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迦陵談詩

作者:葉嘉瑩
font print 人氣: 2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以為李杜二家之足以並稱千古者,其真正的意義與價值之所在,原來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與耀目之光彩的一線相同之處,因此李杜二公,遂不僅成為了千古並稱的兩大詩人,而且更成為了同時並世的一雙知己。

如果我們將李杜二家的詩集仔細讀過,就會發現李杜二公之交誼,是有著何等親摯深切的一份知己之情,那正因為惟有自己有充沛之生命的人,才能體察到洋溢於其他對象中的生命,惟有自己能自內心深處煥發出光彩來的人,才能欣賞到其他心靈中的光彩。即使二者並不相同,而這一份生命的共鳴,與光彩的相照,便已具有極強的相互吸引之力了,所以即使是飛揚不羈的太白,當其詩中寫到杜甫時,也表現出一份深沉的懷念。如其〈魯郡東石門送杜二甫〉的「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徠,飛蓬各自遠,且盡手中盃」的一片悵惘,〈沙丘城下寄杜甫〉的「魯酒不可醉,齊歌空復情,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的萬種離懷,固已使人深感李杜二公交誼之非淺,而性情深摯的杜甫,當其詩中寫到太白時,那一份傾倒賞愛的知己之情,就更加使人感動了。而且我以為千古以來,必當推杜甫為太白惟一之知己,因為太白詩的真正佳處所在,實在並不易為人所知,世之不能賞愛太白的人,固不免目太白之恣縱不羈為浮誇率意,而即使賞愛太白的人,也往往但能賞其飄逸,而不能賞其沉至。其實太白雖然常以其不羈之天才,表現為飛揚高舉之一面的飄忽狂想,而在另一方面,太白卻也有著不羈之天才所感受到的一份挫傷折辱的寂寞深悲,杜甫就是對太白此兩方面都有著深知與深愛的一位知己的友人。因此我願舉出杜甫賦太白的一首小詩略加解說,一則以此證明李杜相輕之說的決不可信,再則藉此以窺見李杜二人於外表的相異之下所蘊含的一份生命與心靈上的相通,三則藉杜甫對太白的深知與深愛或者也可使我們對這位天才詩人有較深的了解。但我所要說的,乃是杜甫贈太白詩中最短的一首。現在先把這一首詩鈔錄出來:

秋來相顧尚飄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拔扈為誰雄。(〈贈李白〉)

除了這一首七言絕句的小詩外,杜甫為太白而寫的詩篇尚有〈贈李白〉「二年客東都」五古一首,〈與李十二白同尋范十隱居〉「李侯有佳句」五排一首,〈夢李白〉「死別已吞聲」及「浮雲終日行」五古二首,〈天末懷李白〉「涼風起天末」五律一首,〈寄李十二白〉「昔年有狂客」五排一首,〈不見〉「不見李生久」五律一首,此外在其他詩中提到太白的句子,還有〈飲中八仙歌〉的「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之句,〈蘇端薛復筵簡薛華醉歌〉的「近來海內為長句,汝與山東李白好」之句,〈昔遊〉的「昔者與高李,晚登單父臺」之句,〈遣懷〉的「憶與高李輩,論交入酒壚」之句,在如此眾多的詩篇與詩句之中,以杜甫天才工力之深,及其與太白相知交誼之厚,自然有著不少流傳眾口的佳句與名篇,而我乃獨選取其中最短的一首七絕而說之的緣故,是因為這一首短短的小詩,固正如《杜詩鏡銓》引蔣弱六之所評:「是白一生小像,公贈白詩最多,此首最簡,而足以盡之。」以太白的天才之恣縱,生活之多彩,要想以寥寥幾筆,為之勾勒出一幅速寫的小像,其形像之捕捉與素材之選取,當然並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而杜甫卻獨能以其另一天才之心靈,輕而易舉的只用了短短二十八個字,便做到了這件事。在這首詩中,杜甫不僅淋漓盡致地寫出了太白的一份不羈的絕世天才,以及屬於此天才詩人所有的一種寂寥落拓的沉哀,更如此親摯地寫出了杜甫對此一天才所懷有的滿心傾倒賞愛與深相惋惜的一份知己的情誼。

姑不論李杜之交往及其相互之影響,在歷史方面與學術方面的意義與價值如何,即以此屬於兩大天才之心靈的一段遇合而言,其心弦之相撼撥相觸擊所發出的音響與光亮,便已足為此荒涼落寞之人世,破除千古之寂寥與千古之黑暗了。(本文僅限網站刊登)

──節錄自《迦陵談詩(四版)》/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讀中國的舊詩,就不能平板地讀,而是要按照舊詩的平仄讀,而且要學會吟誦,當吟誦得很多很熟的時候,出口就是合乎平仄的句子,很容易就學會了作詩。
  • 母親彷彿三春的太陽,照亮孩子,培養他成長,因此孩子對於母親,再孝順的回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最後接出這句話,而這一個長句不是李後主自由選擇的,是這個詞的調子,這個音樂,到了這裡就該是這麼長的句子。長句的節奏跟感情配合得非常好,由花到人,這麼短暫、美好的生命就消逝了。
  • 三國故事中,神卜管輅,神醫華佗,隱士婁圭,每一個名字都很燦爛。光輝的名望下,交織著精采的傳奇,神奇的故事。吾輩津津樂道,談論不衰……
  • 鴻篇巨著《西遊記》中,第一回就出場的樵夫只是閃了一個身影,就徹底消失了。他是凡夫過客,還是洞見前緣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懸念。重新品讀原著,方覺字裡行間含蘊的又一新意。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介紹的故事是「圯橋進履」。這個故事啊,涉及到二個主角,我們逐一給大家介紹一下。
  • 唐朝時期,詩人賈島騎驢而行,忽然想到了一句詩,為了確定一個字,重複做著「推門、敲門」的動作,引發了怎樣的趣聞?范仲淹寫了一篇記文,歌頌東漢先賢,友人為他改了哪個字?一字之師的故事,談談古人在文辭翰海中各留風采,各有千秋。
  • 自孟子道出「我善養吾浩然之氣」的千古名言,其剛正、博大的氣魄深受歷代文人仰慕。他們甚至化用這句話為名取字,時時激勵自己,其中最知名者有唐代的孟浩然,還有元代的一位名臣兼文學大家——張養浩。
  • 「噤李堂」,字面意思讓人噤聲,這是說仇家恩怨嗎?東漢時,有一人做了一件事,以為別人不知道。楊震當即以「四知」棒喝。您知道是哪「四知」嗎?載運麥子的舟船本行於水上,怎會成了家族的堂號「麥舟」?讓我們一一道來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