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鸡鸣晓月窑家墟(24)
虾弟哥不是打不过,他是害怕牵扯到家庭。虾弟家庭与别人的不一样,他们是夹着尾巴做人的高成分家庭。
天堂梦(95)
这群失群离散、远离亲人的右派在荒无人烟的北大荒,忍受着精神肉体上的折磨,现在又受饥饿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肿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农场当局还要用欺压手段,逼迫他们出工干活,给患严重浮肿者只是开点麸皮米糠豆渣一类所谓营养品而已。
鸡鸣晓月窑家墟(23)
我常常情不自禁地一个人走到小山岗去看看夕阳——在去看夕阳路上,原来的我渐行渐远,像路边急欲挣脱大地向天空飘去的蒲公英。我开始向往远方,开始想像我并不清晰的未来。
天堂梦(94)
农场当局用连压带骗等方法让难右白天干活,到了晚上还要挑灯夜战,三个月后,农场用难右们的鲜血和生命,在不给任何报酬下,筑起一条10里长的水渠,他们用卡车敲锣打鼓到总场报喜领赏去了。
鸡鸣晓月窑家墟(22)
没书看没学上的日子,少年的我有时手拿弹弓东瞅西瞄想打个什么,有时握一把装树藤籽的竹筒枪到处串门约人,像猎人一样的出征感;有时双手插在裤袋里,更像一只离群觅食的鹅东张西望。
天堂梦(93)
北大荒的气温急剧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湿而室内只生着一只小火炉,室内温度在后半夜骤降到零下10度左右。这群书生平时缺乏锻炼、体质差,而农场天天供应难右吃的只有窝窝头和只有一点油花的白菜汤,因此严重缺乏营养。
天堂梦(92)
共产党不仅用群众斗群众的方法,叫他们对设定的“敌人”进行残酷斗争,而且还要叫他们互斗,自相残杀。一些知识界的败类过去一直当毛共的鹰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报应。
鸡鸣晓月窑家墟(20)
有些缘,有些人是前定的,拿起、放下,聚、散,冥冥中都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控我们生命闹钟每个阶段的旋钮……
天堂梦(91)
他要用权谋,有计划的摧毁知识分子的灵魂、人格、自信、尊严,和社会普遍对这一群体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训,对知识分子进行所谓思想改造,其实质是打压陷害和折磨知识分子。
鸡鸣晓月窑家墟(19)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就懂得这不是道理的“道理”。成年人世界里不平等的包袱,似乎由他们变着法子掷到我头上来,这样也许能寻找到他们心理上的平等。他们不像小孩,他们不是小孩——他们是一群长着小孩面相的心生皱纹的小老头。
天堂梦(90)
为什么共产党一得政权,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开杀戮,像苏俄东欧朝越柬等那样,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共产党信奉马列主义、阶级斗争。
鸡鸣晓月窑家墟(18)
母亲总会伸手到锌皮管道边角拍打拍打,以便震动藏在缝隙里的米粒落入袋子中——米是珍贵的,大饥荒都过去十多年了,偶尔还是有邻居到我家来借米借钱
天堂梦(89)
钱明丽珍想起战火纷飞在前线和敌后的战斗年代,自已用头颅和鲜血换来的新中国,竟是中国人民和自已的一个苦难的牢笼。它带给中国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乐,而是铁链枷锁——共产党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鸡鸣晓月窑家墟(17)
眼里盛满夏夜筛落的点点繁星,一种隐秘的亲昵宁静感缓缓穿过我的脸颊、眉目、头发向院子四面游移,周围一切事物都闭口不语
天堂梦(88)
据我接触的干部和人民群众中了解,他们都认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而毛泽东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恶反动。
鸡鸣晓月窑家墟(16)
在工具的包围下,父亲用一生来走完这不过五步的距离。这些工具陪父亲走完了作为工具的一生,他们彼此先后走进了天国。陪这样一位欲望不多的忠厚长者度过无数的日落月升,如果工具们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是感恩且无憾的吧——他和它们都没有虚度一生,各自没有愧对上苍安排在窑家墟相逢的命运。
天堂梦(87)
反右运动是共产党建政后指鹿为马,诬陷忠良,矛头直指广大人民群众,破坏经济规律、自然规律,破坏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毁中华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开始。
鸡鸣晓月窑家墟(15)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修补、咬模、塑模、铸牙、镶牙…… 父亲力图以他的辛劳帮助四邻八里的乡亲拖延岁月的磨损,在满足人们与时间和生理联手搏斗的同时,父亲结结实实地依这雷打不动的手艺,养活他的一大堆儿女。
天堂梦(86)
这几年来肖泽利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已将对他构成直接威胁的人一个一个惩倒、关押和流放外地。
鸡鸣晓月窑家墟(14)
纵是淘尽南渡水,难洗今日满脸愧!半岛台风夹带来的雨水里,想必也有一些人间的泪吧。人们戒备着自然界的风暴,而对起于青萍之末,不分高殿草庐,以摧毁生灵为快意的心魔邪风,人们更多的时候忽略了它。
天堂梦(85)
肖泽回答说夫人啊,你可不知道,凡在共产党内做高官的,他们都是踏着人民和同伴们的鲜血尸体,经过一番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斗争爬上去的。
鸡鸣晓月窑家墟(13)
农人们满怀喜悦拎来花生、糙米和番薯答谢父亲,诠释土地的善良与秋风的厚道。那些朴实心灵焕发的色彩,加深他——一个乡间牙医的幸福感。
天堂梦(84)
肖泽说怕什么,他是我的下属,要吃饭、要做官都得靠我,你看见没有,一些老革命进了江南,哪个不在当陈世美,做杀妻灭子的勾当。
鸡鸣晓月窑家墟(12)
斗鱼霸、分浮财的斗争运动左右了渔民们的日常生活,搅得人心躁动起来像汹涌的大海,分分钟能吞掉人。鱼叉子、梭镖似乎调整功能不去叉海上大鱼了,变为贫苦渔民威逼渔霸交出家财的武器。
天堂梦(83)
她在劳改农场受尽苦难,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真是长夜难眠,月亮星星作伴,泪水湿透枕头,冤屈何时清白?
鸡鸣晓月窑家墟(11)
天后宫虽说已被“破四旧”整得没有神像、壁画,没有神阁、香案,但并不妨碍街坊老头老太偷偷摸摸前来敬奉妈祖一杯酒水。
天堂梦(82)
她蛮以为打倒地主农民分到了土地,翻了身,农村一定是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谁知今日一见,竟是满目凄凉,桑树矮小、桑叶枯黄、禾苗稀少、田野杂草丛生、房屋东倒西歪、门窗破破烂烂。
鸡鸣晓月窑家墟(10)
她觉得这雨也像淋在哑姑娘的身上那样让她难过。她回家后摊开草药来一摞摞晒干。她构想着一个有声的世界被她打开……
天堂梦(81)
他们和天空的月光、星光、烛光、狗叫、虫子叫等交织在一起,好像是一个天然的哀乐团,他们为像明清那样的被迫害死的千千万万无辜百姓,死得太惨而奏哀乐。
天堂梦(80)
三反刚过,1月26日,毛泽东又发出限期在全国开展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反对资产阶级猖狂进攻的五反运动,要求全国在2月上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