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秀佳人(下)

作者:露西‧蒙哥馬利(加拿大)

1908年出版的《清秀佳人》(Anne of Green Gables,又譯為紅髮安妮)封面。(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續前文

最後瑪莉拉一臉無奈,勉強走過去安慰她。

「好了,好了,不需要哭成這樣。」

「當然需要!」

小女孩飛快地抬起頭,露出爬滿淚痕的臉和顫抖的雙唇。

「原本以為終於找到一個家可以住下來,結果居然因為自己不是男孩他們就不要妳,換作是妳,妳也會大哭的。 啊!這真是我這輩子遇過最悲慘的事了!」

聽到這裡,瑪莉拉露出一抹心不甘情不願的微笑(可是因為太久沒笑,看起來不太自然), 臉上嚴肅的表情也跟著軟化,變得柔和不少。

「好了,別哭了。今晚我們不會趕妳出去的。事情還沒查清楚之前,妳也只能先住在這裡。 妳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遲疑了一下。

「請叫我柯蒂莉亞好嗎?」她滿懷渴望地說。

「叫妳柯蒂莉亞?那是妳的名字嗎?」

「不不不,不算是啦!但我喜歡別人叫我柯蒂莉亞。我覺得這個名字好優雅喔!」

「我不懂妳的意思。如果妳的名字不叫柯蒂莉亞,那妳到底叫什麼?」

「安·雪利。」

小女孩勉強吐出這幾個字。

「不過,噢,拜託!還是叫我柯蒂莉亞吧!反正我也不會在這裡待太久,隨便怎麼叫都無所謂呀!不是嗎?而且安這個名字一點都不浪漫。」

「什麼浪漫不浪漫的,胡說八道!」

瑪莉拉毫不留情地說。

「安是個簡簡單單、實實在在的好名字,妳不用覺得丟臉。」

「我沒有覺得丟臉。」小女孩解釋說。

「只是比較喜歡柯蒂莉亞罷了。我老是幻想自己叫柯蒂莉亞。至少最近幾年是這麼想的。我小時候幻想的名字是潔拉汀,現在比較喜歡柯蒂莉亞。 如果妳要叫我安的話,請在後面加一個『妮』。」

「加不加妮有差嗎?」

瑪莉拉邊說邊拿起茶壺,臉上再度揚起僵硬的微笑。

「喔,差很多,安妮兩個字看起來好看多了。當妳聽見一個名字的時候,腦海中會不會浮現出那些字,就好像一個字一個字印出來那樣?我會喔!『安』看起來好醜,『安妮』就高雅多 了。只要妳加一個妮,叫我安妮,我就願意努力放棄柯蒂莉亞這個名字。」

「好吧,加了一個妮的安妮,妳能不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弄錯了?我們明明是跟史賓瑟太太說要男孩啊!孤兒院沒有男孩子嗎?」

「喔,有啊!很多男孩子。可是史賓瑟太太清清楚楚地說,你們想領養十一歲左右的女孩, 所以院長覺得就是我了。妳不知道我有多高興,高興到整晚沒睡呢。對了!」

安妮轉向馬修,語帶責備地補了一句。

「你在車站的時候幹嘛不說你們不要我,然後把我留在那裡就好呢?要是沒看見『白色歡樂大道』和『閃亮湖』的話,我就不會這麼難過了。」

「她到底在說什麼啊?」

瑪莉拉盯著馬修追問。

「她⋯⋯她說的是我們在路上聊的一些東西。」

馬修急忙解釋。

「我要牽馬兒進馬廄休息了,瑪莉拉!先把東西準備好吧!等我回來就可以喝茶了。」

「除了妳之外,史賓瑟太太還有帶別人嗎?」

馬修走出去之後,瑪莉拉繼續問道。

「她自己領養了莉莉·瓊斯。莉莉才五歲,棕色頭髮,長得很漂亮。如果我的頭髮是棕色、長得也很漂亮的話,妳會不會要我?」

「不會。我們要的是能到田裡工作、幫馬修處理農務的男孩。女孩子對我們來說一點用處也沒有。把帽子脫下來吧!我會把妳的帽子和袋子一起放在門廳桌子上。」

安妮溫順地摘下帽子。過沒多久,馬修回來了,於是他們三人便坐下來吃晚餐。可是安妮吃不下,她小口小口地咬著塗了奶油的麵包,嘗了一點放在餐盤旁邊、以扇貝形小玻璃碟盛裝的酸蘋果蜜餞,卻完全嚥不下去。

「妳什麼也沒吃啊。」

瑪莉拉瞪著安妮,口氣非常嚴厲,好像不吃飯是什麼嚴重的缺點一樣。

安妮嘆了口氣說:「吃不下。我徹底絕望了。妳徹底絕望的時候還吃得下去嗎?」

「我從來沒有徹底絕望過,所以沒辦法回答。」瑪莉拉說。

「真的啊?那妳有沒有試著想像過徹底絕望的感覺呢?」

「沒有。」

「那我想妳應該沒辦法體會啦!徹底絕望真的是一種非常難受的感覺。只要努力想吃,就會有個東西跑上來卡在喉嚨裡,根本吞不下去,就算是焦糖巧克力也吞不下去。兩年前我吃過一次焦糖巧克力,真的好好吃喔!之後我就常常夢到一大堆焦糖巧克力,可是每次張嘴要吃的時候就醒了。希望妳不要因為我吃不下就生氣。桌上這些茶點都很棒,但是我真的吃不下。」

「我猜她大概是累了,瑪莉拉!」馬修說。

這是他從馬廄回來後第一次開口。

「先讓她上床睡覺吧!」

瑪莉拉早就在想該讓安妮睡哪裡。她本來以為來的會是男孩,所以就在廚房小房間裡準備了一張長沙發,雖然整齊乾淨,但女孩子睡在那裡好像不太好,而且也絕不可能讓一個在外流浪的孤兒進客房,看樣子只剩下屋頂山牆下的東廂房了。

瑪莉拉點了一根蠟燭,叫安妮跟著她。安妮無精打采地跟在後面,經過門廳時順手拿起自己的帽子和旅行袋。門廳乾淨得可怕,而現在走進的小房間似乎更乾淨了。

瑪莉拉把蠟燭放在有三隻腳的三角桌上,掀開被子。

「妳有睡衣吧?」她問道。

安妮點點頭。

「我有兩件,是孤兒院院長幫我做的,可是太短了,穿起來好露。孤兒院裡什麼都缺,所以什麼都不夠。至少我待的這種貧窮孤兒院就是這樣。我討厭很短的睡衣。不過令人安慰的是,不管穿著短睡衣或是那種下襬很長、領口有花邊裝飾的漂亮睡衣,都能作個好夢。」

「好啦!快點換衣服上床睡覺吧!等等我再來拿蠟燭。我怕妳忘了吹熄,搞不好會把房子給燒了。」

瑪莉拉離開後,安妮感傷地繞著小房間看了一圈。

刷上石灰水的白色粉牆光禿禿的,她覺得牆壁本身一定也對自己毫無裝飾的空洞感到痛苦。地板上同樣空無一物,只有一塊她以前從沒看過的圓形編織踏墊。

房間一角有一張高高的老式床鋪,四根深色的床柱尾端彎彎地翹著。另一個角落則是剛才說過的三角桌,桌上擺了一顆胖胖的紅色絨布針包當裝飾,那個針包硬到可以折彎任何勇於挑戰的針尖。

三角桌上方掛了一面小鏡子,床鋪和桌子中間有扇窗戶,窗櫺上垂著看起來冷冰冰的白色褶邊薄布窗簾,窗子對面則有座洗臉臺。整個房間瀰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僵硬和死板,安妮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可怕的感覺直竄進骨髓裡。

她一邊啜泣,一邊匆匆脫下洋裝、換上過小的睡衣,接著跳上床,把臉埋進枕頭裡,再拉起被子蓋住頭。瑪莉拉走進房間拿蠟燭時,看到衣服丟得滿地都是,被子也亂成一團,就知道安妮一定躲在被子下面。

她小心翼翼地撿起安妮的衣服,整齊地放在一張呆板的黃色椅子上,然後拿起蠟燭走到床邊。

「晚安。」

她生硬的語氣中夾雜著一絲親切和友善。

安妮突然拉下被子,露出蒼白的小臉和圓滾滾的大眼睛,嚇了瑪莉拉一大跳。

「妳明知道這是我這輩子最難過的一個晚上,怎麼還可以跟我說『晚安』?」

說完她又鑽回被子裡。

瑪莉拉慢慢走下樓,回到廚房洗晚餐用過的碗盤。

馬修在抽菸,可見心裡很煩躁。他很少抽菸,因為瑪莉拉極力反對、覺得抽菸是個骯髒的習慣,不過遇到某些特定的時刻和季節,他總是有股衝動想抽。

瑪莉拉知道男人偶爾也得發洩一下情緒,所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他抽了。

「簡直亂七八糟!」她氣沖沖地說:「這就是沒有親自處理,只託人帶話的結果。史賓瑟家的親戚不知怎的搞錯我們的意思了。明天我或你得去史賓瑟太太家一趟,小女孩一定要送回孤兒院才行。」

「那好吧。」馬修勉強附和。

「什麼叫『那好吧』!難道你不這麼認為?」

「哎!瑪莉拉,她是個可愛的好孩子,又一心一意想住在這裡,硬要把她送回去好像有點可憐。」

「馬修·卡斯柏,你該不會是想收養她吧!」

就算馬修說他喜歡倒立走路,瑪莉拉大概也不會這麼驚訝。

「呃,不是,我想不是⋯⋯不完全是。」

馬修在瑪莉拉的逼問下開始結結巴巴,覺得很不自在,不敢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我想⋯⋯我們不太可能收養她吧!」

「是完全不可能。她能幫我們做什麼?」

「說不定我們能幫她做點什麼。」馬修語出驚人地說。

「馬修·卡斯柏,你一定是被那個孩子給迷住了!我看你就是想收養她!」

「呃,這孩子還滿有趣的,」馬修固執地說:「妳真該聽聽她從車站回家的路上說了些什麼。」

「喔,她是很能說沒錯,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可是這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我不喜歡話多的孩子。我不想領養小女孩,就算我想,也不會選她這樣的。她有種讓人猜不透的感覺。不行,我們一定要趕快把她送回孤兒院去。」

「我可以請個法國男孩來幫忙,」馬修提議:「她可以陪妳。」

「我不需要人陪,」瑪莉拉沒好氣地說:「我不要收養她。」

「好吧,瑪莉拉,妳說了算。」

馬修邊說邊站起來收菸斗。

「我要去睡了。」

馬修去睡了。皺著眉頭、心意已決的瑪莉拉收好碗盤後也上床就寢,而樓上東廂房那個內心充滿渴望、孤零零又沒朋友的孩子哭著哭著,終於睡著了。◇(節錄完)

——節錄自《清秀佳人》/ 愛米粒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家裡的老狗迎接我回家。牠也已經十五歲了。或許照顧完母親,接下來就得照顧老狗了。牠身為我們家的一分子,陪伴母親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我必須好好地照顧完牠這輩子才行。
  • 我一直深信班傑明(W. Benjamin)在《單行道》中所言:「面對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於是,這個「自分の本」,其實就是每天面對自己最好的練習(或許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慮地購閱各種「勇氣」系列暢銷書了吧)。
  • 滿頭白髮的飛行員回憶起那天,他想的不再是空戰的細節,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戰的影響……
  • 每當湖塘水芙蓉競開,或是河岸上木芙蓉鬥艷的季節,這五嶺山脈腹地的平壩,便頓是個花柳繁華之地、溫柔富貴之鄉了。
  •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 歷經京都大賽、關西大賽,北宇治高中管樂社即將踏上夢想中的最高舞臺。就在眾人奮力不懈、努力練習時,明日香卻被迫退出社團。
  • 伊奈忠次,天文十九年(一五五○年)生於三河國幡豆郡小島城。在他十四歲那一年,一向宗的門徒煽動民變,他的父親伊奈忠家是家康的臣子,本來應該率先趕往家康身旁,幫忙平定叛亂才對,結果忠家卻待在小島城靜觀其變。叛亂平定後,忠家的行徑令家康大為光火。
  • 厭倦了春季大掃除的鼴鼠,決定鑽到地面上曬曬太陽,展開一場冒險之旅,剛好遇見了他的好朋友河鼠。他們倆一起在閃閃發亮、波光粼粼的河邊野餐,勇敢踏進邪惡的野森林,拜訪壞脾氣的老獾,還跟可愛又傻乎乎的蟾蜍共乘一輛吉普賽篷車、駛上遼闊寬廣的大路。 享受這新鮮冒險生活的鼴鼠,有一天,那熟悉又充滿吸引力的呼求找上了他……
  • 小河邊住著四隻可愛的小動物:小鼴鼠,河鼠,獾,這三個都是會挖地洞的穴居動物。第四個就是蟾蜍。
  • 安妮.雪莉長了一頭紅髮,臉上有著雀斑,是個自由自在、有話直說的女孩,不管處在什麼境遇下都不放棄自己的夢想和希望。她純潔、正直、倔強、感情豐沛,充滿幻想又常常闖禍,對於事物有著敏銳的感受力,常讓週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卻也被她的鮮明的個性深深吸引……
評論