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莎拉(1)

作者:法蘭西絲‧霍奇森‧伯內特(英裔美籍)譯者:聞翊均

上午九時的太陽,溫和而不曝烈,可以直視。(Fotolia)

  人氣: 2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穿金戴銀的時候要當公主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在沒人知道我是公主的情況下當公主,才是真正的成就。」──小公主莎拉

那是一個黯淡的冬日,倫敦的街道上瀰漫著濃厚的黃色霧靄,櫥窗與街道都如同入夜了一樣,點上了火光熠熠的煤氣燈。一輛出租馬車緩緩駛過寬大的街道,一名樣貌奇特的女孩和父親一起坐在馬車裡。

她蜷縮著腿倚靠父親而坐,她的父親則環抱著她。她凝視著窗外行經的人群,大大的眼睛中滿是奇異而超齡的深思熟慮之色。

她的年紀還很小,小巧的臉上不應該出現這種表情。這種表情就算對十二歲的孩子來說都已經太過成熟了,而莎拉‧克魯才七歲。事實上,莎拉總是在思考和幻想一些奇怪的事,連她自己都不記得她有什麼時候沒有在想那些專屬於大人世界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活了很久、很久了。

她坐在出租馬車上,回想著與父親克魯上校一同自孟買返回的航程。她想著那艘大船、船上沉默往返的印度水手、炎熱的甲板上嬉戲的兒童,還有年輕船員們的妻子。她們偶爾會來找莎拉講話,並因為她的談吐而大笑不止。

她最主要在想一件讓她覺得十分奇怪的事。她在想,她怎麼可以一下子在印度的烈日下,一下子又在大海上,接著又跑來一條奇怪的街上,坐在一輛行駛中的怪車裡面。車外分明是白天,但看起來卻像夜晚一樣黑。她覺得這實在太詭異了,因此向她的父親靠得更近了一點。

「爸爸,」她說話的聲音神祕而低微,幾乎像是耳語:「爸爸。」

「什麼事,親愛的?」克魯上校把她抱得更緊,低頭凝視她的臉龐道:「莎拉在想什麼呢?」

「這裡就是那個地方嗎?」莎拉摟緊她的父親,輕聲細語道:「爸爸,就是這裡嗎?」

「沒錯,親愛的莎拉,就是這裡。我們終於到了。」

雖然莎拉才七歲,但她知道,父親說出這句話時其實很難過。

她總是把這裡稱為「那個地方」。

對她來說,好像從很多年前開始,她就已經有前往「那個地方」的心理準備了。她的母親在生下她之後過世,她從沒有機會認識母親,因此也從沒有想念過她。在這個世界上,她的親人大概只剩下這位年輕英俊、富有又寵愛她的父親了。他們一直玩在一起,也深愛著對方。

莎拉在聽旁人對話時,得知她的父親其實很富有。那些人都以為她沒有聽見,後來又說起莎拉長大之後也會變得很有錢。她那時還不知道有錢是什麼意思。她從小就住在一棟漂亮的平房裡,身邊有很多僕人,他們總是對她行額手禮,稱呼她為「小姐」,並對她百依百順。她擁有很多玩具和寵物,還有一位十分敬重她的保姆。

她後來才慢慢明白,原來有錢人可以擁有這些東西,但她對有錢的理解也僅只於此了。

在她目前為止的短暫生命中,只有一件事令她感到困擾——那就是她終有一日要被帶去「那個地方」。

印度的氣候不適合孩童,只要時間一到,小孩子都會被送走——通常是被送到英國的學校上學。她見過其他小孩被送走,也聽過他們的父母談論小孩寄回來的信件。她知道,自己終究也必須去那個地方,雖然她父親描述的航行與新城市的故事都令她著迷,但無法和父親待在一起這件事使她困擾萬分。

「爸爸,你不能跟我一起去那個地方嗎?」她在五歲時問過父親:「你不能一起去上學嗎?我可以幫你寫功課啊。」

「親愛的莎拉,妳不會在那裡待太久的,」他總是這麼回答她:「妳會住在一棟很棒的房子裡,裡面有很多小女孩,妳可以跟她們一起玩。我會寄很多書給妳,妳很快就會長大了,妳會覺得好像一年都不到,妳就已經長得夠大、夠聰明,可以回來照顧爸爸了。」

她很喜歡這個想法。要是她可以替父親管理家務、可以和他一起騎馬、可以在他辦晚宴時坐在餐桌的主位、可以和他聊天,還可以讀他的書籍——這一定會是世界上最讓她喜歡的事。

如果在能夠做這些事之前一定要先去英國的「那個地方」的話,她勢必會去的。她不太在意那個地方有沒有其他小女孩,只要有大量書籍就能讓她得到慰藉。

她最喜歡的東西就是書,她甚至會一天到晚編一些美麗的故事,說給自己聽。有時她也會把她編的故事說給父親聽,她的父親跟她一樣喜歡那些故事。

「好吧,爸爸,」她輕聲說:「既然我們都已經到了,我想我們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了。」
克魯上校因為她成熟的語氣大笑出聲,接著吻了吻她。

事實上,他自己並沒有完全接受莎拉要離開他的這個事實,但他會保守這個祕密。他親愛的、古靈精怪的莎拉一直都是他的良伴,他知道,等他這一趟回到印度,並踏進他的平房之後,不會再有一個身穿白色洋裝的小女孩跑上前來迎接他了,他將會因此而感到寂寞。

這讓他在馬車駛進又大又陰沉的街區時緊緊抱住莎拉。眼前佇立在街區中的那棟房子就是他們的目的地。

兩人眼前的磚房看起來巨大而陰沉,跟前後的整排房屋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唯一不同之處在於磚房的前門有一塊刻著黑色字體的銅牌,上面寫著:

敏欽小姐
女子精英學院

「莎拉,我們到囉。」

克魯上校盡其所能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充滿喜悅。

他把莎拉抱下出租馬車,兩人一起步上階梯,拉響門鈴。

在往後的日子裡,莎拉常暗自認為這棟房子和敏欽小姐簡直如出一轍。房子裝潢體面,家具一應俱全,但裡面的物品無一不醜陋,一張張扶手椅看起來硬得令人難以入座。大廳裡的每樣物品看起來都十分冷硬,而且都被擦得發亮——連角落裡的高大時鐘也是如此,時鐘上一彎月亮的紅色雙頰幾乎光可鑑人。

學校的人將他們帶進一間接待室,接待室的方形花紋地毯上有幾張方形的椅子,笨重的大理石壁爐置物架上則擺著一個笨重的大理石時鐘。

莎拉在其中一張僵直的桃花心木椅上坐了下來,以她特有的方式迅速環顧四周。

「爸爸,我不喜歡這裡,」她說:「但我敢說,就算是最勇敢的士兵也絕不會喜歡戰場。」

克魯上校大笑了起來。他年輕而深具幽默感,永遠不會對莎拉的古怪發言感到厭煩。

「噢,親愛的莎拉,」他說:「以後妳就不會在我身邊發表這些認真的言論了,我該怎麼辦呢?再也沒有人比妳還要認真了。」

「可是,為什麼認真的言論會讓你一直發笑呢?」莎拉詢問。

「因為妳說出這些言論的樣子實在太有趣了。」

他一邊回答一邊笑得更大聲了。接著,他忽然一把將她摟進懷裡,深深地吻了她一下。他的笑容褪去,看起來似乎就要熱淚盈眶。

就在這個時候,敏欽小姐踏進了房間裡。莎拉覺得敏欽小姐就跟她的房子一樣,又高大又陰沉,既體面又醜陋。她的眼睛很大,眼神無情而冰冷,她的笑容也一樣,又大、又無情、又冰冷。在她看到莎拉和庫魯上校的那一刻,那抹笑容變得更大了。

向克魯上校推薦這間學校的那位小姐曾向敏欽小姐介紹過這位年輕的軍人,他有很多敏欽小姐想要的東西。她聽說,這位有錢的父親願意為了自己的女兒付出大把鈔票。

「克魯上校,你願意讓我照顧這麼漂亮又有為的孩子,實在是我莫大的榮幸。」她握住莎拉的手拍了拍,又道:「梅瑞迪斯小姐曾告訴我她異常聰明呢!對我建立的這種學校來說,聰明的小孩就像寶藏一樣。」

莎拉靜靜佇立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敏欽小姐的臉。她正一如往常思考著一些奇特的事情。

「她為什麼要說我是個漂亮的小孩呢?」她想:「我一點也不漂亮啊!格瑞上校的女兒伊莎貝爾才漂亮,她有兩個酒窩和玫瑰色的臉頰,還有一頭金黃色的長髮。而我只有黑色的短髮和綠色的眼睛,除此之外還很瘦,一點也不漂亮。我可以說是我見過的小孩裡面最醜的一個了。所以,她現在是在編故事。」

但事實上,莎拉認為自己是醜小孩的想法是錯的。她的確一點也不像集美貌於一身的伊莎貝爾·格瑞,但她自有一種奇妙的魅力。她是個纖瘦而敏捷的孩子,在她的年齡中身高偏高,小小的臉蛋嚴肅又充滿吸引力。她的頭髮濃密而烏黑,髮尾微微捲曲,眼睛的確是灰綠色的,但這雙眼睛又大又美麗,睫毛又長又黑,雖然莎拉並不喜歡自己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但是其他人都非常喜歡她的眼睛和頭髮。總而言之,她對自己是個醜小孩的事堅信不疑,所以她並沒有因為敏欽小姐的稱讚而感到開心。
◇(未完,待續)

——節錄自《小公主莎拉》/ 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楊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