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凤鸣书院。“砰!”一本厚厚书册落于桌上。赤衣头领趾高气昂,发号施令:“此乃祸王之令,日后尔等便以此为蓝本,撰写课本,如敢僭越不从,大牢伺候!”
儒林园,曾是封建王朝用以囚禁知识分子的天牢,几经盛衰,阴气终年不散。 没想到旧狱新监,1965年,竟成了“儒林团首都高校劳教营”…… 这里专收被大学教授们视作“本文化希望所在”的各校高材生们, 他们是社会主义独裁制度下的“思想犯”。
江波渔船,寒无期盛服危坐,静等觐见祸王。
话说玉玲珑搭救梦境众人撤离之后,乘着火凤,从北向南,穿越辽阔中原,停于清幽山林间。其山屹立于长江天险,上有清泉数处,日夜汩汩不息。
江泽民的夺权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压向习进平,习进平与阿三、高僧商量,顺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国”的口号,他带着中央常委,举着拳头对宪法发誓“依法治国”,并要求全国各省市县学习和落实依法治国治省治市治县的精神和措施,效仿发誓。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会工作者独特的眼光,在封城后有意识地持续书写、思考、细腻的记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出了城里人们的恐慌、惧怕、焦虑和坚强……
吴致、蔷羽、肖彰、苏伊四人走了近一月,到得齐鲁大地。四方打听,终于在凤鸣书院门口,见到冯亭。
夕阳西下,老树昏鸦,小桥流水,炊烟人家,教人不由得思忆往昔。吴致放下苞米,仰望天边,云霞如火,抹抹额上汗珠,叹了口气:“时间如梭,转眼已经一年了啊。”
话说步沙尘心下惶恐,奔回玄沙,祸王大怒之下,又赏了其几掌。其人立身不稳,蜷缩于墙角。
习进平与北京通气后,连夜回到北京,从机场的车队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决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见胡温。习进平遣散了无关人员,只带保镖和秘书回家。不料,车开到紫竹公园茶楼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随之一声枪响。他的车遇袭了。子弹打在车壳上溅起火光。司机敏捷地把车开到茶楼下,保镖还击,秘书护住习进平。茶室里的人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那个开枪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转眼月华已落,空余阴森冷雾,暗如沉渊。皇甫双眼眯缝,一丝微火,映照众人,安眠入睡。皇甫眼皮渐重,沉入梦乡。梦乡之中,置身桃源,重建王庭……
话说夏端、曹霖易引开玄沙大军,玉瑶瑛带领几个臣子,翻山越岭,终至山顶。头顶之上,烈日骄阳;通道入口,玄沙漫漫。
江泽民深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对它的“威胁”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党魁感受到的压力,它常半夜被恶梦惊醒,浑身冒冷汗,总感到有一天,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一旦中国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闻和迫害的残酷,自己十八辈祖坟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尸。因此,它绝对不能失去权力。
再说梦主一方,刘栋一夜明察暗访,别无所获,靠于树下,沉湎思索。忽地,树丛悉簌,两人悄然低语。
话说姚以等三人,等了一夜,终于等来几个百姓。商议决定,由陈大侠与佟佳先行护送这几个百姓回返梁诤处,姚以继续等候。
山野之中,梦境之人,三两相聚,有人欣喜,有人哭诉。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话说玉瑶瑛猝不及防,身受重伤。平日养尊处优,数十年来,风调雨顺,未逢战事,岂料今日,被邵奕坑害至惨,连连呕血不止。
话说邵奕奉祸王之令,假作国书,行至越陵峰,准备面见梦主。是时,梦主正与太史令商谈要事,太史令道:“此次通道开启,正值天象骤变之时,是以吾等无力关闭。”
我不解为何眼前世界如此单纯的状态无法持续永恒?清醒后人们终究会以领土、种族、宗教、国籍、语言,或生存作为借口,持续争执甚或战争……
话说胡姬舍命,换得皇甫生路。皇甫亦节日夜狂奔,终于回至深山藏身处。此地崇山峻岭,易守难攻,聚集皇甫利用心毒招募来之千余百姓,搭棚建屋,种菜蓄牧。
安康医院是中国司法部门直设的专门对犯人进行精神试验的医院,包括药物临床试验、人体精神控制、电波声波改变大脑思维、神经药物破坏试验等,全国各省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当作精神病人在这儿作为科研试验品,很多健康的人出来都变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医院设在浙江女子监狱与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之间的一个叫良渚的县城里,那地方是丘陵地带,林多树高,路曲地偏,医院用高墙和林木与外界隔开,外人很难知道那地方是个秘密研究人体精神的医院。
祸王、玄主约定夏至之日,于红石山谈判。是日,玄云蔽日,天阴欲雨。玄衣锦服,满布灰尘,一路风尘,难掩王者气象。红石山戒备森严,玄雾漫漫。洞内红石闪烁,森然可怖。
话说玄主对阵四阶臣,再施绝学,引动伤势,陷入昏迷。三日三夜,方得醒转。山洞漆黑,暗泉流淌。
玉玄雪甫惊大变,心神难宁,加之身受重创,再度晕厥。未知许久,终于醒转。
四部不存,凤凰台已毁,琼林众弟子退往孤寂岘锋,中途三两零落,便至深阙之前,只余十几人。
琼林。甫经大战,宫殿倾颓。初夏之夜,明月皎洁,风送哀伤。月光之下,几个百姓正在寻找死去的亲人,入殓安葬。
琼林四部,各展绝技,天音助阵,破霾驱毒。玄沙攻势一时受制,四阶臣于心不甘,定策再欲强攻,岂料便在此时,接玄主之令,即刻面见。
话说玄沙突袭之时,时值黎明之前,众人最为熟睡之刻。四部宁谧,百姓安详。未曾料到,祸殃从天而落,从此太平难再。
话说皇甫亦节救走纳兰庭芳,暂于一处山洞歇息。纳兰庭芳受伤甚重,昏迷一日一夜,方始醒转。睁眼之间,再见皇甫,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