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金府,金山正在用膳,见金海回来,便招呼他来用饭,顺便问些白天的情况。金海将富察筹钱之事说了,赵启之事却只字未提。金山听罢,未有重视,只道:“富察之事,你爹爹我自有思量,你不要管。”
王临冬,父亲是画家王新光,1949年前流亡至越南,又从越南来到台湾,后来赴美国发展。流离失所,半生颠沛,终于尘埃落定,于新大陆度过安稳的生活。
富察进门,随后几个小厮轮番入内,摆开一席豪宴。富察入座,频频为高云天斟酒夹菜。二人吃喝一阵,富察忽道:“不知侄儿可知,近日京中有何大事?”
莅日,金海拿了落雁阁房契地契,便前去认领该处。昔日繁华似锦的落雁阁,已然不复往日气象,空留朱栏雕瓦、红粉色衰。金海下轿,由几个小厮仆从陪护,准备登门。行过两门石狮,污浊红毯,便是阔门高槛,金海望见门口纳银箱,脑海记忆如新,忧惧之情陡升,不敢上前,不自觉间,竟退后数步,抱住门口朱红大柱,双目紧闭。想来自己曾在此流连,遇见煞星徐老虎,险些就死,天伦尽丧,登时全身冷汗,衣衫湿透。
王临冬以凝练又朴实的笔触,书写其经历的动荡时代。1949年,国权分隔的界线,战事频仍,风声鹤唳,王临冬自中国流亡至越南,再由越南到台湾。
笑笑大叫一声,怒然转身,手中铁刀,立然架在玉林脖子上。天空一道霹雳雷鸣,振聋发聩,顿时暴雨如注,一如笑笑面上眼泪:“你可知,十年前,朝廷以萧园藏匿叛臣之后萧世子为名,一夜之间,将我萧园一家七十余口,屠戮殆尽;爹娘将我托付给奶娘郑氏,带到乡下,本想可能逃此一劫。谁知,……”
爱书成痴 乐在其中 从小,爱书成痴。就像吞云吐雾的瘾君子,可以食无肉,居无竹,但若一天没有书看,便觉意兴阑珊,人生无趣。 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天塌地陷,死伤无数,整个夏秋季节,余震连绵,满村子人都不敢回家,只得在空旷之处...
终至正堂,便另有喜娘前来,将一条红绣球带,一端交给玉林,一端交给笑笑。堂外鞭炮齐鸣,人头攒动;堂内亦人满为患,一众闲人皆在看热闹。一对新人,行至纳兰庭芳与白门柳面前,三拜礼成。
董伏卿回转义军,白门柳从堂中急奔而来,道:“情况如何?”董伏卿拜道:“见过大寨主。我等已与纳兰庭芳说定,三日后的八月十五,郑三堂主与慕容玉林在荷城成亲,大寨主须亲入荷城,慕容玉林一方则以纳兰为尊长。”
景阳离开越凌峰,取道南下,途径一处破败村落。石桌瓦罐尚在,屋棚却已成焦土,残垣断壁遍布,显然历经战火延烧。景阳行至半山腰,但觉此山灵气逼人,非同一般,且坐下徜徉片刻。便拣了一块巨石作背,靠将其上,忽感那巨石似伸出手来,将他推至一旁,心生诧异,遂起身抚那巨石,但感其内注入了沛然劲力,至阳至刚。
梅花
回忆71年前,国共内战炽烈,中原成为国共内战的主战场。作者王临冬女士家园南阳一带情势更形险恶。1948年11月初,河南省南阳县驻守国军奉命撤退南调。南阳全城14所公私立高、初中师生共5千余人亦奉令南迁。辞别了父母、亲人,每个学生背着个小包包,随国军南下,开始走上逃难流亡之路。
义军莲花峰。清晨,白门柳与董伏卿草草用过饭,在帐内秘谈。白门柳道:“昨夜听先生妙计,白某佩服之至。但只不知施行起来,有何种程度的把握?身系数十万兄弟性命,白某须有此一问,还请先生见谅。”
“这是公安局, 不是威虎山” 一个月后,我按时履约,还是那个房间,还是一男一女对桌办公的公安干警。 “是你?” “是我。我来领保证金。” “不行啊,不符合要求。” “为啥?” “他违反了有关规定。”...
赵府,赵子豫望着那两大箱白银,心内五味杂陈:“我本不愿收礼,乐得做此善事。谁承想那及第的进士竟以为赵某嫌少,加了一倍价钱。唉,如今的在朝为官的规矩,真是叫人连作件善事也难。”思毕,便一挥手,令家丁将银两入库。
自赵廷均发疯那日之后,赵启日夜服侍赵廷均床畔,寸步不离,赵子豫看在眼里,只道是孩儿这三年在外游历,到底成长不少。一日,赵府里抬进一只箱子,赵子豫接过拜帖一看,原来是秋悲叶为他家乡秀才求官一事。他已考量过该人,确有才学,可堪重用,即便不使破费也能有用武之地。
话说那日高云天跪送双亲遗体之后,便一病不起,整日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儿,俨然活死人般。丫头朱丹和小翠儿屡次询问老爷如何,金山总是一句话:“且看他能不能挺过这关罢了。”
话说秋悲叶从齐迪手中套得东珠,求官之事早抛九霄云外,立时进宫面圣。夜幕已临,宫门早关。皇甫多日问政,难得空闲,在王后寝宫陪揽月用膳。太监通报之时,二人正在闲谈,皇甫道:“孤今日与王后共膳,杂事明日再奏。”
京城热闹依旧,这一日,礼部尚书秋悲叶宴请吏部侍郎赵子豫,在京城最大的“瑞春堂”,不巧厢房全被人抢先占了,秋悲叶面上过意不去,拉住小二要找掌柜理论,却被赵子豫拦下。
剑器取了慕容枫书信,马不停蹄,向荷城赶去。一路上,心中盘算着如何能混入众兵把守的荷城,待到临近处,也没想出法子。但见荷城门口朝军林立,过往百姓皆须查验包袱,严厉非常。遂只好先喂了马儿,在路旁树林里伺机而动。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这句话对于阿Q来说只说对了一半。至少他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今年的中秋节有点特殊。最令他激动的则是传言中正在建造的未庄大船。 不知不觉,阿Q飘洋过海移民北美已经近20个年头了。最初因为自称赵家人被赵太爷一顿...
剑器受白门柳所托,携带了无上火焰令和千金银票,悄悄然出了朝军范围,向樊城进发。话说这樊城位于京城和祁连三峰之间,隶属北方重镇,繁华富庶之地。
义军大营,白门柳、连云飞、管离子、剑器、刀器等人齐聚莲花峰顶议事厅内。白门柳分析战况,道:“现下我义军剩余二十余万兵力,纳兰庭芳现掌二十万朝军,时间算来,伍镇聪所率六十万朝军,随时将至,届时此地三处天险,怕也难以守住,不知众位,可有良策?”
白门柳与独孤唯吾双剑合璧,击退朝军,众义兵迅速关闭寨门,朝军暂退。莲花峰顶,死伤无数,白门柳眼见众多兄弟命丧黄泉,只恨自己回来晚了。神伤之际,杜十锋突然奔将过来——满面尘污,显然历经恶战——见到白门柳,便是噗通跪地,哭道:“大寨主,军师他,殁了。”
“老同学,老朋友, 我们彼此谅解吧” 作为本省最早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先生的被抓,正如暴风骤雨前第一道蓝色的闪电,刹那间列缺霹雳,丘峦崩摧,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震撼。 接到我家先生的“劳教通知书”,我即刻去请教一位老同学。 接...
与此同时,光明顶、莲花峰同时也观察到朝军动静。曹彬思量一阵,修书一封,详述利弊,命人即刻交予连云飞,千叮万嘱,切莫出兵,牢守关卡。后又修书一封,想来已有笑笑前车之鉴,林西不会贸然出兵,时间紧迫,为求急速,言辞稍简。
草堂,经昨夜暴雨洗涤,今晨草木清新,入眼一片葱茏。三日已过,白门柳之毒能否可解,今日便见分晓。白门柳打开房门,却见昭雪抱琴立于院中,见他出来,微微欠身,道:“神医好像还未起身。”
光明顶一番恶战,义军损失大半,幸得刀器、剑器及时救援,方免于覆没。连云飞、管离子命众人修整,重建堡垒,调高警惕,精于训练。随后,请刀器、剑器二人入堂上座。
话说纳兰庭芳和伍镇聪得了王令,粮草辎重齐备,将军兵士精武。扬起讨贼王幡,一路浩浩荡荡,向叛军集结之处进发。离京不到半日,纳兰便令停止行军,原地休息,自己则同伍镇聪在军帐内密谈。
义军大营,曹彬拟定应对之策,便叫众头领前来听令。曹彬道:“据报,纳兰庭芳、伍镇聪率八十万大军,欲一举突围,破我义军。于此,我已拟定战策,诸位请看。”说罢,展开地图,道:“此为犄角阵势,最宜守城。连云飞、管离子驻守南路,林西、郑笑笑守北路,我守于中路……”
国子监,不改以往清高气象,是日,却来了一位纨绔子弟,只见他手持金扇,周身珠玉晃眼,摇头摆脑,踏着四方步,一摇一摆,观风看景一般,在亭台楼阁间闲逛。稽世予远远望见,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