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京都的历史已经超过1200年,“锦市场”是维系京都饮食传统文化的厨房,市场里贩售京风味的蔬菜、渍物、汤叶、豆腐等特色食材,充满了季节感的旬之味与生命仪礼、岁时祭典,交织成一首风物诗。
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从唐桥出发,前往黑斯廷斯和伊斯特本之间的萨塞克斯海岸。因为有事待办,他们决定离开大路,改走一条十分崎岖的小径。他们在半是石头半是沙的漫长上坡路上艰难前进,结果翻了车。
旅行时满载的梦想,却总在回到自己家中打开冰箱看到空无一物的那一瞬间,回到了现实。那些被盈满的灵感和经验,总能让自己决定勇敢地丢弃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什么,掏空后,重新再来。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比赛结束了,但故事仍在发生──
诗人曾说:“黑暗来临前/我们原是不认识彼此的/苦难来临时/我们相拥而哭泣/当黎明到来时/已是灵魂的兄弟/太阳升起时/我们会像家人一样道别。”
这世间每个人的人生必然都是一本书,都是累积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最平凡的永远最真实。
如果撑不下去了,就来书店吧!关于迷惘与焦虑、梦想与希望,一期一会的相谈。
停下来、居家隔离、自我修复。智者曾说:如果你经历过战争,你会更专注在眼前的事、享受手制汤杓的单纯快乐。
彼得和乔留下了两则传奇。一则是他们伟大的努力,以大胆、轻量的创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为持久的成就是他们写下并流传的书。从他的登山生涯开始到最终,彼得的写作天分显露无遗。
我总是相信世上有许多天使存在,当你感到迷途的时候,他们会适时出现拉你一把,如果你身边的天使或是贵人出现的概率比一般人多,那么你肯定是个幸运儿,请珍惜你的好运气,多做些对他人有益的事,回馈大宇宙的意志,我相信幸运的人会互相吸引,你也开始这么相信吧,会有好运降临在你身上的。
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决定“要”与“不要”的课题,一连串充满叉路与转弯的旅程。要什么、不要什么;往左走,还是往右转?看似简单,却很少人能游刃有余……希望自己不管最终做了什么选择、放弃了什么,还是能在日常的生活里幽默地优雅转身。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客人来了,准备杀椅子、煮木屐!”总觉得那是当年那群人生活态度上的直接显现:贫穷却有尊严,匮乏而不绝望。
上帝真的公平,拿走你身上某一部分功能的同时,真的会补上另一部分给你。
胡雪岩是近代民营大企业的始祖,其商场手腕更是清末在面临西化过程中的一场灿烂花火。
虽然所有人都会觉得委屈,但却都不得不承认,随着时间流过,必定会迎来死亡,大家会送上毫无意义的、不算是安慰的安慰。
在自己房间里旅行,这种旅行不需付出任何力气和金钱;不分老、少,也不需理会天气好还是坏,更不会遇上强盗、小偷,总之适合每一个人。
一群过去为了追寻梦想而来到上海的人们,正如雪崩一般大举迁离上海。
在我看的病人中,有许多是缺乏动力、毅力或执行力的。但对芸来说,这些她一样也不缺。她像是一部加满了油的跑车,可以开得很快、很远,但再好的跑车,若是一直绕圈子开,久了也会感到无趣,甚至空虚。
shutterstock
就像电影画面一样,原是一群人走动、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消逝身影,原本显得拥挤的空间,逐渐清空,突然她觉得房子好空旷,说话都有回音。
葛里欧,源自西非传统部落,集吟游诗人、赞美歌者、口述历史传诵者于一身的特殊职业,是部落庆典不可或缺的表演者,也是丧葬悼亡至关重要的致词者。而故事中的主角们化身为葛里欧,娓娓道出自己的神话和传说……
正面迎战记忆深处的动荡,得以看见内在最深的自我。即便身处黑暗之中,生命也依然值得体验。
故事从主、仆两人的漫游之旅展开,一路上他们谈论宗教、阶级、道德、男女……这趟旅程既幽默又荒诞。故事中表达出作者昆德拉对自由的向往、嘲讽自己的祖国捷克遭到苏联入侵、作品被禁等残酷现实……昆德拉:“我们始终不如我们所想像的那么独特,一切的不幸都因为我们汲汲营营地追求差异。”
“韭山花坊”是远近驰名的花坊。今年,花坊增加了一位生力军——因故辍学的表妹芽依。芽依在工作之余发现了隐藏于花朵之下的花语世界,也因为她,韭山家成员尘封多年的心结化解了……
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年期间,夏洛克‧福尔摩斯十分繁忙——可以这么说,在这八年内发生的疑难公案,警方都曾向他咨询过;他还在千百件私人案件的调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其中一些案件的案情错综复杂,结果出人意料。许多惊人的成就和一些无可避免的失败是他这一段时期的结果。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朝圣”——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透过身体,“朝自己的心”走去。
两年前,印第安纳州有个律师寄了张七万八千元的支票给我。这笔钱是我姑丈沃特给的,距他过世已经六个月。我从没想过沃特会给我钱,当然更不可能指望有笔钱从天而降。我因此觉得为了纪念沃特,应该把这份遗产用在特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