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在黑死病蔓延意大利之际,黑衣骑士遇上了那道艺术之光,漆黑的世纪因此明亮起来……他不知道的是,从那往后,他的一生将在光明与黑暗的激烈搏斗中度过,他无从逃避。
街边吃煎酿三宝车仔面碗仔翅狗仔粉西多士,仍是昔时滋味,油尖旺金鱼街在透明塑胶袋里优游的彩色小鱼……但我知道,这里,既是一样,又是不一样,变与不变本就是时空的一部分。
异地相聚的我们不再年轻,昔时的意气风发,如今的沉静沧桑,现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过我也曾经年轻,就像断开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红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樱桃口味,黄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柠檬口味,却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轻岁月留在了台湾。
米罗看看四周,看见一大群瞌睡人——有的坐在汽车上,有的站在路上,有的躺在树上。他们很难辨识,因为无论坐在什么东西上或靠近哪里,他们总是和周围同一个颜色。
“从港岛到新界,从快餐到慢食,在这里六年了,两千多个日子的漫游,我听我看,我书写我揣想,并且记住,其中的甜美与酸涩,酿出的温暖与辛香,杂揉的文化与滋味,交织的呐喊与风景”──杨明
人来人往的街头,行走其间,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情,车仔面将出外讨生活的外地人遇到的酸甜苦辣汇在一只热腾腾的碗里,不论悲喜,价平却四溢的香味暂时填饱了肚子,寂寥似乎也不那么刺心了。
从前,有个男孩叫米罗,成天嫌日子很无聊。有一天,米罗回家后,在房里收到一个很大的礼物,是一个能带他到处游玩的“神奇收费亭”!于是,他开始了一次惊险刺激的奇妙旅行……
我不是美食者,祇要合情趣的都吃,近在厝边,远处也有些常常思念的饮食料理的朋友,所以,两肩担一口,台北通街走。但每次出门访问,就多一次感慨,过去的古早味越来越少了。
中华商场初建和繁盛时期,出现的各地小吃,都保持各自特殊的地方风味,其中涵隐着载不动的沉重乡愁。这是近几十年台湾饮食发展,非常重要的转折。
文学作品之超越国界,通过翻译又超越语种,进而越过地域和历史形成的某些特定的社会习俗和人际关系,深深透出的人性乃是人类普遍相通的。
(续前文) 林德仍背对着我说:“哈啰,詹米。”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轻松地说:“你们的拿手活都该换了,现在这招我都快见怪不怪了。” “坐吧。” 他示意我在沙发坐下。 “夏洛特人呢?” 我耸耸肩。 ...
奥古斯特‧莫里亚提对外捏造自己的死讯、躲在夏洛特‧福尔摩斯哥哥麦罗的国防科技公司里。他不计前嫌,答应协助夏洛特和詹米‧华生找出夏洛特叔叔林德‧福尔摩斯的下落。
渔夫的寡妻勇敢地只身踏上前往平安京的路程,在渐渐升起的太阳下,她的长竹竿每次颠簸震动都闪烁着光芒。​​
高行健幸亏出逃,先从中国,随后浪迹全世界,他幸亏深深置身于艺术与文学的实践,同时又对行将结束的这一个世纪导致人类濒临深渊的那些偌大的原则和伟大的意识形态一概拒绝,才创造了这样一部令人如此困惑又如此着迷的作品。人们终于得到了这世纪末中国小说的伟大之作,敢于揭露他那国家由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极权制度而又始终不放弃最大胆的文学手段,给世界上这片土地带来一束强光的这部小说。
美雪用指甲抓了抓身体,当从皮肤上掉落的皮屑溶进水中,会被鱼群当成池水里的天然粒子。之前,胜郎就是靠着这方法让鱼只对他日渐熟悉,直到它们会自己游向前来,将肚腹就着胜郎的掌心休息。这个动作,每次都让园池司的官员们看得入迷。
他们放弃过去的传统住家,打破租金和房贷的枷锁,搬进旅行车、露营车和拖车式活动房屋,追逐美好的天气,四处旅行,靠旺季时的临时打工来确保油箱的满载。
十岁以前的生活对他来说如梦一般,他儿时的生活总像在梦境中。
到了美国念书,第一次发现其实老美是“算数”很差,而未必是“数学”很差。
小时候没人教过我们怎么谈心,学校、教堂也没教,等到了三、四十岁,甚至是八十岁,就怎么也没法把话说出口了。工程师又不是一出生就知道怎么盖桥,那是要学习的技能。
五杯酒,敬五个永志难忘、却无法再见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爱,形塑了他,又让他破碎?
我何等幸运,有机会把燥热留在山下,循着前人的挑盐路,从草屯入埔里、行车横越整个南投县境,再沿十四号公路往东北方,抵达群山环抱的避暑胜地——庐山,暂住几天。
十二世纪平安时代日本,专门为京城供应鲤鱼的渔夫意外身亡,深爱着丈夫的遗孀,为了完成丈夫未了的工作,踏上一段送鲤鱼的旅程......
离别是为了另一次的重逢。人的一生,每个经历过的城市都是相通的,每个走过的脚印,都是相连的,它一步步带领我到今天,成就今天的我。
原本我开启这些研究的最先初衷,是想替世上千千万万、每天服用管制毒品来“昏迷”自己而短暂逃避失眠及睡眠障碍问题的可怜人群,去帮助他们脱离这些药物毒害的控制。可是就在我研究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我惊讶的发现,透过这些管制药物的安眠机制,将是多么地伤害身体细胞,
金色种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没有压制迫害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像在台湾一样自由发展,那么,中国可能将有数亿遵从“真、善、忍”的好人,就不会有独裁暴力、贪婪枉法,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祥和的两岸,多么和平繁荣的世界!
只要和改变、目标、梦想有关的事情,你就必须信任自己。这种信任就倾听改变的直觉开始,并且透过行动去荣耀你的直觉。我很感激自己听进了那个把自己当火箭一样从床上发射出去的傻想法,因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个想法而改变了。
自从开始透过做菜,讲述每道菜背后,属于我自己的生命故事,才发现味蕾与情感交织成一张充满酸、甜、苦、涩滋味的记忆网络,随着时间的流转,就像食物经过酿造、储藏展现的醍醐味,百感交集,令人在舌间心上低回不已。
岁月是一疋长布,随心随性裁一小幅, 您来看看是什么花色,好不好?
如果欧宝企业是位多金老妇,她可是老得让我们几乎看不见她的存在,已然成为此后岁月风景的一部分。事实是目前的欧宝企业显然比许多国家还老,比黎巴嫩老,甚至比德国老,比大部分的非洲国家老,比诸神都迷失在云端里的不丹更老。
一个名字,确实就是一声呼唤,我们喊着重庆,心头映有重庆的人,一律都会回头。“哎、哎,早上重庆出发,傍晚则到了重庆。”很远很远的,常可以近近地想了起来。这是命名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