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王城。莅日登基大典,王城热闹非常。玉玄雪华辇入城,端庄淑仪,王威赫赫,兵士开道,百姓跪地迎接。王城四周巡回,天地两坛,行祭天大典,承天受命;再拜社稷宗庙,坤德恤民。
昭雪意识复苏,睁开眼睛,却是一片黑暗,山泉叮咚,隐隐可闻。幽暗山洞之内,暗流泛着些许银光。
莅日。林西主持棋局,三局已过,日已西斜,送走了一众学子,想来无事,便至街上,欲打壶酒喝。忽然看到后巷深处,几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束发带冠,大声吵嚷。心下奇怪,悄然近前,心下一惊。
这是一场漫长的告别 当雾霾初起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仿佛大难临头。此后日渐一日,昏昏沉沉,阴霾不开,也就习惯成自然,适应了天昏地暗的日子。偶尔雨过天晴,大风过境,久违了的白云朵朵,青天白日,会让大家好一阵惊喜:“你看,你看,好蓝的天啊...
莅日。换了另一位助教陆集,其人不知日前之事,未有调换苏伊,便令开始对弈。苏伊好生气恼,双手抄袖。
窗外飞进一只黄鹂,落于辛元手臂之上,婉转莺啼,动听若水。辛元抚着黄鹂,道:“小黄鹂,你怎么不说话?”那黄鹂似通人性,扑愣翅膀,落于窗棱之上。
琴棋书画,琼林四部,于云海仙境之间,星野四分,筑四座宫宇殿堂,分别作天音阁、乾坤阙、文书塔与丹青轩,拱卫中心凤凰台,是为掌门所在。
景阳回返,仙苑佳景依旧,故人已逝,触目凄凉。一言不发,亲自走至鼓楼,敲钟三声,立于花庭柳树之下。
景阳离开王城,一路向西南而去,到得一处。群山环绕,仙气不绝。山峰耸入云巅,蔚为壮观。深提一口气,跃上百丈高崖。崖顶景致风貌,不似人间。云游身侧,亭台楼阁,一派超越尘世,仙家气象。
昭雪心神哀极,十指滴血,抬眼婆娑,壮士血战于前,心愈勇,志愈坚。莫少飞拼尽最后一丝余力,誓死护卫,大义凛然,知死无惧。一众兵士为其气概所震慑,持刀愈颤,不敢上前。孙严芳大怒,令弓弩手,万箭连放。
重阳佳节,王庭设宴,席间清冷,百官莫敢言声,不知谁人下个就死。夜风入庭,人人噤若寒蝉,唯皇甫一人,言笑晏晏,举杯豪饮,胸怀畅然。
王建中落户旧金山 王建中甫出监牢,生计艰难,很快寻至山中。老T自无二话,慨然伸手相助。王建中的作品书中有画,自成一体,我也曾见过两幅。《泰山日出》写得山川纵横,苍翠欲滴。《黄河》两字,则波涛汹涌,仿佛马上要从纸面呼啸而出,溅人一头一身...
话说玉林背负纳兰尸身,逃出城外,疾走十里。一路狂奔,气力将近,步履不稳,脚腕一痛,跪地林间,纳兰尸身落于地上。
王庭。皇甫于摘星楼顶,负手凭栏,仰观浩瀚星河,俯视万家灯火。朱公公来报,详言今日法场之事:“回禀王上,武平王……死了。”皇甫双目微阖,起手扶住栏杆,心如滴血,眼若冰霜。
纳兰庭芳自领神机营骑兵,冲入战团,为义军开出一条血路。但见叛军之中一人,发髻散乱,正是昭雪,登时一愣,避开视线,对上永延双眼:“王爷,当真冲冠一发为红颜,世袭爵位、同袍兄弟,都可不要?!”
刑部。昭雪暂押大牢,铎克齐连夜审讯。昭雪心思骇然,不言不语,一心求死。
纳兰手持永延奉上锦卷,按图索骥。西山迂回婉转,多奇峰弯路,绕了大半天,鼻下隐隐可闻焦土味道,遂提步近前。只见一方山崖地下,空着偌大山谷。四面环山,密不透风,仅有小路通行。
清晨,昭雪甫醒,心下大惊:“昨日纳兰审问名册之事……”即刻令红缨更衣,回转花园。秋菊清芳依旧,露珠点点,不改高洁。昭雪双手抚着,一朵一朵翻找,却是一无所获,登时坐于石凳之上,不知所措。
转眼半月已过,牡丹早落,独留秋菊,不畏清寒。昭雪独坐花园,目光凝然,若有所思。红缨摘了鲜菊花泡酒,抬头一看:“王爷吉祥!”
诉江大潮 听闻老T的传说 2012年,习近平上位,遂即习王联手,雷霆反腐。活摘器官的幕后黑手周永康、薄熙来等一干贪官酷吏,如秋风落叶,一地狼藉,看似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弹指之间魂飞烟灭。 2015年,最高法提出有案必立,诉江一...
从前,有个男孩叫米罗,成天嫌日子很无聊。有一天,米罗回家后,在房里收到一个很大的礼物,是一个能带他到处游玩的“神奇收费亭”!于是,他开始了一次惊险刺激的奇妙旅行……
“皇甫亦节,从来不是萧世子之敌人——”临终所言,萧世子殒身于地,黄沙裹尸,秋风悲泣。皇甫持剑伫立,抹掉嘴角朱红,心神松弛之际,突然掠过一丝落寞。
长江两侧,旌旗飘飘。江北,赤旗黑纹,雕镂侯门图腾;江南,蓝旗白条,锦绣云纹游凤。两岸对峙之间,大江东去,浩浩荡荡。
东厢卧房,床榻之前,一个小童来回踱步:“已经九九八十一天,不知师祖之方管用不管。”叹了口气,趴至床边细瞧,但见其人虽有生息,但却一动不动,如活死人般。
望风台焚香祭酒,祭奠遭侯门杀害的英雄侠士。夏末秋初,夜里凉风袭人,宇文独立望风台,久久不去。直至子时,方才回转中堂。心忧侠士殒命,江湖大难,宇文收起折扇,叹了口气。
先生的泪,一滴滴 无声地流下 每当先生听着那首生日祝福,目光飘渺,神游物外,斜靠着椅背,以手托腮,眼角点点濡湿。我知道,先生又在回想劳教所的岁月,思念他的同道们。 我一声不吭,静静地陪他坐着。许久,许久,先生拉起我的手,轻轻抚摸着...
王庭。铎克齐负立多时,心内惴惴不安,抬眼之间,望见皇甫只手扶额,闭目不语。
祁连叛军再现京师,纳兰召集三将议事,一夜未得安宁。清晨,宫中侍卫通传,言王上急召武平王与莫将军觐见。永延、哈尔奇被拦宫门之外,仅由二人进宫面圣。
暴雨初停,一派静谧。纳兰沉于梦魇,挥之不去:“杀父之仇,早晚会知晓……若一生不知,若何……但一步一步,便可容易接受……”惊醒之时,天已大亮。
昭雪手持鱼食,独坐水亭,呆呆望远,水中锦鲤嬉戏,绕着鱼饵打圈。忽地,眼前落下一物,落于水中,定睛一看,原来是朵牡丹花。回身之间,纳兰走近身来,昭雪登时皱眉:“花开得好,为何就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