貼,而且還會逗她笑。這一天,他們兩人完全屬於我。在這之前,我想我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我還記得媽媽轉頭看了我一會兒,對我說:「跟我們在一起開心嗎?」

儘管我沒有回答,但是她應該看得出來,我是孩子中最幸福的一個。

我於是開始夢想這種感覺可以這樣持續下去,永永遠遠。幸福,就是這麼簡單,只要爸爸能夠變得和藹,媽媽就會很幸福,而我們這些孩子也會跟著一起幸福。

隔天,爸爸還是很晚才疲累地回到了家,而且一點兒也不和藹。他已經不是前一天的那個爸爸了。

對爸爸來說,幸福應該不是那麼簡單。

摘自《爸爸沒殺人》寶瓶文化出版社 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但是,李老師卻不發一語,然後轉身背對著我們輕輕啜泣,可以清楚看到她的雙肩輕輕聳動著。所有對於我們的責難似乎都隱藏在老師一頭飄逸的長髮裡,時間也彷彿停止在老師的「啜泣」。一切的自怨自艾,一切的藉口都不知影蹤,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懊悔,流下的只是懊悔的眼淚!
  • 正當眾人放棄了救火的工作,眼睜睜地看著大火將要徹底毀掉愛迪生努力了一輩子的成果時。愛迪生彷彿從大夢中初醒一般,急促地要他的兒子回去叫家裡所有的人,馬上趕到火災現場來。
  • 莊子穿著一身補了又補的破衣服,鞋子也是破得套不住腳,只有想辦法用一股麻草將鞋子繫在腳上。一身破衣服,一雙破鞋子,就這副樣子,莊子去拜訪魏王。
  • 建安文學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個光輝時代,而曹植則是建安文學的集大成者,對後世文學具有深遠的影響。
  • 首次從日本歸來後,我將心態歸零,開始重新學習麵包的一切。我也認清一點:我的學習心態必須歸零,才能真正把學問深深學到骨子裡。
  • 社會既然有人為了爭「名利財貨」這也是社會上的正常現象,因為社會的財富不均,勞力不平衡的關係。為什麼有人已開始要虛名?有人收藏財貨呢?
  • (shown)「野人」比爾.夏儂準備打破「四十度的法則」。這條法則警告趕狗人避免在華氏零下四十度以下和四十度以上時驅趕狗隊。超過華氏四十度,哈士奇容易體溫過熱,有脫水的危險……
  • 在這之前,他們的身分證件上則加註了「猶太人」,突然間也喪失了許多權利。他們不能進公園玩,不能騎腳踏車,不能進電影院、劇院,餐廳和游泳池都成了禁地,更別說到圖書館去借書。
  • (shown)上天輕輕地關上了我的雙眼,卻打開我心中另一扇看見幸福的窗。
    那些陪我走過挫折的愛與勇氣,都是點亮我生命的一道光!

    一個在微光中勇於追求幸福的女孩…

  • (shown)如果不是這場病,我不會是現在這個懂得珍惜生命的我。
    就算眼前的光線微弱,我仍會活得比任何人都璀燦光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