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野生猕猴桃的蔓藤延著这棵高大的老榆树往上一直爬到树梢,乍看之下好像树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果实,王东平大略估计了一下,在这片荒僻山谷中生长的野生猕猴桃,应该足够应付两兄弟这学期学费和学校的其它费用了。
当天下班后,朱锦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把邻居家里所有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全部装进一只大旅行箱里,放进自己家的衣柜最里侧、最深处的角落里。她明白这也是不安全的,细究起来,简直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走廊里的摄像头,没说的,现在不可能还是坏的,一定是24小时监控,魔鬼的眼睛始终在盯着你。但不管怎么样,她要完成她认为自己必须为邻居做到的那部分。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著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
我平凡 我懒惰 还好有您 一直给我鼓励 对我永不嫌弃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六十三  尾声 从沂蒙山区南下的一条高速公路旁,苏、鲁交界处一个叫做沂门的小镇,有一家机动车修配站,开业已经一年多了。看来生意还不错,门口停著二辆摩托、一台拖拉...
枪声弹压的结果一切当然归于平静,连上厕所的人一时也顾不了许多,等待少尉来检视现场。
史传猷眨动一下眼随即垂下。心想:这场行动的设计者如此胆大心细。一把钥匙遮人耳目而另一把却稳稳地藏在他的脚下。
她想上楼去,赶紧的,把那些东西都转移出去,藏起来,现在运出这个楼是不可能了,她能把那些全藏进自己家里。他们并么权利去搜她的家。她转过身,只见乱哄哄的大堂里,有两个警察正目光笔直地一齐看向她,看她和那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文员理论了半天物业管理条例。
1976 年,在胡耀邦的主导下,全国无数的冤假错案,得到平反昭雪。但五七年的右派分子,得到的待遇不是平反,而是在历次运动中从未听说过的什么改正
朱锦看罗衣热泪满面、情绪激动的样子,含着嘴里的饭,可怜巴巴地申诉道:小姐, 我上了一天的班,来回挤了两个小时地铁,饿都快饿死了。而且这光碟我自己看了好多遍了。
我们两人婚前的“谈情说爱”就在这一声惊吓中大功告成了。
妹夫和木偶剧团的指挥合计好了要给我介绍一个对象。
史传猷低垂着眼神,仿佛已厌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尔的伸腰哈欠中才睁眼看看周围。突然,他注目于三簧锁钥匙,抬头看看司机。
一九四六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百废待举。人们一边重建城市,一边也试图从战争期间的无序混乱中重新建立价值感与秩序,并藉以找到人生方向。报社专栏作家茱丽叶‧艾许登,偶然间与遥远根西岛( 二战时期英国唯一沦陷、被德军占领的领土)上的农夫道西‧亚当斯成为笔友。
只有一个人对这个故事灌注了全部听力,这就是史传猷。这是个真人真事,那宁死不屈的孩子是他的哥哥,一年前死在邑县监狱的史传新。
上士跑向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拉开车门,枪口指著司机胸口喝道:“你想找死﹖”
厨房里的罗衣闻声走出来,两只手湿淋淋的,一路甩著水。她面色凛然地走到朱锦身前,看着门边的男子。施一桐也看看她,二人来来回回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这么多回,只有这一次,彼此对视一眼,面对面看了个正脸。空气里交会着意念的电流,仿佛几千年几万年的片段被翻出来。良久,才听见施一桐轻轻说了一声,依旧还是那一句,你好!
该指挥为了尊重女方的意见,征得了我妹夫的同意,先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在看排练的时候,让女方先暗暗相个面,然后再听她的意见是否再见面。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贵,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点才能免于舟车劳顿、撑得住爆肝的工时,种种考量驱使他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条件。一股甜腻而令人作呕的芳香剂气味,随着我们靠近盥洗室越来越浓。
为了解救被捕学生及群众,他决心投当局之“所好”再次以身饲虎。
平时,我没有机会那么长时间,近距离地看过她,现在,盯着她仔细地看,才感到她是那么的纯,那么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触动我内心深处心的女孩。
大老黄介绍的这位妇女,不在意我是右派,这真是很难得。我回北京后,撂下行李,立即去告诉我妹妹这一消息。我妹妹听我说完,想了一下,直摇头,她说:“三哥,你大概是找对象都找糊涂了,你就不想想,她本人对反右运动不了解,对你是右派不在乎,可是一旦来个什么运动,上级要她和你这个右派丈夫划清界线, 一刀两断,你不是又完了。”
那趟香港之行之后,她便不再主动去敲邻居的门了,甚至,她悄悄地在手机上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电子邮箱里他们的往来邮件。在电梯口、下班的走廊里,偶遇到施一桐,她也是一张冷漠脸。但施一桐本身也不是个热络的人,她好长时间不曾犯过病,不曾隔墙哭闹,于是他也不会留意她的蓄意冷落。 只是,她感受到那种与恐惧同在的羞耻。她都在干什么呀? 这样对待挽救过自己的人吗?这样对待她已经明白了的真相吗? 在鸡蛋和石头分成的两边,她是选择了石头吗?是什么让她油然地站在石头这边?恐惧!
我们不曾想过自家脚下会存在这么一个平行世界,毕竟就在距离这里两步之遥,错落着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时尚、最高级的夜店。北京这张时尚脸孔教约瑟芬目眩神迷,随手可得的惬意生活与自由,让她可以进出一些在巴黎受限于年纪而不能去的夜间场所,她实在难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这么一个暗黑宇宙滋长著。而且我们还是在这地方住满一年后,因为这项鼠族的调查计划才偶然间发现了它。
年轻人忽然意识到,老僧出示的那盏天平,只有将黑白棋子分别放在两端,天平才能平衡。年轻人忽然明白了,自己多年以来空有向善的愿望,却没有一颗平衡的心,平和的心。所以他常常会因为小事愤愤不平。而善念是能使心灵平衡的唯一砝码。
我本能地抗拒改变,知道身上发生的事,与某件极其糟糕的事情相连,但同时间,我又隐约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有人在照护我,爱我。
我妹妹是一位颇有名气的速写画家,在报上经常发表她的舞蹈速写,很受人们欣赏。她曾为北京市委书记写的诗配过画,并刊登在报章上。要是在平时,这不但不是什么问题,别人还会认为很了不起,很荣幸。但运动一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领导出了问题,昔日的市委书记,成了被打倒的当权派,与他共过事的,既使只不过配了一幅画的,也成了揪斗对象了。
一名男子俯望着我,眼神慈祥而熟悉,可是我认不出他。他脸上的皮肤像老旧的皮背心般历尽沧桑,可眼周的皱纹全都往上扬,仿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